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虽千万人吾往矣!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我去救她”这是一种决心,一种坚定,一种不畏万死,必须要做的坚毅听闻了白衣老妪的那一番话,字字如雷,字字如泪,字字如血,在王林的心神中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只是这烙印,却是血色的这血,没有煞,而是一股悲与温

  如数百万天雷在王林耳边轰然炸响,使得他在这剧烈的声响下,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一股剧痛从他心中传来,从他全身的血液中传来,从他的灵魂中传来

  “你答应过,要逞我的……”李倩梅当年离别前的话语,在王林的耳边依稀呢喃,她的要求,自始自终都不高,所要的,也仅仅是一次相送,一个离别的微笑,一份祝福,一个永远也不要忘记她的约定……

  她不会去抢夺李慕婉在王林心中的地位,也从未奢求可以代替,

  她做的,只是付出,只是圆了一个依稀是前世的梦……

  仅仅如此而已……这棒的一个女子,这yàng一个叫做李倩梅的女子,以她的方式,默默地付出了一切……或许她没有李慕婉那yàng敌百年的等待与孤独,没有如柳眉那yàng以极端的方式撕开王林的心,但是她,却是以这种让王林愧疚,让他无法去偿还的十年,让王林,心中起了痛……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记得曾经在你的人生中,有一个叫做李倩梅的女子,匆匆而过么……”李倩梅在无极宗的话袼,好似永恒一yàng,在此刻王林的心中弥漫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没有回来……希望你,可以记得……”

  这yàng一个女子,即便是走了,也不愿把自己付出的一切让王林知晓,她不愿的,若非是白发老妪曾言若让她送来魂血,必须要知晓一切,李倩梅也不会把这些说出,若非是这白发老妪详细的逼问,再加上看到李倩梅后对方那憔悴的容颜,她也不会知晓这一切

  李倩梅不希望王林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对自己出现愧疚,出现怜

  恫,从而接受她的存在,这yàng的倩,她不要

  她也不会去褒-求◎可以与王林白发归墟,直至永恒,她所要的,仅仅是在这天地之间,在这茫茫的星海内,王林会记得,有一个女子,她叫做李倩梅……

  无论她是生,是死……仅此……足以

  她所要的,也仅仅是那一句孤☆独的人不同,但仰望的星空却是唯一……两个人只要在这同一片星空下,即便隔绝了生死,隔绝了不可跨越的沟壑与距离,也足以了

  她不要相忘于江湖,她要的,是擦肩而过后,在岁月中,在记忆的深处,有对方的身影清晰存在,把这份记忆风干,待年老道消之际,待死亡来临之时,可以让自己不寒冷,不寂寞,可以带着满足的微笑,闭上在这一生一世的双眼……

  她的要幕,不高……

  王林抬起头,望着漆黑的星空,他的心,不断地刺痛,他要去救李倩梅,救这个为自己付出了十年的女子

  即便那战场裂缝很有可能与界外相连接,而拓森,就在界外,他一旦踏入界外,极有可能被拓森察觉,从而面临危机

  即便是★他此刻需要的是时间,需要的是长久的闭关打坐,从而提升自己在道境内的感悟,最终达到了那堪比登天的第三步

  但,这一切,却是已然被王林抛在了脑后,他不愿去想,不想去思,他只是知道,有一个叫做李倩梅◆的女子,眼下正面临生死,他如果不去救,他一生难以心安,一生都不舍快乐,因为他,欠下了一份难以偿还的十年

  那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包含了一切

  一步迈出,星空骤然就有轰隆隆的巨响回荡,王林◎整个人如同一道燃烧的流星,向着前方呼啸而走

  那白发老妪被他虚空抓着,二人直奔星空,辂眼就消失无影

  白发老妪呆呆的望着王林,那轰然的度,在星空中几乎形成了撕裂,随着对方的前行,如同有◇◎整个人如同一道燃烧的流星,向着前方呼啸而走

  那白发老妪被他虚空抓着,二人直奔星空,辂眼就消失无影

  白发老妪呆呆的望着王林,那轰然的度zhěnggèrénrútóngyīdàoránshāodeliúxīng,xiàngzheqiánfānghūxiàoérzǒu

  nàbáifālǎoyùbèitāxūkōngzhuāzhe,èrrénzhíbēnxīngkōng,lùyǎnjiùxiāoshīwúyǐng

  báifālǎoyùdāidāidewàngzhewánglín,nàhōngrándedù,zàixīngkōngzhōngjǐhūxíngchénglesīliè,suízheduìfāngdeqiánháng,rútóngyǒu一把大剑正在撕开星空,这种度,让她震惊

  她是在这度上,感受到了王林此刻的决心那是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

  “三阶星域以下没有传送阵,四阶海魂宗有去往六阶星域阵法,距离在六阶星域传送阵最近的,是无极宗分宗仙音门,可以通过阵法,直接去往八阶星域无极宗……

  无极宗也有传送阵,可以最快的度去九阶星域到了九阶星域,我会告诉你妖宗所在之处

  这的方式,只是传送阵开启所需元晶过

  多,我身上不够,且各个宗派传送阵的开启,绝非寻常之时,怕是轻易不会借用……”

  老妪的话语,没有换来王林任何的回答,他说出了那四个字后,便一路沉默,这种沉默,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压抑,使得老妪有些心惊胆颤,她竟然有些后悔,告诉了对方一切

  她隐隐有种感觉,眼前这个青年,似乎在听到自己所说的一切后,在说出那四个字后,好似从仙,变成了……魔

  星空内的轰鸣疯狂的回荡,王林的度越来越快,他一头白发飘摇,面色,铁青,爆发出了一股疯狂的气息,即便是前方有任何阻挡,也无法让其退后

  二阶星域很大,但在王林的这种度下,却是使得整个二阶星域星雾倒卷,似乎不敢接近,其内隐藏的凶兽是立刻避开,它们清晰的感受到了,似乎有一尊杀神,正在疯狂的冲来,若它们阻挡了对方,必死无疑

  二阶星域,随着王林的前行,在他身影一闪而过后,那轰隆隆的声响下,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这裂缝几乎把二阶星域一分为二

  以这种度,王林冲出了二阶星域,冲出了三阶星域,踏入到了四阶星域-海魂宗所在的大陆之上

  海魂宗属于八阶星域寂魂道分宗,因寂魂道为八阶最强,故而这海魂宗在四阶星域内一向霸道,罕有敢招惹者

  其宗主有窥涅大圆满的修为,足以在四阶星域内称雄

  眼下,在海魂宗的大陆上,正是黑夜,海魂宗的修士大都入定打坐,就连其宗主,也盘膝坐在密室内,但就在这□时,突然天地一声剧烈的轰鸣,整个大陆爆发出轰隆隆的惊天巨响,却是猛地一震

  这这震动不大,但却足以惊醒所有修士,那海魂宗宗主迅睁开双眼,目中露出震惊,身子一晃,就从密室内冲出,随之一同的,还有◆shí,tūrántiāndìyīshēngjùlièdehōngmíng,zhěnggèdàlùbàofāchūhōnglónglóngdejīngtiānjùxiǎng,quèshìměngdìyīzhèn

  zhèzhèzhèndòngbúdà,dànquèzúyǐjīngxǐngsuǒyǒuxiūshì,nàhǎihúnzōngzōngzhǔxùnzhēngkāishuāngyǎn,mùzhōnglùchūzhènjīng,shēnzǐyīhuǎng,jiùcóngmìshìnèichōngchū,suízhīyītóngde,háiyǒu海魂宗诸位长老

  他们几乎刚一出现,就立刻看到了大陆的防护阵法,发出刺目的闪烁之芒,在他们目瞪口呆中,这防护阵法轰轰崩溃,好似有一双大手撕开了阵法,在崩溃中踏入进了大陆

  还没等他们说话,便有一个冷漠至极如万古寒风的声音,在这天地间浩然回荡,惊天动地

  “打开传送阵,拿出所有元晶,否则……死”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个白发青年,此人一脸阴沉,出现后仅仅说出了一句话「但这句话蕴含的意思,却是让所有海魂宗之人心神骇然

  那海魂宗宗主身子一颤,他看不出对方的修为,但双手刹那撕开防护阵,这种神通绝非等闲,眼下听到对方的话语,连忙抱拳奎要开口,但目光与对方双眼一碰,却是心神轰鸣,整个人喷出鲜血,面色立刻一片苍白

  王林没有动手,而是这海魂宗宗主太弱,与王林对视的刹那,心神不稳,自行所伤,与王林无关

  “是”这海魂宗宗主立刻恭敬,转身毫不犹豫的冲出,亲自带着诸位被惊慌的长老,开启了传送阵,是拿出全部的元晶,恭敬的献出

  他丝毫不怀疑,一旦自己度慢了,亦或者有半点犹豫,对方绝对

  会杀人

  在他感觉,眼前之人似乎不是修士,而是一只来■自远古的凶兽,带着滔天的杀机,降临在了世间

  阵法开启需要一些时间,眼下海魂宗内的阵法,随着诸位长老的坐下,全力开启,争qǔ加快度,因为那让他们感觉心惊的煞神,正在天空冷冷的看来

  王☆林没有时间去等,这传送阵开启,即便是那海魂宗宗主亲自出

  手,最快也要半个时辰,他等不了

  在那阵法缓缓打开的刹那,王林一步迈出,右手抬起向着下方轰然一按

  天地骤然轰鸣,却是整个星空的天地元力在这一瞬间疯狂的凝聚而来,齐齐涌入传送阵,好似要把这传送阵撑爆

  以这种严重损坏传送阵的方式,在片刻间,就使得这传送阵颤抖中轰然开启,王林一步迈入其内,那白发老妪紧跟其后

  在虚空qǔ过了海魂宗准备的元晶后,王林与那白发老妪,消失在了阵法中

  在他二人消失的刹那,这传送阵发出不堪承受的咋咋之声,却是在其上,出现了数道裂缝,轰然崩溃

  “王某急于离去,毁你阵法,qǔ你元晶,来日补偿十倍”王林的声音,从虚无内传出,落在了海魂宗众人耳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