第七十章 阿公的准备


  苏铭,离去了。

  随着他的离去,整个广场也的众人也渐渐散去,各自匆匆,随着部luò首领,回到了风圳泥石城。

  这大试的第一关,就此结束,接下来,便是一夜的休息后,于第二天清晨举行的,此番大试第二关,这第二关虽说不是实战,但却与修为有极大的关联。

  以往,也有不少人只参加第一关,余下两关不会参与。不过这样的人,大都是前五十开外,从来没有过,在获得了大试第一关前十者,不去参与接下来两关之事。

  故而苏铭之前与叶望的对话,在广场的众人心中,引起了一片波涛,只是没有人去议论,而是默默的看着苏铭离去。

  尤其是那些准备参加明日清晨的比试者,他们要抓紧时间,用这一夜来修炼,使得自身保持在巅峰的同时,散去在第一关里威压造成的一些伤势。

  还有宸冲等人,更因在第一关强行去走,伤势不轻,需要部luò里的强者相助,才可在明天清晨恢复如常。

  甚至于那风圳部luò的蛮公荆南,也同样不会有太多的闲暇时间,叶望的强行吸收蛮血,会留下极大的隐患,他需尽管为其梳理。

  来的时候,是石海带着苏铭,离去之时,依旧如此,在那石海复杂及迟疑中似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下来,大袖一甩,卷着苏铭离开了此地,向着风圳泥石城呼啸而去。

  随着人群的散去,广场上越加冷清,阿公墨桑站在那里,脸上透出微笑,似在等身边的荆南说些什么。

  荆南面色不再yīn沉,而是皱着眉头,沉吟了许jiǔ之后,看向墨桑。

  “你之前用先蛮之术,与我换取的第一个要求,是让你乌山部luò,在你认为适合的时候,加入到我风圳部luò里,受到风圳的庇护。

  你的目的,不外乎是想要给黑山部的毕图,一个机会,一个你乌山部luò的强者,一下子走出了三人后,如今部luò防护之力大减的机会……

  若毕图来到我风圳,你可趁机观察其修为变化,若他没来,则□说明其修为必定存在莫cè,你这一石二鸟之计,倒是狠辣!”荆南看着墨桑,一字一字的说道。

  “本也没打算瞒你。”莫桑微笑开口。

  “若那毕图来了,你可判断改变计划,若他没来,你留下一个空○shuōmíngqíxiūwéibìdìngcúnzàimòcè,nǐzhèyīshíèrniǎozhījì,dǎoshìhěnlà!”jīngnánkànzhemòsāng,yīzìyīzìdeshuōdào。

  “běnyěméidǎsuànmánnǐ。”mòsāngwēixiàokāikǒu。

  “ruònàbìtúláile,nǐkěpànduàngǎibiànjìhuá,ruòtāméilái,nǐliúxiàyīgèkōng虚的部luò,引他出手……甚至我断定你在部luò里留了后手,一旦毕图真的去入侵乌山部,因你与我的约定,乌山部成为我风圳的附属,让那毕图有所顾忌,甚至因你了解那毕图的xìng格,若其修为刚刚突破,必定桀骜,而我……却必须要出手,否则的话,在这附近八方里,我风圳还有什么威望,连一个yù附属的部luò都无法保护,会给人怕了毕图之感。”荆南慢慢说着,这些事情,实际上他在之前墨桑与其在密室内交谈时,就已经想到,但却没有点出,而是准备留下,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仔细的考虑考虑,以此,让墨桑付出更大的代价,如今……他找到了这个代价!

  “不错,我就是这么思考的,可惜这毕图竟没有出手。”墨桑眉头微微皱起,看向荆南。

  荆南目lù复杂,与墨桑目光对望,许jiǔ,他轻叹一声。

  “如果不是你与那孩子相貌差距很大,我真的会以为,他是你墨桑的血脉。”荆南抬头,看了一眼苏铭消失的方向。

  “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血脉。”墨桑目中闪过一抹追忆,轻声开口。

  “墨桑,在心智上,我荆南不如你……这一点,与修为无关,在年轻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早就算到了我会看出你提出的要求里的隐藏含义,也早就猜到以我的xìng格,不会立刻反驳,而是会等时机索要更多的好处……

  这些你都算到了,故而,你把这个好处,直接的推到我的面前,让我不得不心动……你所做的一切,不但是为了部luò,更多的,○则是为了这个孩子……”

  “你早就知道苏铭的优秀!”荆南缓缓开口。

  莫桑望着荆南,微笑不语。

  “你让他隐藏身份,以另一个样子出现在这里,去展现他的潜力,让我看在目中……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