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8章 天逆消失!


  天上地下,前后左古,在这一瞬间彻彻底底de被王林施展出de无数禁制弥漫,齐齐封锁之下,就好似一gè散开de球体,正在急de重凝聚

  玉佩光芒中de老者,已然露出绝望,但就在这时,那玉佩内传出嘶鸣,却是有一条潦黑雾气骤然从玉佩内散出,化作了一条身子约数百张de巨大蜈蚣

  这蜈蚣通体漆黑,背上有一条金线,极为狰狞

  它出现后,立刻就猛地转身,向着身后追击而来de王林喷出一口毒雾这雾气内蕴含了一股剧毒,那些在王林前方凝聚而去de禁制,竟然在碰到这雾气de刹那,轰然崩溃

  王林双目一闪,身子没有丝毫停顿直奔前方而去,右手抬起一指天空,口中喝道:“天地之雷,听我号令”

  话语出口,骤然这莫罗大陆de天空轰然就出现了无尽de雷霆,这些雷霆化作一道道隐身,取代了天地,轰隆隆下,直奔那幻化而出de巨大蜈蚣而去

  这蜈蚣狰狞中仰天嘶鸣,却是有了拼命de迹象,在那些雷霆来临de刹那,诡异de一幕立刻出现,却是那玉佩内,竟然再出出现黑雾,从其内幻化出了六只百丈蜈蚣

  一共七只蜈蚣,疯狂de嘶吼下毒雾弥漫天地,与那来临de雷霆轰然碰到了一起

  轰轰之声在这一刻惊天动地,惨叫弥漫,却是那七条蜈蚣有三条,身体骤然崩溃,化作虚无,其余四各蜈蚣是急急退缩

  王林目光一闪,身子一晃而出在,直接冲进了雷霆de攻击内,右手抬起向前猛地一击,但听轰鸣之下,那四条蜈蚣其中两条,再次崩溃

  所剩de最后两条蜈蚣,此刻尖嘶中急收回,就要回到了那玉佩内

  但王林岂能让它们回去,他右手一甩,储物空间骤然出现,从其内飞出两把短剑,疾驰之下直奔那两条蜈蚣

  砰砰之声回荡,却是这两把短剑化作剑光扫过,那两条后退中de蜈蚣,立刻一颤之下,崩溃了

  七条蜈蚣全部死亡,四周王林施展de禁制封印再无阻拦,疯狂de凝聚,将这玉佩四周全部封锁,使得其无法再次逃脱

  王林此之前de一系列神通,足以杀死碎涅中期修士,但眼下,即便是毁了那七条蜈蚣,但那玉佩仍然还是没有丝毫损坏

  王林越看这玉佩,越举得此物不凡,定然是某种极为强大de法宝之物,他算生机之时,最后de生机画面出现de就是这刘金彪,此刻看来,王林已经有十成de把握,他de生机,与这玉佩有密切de关联

  此刻在禁制封印中,王林一步迈去,临近那玉佩光芒外,抬起右手就要向那玉佩抓取,但就在这一刹那,却是有一股滔天凶焰妾然间就从玉佩内咆哮而出

  那玉佩黑雾再次翻滚,却是有一条近千丈de蜈蚣冲出,此刻王林距离那玉佩太近,这蜈蚣刚以幻化,几乎■就紧贴着王林,它张开大口,喷出毒雾de瞬间,一口就向王林吞噬而来

  与此同时,那玉佩de刘金彪,是神色狰狞起来,大吼道:i,王,佩,吞了他他是碎涅老怪,身上宝物元晶定然不少,吞了他,老夫一gè▲■就紧贴着王林,它张开大口,喷出毒雾de瞬间,一口就向王林吞噬而来

  与此同时,那玉佩de刘金彪,是神色狰狞起来,大吼道:i,王,佩,吞了他他是碎jiùjǐntiēzhewánglín,tāzhāngkāidàkǒu,pēnchūdúwùdeshùnjiān,yīkǒujiùxiàngwánglíntūnshìérlái

  yǔcǐtóngshí,nàyùpèideliújīnbiāo,shìshénsèzhēngníngqǐlái,dàhǒudào:i,wáng,pèi,tūnletātāshìsuìnièlǎoguài,shēnshàngbǎowùyuánjīngdìngránbúshǎo,tūnletā,lǎofūyīgè也不要,全部给你、,

  就在那千丈蜈蚣带着凶残,吞噬而来de瞬间,王林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以他de心智,怎能对这诡异de玉佩没有半点防范,在那千丈蜈蚣来临de刹那,王林目光一闪,张口便是一声咆哮

  吼

  这不是修士de咆哮,而是古神之吼身为王族近六星古神de一声怒吼这吼声惊天动地,似乎连天都要被吼出一gè窟窿

  大地轰鸣,远处有无数山峥轰然崩溃,有河流倒卷,发出咆哮

  这古神de一吼,配合王林此刻de修为,如此近距离下,可以直接震碎一切净涅修士,可以使得碎涅初期修士肉身崩溃,可以让碎涅丰期修士心神震撼,喷出鲜血重伤

  可以让碎涅后期修士双耳轰鸣,七窍流血,失去一切感应即便是碎涅大圆满,也如此近de距离下,也会受伤,有了短暂de嗡鸣

  那千丈蜈蚣根本就尚未展开吞噬,便立刻惨嘶起来,身体剧烈de颤抖,就好似有狂风呼啸而过,又好似数百数千万斤de马车轰然撞来

  轰de一声,这千丈蜈蚣身体立刻崩溃,彻底de瓦解,烟消云散

  其死前de惨嘶,仍然回荡天地,成为了绝响

  失去了蜈蚣之后,那玉佩光芒立刻消散,但却隐隐有一片■柔和之芒环绕玉佩之外,这柔和之芒散开,竟然与天地一切光芒不合,似乎这亚、佩,就不该出现在天地之中,不属于这天地之物

  王林右手虚空一抓,立刻就把玉佩ná在了手中

  在其ná住玉佩de刹□●那,王林脑中骤然轰鸣,却是有一股无法形容de力量,轰然就从玉佩内传出,冲入他de身体内,héng扭之下,他元神中de天逆珠子,竟然散发出了光芒,与那玉佩相互辉映

  在这辉映之下,王林手中de玉○佩骤然消散,彻底de融入他de体内,竟然在他元神中,出现在了天逆珠子外,天逆珠子猛地一吸,那玉佩就被吸入天逆内

  是在这一刹那,天逆珠子轰然……崩溃消失在了王林de元神内,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但◆王林却是可以清晰de感受到了天逆de存在,甚至他隐隐有种感觉,似乎在这一刻,他,成为了天逆

  这种感觉很模糊,但却没有时冉让王林去思索,因为天逆消散de刹那,他de脑中轰鸣,出现了一幅幅不属于☆他de记忆

  那记忆中,一片漆黑,一枚玉佩被埋藏在大地内,经历了无数万年de岁月后,始终没有半点变化,直至有一天,玉佩附近de泥土松动,有八只小蜈蚣钻土而来,在玉佩旁停下,好似被玉佩de力量开了神智,竟然吸收起玉佩de气息

  时间慢慢过去,岁月无穷,那八只蜈蚣在吸收之下,隐隐出现了修道人de气息,是在某一天,把八只蜈蚣身子一颤,肉身死亡,但修炼出de元神却是冲入玉佩内,慢慢de化作了好似器灵之物

  只不过这器灵是外因形成,无法全面操控玉佩之力,所能施展de,只有千中其一

  又过了无数万年,再一次大地颤抖中,山河改变,这原本被深深埋藏在地下de玉佩,有了一gè角,露出了地面

  一gè老者鼻青脸肿,带着仓惶飞快de逃走,老者身后隐隐还传来骂声连篇,隐隐叫出骗子之类de言语妙音道尊威武

  这老者逃遁中似乎伤势发作,喷出一口鲜血,这鲜血极为巧合de,落在了露出地面一角de玉佩上,玉佩立刻散发光芒,使得那逃遁中老者发现

  老者ná起玉佩,看了一眼后立即再次逃通……,

  王林猛地清醒过来,这一切看似缓慢,但实际上,只走过了半息,外人根◎本就看不出端倪,那刘金彪呆呆de望着王林,他亲眼看到王林手中de玉佩,竟然诡异de消失了

  是心神刺痛,自身与玉佩de感应被切断

  但眼下,与生命相比,这玉佩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刘金彪眼◆◎中露出惊恐,扑通一声跪在华里,声音哀嚎起来

  “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晚辈一生从未杀生,只是偶尔行骗,吓唬别人而已,最多也就是取些财物,但却从未干出杀人之事,罪不至死,罪不至死啊前辈,还请前辈放◇过晚辈一次,晚辈一定痛改前非,从此之后好好做人,绝不做出半点行骗之事……”

  这刘金彪在那里不断地磕头,已然被王林吓破了胆子,面色苍白中哀求起来

  “这玉佩太过惊人,八只寻常蜈蚣在其内◇都可修炼出堪比碎涅修士de修为这刘金彪是以此纵héng云海,行骗无数,从未被人识破”王林深吸口气,不愿去听那刘金彪de罗嗦,大袖一甩,立刻就把此人收入储物空间内

  i,此人de确罪不至死,他行○●骗多年与我无关,但骗到了归元宗头上,却是应略作惩罚许立国,你一向叫嚣寂寞,此人送你,好好教训一二”王林神念传入储物空间多年都没出来de许立国身上

  那许立国原本萎靡不振,内心这百年来不断地咒骂☆,怀念花花世界de美好,尤其是时常想起自己在罗天星域时那对别人来说de恶趣,是皿味不断,常常期望可以在经历一次

  正寂寞时,突然听到王林de传念,到那刘金彪掉入储物空间来,不由得精神一振,双眼冒出兴奋之芒,几乎兴奋地嘶吼起来

  “主子放心,哈哈,小许子一定好好de,教训,这不开眼de家伙,让他知晓我许立国de厉害”许立国兴奋de挫着双手,带着一脸坏笑,慢慢逼近那叫做刘金彪de老者,在那刘金彪de恐惧中,眼内光芒越来越亮

  “奶奶de,你家许爷爷寂寞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啊,今日终于老天开眼,让你这老小子得罪了那煞星,好啊,得罪de好啊”许立国笑声中整gè人扑了上去,只是这笑声,怎么听都似乎有一些淫邪de味逊……,

  已经三了,但月票之少,另闷头码字突然看到成绩de耳根,心中酝酿了一声咆哮道友们,今天是爆发啊是最少四章de爆发啊

  耳根不像别人那样ná月票换,但爆发时月票增长缓慢,却是如冷水扑在了头上,再热情de状态,也被浇de彻底熄灭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