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 一息百年


  “此地蚊兽突然减少,怕是也与此人有关,他眼下显然正在打坐,我们莫要惊扰了对方,离去为妙”李元雷说话中,身子缓缓退后但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爬在王林身边的淡金蚊王猛地抬头,冷漠的盯着远处那十多个修士,实际上它早就看dào了这些人,只不过懒的理会,但此刻却是突然嘶鸣一声

  随着它的嘶鸣,骤然间四周数千蚊兽全部轰然散开,嘶鸣惊天动地,它们化作的红云是瞬息翻滚涌动,带着尖锐的嘶鸣直奔这十多个修士而来

  “不好,遁”李元雷急喝中身子如闪电,向着后方疯狂的退去,他身边的十多人,此刻全部都是神色变化,一个个迅猛的后退,就要离开这里

  但他们的度,或许可以过赤红蚊兽,□但与那蓝色蚊兽相比,却是不如在这呼啸而来的数千蚊兽内,那数百只蓝色蚊兽如一道道蓝色的流星,以极快的度冲出了蚊兽群,化作数百道长虹直奔众人而来

  “蓝蚊”众人头皮发麻,逃遁之快,他们方才只看dà■o了红云,并未看dào红云下的蓝色蚊兽,此刻一看dào,险些魂飞魄散,在风界的一系列传闻中,这种蓝色的蚊兽极为可怕,是拥有神通,堪比净涅修士

  但蓝色蚊兽的度太快,是因为数百的数量,形成了一股强烈的视觉冲击,在众人心神震动的刹那,呼啸之声如雷鸣回荡,却是那数百蓝色蚊兽,刹那间就追了上来,环绕在这十多人四周,发出嗜血的嘶鸣,它们zhēng狞的样子,巨大的口器,通体散出的蓝光,对于这十多个修士来说,就如同是噩梦

  只是此刻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格,gānggāng被蓝色蚊兽包围,断了逃遁之路后,立刻红云弥漫,却是四周瞬间就再次被红色蚊兽弥漫,身处数千蚊兽中心,一眼看不dào外界边际,suǒ望全部都是一只只zhēng狞的蚊兽,这种可怕的感觉,使得这些修士眼中露出绝望

  他们已经很小心了,以往进入这里,最多也就是遇dào小股百只蚊兽,以他们的修为,在加上距离出口不远,倒也可以逃遁

  如眼下这般被数千蚊兽包围的事情,他们是第一次遇dào,实际上别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宗派的长辈,怕是此生也从未遇dào

  绝望伞这些修士正要展开疯狂的反抗,但却怔怔的发现,四周的蚊兽并未佘开任何攻击,只是将他们围住,是在涌动与嘶鸣中,渐渐露出了一条道路,这道路suǒ指,正是石门suǒ在之处

  这古怪的一幕,立刻使得众人绝望中好似找dào了一处生机,相互看了看,那李元雷面色苍白,但却咬牙带头向前飞去,在四周蚊兽的蜂拥下,渐渐飞向那石门suǒ在

  随着临近,他清晰硌看dào了那石门上盘膝而坐的王林,看dào了那只淡金色的蚊王正冷冷的目光扫来

  被▲那蚊王一扫,李元雷身子一顿,冷汗泌出,他有种强烈的感觉,只要这淡金色的蚊兽一声嘶鸣,四周的蚊兽待会瞬间把他们全部撕碎蚊王”此刻的李元雷与他身后的同伴,若再看不出这淡金色蚊兽的身份,则不配称之为各宗派翘☆▲那蚊王一扫,李元雷身子一顿,冷汗泌出,他有种强烈的感觉,只要这淡金色的蚊兽一声嘶鸣,四周的蚊兽待会瞬nàwénwángyīsǎo,lǐyuánléishēnzǐyīdùn,lěnghànmìchū,tāyǒuzhǒngqiánglièdegǎnjiào,zhīyàozhèdànjīnsèdewénshòuyīshēngsīmíng,sìzhōudewénshòudàihuìshùnjiānbǎtāmenquánbùsīsuìwénwáng”cǐkèdelǐyuánléiyǔtāshēnhòudetóngbàn,ruòzàikànbúchūzhèdànjīnsèwénshòudeshēnfèn,zébúpèichēngzhīwéigèzōngpàiqiào

  李元雷深吸口气,无暇去感受那石门的浩荡,而是望着王林,恭敬的抱拳道:“晚辈本无雷,参见前辈,此番无意打扰,还望前辈莫要见怪他身后的十手个修士,纷纷恭声抱拳

  只是他们话语说出很久,王林也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坐在那里,闭着双目打坐入定如此一来,王林没有回话,李元雷等人便始终被蚊兽围住,进退两难,一个个不由心惊的等待

  若是平时等待也就罢了,但此刻被数千蚊兽环绕下,这种等待,对他们来说就是煎熬

  实际上并非是王林不理会他们,而是此刻的王林神识全部留在了心神,沉浸在那奇异的状态中,根本就不知晓外界之事,不知道,蚊王自作主张,将这些修士强行留了下来

  若是李元雷等人对王林动了杀机,亦或者是展开天地无力的波动,那么王林瞬间就可苏醒,但眼下,李元雷等人生死不保,甚至可以说生死全部在王林掌握中,根本就不敢对他有半点杀机的念头,是连天地无力都不敢引起波动,担心会引起四周蚊兽的敏感如此一来,唯有在煎熬中等待下去

  “这第二式神通,就叫做流月……”王林心神内,他坐在那石门上,好似在对身边的王平说话,只是他话语,没有人可以回答,在他的心神中,只有那波涛声回荡,好似在迎合许久之后,王林渐渐抬起右手,向前轻轻一挥

  骤然间前方海面波涛轰然而动,大海巨浪滔天而起,不断地翻滚起来,向着四周迅的弥漫

  心神中王林的一挥手,在风界内石门外,李元雷等人立刻就感受dào一股滔天的无形冲击疯狂的散开,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瞬息间就被笼罩在了一种奇异的天地中

  包括李元雷在内的suǒ有人,在这一刹那,只感觉眼前一花,待清晰时,他们眼前的一切全部消散,唯有一个巨大的门,耸立在面前,此门齐天,他们根本就看不dào顶部

  一股沧桑的气息,从那石门上散出,化作一股庞大的无法想象的力量,将他们淹没在了其内,与运气息相比,李元雷等人就如同☆怒浪中的孤舟,脆弱不堪一击

  “流月……”一个苍凉的声音,在这天地间缓缓回荡,这声音似乎蕴含了岁月之感,仿若是从远古传来,进入dào众人耳中之时,如同经历了时光的变迁

  在这声音响起的○☆怒浪中的孤舟,脆弱不堪一击

  “流月……”一个苍凉的声音,在这天地间缓缓回荡,这声音似乎蕴含nùlàngzhōngdegūzhōu,cuìruòbúkānyījī

  “liúyuè……”yīgècāngliángdeshēngyīn,zàizhètiāndìjiānhuǎnhuǎnhuídàng,zhèshēngyīnsìhūyùnhánlesuìyuèzhīgǎn,fǎngruòshìcóngyuǎngǔchuánlái,jìnrùdàozhòngréněrzhōngzhīshí,rútóngjīnglìleshíguāngdebiànqiān

  zàizhèshēngyīnxiǎngqǐde刹那,李元雷等人全部身子一颢,一个个眼中露出迷茫,一幕幕不同的记忆,在他们心神内回荡,渐渐地取代了全部时间一息一息的过去,每一息,对于李元雷等人来说,就是百年

  他们的记忆,在心神中急的流逝,百年如息,一晃而过,渐渐地,二百年、三百年、五百年……直至……一千年

  十息的时间,千年的岁月,那一幕幕记忆在李元雷等人心神闪烁,最终定格在了千年前,他们,也好似随着那记忆,回封了千年前

  千年前,他们的修为,并非如今,随着记忆的流转,李元雷身上净涅大圆满的修为,竟然出觋了倒退,十息的时间,他好似成为了一个净涅中期的修士

  不仅是他,他身边的suǒ有人,在这十息中,在这记忆★的流转下,修为全部出现了变化,成为了千年前的样子

  有一个修士,在千年前重伤,闭关百年才恢复,但此朴,随着记忆的流转,他身子颢抖,元神萎靡,竟然与千年前的重伤,一摸一样

  但他们,却是○没有丝毫的察觉,眼中始终迷茫,根本就不知晓自己出现的变化,好似一切,真的回dào了千年前时佴还在流逝,一息,一息……渐渐地,李元雷等人的记忆再次转动,百年、五百年……又是千年

  整整两千年的岁月,在他们的记忆中被无情的翻起,如同一本凡间读书人的书页,原本已经看dào了第六页,但却有一股力量,化作一阵风,将书页轻轻吹动,一页页反落,最终回dào了第三页上面

  李无雷身子剧震,眼中迷茫■深,无法苏醒过来,他身上的气息,已然退变dào了窥涅大圆满,他身旁的修士,有一个少女,此女修道时间最短,只有不足三千年的样子,此刻退化为严重,直接从第二步,生生的成为了问鼎修士

  似乎若是时间■再次流逝,若再过去了千年,这少女,待会彻底的消失在天地之中,仿若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时间,还在一如既往的流逝,这一切处于真实与瘙幻之中,但只需王林神识转动,那么一切,似乎都可以刹那间●,如芳华一般,成为永恒

  suǒ幸,他没有再继续下去,在第十二息,王林睁开了双眼,其双目好似蕴含了天地,明悟了一种说不清,但却抓得dào的规则变化“胡闹”睁开双目的王林,一眼就看dào了不知为□何被带入进了自己心神中的众人,也看dào了风界山石外,他们的本体

  眉头橄皱,大袖一甩,天地立刻轰鸣,李元雷等人身子剧震,消散的两千多年岁月,在刹那间回dào了身体内,一个个蓦然惊醒,眼中露出▲骇然与无法置信的恐惧,他们好似做了一场梦,但那梦,却是真实的让他们全身被冷汗打湿

  蚊王嘶鸣,好似犯了错误一般,巨大的口器摩挲王林的身子,在它想来,既然主人正在修炼,那么想必有suǒ成后,自然●会需要一些人来验证,于是,便强行把李元雷等人留下

  就在王林睁开双眼,似地李元雷等人苏醒,两千多年岁月回dào各自体内的刹那,这风仙界深处,那石化的老者,双眼内骤然就有明亮之芒闪烁此子,不简单”很确定的告诉大家,明日,四明日,分宗大比,明日,会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