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9章、第1270章 没有了家


  王林身在半空,目露沉吟,他推衍出的一线生机内,重点便是刘金彪的这枚玉简,但眼下这玉简竟然诡异的消失,与其一起消失的还有禾■逆珠子

  这一变化,让王林有世始料未及,他多的是不解,隐隐还●有一些不安之意“推衍的生机,既然与这玉佩有关,但眼下玉佩与天逆都消失了,又谅如何化解”王林皱着眉头,身子一晃回到了归元宗

  归无宗内,吕烟菲等人正在等待王林,看到王林后立刻一一恭声,但王林此刻●yǒuyīxiēbúānzhīyì“tuīyǎndeshēngjī,jìrányǔzhèyùpèiyǒuguān,dànyǎnxiàyùpèiyǔtiānnìdōuxiāoshīle,yòuliàngrúhéhuàjiě”wánglínzhòuzheméitóu,shēnzǐyīhuǎnghuídàoleguīyuánzōng

  guīwúzōngnèi,lǚyānfēiděngrénzhèngzàiděngdàiwánglín,kàndàowánglínhòulìkèyīyīgōngshēng,dànwánglíncǐkè心中正恿索,略一点头

  归无宗内那刘金彪送来的玉简,此刻也成为了寻常之物,在没有了碎涅气息弥漫,这玉简实际上很简单,是那刘金彪通过玉佩内的蜈蚣器灵弄出,的的确确是碎涅气息,故而才不会露出破绽

  此刻那八条蜈蚣全部死亡,这气息也就消散了,玉简便成为了寻常之物“师叔祖,此刻我归元宗已然全部完毕,随时可以离去”吕烟菲望着王林,轻声道

  王林沉就,看了一眼归元宗,此地,他还是有一些感情的,在这里他度过了云海最初的一段时光,在这里拥有了云海的身份“你们先是,我还有一些琐事要处理,日后若有机会,我会去七阶星域找你们”王林沉就之后,缓缓开口

  吕烟菲眼中闪过一丝瀹然,只是她也明白,以王林的修为,绝非会在小小的归元宗长久居住,定然会离去,只是她没想,会是这么快

  咬着下唇,吕烟菲向着王林一躬身,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化作内心幽幽的一叹,带着归元宗所有门人,一一踏入传送阵,离开了每一个归元宗门人在临走酋,都会向着王林恭敬的一拜

  望着这些归元宗弟子离去,王林深深的吸了口气,盘膝坐在了这空无一人的归元宗广场内,望着天空,眼中寒光毕露

  “我推衍的一切出路,结果全部都是死亡,即便是与归元宗去了七阶也是一样,即便是现在就逃走,也逃不掉我王林一生逆修,眼下既然无路可是,那么就要拼出一条路来

  第sān步大能……若我此番劫难不死,早晚有一日,我要让第sān步大能,也要在我面前低头”王林目中寒意浓

  他右手一挥,储物空间出现,从其内飞出苒■把短剑,这两把短剑是他得自七彩界之物,其上有封印,他始终没有破开,此番危机,他决定强行打开封印,为自己多增添一份力量-0

  在王林准备这生死劫之时,远在九阶星域,破天宗内,那被sān个破天宗长老围住在阵法内无法出去的李倩梅,望着其师尊,轻声道:“师尊,您不让倩梅离去,可否给倩梅一个缘由”

  李倩梅的师尊,破天宗宗主沉就,没有说话,好似整个人失去了生机,存在的只有躯体

  “师尊,倩梅自幼在您身边长大,是您教我修道,给我倩梅如今的修为,眼下妖宗战场正在进行,倩梅别无所求,只是要回战场而已”李倩梅低着头,轻声开口“妖宗那里为师已传出玉简,sān个月后你再去就可,不必急于一时”李倩梅的师尊,沉就片刻后,沙哑的开口

  李倩梅shuāng目一凝,望着其师尊,心神却是一震,她一直想不明白为何师尊会如此,且出动了sān个刑罚长老,这sān个长老来此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封印自己,毕竟以自己的修为,还不足以出动sān个长老这sān个长老,显然是起到监视与作证的作用,监视的是……

  李倩梅面色立刻有些苍白,她分析出,这sān个刑罚长老所监视的,不是自己,而是师尊原本李倩梅以为师尊如此,是因为自己在妖宗内强行离开之事,但眼下一看,师尊竟然让自己sān个月后再回妖宗战场,显然眼下之事,与妖宗无关“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师尊如常……”李倩梅隐隐有些心惊肉跳,她不是担心自己,而是心中不知为何,竟然浮现出了王林的身影“师尊,倩梅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必须要限制我sān个月”李倩梅抬起头,目露坚定,望着其师尊

  李倩梅的师尊暗叹一声,看着自己这最重视的弟子,目中露出慈祥与复杂之色,许久,他缓缓说道:“你……”

  还没等他说完,就在说出第一个字的◆瞬间,sān个长老中的一人,立刻抱拳道:“还请宗主sān思”“我自有分寸”李倩梅的师尊,破天宗的宗主神色一冷,扫了那出言的长老一眼“李倩梅,你可认识一个叫做吕子浩之人”破天宗宗主目光经在李倩梅身上李倩◆◆瞬间,sān个长老中的一人,立刻抱拳道:“还请宗主sān思”“我自有分寸”李倩梅的师尊,破天宗的宗主神色一冷,扫了那出言的长老一眼“李shùnjiān,sāngèzhǎnglǎozhōngdeyīrén,lìkèbàoquándào:“háiqǐngzōngzhǔsānsī”“wǒzìyǒufèncùn”lǐqiànméideshīzūn,pòtiānzōngdezōngzhǔshénsèyīlěng,sǎolenàchūyándezhǎnglǎoyīyǎn“lǐqiànméi,nǐkěrènshíyīgèjiàozuòlǚzǐhàozhīrén”pòtiānzōngzōngzhǔmùguāngjīngzàilǐqiànméishēnshànglǐqiàn□梅神色如常,但心神却是轰然一震,掀起了大浪“认识此人,师尊当年曾让倩梅去往五阶星域寻找司马师兄的遗物与玉简,在途中倩梅遇到了这吕子浩”“这,就是我围你sān个月的原因”破天宗宗主深深地看了李倩梅一眼,□渡缓说道李倩梅沉就,但却有一股力量在她柔弱的体内凝聚,她为了王林可以离开妖宗战场,眼下听闻其师尊的话语,以她的聪明,却是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隐隐出现在了王林四周,这危机之大,就连师尊都无法撼动,★唯有急急召回自己,看似封困,实际上是对哨己的保护

  沉就中,李倩梅神色渐辑乎静下来,但却有一股坚定与苦涩弥漫,她缓缓地从盘膝中站起身子

  就在她起身的刹那,阵法外的sān个长老面色顿时○◆阴冷下来,其中一人是喝道:“李倩椽,你要干什么”

  “师尊,倩梅自幼孤女,蒙您养大,一直感怀恩情,您教我成*人,传我道理,虽是师尊,但在倩梅心中,师尊如父”李倩梅的声音平静,但却透出一股真挚的●感激她望着师尊,缓缓地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师尊,此养育之恩倩梅若有来生,定万死报答”

  李倩梅的师尊心神震动,望着李倩拾,神色为复杂,他把李倩梅抚养长大,对于这个弟子的性格,很走了解

  “您传我修道,帮我炼丹,让倩梅千年时间就达到了碎涅,倩梅知道,您为了我,甚至动用了大量宗派的药材,是惹得一些长老心怀不满对您是颇有言辞……师尊,此恩倩梅难忘,来生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李倩梅磕下了第二个头,其师尊对她的恩,她一生也无法报答

  “倩梅也知道,那些长老常常因倩梅头发的颜色,而怀疑倩梅是异族,曾有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之说,不满您为了我,耗费了整个宗派的大量丹药,甚至不满您传我修道但您却没有在意这一切,对倩梅始终都是温和如父,为了我,不惜消耗您自身无力,助我炼化丹药,为了巩固基础……此恩,您让倩梅如何其报……”

  李倩梅眼角流下晶莹的泪水,她一生很少哭泣,即便是儿时被人恶语嘲笑,似乎天大地大唯有自身一人孤独,也很少流下泪水,但眼下,她哭了带着哭泣,李倩梅向着其师尊,磕下了第sān个头

  “这种种恩德,师尊,倩梅即便是死,也永远不会忘记……只是如◆今,倩梅要离去”李倩梅抬着头,任由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望着在她心中,如父亲一样的师尊“他,值得你去么……”李倩梅的师尊望着眼前这个亲手养大的女孩子,在他的心中,实际上也早就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样 ■
  “他心中有别人,那个女子在他心中很深,无人可以取代……弟子也不知晓对他是什么感情,说不清,只是百年格时光,却是不知什么原因,他的影子始终存在,仿佛前生,我是水面下的鱼儿,而他是那天空过去的飞鸟,我不知道……甚至弟子也明白,他的心永远也不会再接受另外一个人的存在,只是这一切,不能用值得与不值得去衡量,我只知道,我若眼睁睁的知晓了一切,但却不去,这一生都不会快乐……”李倩梅声音很轻,话语中,眼泪似乎多了起来

  李倩梅的师尊沉就,许久之后长叹一声,缓缓开口:“八阶宗派的大比,被神宗取消了”

  这一句话,让李倩梅身子骤然一震,她身为九阶星域弟子,自然知晓能取消八阶宗派大比,唯有……神宗“早在数年前,神宗之人便在调查吕子浩,直至他出现你,逼要去么?”李倩梅的师尊轻声道李倩梅脸上苦涩浓,但坚定却同样深,她望着师尊,点了下头“我要去一一一一一一”

  “神宗寻常之人,不可◇能让八阶星域大比终止,发出这一命令的,是神宗大长老,水道子以你的修为,在水道子面前,有用么?能阻止么?莫说是你,即便是我整个破天宗所有修士加在一起,有用么?”李倩梅的师尊闭上了shuāng眼

 ◎ 李倩梅咬着下唇,有血液泌出,在其口中很涩……她眼中的坚定却是半点不少,反而多了“弟子阻止不了,但也一定要去……师尊,让我离开,弟子必须要去”

  “我就是因为知晓你的性子,才会在察觉了此事后,让你立刻回来,此事莫要再说,你在这里安心闭关sān个月,sān个月后,方可离去”李倩梅师尊猛地睁开shuāng眼,似乎有了决断

  李倩梅脸上露出浓浓的苦涩,美丽的shuāng眸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一切的神采,一股剧痛从心中传来,化作一片虚空,好似要将她整个人淹j;Lo

  她身子轻颢,下意识的退后几步,一口鲜血喷出,落在地面,她的面色,瞬间苍白看到李倩梅喷出鲜血,其师尊目中的坚定,立刻☆崩溃,露出复杂“师尊……你可以不让弟子离开,但你不能阻止弟子道消……”李倩梅低着头,声音很淡,可却透出一股诀别

  “你”李倩梅师尊shuāng眼一闪,迅抬起右手向前一指,化作一道印记瞬息落入阵法内,直接印在了李倩梅身上,使得李倩梅体内骤然混乱将要崩溃的元力,立刻被生生的压制下来李倩梅脸上露出凄惨之笑,抬着头,嘴角还有血迹,望着师尊,轻声道:师尊,你能阻止倩梅一时,能阻止倩梅sān个月,但你不能阻止我一生他还没回到我第sān个问题,即便是他真的死了,倩梅也要去他所在的世界,等待他回答那第sān个问题……小时候您曾教过我,人活一生,有时候,需要有一些执着,需要有让自己执着的勇气,需要有勇气去挣扎,去追寻……我辈修士,若无这份执着与备气,是修不来大道的

  李倩梅的师尊面色极为阴沉,露出痛苦,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子的性格,但却没想到李倩梅竟然以道消对抗,他可以阻止一时,可以阻止sān个月,但的确无法阻止李倩梅一生

  “你想清楚了”李倩梅师尊沉就许久,声音渐渐冷了下来

  “弟子已经想清楚,请让我离去……”李倩梅苦涩中望着师尊

  “踏出阵法,你就不再是我破天宗门下,也不在是我弟子,从此之后也不要再唤我为师尊,因为你一旦踏出,你就没有了师尊你,自己考虑”李倩梅师尊大袖一挥,立刻李倩梅所在阵法轰然崩溃「形成一股冲击向着四周横扫,却是封围的阵法,立刻就被打开

  那sān个破天宗刑罚长老面色大变,其中一人是低喝:“宗主,你是何意”

  “滚”李倩梅师尊猛地抬头,一声低吼下便有狂风呼啸,一股庋过了天人第sān衰的气息疯狂的爆发,横扫之下那sān个长老纷纷喷出鲜血,身子倒卷而退

  “李倩梅,为师等待你的选择”李倩梅的师尊目光落在阵法由女子身上,声音平静,但听在李倩梅耳中,却是听出了其内的一丝颤抖

  李倩梅怔怔的望着师尊,心中的虚无浓,化作极端的痛,使得她的心,好似千疮百孔,破天宗,是她的家……师尊,是她的父亲……但此刻,她却是要面对一个选择

  四周一片安静,李倩梅脸上露出凄惨,低下头,再次跪在地上,深深的磕了六个头,看着李倩梅,其师尊眼中露出痛惜“你走”李倩梅的师尊转过头,望着天空,心中好似撕裂

  李倩梅没有说话,呆呆的望着其师尊很久,很久,眼泪不断地流下,最终转身,化作长虹,向着天际茫然的飞去……

  “没有家于……值么……”李倩梅的茫然,浓于

  在李倩梅走后,其师尊闭上了shuāng眼,他心中的痛,一**席来

  “宗主那李倩梅一旦得罪了水道子前辈,神宗一怒,我破天宗岂能承受此事我要禀告给神宗,一旦神宗发怒,你要为此事付出代价”远处被卷是的一个长老,此刻嘶声吼道

  “滚滚滚”李倩梅师尊猛地转身,向着那嘶吼的长老咆哮,其天人衰劫的修为爆发,轰隆隆之下,使得那长老不断喷出鲜血,身子好似断了城的风筝,轰然倒退,其肉身是砰的一下崩溃,元神尖叫中急逃遁

  ▲破天宗做了神宗十万八年前的奴才,就连你们的修身之性,也都被完全的奴役,若畏惧神宗,李倩梅一旦招惹了水道子,所犯下一切责任,老夫一人承担”李倩梅师尊大袖一甩,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唯有他的声音,如雷鸣回荡,弥漫整个破天宗,其声音虽呜,只是却震不开破天宗内所有被神宗震慑了数万年,弥漫了道心,奴役了心神◎的修士如这云海星域的星雾,看透雾气者,能有-几人

  李倩梅做的一切,无论是在妖宗离开战场,还是此番与破天宗决断,王林都不知晓此刻的李倩梅,就如同一个没有了家的女子,带着茫然,向着五阶星域,飞去■

  她本就是一个孤独的女子,自幼就是孤儿的她,因一头蓝色的秀发,在童年是不快乐的,只是她的坚强,她的宁静,使得她一路走来……但眼下,失去了家的她,如同坠入了深测,儿时的孤独弥漫,整个人,显得萧●瑟柔”似乎风一吹,就会将她吹走了,走到那谁也寻找不到的地方……默默的等待着生死

  此时此刻,五阶星域归元宗内,王林身前飘着两把短剑,其上光芒闪烁,却是一白一黑,两道剑芒交错,隐隐幻化成千上万剑影,在他四周交错形成剑之漩涡,卷动天地

  在他不断的祭炼破开封印下,这两把在七彩界内极为神秘的短剑,正在慢慢的展现出全部的威力

  随着时间的度过,渐渐地,在王林身体外,那些黑白剑影越来越多十万、五万、十万、sān十万、五十万……直至……百万百万黑白剑影,形成了一股连接天地的剑之风暴,传出惊天动地的剑啸

  五爆发,十万四千字从上午写到现在,精疲力竭了别人用月票到了一定程度来爆发,月票暴增耳根以到了一定程度来换月票,却是少得可怜,可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