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0、1371章 我不能忍!


  第1370、1371zhāngzhāng我不能忍二合一

  “主子,我打听了,此地丹药价值最高,过了法宝之物,甚至在zhè里还有一种傀儡贩卖,zhè种傀儡修为不等,但却极为受到欢迎印下●神识,就可***控由心”

  钟大洪带着兴奋,连连开口

  王林来到此地后,就把钟大洪放出,让其出去搜寻一些此地信息,毕竟zhè钟大洪是太古星辰之人,在外打探,不会引起怀疑

  “而□●神识,就可***控由心”

  钟大洪带着兴奋,连连开口

  王林来到此地后,就把钟大洪放出,让其出去搜寻一些此地信息,毕竟zhè钟大洪是太古shénshí,jiùkě***kòngyóuxīn”

  zhōngdàhóngdàizhexìngfèn,liánliánkāikǒu

  wánglínláidàocǐdìhòu,jiùbǎzhōngdàhóngfàngchū,ràngqíchūqùsōuxúnyīxiēcǐdìxìnxī,bìjìngzhèzhōngdàhóngshìtàigǔxīngchénzhīrén,zàiwàidǎtàn,búhuìyǐnqǐhuáiyí

  “ér且zhè里没有听到有关太古星辰令的事情,主子可以放心”

  放出钟大洪后,王林曾施展神通,查看此人心性,毕竟王林毁灭了闪雷族,zhè钟大洪身为闪雷族人,不知会有什么想法

  但让王林奇异的,是zhè钟大洪对于闪雷族竟然没有半点感情,在他看来,闪雷族并没有帮助过他什么,反倒因为那雷晶之事,需要经常贡献,甚至在zhè钟大洪早年之时,一切修为也均都是靠自己,且见过了族人刻薄,没有什么归属之感

  故而在知晓跟随王林可以强大之时,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闪雷族

  且闪雷族虽说被灭,但其族人zhè数万年来倒也有不少离开族落在外生存,尤其是在zhè颠落之地,出现闪雷族人不足为奇

◎  “傀儡?”王林轻声开口

  那钟大洪抖起精神,连忙说道:“主子,zhè傀儡在此地要价极高,不知是以何物做chéng,可以发挥出正常修士之力,且据说其内还拥有神识,端为奇妙”

  王林神○

  色如常,zhè傀儡他略有兴趣,沉吟片刻,王林缓缓开口道:“火雀族之事,可有消息?”

  “火雀族族人在此地不多,zhè颗修真星上没有遇到,但小的打探出来,火雀族族***都在距离此地不☆远的一颗火属性比较浓郁的修真星上,至于具体,小的在zhè里还不算太熟,不过用不了多久,应该可以打探清楚”钟大洪拍了拍胸口,连连道

  王林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他雷之本源尽管大chéng,但伴随之▲◆雷仍然还是有些细小的瑕疵,不过此事王林有信心修补过来,眼下他之所以还留在zhè危险的太古星辰,是为了他的火之本源

  想要让火之本源大chéng,朱雀再次觉醒,必须要吸收足够层次的火焰,火雀族,●是王林的首选,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只是火雀族显然不会再有如闪雷族一样的巧合,可以有人帮助之下破开一切阻挡之人,且混入其内chéng为火雀族族人,借此慢慢接近火焰族核心,zhè也不太现实

☆  原本王林的打算是zhè样,可如今他被整个太古星辰通缉,如此一来,怕是还没等混入火雀族核心,就会立刻别人追杀而来

  不过尽管如此,但王林也想出了一个奇异的方法,一旦chéng功,就可将那火雀◆族的火焰之力吞噬的干干净净

  “钟大洪,你拿我丹药,去买一具傀儡回来”王林沉吟片刻,右手抬起一翻,立刻手***现了

  三粒丹药,阵阵药香散开,弥漫整个洞府,那钟大洪看着丹药,咽了口唾沫,连忙恭敬接过

  拿着丹药,钟大洪带着阿谀之笑,低声道:“主子,zhè里还有炉鼎交易,要不要小的去……”

  王林眉头一皱,那钟大洪连忙收口,干笑着赶快离开

  走出洞府,风一吹,钟大洪后心衣衫已然湿透,在王林身边尽管有造化,但王林方才那一皱眉,却是立刻让钟大洪心神一跳,对于王林,他是极为畏惧

  “在主子储物空间内,那许立国太过可恶,仗着他修为高,对我多加欺辱,此事我钟大洪记住了,早晚有一天,老子修为足够后,定要让他许立国好看

  哼哼,只要伺候好主子,zhè一天不会太远”钟大洪拿着丹药,化作一道长虹,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他在zhè里已然数日,凭着其无敌神功与机灵的性格,已然与此地不少低阶修士相识,此刻前行中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处山谷外,身子一顿,朗声抱拳道:“zhāng老哥,钟某拜访”

  zhè山谷很是幽静,其内弥漫众多带着荆刺的植物,一眼看去略有荒凉,且其内阴气森森,地面上还有不少兽骨错乱的按照某种阵法摆放

  山谷内部,是一座洞府,zhè洞府无门,而是被一团黑雾弥漫,看不清深处

  随着钟大洪的话语,一阵桀然怪笑从那黑雾洞府内传出,紧接着黑雾猛地向外翻滚

  ,zhí接弥漫天空,与此同时,一个身穿黑袍的干瘦老者,从洞府内走了出来

  zhè老者头发杂乱,身体之瘦如皮包骨一般,双目隐隐透出血丝,看起来极为狰狞

  “原来是钟老弟,你之前说回去向你家主人复命,没想到zhè么快就赶了回来”那干瘦老者踏步中临近钟大洪身边,阴阴开口

  钟大洪神色如常,含笑中右手一翻,却是把王林给他的三个丹药拿出一个,zhí接一弹之下飞向那干瘦老者

  zhè老者双目猛地一凝,立刻接过仔细一眼,神色立刻起了变化,眼中露出狂喜

  “zhè是上品丹药正适合老夫修为服用,极为难寻钟老弟,zhè……”

  钟大洪哈哈一笑,抱拳道:“无妨,zhè种丹药我家主人早就看不入眼,小弟看zhāng大哥修为在化神后期徘徊很久,想必急需丹药,收下就是”

  那干瘦老者深吸口气,不再客气,连忙把zhè丹药珍重的收起,看了钟大洪一眼,低声道:“钟老弟,你家主人的修为,莫非是……”zhè干瘦老者犹豫了一下,又道:“莫非是阴阳虚实?”

  钟大洪见对方如自己所料谈及主人,立刻露出极为恭敬之色,低声道:“我家主人修为通天,具体多高即便是我也不知晓,但我亲眼看到,就算是窥涅修士在其面前,也是一击必死”

  那干瘦老者倒吸口气,他一时之间也不敢去分析真假,无论真假,能随意拿着zhè种丹药的人物,他是招惹不起

  “钟老弟好造化,跟在zhè样的主子身边,日后修为定会一路坦荡,倒是莫要忘记提携zhāng某一番”那干瘦老者眼中露出羡慕,抱拳道

  “此事好说,zhè次钟某出来,其实还要麻◎烦zhāng大哥帮忙”钟大洪抱拳笑道

  “老弟但说无妨,只要是我zhāng某人能做到,绝不皱眉”那干瘦老者连忙开口,他在数日前认识了眼前zhè个种大洪,对方出手很是阔绰,显然是来历不凡,丹药是☆让他眼红,便欲抢夺,但他性格谨慎,接近打探之后,却是知晓对方背后有个主人

  能让化神修士为仆从,zhè样的人物,他自认无法对抗,故而把贪念压住,且zhè钟大洪极会说话,且送出了不少丹药,渐渐地二人也就在zhè各怀心思下,也算相识了

  原本此事zhèzhāng姓老者内心还有些猜疑,但眼下看到对方随手就送出zhè等丹药,却是对其主人加高深莫测起来

  “之前zhāng大哥曾提起傀儡,小弟回去和与我家主人诉说,我家主人要买一具傀儡……zhāng大哥也知道,小弟初来乍到,对于zhè里面并不熟悉,还望zhāng大哥代为指引,也好方便一些,事chéng之后,在下还有谢礼”钟大洪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带着微笑,看向对方

  zhè干瘦老者听闻后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钟老弟,zhè傀儡并不好买……若是在主星还好说,可在此地,傀儡的交易把持在暗蝎族中,zhè暗蝎族极为霸道,价格高出数倍,你确定要买?”

  看到钟大洪点头后,zhè干瘦老者沉吟片刻,咬牙道:“好,那zhāng某就带你去一次”

  他说着,便在前带路,与钟大洪zhí奔前方疾驰

  在zhè修真星的●西方,有一处废弃的城池,看起残壁处处,被一片沙漠环绕,尽管zhè里残破,但却极为热闹,修士来来往往人数众多

  那干瘦老者对zhè里显然是颇为熟悉,带着钟大洪很快就进入城内,在一处还算完整的大殿■门口,小心翼翼的与钟大洪走了进去

  zhè大殿处于城池中心,但其四周却修士极少,似乎来到zhè里的修士对于zhè大殿很是忌惮,轻易不会踏入,往往绕开而去

  钟大洪二人的身影,是被很多修士看在眼里,其中不少人暗中摇头

  刚一进入大殿,顿时钟大洪身子就一颤,却是立刻就感受到一股阴寒之气从四周扑面而来,其修为根本就无法阻止,立刻就被寒气侵入体内,面色苍白中,好似被重锤落在心上,后退数步喷出一口鲜血

  那zhāng姓老者略好一些,但也面无血色,连忙噗咚一声跪在地上,急声道:“晚辈二人没有恶意,只是要购买一具傀儡”

  殿内较大,正中间有一座雕像,zhè雕像通体漆黑,赫然正是一只庞大的蝎子,zhè蝎子狰狞,尾巴抬起,散发出森森寒气,那让钟大洪喷出鲜血的阴寒气息,正是从zhè蝎子上散出

  “要买傀儡?以你两个小小化神修士,能拿出什么来买傀儡”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出,却是从那大殿后方,走出一人

  第1072zhāng

  此人身穿黑衣,看起来约四旬左右,面色阴沉,眼中露出轻蔑,在其眉心上,赫然有一个狰狞的蝎子族印

  zhè蝎子栩栩如生,仿若真实存在,竟然缓缓地蠕动,蝎尾徐徐摇摆,看起来充满了妖异之感

  钟大洪深吸口气,连忙躬身拿出王林给他的一粒丹药,恭敬的交上,低声道:“晚辈想以此丹,换一具傀儡”那中年nán子神色依旧,右手虚空一抓,立刻就把丹药摄来,拿在手里随意的一看,但zhè一眼之下,却是面色立刻有了变化,不去理会钟大洪二人,而是放在鼻尖闻了一下,随后神识散开在内一扫,眼中瞳孔顿时收缩

  “竟然是魂丹”中年nán子目光一扫,落在了钟大洪身上,缓缓开口道:“你还有多少”

  钟大洪苦笑,低声道:“还有一颗”他说着,也不需对方索要,自己便拿了出来送上

  拿着两个丹药,zhè中年nán子还在打量钟大洪,许久之后收回,在他看来,对方想必是有了什么造化,故而才弄到了zhè等丹药,绝不会太多,zhè种丹药,两粒已经是很多了

  点了点头,zhè中年nán子右手一挥,却是其眉心族印骤然闪烁,刹那间一具与真人无异的傀儡,出现在了其前方

  zhè傀儡眉心没有族印,神色呆滞,没有半点灵性,没有任何生机,唯独阴森的气息弥漫,修为化神初期的样子

  “zhè两个丹药只能换到zhè种傀儡,你二人滚”那中年nán子转身,向着大殿深处急急走去

  zhí至他离开,钟大洪与那干瘦老者相互看了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畏惧,钟大洪隐隐有些后悔,他也没想到只是换取个傀儡,竟然险些有了生死危机

  连忙上前收起傀儡,与那干瘦老者匆匆离去

  再说那中年nán子,今日大殿深处后右脚一踏,整个人顿时沉入地底,却是在zhè大殿地下,另有乾坤

  如被埋在了地底的高塔一般,那大殿只是搭尖而已,中年nán子很快就来到了上数第二层,在第二层中,同样供奉着一座蝎子雕像,其上盘膝坐着一个青年

  zhè青年吐纳中似在吸收雕像之力,那中年修士进入后,此人睁开双眼

  “少主,方才有两个化神修士拿来zhè两个丹药”zhè中年修士说着,连忙把丹药交上,那青年神色孤傲,涅起看了一眼后,缓缓开口:

  “魂丹……品阶寻常,但其内的魂,倒是尚可,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那两个小修,抓一○人,伤一人,留下神识烙印,看看他会去那里以后zhè样的小事,莫要来打扰”那青年双目一闭,便不再去理会此事

  中年nán子躬身称是,一晃之下离开了此地

  钟大洪与那干瘦老者匆匆离开城池,■在半空中,那干瘦老者苦笑道:“钟老弟,zhè暗蝎族极为霸道,在此星无人敢惹,今天我等运气不错,还能换来傀儡,若是……”zhè老者还没等说完,却是立刻双眼瞳孔猛地一缩,zhí勾勾的盯着前方

  钟大洪一怔之下,却是立刻头皮发麻,不假思索猛地向前一冲,却是就要逃遁

  一声冷哼从天地内传出,紧接着两道黑光从钟大洪身后疾驰而来,一道zhí奔那干瘦老者,此人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惨叫中立刻被擒

  另一道黑光刹那就追上钟大洪,zhí接印在了后心,钟大洪面色立刻起了黑气,喷出鲜血,魂飞魄散下疯狂的逃遁

  天空中那暗蝎族中年nán子身影幻化,冷冷的看了一眼钟大洪离去方向,转身一把住着昏迷过去的干瘦老者,消失不见回到了暗蝎族大殿

  钟大洪面色极为苍白,方才的一幕生死危机,让他清晰的知晓了此地与闪雷族的凶险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丹药露白,唉……此事却是做错了,连累了zhāng道友不说,是险些惹下大祸”钟大洪几乎拿出了全部的度,闪烁间向着王林所在洞府飞去

  “修为若我有强大的修为,如许立国那样的修为,zhè一切绝不如如此我钟大洪必须要强大起来”钟大洪咬牙中,带着彷徨,一个时辰后目光尽头出现了王林洞府山峰

  踏入山峰,zhè钟大洪面露苦涩,身子一晃之下进入到了洞府内,刚一落下,就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王林正在盘膝吐纳,在钟大洪进入的瞬间,他双目睁开,其内精光一闪,仿若明灯一般zhí接落在了踉跄的钟大洪身上

  “傀儡呢”王林缓缓开口

  钟大洪面无血色,沉默中右手一挥,立刻那傀儡出现在了一旁,王林抬起右手虚空一抓,那傀儡■zhí接飞来,在身前半空漂浮目光一扫,仔细的看了一番后,王林眼中露出奇异之芒

  “此物……”片刻后,王林目光收回,右手一挥,便把那傀儡收起,漫不经心的开口道:“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钟大洪沉默许久,低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番,最后看到王林神色渐渐阴沉,低头苦涩的说道:“主子,此事是我鲁莽了,若是把zhè里的消息掌握多一些,也不会出现zhè样的事情,好在傀儡换来,也算完chéng了主子的要求……

  至于我的伤势,闭关一段日子应该可以恢复过来”

  他看到王林没有说话,而是神色加阴沉,内心一颤,低声又道:“主子来zhè颠落之地本是为了避开追杀,此事小的能忍……”

  他还没等说完,就听见王林冷哼一声,立刻面色为苍白

  “好歹毒的手段,你闭关即便再久,也无法轻易恢复,此人断了你体内修为运转的轨迹,是留下了神识烙印……”

  钟大洪身子一震,握紧了拳头,但很快就松开,沉默不语

  “你是我的人,你能忍,我不能忍”王林站起身子,迈步中洞府出口走去

  钟大洪猛地抬头,怔怔的望着王林,双眼不由得一红,低声道:“主子……”

  “还不带路”王林并未回头,而是冷声开口

  那钟大洪深吸口气,眼中露出杀机,毫不犹豫的向前迈出,带着王林zhí奔那城池所在王林嫌他度慢,前行中右手抬起虚空一抓,在钟大洪的引路下,如轰雷,阵阵轰鸣中破开天地,骤然而去

  整个修真星所有修士在zhè一刹那,均都感受到一种来自心神的颤抖,天地色变,大地轰鸣,风云倒卷

  仅仅是片刻,王林带着钟大洪就来到了那残破的城池之上,他松开手任由钟大洪站在一旁,钟大洪心神振奋,一指下方城池中的那大殿,低声道:“主子,那暗蝎族,就在那里”

  王林目光如炬,在天空中向着下方城池一扫

  “三息之内,此城灭,无人之人离去”

  他声音如惊雷,轰隆隆zhí奔下方降临,那声音化作气浪,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是让着废弃的城池猛地一震,掀起大量的尘雾

  城内之修一个个面色骤然大变,有一些被生生的震出鲜血,此刻毫不犹豫疯狂的以最快的度迅疾驰离开

  大殿内,那中年nán子盘膝坐在深处,身旁zhāng姓老者面色苍白,眼中透出恐惧,正要继续求饶,就在zhè时,王林的声音轰轰而来

  那中年nán子双目猛地睁开,露出惊◆骇,身子一震之下,喷出一口鲜血,立刻站起身子

  不仅是他,在zhè大殿下的宝塔内,一层层中所有正在闭关吐纳的暗蝎族修士,一个个均都迅睁开双眼站起,露出震惊之色

  即便是那上数第二层内的☆青年,也是身子一颤,面色瞬间苍白,那声音竟穿透大地,zhí接落在zhè里,使得整个宝塔震动

  三息瞬间而过,王林右手抬起,向下猛地一按,天地轰鸣,无尽雷霆闪电从四面八方轰轰而来,化作一张弥漫天地的巨大雷网,随着王林右手按去,zhí奔大地城池

  雷霆无尽,形chéng一幕幕让所有急离开城池的修士心神震惊的画面,但听轰的一声巨响,大地剧烈的颤抖起来,一股风暴横扫,却是那雷网落下,崩溃了zhè城池的一切,就连那大殿都轰的一声爆开,整个废弃的城池,就此烟消云散

  大地是裂开无数裂缝,深深地下沉了百丈

  使得那隐藏在地底的宝塔,清晰的露出了大半截塔尖已然崩溃,其内zhāng姓老者呆呆的望着天空,看到了钟大洪,心神轰鸣

  “他……他就是钟大洪的主人?”

  zhāng姓老者旁边那中年nán子是目瞪口呆,zhè一幕太过突然,让他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王林身子缓缓落下,站在了那崩溃了屋顶的大殿内,钟大洪跟在其后,眼中露出兴奋与激动之色

  “是他伤的你么”王林一指那呆在当场的中年nán子,看向钟大洪

  ***晚了,事出有因……不堪提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