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章 残夜之后


  藏身在众多蚊兽sàn出的气息内,王林的身影几乎为不可查,但tā的谨慎,却是越来越浓,蚊兽前行的度,也大范围的降低,慢慢的向着风仙界的深处呼啸而qù

  随着前行,王林清晰的察觉到这天地□间的风,越加的剧烈起来,那风声的呜咽,仿若有无数凄厉之魂在不断地咆哮,惊天动地的同时,也往往在风中出现了一片片漩涡,在天地间游走

  蚊兽,似乎对于风极为喜爱,尤其是璇风,王林一路上就看到多次有☆数百蚊兽回旋在旋风内,随风卷动,向着远处驰骋,那轰隆隆的声音,是在天地回荡,乍一看,竟有些分不清,是风随蚊动,还是蚊扯风行

  前行中,风仙界破损的大地,渐渐展现在了王林眼前,那一块块崩溃的地面□,好似破损的镜子,一块块彼此之间被巨大的裂缝隔绝,有的裂缝极宽,弥漫了无尽的虚无

  那一片片大地上,还有无数废墟残骸,有众多坍塌的建筑,当风从其内穿过时,好似带走了其上弥漫的沧桑,使得那些建筑◆,也大都随风在岁月中渐渐消sàn

  望着眼前的一幕幕,王林心中不由得有了一种苍凉的感觉,tā这一生近两千年的修道,qù过了雨仙界,qù过了雷仙界,如今,又来到了风仙界tā的经历,可谓是极为精彩,能有与之相比者,颇为少见

  雨界给王林的感觉,就是严重的破损,看qù很难找到往昔仙界的画面,剩下的,只有那在崩溃后,又数万年被后人修士一遮遮搜刮留下的悲哀

  雷界则又是不同,相比于雨界,雷界破损非极为严重,虽说还是崩溃,但在那里,却依然还是可以感受到一些当年雷仙的风姿与强大

  只是,无论是雷界还是雨界,与风仙界比较,都略有不如,风界因蚊兽的关系,从当年灾难崩溃之后,罕有修士来此,故而保存极为完整,唯有风,在这无人的风界内,shǐ终存在,孤独的回荡

  整个风界,给王林的感觉,便是苍凉的孤独与寂寞,似伞这里,已经被人连忘一般,只有那常年没有半点停止的呜咽之声,shǐ终陪伴

  大地前方,一片王林所见风界最大的碎片陆地,仿若一个庞然大物,漂浮在虚空,sàn出沧桑的味道,好似经历了万古时光

  那大陆的正中心-,有一座巨大的石门,迳石门高数万丈,即便离◆着很远,也可以一眼就看到

  王林所在的蚊兽群,已然停止了前行,盘膝坐在蚊王身上的王林,怔怔的望着远处那巨大的石门,心神震动,好似迷失了自我,失qù了一切的感应,就连那呜咽风声都从耳边隔绝,是忘★记了此刻身在蚊兽背上,tā的眼中,只剩下了那无法qù形容的石门

  一股岁月的感觉,随着王林的心神,渐渐弥漫全身,此刻的tā,还是沉浸在了岁月之中,看那沧海桑田,看那时代变迁,看那山石大地不断地改变,渐渐地,迷失了

  说它是石门,其实也并非恰当,它只有一个框子,好似有两道方形的柱子高耸,其上又搭了一根略短的柱子,成门的形状,简单的耸立在大陆上,迎着风,巍峨不动

  望着那石门,许久之后王林好似心神归体,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渐渐恢复了正常,但tā的双眼,还是shǐ终盯着那远处的巨大石门这石门,tā并不陌生,tā这一生,$见过数次……

  这石门,赫然就是天逆珠子开启后,幻化而出之门,看qù,一摸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若真说不同,似乎就是那天逆珠子内的门,并非只是一个框架

  沉就片刻,王林环看四周,此地,已经属于风仙界的内部,再向前走,就可进入风界中心,隐隐的,王林有些不想离qù,tā望着那巨大的门,身子一晃,直接从蚊王背上离开,踏着风,踏着天地,一步步向前走qù

  蚊王跟在后面,环绕在其身体外的,则是近五千只蚊兽形成了遮天红云

  仿佛这巨大的门,对王林有种莫名的吸引,tā慢慢的踏空中,渐渐来临,越是临近,那门之磅礴的气势便越加鲜明

  尤其是站在了近前之时,抬头中看qù,一眼看不到门之顶部,是有一股浓郁的苍凉回旋天地,好似有一个无形的漩涡,以这巨大的门为中心,在四周缓缓地转动,由于这无形漩涡的存在,使得此门「好似总有一层迷雾,远处看qù,无法察觉,但近距离的观

  察,这迷雾的感觉却很是清晰王林站在地面上,抬着头,怔怔的望着眼前这巨大的门,心神震动,下意识的sàn开神识,向着门弥漫过qù

  在tā神识凝聚过qù的刹那,tā心神骤然便有轰鸣回荡,好似天雷在耳边炸响,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冲击,惊天动地中拨开了一切迷雾,使得那巨大的门,清晰的展露在了王林的眼前tā看到的,已然不是门,而是一今生灵

  这生灵拥有神,好似经历了太多的岁月,渐渐有了思想,在王林神识弥漫过qù的瞬间,渐渐与那生灵好似产生了融合,一时之间「王林忘却了自身的存在

  时间缓缓地流逝,王林站在那里,一动不动,tā此刻的状态「很是诡异,隐隐的,竟然与当年在修喜联盟,在那尘道三子的修真星上,在那大海山崖之旁,感悟出自创第一式神通残夜,极为相似

  古语有云修道者当行走天地,采纳天地之物于心,方可容天纳地,明悟道为何物这句话有些复杂,但实际上却是有其道理

  这就好比一个画师,若此生没见过齐天之峰,没见过浩瀚之海,没有见过人生百态,那么tā如何能画出有仙则名之山,如何能画出有龙则灵之海,又如何能诿画一幕天地人伦

  唯有亲眼看到,亲身感悟之后,才可胸有山海,故而作画有仙灵蕴含,才可画出传世之作

  修道■,也是这个道理,故而那些大宗派的弟子,都会在到了一定修为后,外出行走,感悟天地

  只不过,画师分人,有的人,看见了天地之貌,无法触动,没有感悟,留下的,唯有一片足迹,这足迹,在岁月中也渐渐消s◇◇àn

  也有的人,看见了天地,看见了山海,哪怕看见了一幕渔夫洒网,也会心有感触,尽管同样留下的足迹会被岁月洗qù,但那山海,那天地,那看到的一幕幕,却是留在了心中,以心,将其带走

  修☆道中,同样如此,有的修古,带不走感悟,肉眼之貌,再多,也是枉然

  而有的-修士,则是把天地融于心中,留在了心中,成为了自身的感悟而此S1,王林的状态,就是把这石门,装纳在心中这种状态,在道家中,被称之为三大境界中的shǐ境shǐ,备一切创造之源

  当年王林大海山崖上坐悟,看的是天,看的是地,看的是那天地中的海,tā最终把这一切留在了心中,将其带走,故而创出了此生第一式神通,残夜

  今日,在这风仙界内,在这大陆中心,在这巨大的石门之下,王林再次有了明悟的感觉,沉浸在那种奇异的境界中,不知不觉的,就要把这石门,留在心中,将其带走

  此刻的tā,并没有qù想以此创出残夜之后第二式神通,就如同当年在大海山崖之上,tā也没有想到过,离qù后,带走了残夜,并将残夜之术,展现在了天地之中

  tā的身子,一直站在那里,整个人的气息,慢慢与那门融合「直至彻底的融入其内,消失无影,在这一瞬间,若是有修士来到这里「即便是sàn开神识,也丝毫无法察觉到王林的半点存在

  即使就站在王林身边,若不qù看,只是感受,也将不会察觉到面前之人

  王林的气息,包括tā一切的生机,在这一刻,全部消sàn,没有半点剩下蚊王原本还在平静的漂浮半空,但就在王林气息消sàn的刹那,它却是眼中露出迷惑,低头看了一眼王林,迷惑浓

  它明明可以看到主人,但主人的气息,却是在这一瞬间,彻底的消失,甚至与它的一丝联系,也全部斩断

  蚊王嘶鸣,身子立刻冲出,环绕在主林身边,似乎只有这样,它才会安心,在它的嘶鸣中,四周的数千蚊兽立刻飞来,弥漫在附近

  是在王林气息消sàn的一刹那,这风仙界内至深之处,一片略小的大陆上,这里天空一片昏暗,嗡嗡之声回荡,却是整今天地,都存在着无法计算数量的蚊兽这些蚊兽呼啸,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在那大陆上,有一个化作石头的人形石雕,骤然间这雕像双日之处石化逆转,向着四周飞快的融化,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那石门内从强至弱,有九种规则,tā,能感悟出那一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