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你就是刘金彪?


  就在王林在密室内以逆行者zhī珠算生机的刹那,云海五阶星域,莫罗大陆上,已然完了一切,凝聚在归元宗山门广场上,只等王林出关便可离去的归元宗弟子

  原本他们正在低声交谈,言辞中有些迷茫与兴奋,他们已然知晓了,归元宗不但没有解散,是要搬迁去往七阶星域

  但就在这时,tū然晴朗的天空骤然间便是一暗,有一股惊天动地的尖锐zhī声呼啸而来,却是一道金光从天地间向着归元宗广场疯狂的临近

  几乎刹那,这金光便已然到来,那金光内是一枚玉简,这玉简临近zhī后,骤然就漂浮在了归元宗广场zhī上

  这tū如其来的变化,立刻就引起了归元宗弟子的哗然,即便是吕烟菲等人,也是面色一变,因为那玉简内传来的气息,竟然是碎涅老怪才可以发出来的

  且绝非寻常的碎涅,而是那种碎涅大圆满才可以达到,一枚玉简,竟然惊天动地,使dé天地变色,风云倒卷,隐隐出现无数规则变化

  老夫刘金彪,道号金彪子

  威严的声音从那玉简内传出,笼罩整个归元宗,甚至就连这莫罗大陆,都在这声音中隐隐颤抖起来

  吕菲烟毕竟在八阶宗门见过世面,绝非寻常窥涅修士,此时目光一闪,抱拳道,不知金表子前辈来我归元宗,所为何事

  ‘你等大祸临头,却还不自知,老夫便与你等名言了,三日前,有人找到老夫,要买你归元宗满门zhī命

  那声音充满了一股莫名的威严,竟然在声音出现的瞬间,hǎo使天地咆哮,化作规则笼罩天地,融入所有听到这一句话的归元宗弟子心中

  吕燕飞面色立刻一变

  ‘但老夫与你归元宗并无仇怨,虽说急需元晶炼丹,可却出了这等事情,但若真无办法,也唯有取你归元宗满门zhī命了

  吕烟菲目光寒光一闪,冷笑起来,但其他的归元宗弟子,却个个神色路出惊恐

  ’你等此番回来,定然是收拾一切,将被解散,了,老夫与你宗宗主有旧,那无极宗宗主当年欠下老夫一个人情,若你们让老夫满意,老夫便休书一封,让你归元宗免于被解散zhī危

  且杀你满门,并非老夫所愿,只要你们拿出足够的元晶或等价的东西,那没此时就此罢休那苍老的声音透入出一股不容拒绝的霸道,也有威胁zhī意,但因为其碎涅大圆满的修为,就立刻变dé极为凌厉,使dé所有听到者,心神惊骇

  吕烟菲沉默,但神色却加冰冷

  就在这时,闭关中的王林睁开双眼,目光落在前方密室墙上,hǎo似可以穿透一般

  ‘刘金彪’王林脸上露出冰冷,站起身子与天运子zhī魂分离,收入封仙印内,是一口将此印吞下,身子向前一迈,骤然间就离开了这闭关密室,出现在了归元宗广场zhī上的天空中

  ‘老夫时间有限,只给你等斑竹香的时间考虑,半柱香后’

  那玉简内的碎涅大圆满气息化作浓浓的威压弥漫,却是丝毫不知此刻在这玉简的旁边,王林已然目光冰冷的神识横扫

  王林展开全部修为,融入神识内,化作一场风暴猝然就在这莫罗大陆上横扫,是凭着这玉简的气息,很快其神识就凝聚在了这莫罗大陆南部的一个凡人城镇里

  这都城极为繁华,此刻街道上行人弥漫,在城南zhī处,有一座酒楼,此刻酒楼内一处紧闭房门的房间中,正盘膝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一身仙风道骨,看起来hǎo似仙人一般,他白发苍苍,穿着道袍,此刻双目紧闭,在其身前漂浮着一枚玉佩这玉佩晶莹剔透,其上竟然幻化出日月星辰,hǎo似蕴含了整个天地,但诡异的是,却没有任何气息外露

  即便是近距离去看,也丝毫感受不到这玉简的奇异,唯有肉眼看去,才会有那种惊心动魄zhī感“……半柱香后,若无元晶送上,你归元宗一切生灵,◆将瞬间飞灰湮灭”老者盘膝中,hǎo似自语,说出了这些话语,他的声音在出口的刹那,立刻就被那玉佩吸收,传至数十万里外,归元宗内“但老夫也知晓你归元宗没有重宝,罢了,你等将所有储物袋亦或者储物空间zhī物□☆全部留下,此事老夫也就当没有发生,不但免去你归元宗zhī危,可为你等向那无极宗宗主发书一封……老夫金彪子一生修道,难dé慈悲,你等hǎo自为zhī”这老者说着,还晃起了脑袋,一番话语阴阳顿挫把握的极妙☆◇,颇为传神说完zhī后,这老者睁开双眼,目光一闪,露出dé意的冷笑他早就获dé了信息,知晓这归元宗此番大比难逃被解散的命运,故而专门在这里等待,等的就是归元宗去往大比的修士回来,在整个归元宗人心惶惶z□hī时,使dé他可以一次性成功只是,因无极宗消息的,此刻的他并不知晓,归元宗在无极宗内的惊艳与王林的存在“此事几乎十拿九稳,老夫出马,从未失败只是可惜老夫不能现身,那归元宗吕烟菲被称为五阶星域第一美女,可惜……若老夫可以尝尝鲜,那就妙了”

  这老者暗叹,望着身前的玉佩,眼中dé意zhī色浓,抬起手就要抓向那玉佩但就在这一刹那,一个冰冷的声音骤然间就在这房内响起“你就是刘金彪”这声音出现的太过tū然,猛地一响,立刻就吓的老者整个身子hǎo似跳起来一样,面色瞬间苍白,转身中一眼就看到了在房间一处角落,站着的一人此人一头白发,身穿白衣,双眼露出寒光,老者与其目光一对望,立刻心神轰鸣,喷出一口鲜血老者眼中露出滔天的惊恐,失声道:“碎涅老怪”说话间他身子立刻前冲,直奔窗户而去,就要逃遁王林冷冷的盯着那老者,抬起脚步向前一迈,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压骤然爆发出来,使dé那老者身子一颤,再次喷出鲜血这老者惊恐中双手掐诀,尖声道:“玉佩护身”那漂浮在半空的玉佩骤然光芒闪烁,直奔老者而去,其zhī快,即便是王林也感觉眼前一花,瞬息间,这玉佩就漂浮在了老者身体外,在那刺目的光芒闪烁下,带着他的身体轰的一●声撞碎了窗户,直奔天空逃遁在其逃出的刹那,王林右手向前虚空一pāi,立刻天地轰鸣,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直奔那老者

  但就在临近老者的刹那,其身体外那玉简光芒猛地向外一张,但听轰隆隆z■●声撞碎了窗户,直奔天空逃遁在其逃出的刹那,王林右手向前虚空一pāi,立刻天地轰鸣,无尽的压力从四面八shēngzhuàngsuìlechuānghù,zhíbēntiānkōngtáodùnzàiqítáochūdeshānà,wánglínyòushǒuxiàngqiánxūkōngyīpāi,lìkètiāndìhōngmíng,wújìndeyālìcóngsìmiànbāfānghūxiàoérlái,zhíbēnnàlǎozhě

  dànjiùzàilínjìnlǎozhědeshānà,qíshēntǐwàinàyùjiǎnguāngmángměngdìxiàngwàiyīzhāng,dàntīnghōnglónglóngzhī声回荡,王林可以杀死碎涅修士的一击,竟然崩溃那老者在玉佩下毫发无损,化作长虹向着远处疾驰王林心神一震,直勾勾的盯着老者遁去zhī芒,他看的不是那老者,而是那枚玉佩在他推衍生机的最后一副画面,出现的就是这个叫做刘金彪的老者,只是王林很是费解,这老者的修为,实在是……太低看起样子,似乎不久zhī前,刚刚tū破了问鼎,达到了阴虚zhī境这样的修为,即便是上百个加一起,也不足以抵抗王林方才的一击,但这老者竟然在玉佩下没有任何伤患,这一点,立刻就让王林双目大亮“这是什么玉佩”王林身子向前一冲,直接化作长虹疯狂的追击而去在玉佩光芒保护中老者,此刻面无血色,鲜血顺着嘴角流下,眼中露出从未有过的惊慌,他行骗多年,因为玉佩的原因几乎从未失手,是在他谨慎小心zhī下,没有任何人可以察觉,但眼下,竟然被人找到,且杀上门来“碎涅老怪”一想到对方的修为,老者就恐惧浓,此刻只恨慢,疯狂的逃遁而去

  “玉佩●啊玉佩,此番危机就全靠你了,自从获dé了玉佩后,你从未让老夫失望,今日生死危机,你要帮我啊要知道老夫骗来的那些元晶,可是大部分都被你吸收”老者面色越加苍白,他的话语似乎有了作用,那玉佩zhī芒骤然再次●◎疯狂的闪烁,带着老者度快的逃遁但就在这老者被玉佩光芒环绕,逃出数万里外的刹那,tū然在他前方天地间一片波纹回荡,却是王林从其内一步走出,抬起右手向前猛地一扫轰隆隆的雷霆惊天而起,有狂风回荡,化作风暴直■接就与那玉佩碰到了一处轰鸣zhī声骤起,hǎo似在这一刻天地都要被撕开,那玉佩zhī光剧烈的闪烁,竟然还是没有丝毫的损伤,向后一转,改变方向继续逃遁“我看你往哪跑”王林声音冰寒,话语出口zhī中身子向前迈去,双手掐诀zhī下,竟然有大量的禁制幻化,一挥zhī间便弥漫天地,形成了一处困牢,直奔那玉佩而去开始写第三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