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2章 大造化的开始


  水道子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好似有一股无形尖焰从他体囗内疯狂的燃烧起来,直接焚其魂魄,燃其元神,这种剧烈的痛苦化作一股疯狂的意念,在他的身体囗内爆发

  七彩钉子,专杀第三步◇dà能的利器以太古外部神秘星辰横渡而来的陨石炼化,其蕴含了一丝就连掌尊都弄不清晰的外星辰之力,这种力量,对于第三步dà能者的伤害,几乎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即便是当年的封界之主,在被九十◇多化彩钉钉住后,也要全身欲崩而亡被那无法理解的力量冲击,造成无法想象的伤害

  眼xià,若这七彩钉子尚未彻底融入水道子异,对于水道子来说也并非huì有生死危机,王林施展,只能破开一寸,对于水道子来说,消耗一些修为,足以逼出钉子

  但那风仙界石人老者分囗身来临,出其不意之xià却是一指而落,使得那钉子生生xià沉到了五寸,给了水道子重击,使得其几欲发狂,无法压制

  凭借着强悍的第三步修为,水道子勉强压xià,准备杀了王林后,闭关疗伤

  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他神通降临,准备毁灭王林的刹那,却是从对方身上,出现了这其主的玉佩

  这玉佩带给他的震撼,丝毫不压于看到了天逆,看到其主但这一切,却还是没有让他绝望,直至……那手指的出现

  这手指,水道子太熟悉了,他几乎一眼就认出,这是……他主人的手指

  这一发现,让他魂飞魄散,甚至都来不及求饶,那手指就轰然降临,使得其眉心七彩钉子,彻底的进入到了头骨内

  是在这一刹那,随着七彩钉子完全的被打入水道子眉心,深深地刺破了其头骨,彻底的插入其脑海,那七彩钉子立刻就开始了融化,阵阵七彩之芒是弥漫了水道子脑内一切位置

  此刻的水道子,双眼,双鼻孔,双耳,连同其口,七窍全部爆出七彩之芒,他整个头部就好似一个露出了七个小囗洞的筛子,散发出刺目的七彩光

  惨叫中水道子疯了一样,身子迅后退,他双眼露出滴天的挣扎,正在与脑内的七彩之芒对抗,只是任凭他如何抵抗,那七彩钉子的融合却是不可逆转,几乎瞬息,就完全的成为了七彩液体,弥漫在他脑中

  刺痛钻心,水道子仰天嘶吼,发出痛苦的惨叫与咆哮,眼中挣扎越来越弱,几乎就要完全丧失心神

  i,主人,你赐我不灭符诏,免我三次危机,眼xià三次已过,你来杀我……因果轮回,因果轮回”水道子后退中惨笑,但神色却是为狰狞

  i,我不服你死后我修成了第三步,我是天地dà能,我是神宗之主,我要取你而代之十五亿水道门徒,给我爆把你们全部的香火之力统统给我,给我抵抗七彩神空钉”水道子凄厉的惨声中身子疯狂的后退,转眼就破开了一切虚空,向着神宗遁去

  在他的身体外,那巨dà的修真星是紧紧的跟随,其内十五亿水道门徒,轰然爆开,独属于第三步的香火之力冲入水道子体囗内,在其脑中与七彩之芒对抗,阵阵轰隆隆的巨响随着水道子的后退◆,在他体囗内疯狂的传出,直至消失在了星空的尽头

  水道子一路疯癫,在不断地抵抗xià压制毁灭,瞬息就消散无影

  五阶星域随着其离去,那轰鸣之声也渐渐低弱,直至再无半点,四周一片寂静,静◆的没有好似没有任何存在

  王林的双眼,慢慢的合上了,他崩溃了一切,尽管没有与水道子展开最终的毁灭,但这一战,他伤势的严重,远远地过了当年的妖灵之地

  他生机全部耗费,此刻白发苍苍,成为了老人,在他闭上双眼的刹那,其身体外的三道漩涡,立刻收回到了他的体囗内,五道本源在其体囗内旋转

  只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那失去的生机

  就在他双眼闭上的刹那,立刻他空无一物的眉心中,顿时就有一个漩涡出现,天逆珠子,缓缓地从其内飞出州一飞出,这天逆珠子立刻融化,顺着王林眉心蔓延,直至弥漫了他全身

  此刻的王林,好似成为了石人成为了一个石制的样子苍老的雕像

  与此同时,那漂浮在其身前的玉佩,也一晃之xià融化,进入到了王林的眉心,再一次消失无影

  紧接着,前方不远处,之前三叉戟崩溃的地方,却是有一片晶光闪烁,这些晶光一闪之中临近王林,凝聚在了他的右手之中消失

  是在这一瞬间,远处第三辆射神车蝴蝶器灵崩溃之地,隐隐出现了一片虚弱的七彩之芒,却是一只模糊地七彩蝴蝶凝聚而出,挣扎的扇动翅膀,慢慢的飞近王林,化作无数七彩晶光,融入进王林体囗内

  还有那之前崩溃的两把黑白短剑,此刻也幻化而出,好似被一股奇异的力量从死亡中环形,成为了虚幻,化作了两只黑白小鹿,融入化作雕像的王林身上

  一切,都结束了

  王林的意识沉浸在了一片暗黑之中,缓缓地沉睡了

  他的身体,在天逆的奇异力量xià,成为了石头,失去了一切的神通法力,在这星空内,缓缓地漂浮

  五阶星域已然崩溃,充满了撕裂天地的裂缝与阴风,有dà量的漩涡隐藏,在这寂灭的星空中,王林化作的石像,飘来飘去,越来越远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许是一天,许是十天,许是一个月……王林化作的苍老石像,在这五阶星域内游荡,时而遇到漩涡,便急旋转,被甩出了很远,时而遇到裂缝,在其身上就出现一道道裂知……,

  同样在这五阶星域内,还有一个女子,在不知多少天前来到,她去了王林与水道子一战的战场,眼泪流了xià来

  晚了么…………这女子咬着xià唇,已然咬出鲜血,眼中露出悲绝,茫然舟望着前方,似乎她的心,也在这一刻随之死亡

  一股死气在她身上弥漫,久久不散

  你,可想救伽…………,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这星空的深处缓缓地传来,落入女子的耳中

  这女子身子一颤

  他没有死,但也是死了,你需找到他所化的石像,我教你一个方法,或许……可以把让他苏醒过来,只是这个方法,需要付出很dà的代价…………那声音渐渐虚弱,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但他的话语,却是让那女子双眼露出明亮的坚定之芒,这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擦去眼角的泪水,

  损的五阶星域内,慢慢的寻找起来

  时间流逝,三天、十天、十九知……,一直到三十天后……

  在这五阶星域的一处角落,这女子看到了漂浮在远处,满是伤痕的苍老石像,她抱住石像,眼泪滴在上面,但却没有声息传出

  带着石像,流着眼泪,女子渐渐地远去,去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了一个这云海,一处深深地隐藏在星雾内,不知是几阶星域,一个蛮荒的dà陆上

  这个dà陆上,凶兽众多,因无数年来很少有人发现此处dà陆,故而随着女子的到来,其上的凶兽立刻发出咆哮,但这咆哮却是刚刚传出,便立刻寂静xià来,似乎有一股气息弥漫在女子身体外,使得所有凶兽稍微感受,便huì身子颤抖,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在这dà陆北部,一座山谷内,女子抱着石像落xià,把这山谷一番,●默默地望着石像,与其一同居住在了这里

  每天,女子都huì站在石像面前,咬破指尖,以鲜血涂满石像全身,那石像很是粗糙,带着伤口的手指在上抹过,huì有剧痛传来,但这女子却是粤着石像的双眼,好似□不知痛楚

  石像很dà,如人一般,想要把全身都用鲜血涂抹,往往在半途中,这女子的手指鲜血就huì结伽,每当这时,她都huì撕xià血伽,再次挤出鲜血,继续涂抹

  一次次之后,那种痛楚,堪比酷刑

  一天天之后,这种痛楚,比之天地一切酷刑,都要难以想象

  每一次鲜血涂满了石像全身,那石像都huì慢慢的把血液吸收,其上隐隐有光泽闪烁,似乎恢复了一些生机,就连苍老的样子,也有了细微的变化最开始的时候,涂抹了石像全身的血液,需要一整天的时间才huì被完全吸收,但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渐渐地,往往十个时辰血液就huì消散,需要这女子,再次涂抹

  一个月、两个月……四个月……七个月……一年

  整整一年过去,女子每天往往需要两次以鲜血仔细的涂抹石像全身,不容有半点的遗漏,她仔细的样子,很美……

  这一年的时间,石像上的光泽,越来越亮,其样子,也从老者◎慢慢的变化,略有年轻了一些

  只是这女子的容颜,却是越来越苍白,dà量的失去鲜血,且还是蕴含了其元力的鲜血,使得她如同一只盛开的花朵,正在慢慢的凋谢

  他失去了生机,若是寻常生机,可以★◎慢慢的变化,略有年轻了一些

  只是这女子的容颜,却是越来越苍白,dà量的失去鲜血,且还是蕴含了其元力的鲜血,使得她如同一只盛开mànmàndebiànhuà,luèyǒuniánqīngleyīxiē

  zhīshìzhènǚzǐderóngyán,quèshìyuèláiyuècāngbái,dàliàngdeshīqùxiānxuè,qiěháishìyùnhánleqíyuánlìdexiānxuè,shǐdétārútóngyīzhīshèngkāidehuāduǒ,zhèngzàimànmàndediāoxiè

  tāshīqùleshēngjī,ruòshìxúnchángshēngjī,kěyǐ▲弥补,但他所失去的,是心神的生机,是元神的生机,是灵魂的生机,若想让他苏醒,你要以生机滋和…………,

  女子默默的望着石像,目光如永恒……

  而此刻,王林在沉睡中,却是做了一个梦……一▲○个他此生,与天逆有关,dà造化的梦……

  最近这个**不知dà家满意否?耳根说过这个**将是写到现在,最dà的一次,眼xià还未结束,只是上半部分而已,还有xià半部分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