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1394章 又是七彩!


  其尖叫的声音尖锐刺耳,蕴含了一股极大的恐惧,仿若这雕像之人,曾经给予了银衣女子莫大的伤害,以至于就算是她记忆尚未全部恢复,但仍然在看到雕像的一刹那,发出那凄厉至极dì尖叫

  银衣女子这种剧变,是王林始料未及,且从未在对方身上见过他双眼瞳孔一缩整个人猛dì站起右手一挥之下迅就收起了雕像

  那银衣女子此刻身子已然后退至了洞府dì尽头整个人双目弥漫了诣天dì恐惧身子剧烈的颤抖面◎色煞白一眼看去,仿若暴风雨中dì一叶孤舟楚楚可怜

  王林正要上前那女子突然抬头眼中恐冉浓郁dì无法想象,厉声嘶道:"不要过来”

  那声音充满了彷徨与无助有一种对这天dì间一切生灵dì不◎信任哪怕是王林似乎在这一刻也无法让这女子信任

  王林默默dì站在那里心中升起悔意他只考虑到想要知晓那雕像的身份,但却没有料到,银衣女子的恐惧

  低低dì哭泣之声,从这女子身上传出两行眼○泪流下,顺着脸颊倘至下巴凝聚出泪珠落在dì上,发出一个个轻微dì声响

  那眼泪在dì面上碎了形成一片湿痕,渐渐扩散开来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我没有犯错……门不是我打开dì……◇○泪流下,顺着脸颊倘至下巴凝聚出泪珠落在dì上,发出一个个轻微dì声响

  那眼泪在dì面上碎了形成一片湿痕,渐渐扩散开来

lèiliúxià,shùnzheliǎnjiátǎngzhìxiàbāníngjùchūlèizhūluòzàidìshàng,fāchūyīgègèqīngwēidìshēngxiǎng

  nàyǎnlèizàidìmiànshàngsuìlexíngchéngyīpiànshīhén,jiànjiànkuòsànkāilái

  "búyàoguòlái……nǐbúyàoguòlái……wǒméiyǒufàncuò……ménbúshìwǒdǎkāidì……不是我..”女子咬着下唇双手抱着身子靠着身后洞府墙壁缓缓dì蹲下了身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下双肩微颤这一幕让人望之,便不由会升起怜悯之意

  王林沉默许久之后轻声一叹,低声道:,对不起……"

 ◇ 那女子的螓首埋在双臂内哭泣之声仍然还有那浓郁化不开半点的恐惧

  王林缓缓dì向前走去渐渐dì来到了女子身边默默dì蹲了下来,右手在女子青丝上轻轻抚去,柔声道:"不要怕,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去□■想既然已经忘记,就让它遗忘好了,"

  在王林dì轻声安慰下,那女子渐渐平静.但身子仍然在颤抖许久之后,她缓缓dì抬起头双目露出浓浓dì恐惧,咬着下唇的牙齿已然把唇咬破留下了鲜血

  "门☆不是我打开dì……真的不是我……"女子喃喃.望弄王林的双眼,除了恐惧之外,还有一丝茫然

  "我知道,我知逝……"王林低声开口但双眼却是露出奇异之芒,这女子显然是认识那雕像.甚至很有可能曾与这雕像所刻之人,有过接触

  此人,到底是谁王林目光一闪

  "我知道不是你打开dì门,不要去想了”王林柔声道

  "都死了……都被杀死了……"那女子仿若没有听到王林的话语,眼中茫然浓与恐惧交错在一起,喃喃低语

  "桃云死了……紫落也死了……都死了……"

  "他认定了是我们打开的门……都死了我也死了……"

  妻林沉默片刻看了眼前这颤抖dì女子一眼,许久之后,忽然说道:"他是谁?”

  "他是……"银衣女子身子猛dì一颤眼中恐惧骤然浓郁数倍,与此同时其表情突然扭曲起来仿若有一股剧痛从其身体内疯狂的滋生,化作轩然大浪将其轰轰淹没

  在这剧痛下这女子再次发出凄厉dì尖叫,仿若不愿去回忆,不愿去思索有关那个他dì一切信息

  是在这剧痛中,这女子面部立刻就有一道青qì缭绕仿若在皮下游走刹那就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印记这印记完全占据了女子容貌的金部,使得这原本美丽dì女子顿时就如同罗刹一样

  她猛dì抬头双眼内恐惧与迷茫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没有任何情感dì冷漠与死寂,是在她抬头dì瞬间一股如风暴般dì力量,轰然的就从这女子体内爆发出来

  王林心神一震,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烈dì危机整个人毫不犹豫立刻身子后退,就在他后退dì顷刻,那女子右手抬起向着王林狠狠dì一按

  这一掌按下没有3动任何天dì元力但却让这整个■修真星轰然一震,天空风云侧卷原本是朗朗乾坤,风和日丽,但在这一刹那,却是仿若被墨水所污天空刹那就成为了黑色

  这黑色遮盖了阳光,阻隔了天与dì使得整个修真星成为了黑暗是在那黑暗中,漆黑的天空轰●隆一声,不是雷鸣而是一种比之雷霆还要强大dì声音,在这声音下天空被生生撕裂出一个巨大的裂缝这裂缝与寻常的空间裂缝完全不同它深其深chù所在,一切天dì星空都无法蔓延,仿若其破开dì这裂缝,是通往一chù神秘莫测,这星域内最底层dì一chù奇异空间

  在这裂缝出现的刹那,一股青qì从内呼啸而出,瞬息就直接冲向王林dì洞府其洞府外dì禁制没有任何阻挡之力顿时就被那青qì穿透环绕在了那女子右掌之◇上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实际上却是电光火石间发生,jǐ乎就是那女子右手抬起dì瞬间青qì就来临了

  "这不是灵力、不是仙力、不是天dì元力,不是古魔、古妖之qì,同样也不是古神之力”王林◎shàng

  zhèyīqiēshuōláihuàzhǎngdànshíjìshàngquèshìdiànguānghuǒshíjiānfāshēng,jǐhūjiùshìnànǚzǐyòushǒutáiqǐdìshùnjiānqīngqìjiùláilínle

  "zhèbúshìlínglì、búshìxiānlì、búshìtiāndìyuánlì,búshìgǔmó、gǔyāozhīqì,tóngyàngyěbúshìgǔshénzhīlì”wánglín双眼瞳孔收缩身子急急后退

  那女子右手骤然落下,其外环绕dì青qì,顿时就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个青色dì掌印直奔王林轰轰追去

  转眼之下,那掌印就临近王林双手掐诀全身元力疯狂的云涌,双手向外一挥,却是在身体外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与那掌印立刻就碰到了一起

  轰的一声,漩涡崩溃那掌印丝毫无损,穿透而来

  王林身子始终在退,是借着漩涡崩溃dì冲击,直接就从这洞府内退出右目雷霆闪烁,轰的一声就从右眼瞳孔内幻化而出,在身前形成了巨大的雷图

  九道伴随之雷环绕使得这雷图惊天动dì,发出万丈雷霆弥漫四周旋转,是阻挡住那掌印

  轰鸣比之方才要剧烈无数倍,惊天而起阵阵声响下雷图例卷那掌印一震,其上青qì消散了大半后竟然再次追击而来

  王林双眼寒光一闪右脚向后一踏,整个人停顿在了半空不再后退而是右手抬起虚空一抓却是血光滔天照耀一切dì同时,血光剑,立刻就出现在了他dì手中

  握住血光剑在那掌印穿透了雷图临近的刹那王林冷哼,右手拿着血剑狠狠dì向下一斩

  血光瞬间刺目仿若掀起了漫天血海,形成了血色剑芒直接就落在了那掌印之上轰鸣回荡下血剑略有一顿后,直接就劈开了掌印将其一fèn为二

  那掌印轰dì一声崩溃但其内dì青qì却并未消散,而是凝聚成球直接飞上半空就要重回到了天空顶部那巨大dì裂缝之中

  王林猛dì抬头,口中有股■涩涩的咸意有鲜血从嗓眼涌现,但却被他忍住神色露出冰冷,整个人提着血剑直接飞起在那青qì凝聚dì小、球飞往天空裂缝的刹那王林右手抬起向着上空狠狠dì一抓

  “给我下来”

  天dì一震,却◎是有一个巨大的虚幻手掌,出现在了天dì间,向着那青qì猛dì一抓直接就抓在了手中

  在这青qì被王林抓住的刹那天空那巨大的裂缝轰然收拢,最终消失不见,天空dì漆黑也急消散.很快就恢复如常,大dì再次被明亮照耀

  王林面色阴沉拿着那青qì小球身子一晃,出现在了下方洞府内一看之下,却是皱起了眉头

  那银衣女子已然昏倒在dì面色一片死灰,身子无意识的颤抖,口中仍然还有喃喃低语

  “不是我…不是我打开dì门……不是我…”

  阴沉着脸王林来到了女子身边仔细的看了一番后左手掐诀化作无数禁制一一落在了女子身上

  做完这一切他眉头紧皱,看向右手心中,拿着的那团青☆qì

  “这是天dì元力之外另一种力量它不是香火之力,也不是本源但却与本源极其相似它,到底是什么……是否与那雕像有关..…这银衣女子身上隐藏了太多dì秘密……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远古八◎☆qì

  “这是天dì元力之外另一种力量它不是香火之力,也不是本源但却与本源极其相似它,到底是qì

  “zhèshìtiāndìyuánlìzhīwàilìngyīzhǒnglìliàngtābúshìxiānghuǒzhīlì,yěbúshìběnyuándànquèyǔběnyuánjíqíxiàngsìtā,dàodǐshìshíme……shìfǒuyǔnàdiāoxiàngyǒuguān..…zhèyínyīnǚzǐshēnshàngyǐncángletàiduōdìmìmì……tādàodǐshìshímeshēnfèn

  yuǎngǔbā妃么……”王林猜测不透

  “此女曾说,香火有毒当初我判断其意大致是她当年也曾修香火而后被香火所害,故而落得如此下场……但眼下看去这里面怕是并非如此简单

  莫非此女在没有修香火之前,就知晓香火有毒?”

  王林眼中寒光闪烁盯着那昏迷的女子许久之后右手抬起直接就按向女子的天灵,施展了他始终没有在这女子身上用过dì拨神术

  “你我无仇我也无意伤你但你知晓的隐秘对我有大用,以我的修为施展拨神术谨慎之下可不伤你心神”

  王林双目一闭,神识顺着右手直接就进入那女子天灵

  这女子识海一片浑浊有青光时而闪烁,王林神识在内横扫想要拙风语网星吟寻这女子dì记忆但任凭他神识如何探查都没有发现任何与记忆有关的信息

  这里,除了浑浊,还是浑浊

  随着神识蔓延,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忽然王林神识猛dì一动,从四面八方齐齐凝聚而来直奔前方一chù被青色雾qì弥漫的区域

  这里dì青色雾qì光芒微弱,王林神识在其外环绕jǐ圈后,小心翼翼dì从一chù慢慢的延伸进去州一进去顿时这雾qì内青光暴增却是从雾qì中不断dì闪烁而出直奔王林神识而来

  这青光与之前在外界所看的青qì,极为相似

  在那大量的青光从四面八方来临的瞬间王林神识飘渺之下如游丝一般急急游走,避开青光临近向着深chù蔓延

  越是探近深chù,青光就越多到了最后密密麻麻jǐ乎连接成了一片,呼啸中成包围之势,不给王林神识半点逃离dì机会轰轰而来

  王林神识在这一刹那急收缩,所有进入这里的神识,在瞬具间就凝聚成针.在那青光围来dì一刻其神识直接冲出与那青光碰到了一起

  轰轰之声顿时回荡洞府内右手放在女子天灵之上闭着双目的王林.面色顿时苍白,鲜血从嘴角流下但双目却是始终紧闭,没有睁开

  女子识海中,王井的神识消散了大半在那青光内终于破开了一个缺口,残存的神识冲出,向着此dì最深chù直接冲去

  青光多轰轰而来但却在又一次环绕的瞬间王林的神识终于破开了层层阻隔进入到了这青色雾qìdì最深chù

  在进入其深chù的刹那.王林的神识轰然一震,他看到了一幕让他无法忘记心神震撼dì画面

  在那青色雾qìdì深chù赫然盘膝坐着一人

  此人身穿七彩袍样似中年,盘膝而坐全身弥漫七彩之芒,他并非元神也非实质而是由一道封印所化

  洞府中.王林猛dì睁开双眼,目中露出震惊右手从银衣女子天灵收回此次施法.他尽管没有寻到这女子dì记忆但收获,却是极大

  “这女子心神内dì那身影,与雕像之人,一摸一样”王林沉默

  “又是七彩..”在看到那身影的瞬间,王林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此人是掌尊但这个想法只是片刻就被他否掉

  掌尊虽强,但还没有强大到这种仅仅一个雕像就可以让王林骇然dìdì步他不是没见过第三步大能蓝梦道尊dì实力,便是与掌尊相差无jǐ对比之下王林自然很容易fèn辨

  “七彩.七彩..我修道一生多次遇到七彩天运子喜七彩掌尊也有七彩,就连一些神通,也有蕴含七彩……还有那七彩界种的道果

  有七彩神空钉”王林目光闪烁,他隐隐觉得,这七彩内,蕴含了一个极大的隐秘之事

  “还有那之前的青qì与青光,莫非就是七彩之中的一道”王林皱着眉头许久之后长叹一声,大袖一甩,就把那银衣女子重收入储物空间内

  “此事对我来说太过莫测,多思无用,眼下还是先把贪狼的法宝炼化,获取火雀本源为重”王林沉默半响,不再去思索有关雕像之事,而是把贪狼的法宝一一拿出开始了重的祭炼与研究

  “浮晶九十九剑,贪狼得自一尊古妖头颅之外,他记忆内那头颅目中没有星点,头颅外这九十九剑均沾染鲜血,组成了一道剑阵”王林右手一挥那九十九剑立刻就环绕在身体外,每一把剑dì样子都是一样,充满了森森寒qì

  王林目露精光,神识猛dì一散在这九十九把剑上仔细dì扫过

  “dì确是古妖一族宝物,其内拥有浓郁的妖qì在我手中或许无法发挥最大威能可若是我第二fèn身大成那古妖fèn身□持此剑,威力定然不凡

  此宝是留,还是炼……”王林略一沉吟右手一挥在这九十丸把剑上留下了烙印与禁制后重收入储物空间

  “若炼化其内妖qì会消散浪费,索性留住等回到了界内后供第二fèn身◎■吸收可惜因封界大阵我与第二fèn身联系被阻断否则的话倒也因此可以转化出去”

  “不知这些年来第二fèn身如尔.…”王林沉默中拿出了那二件法宝,护骨石碑

  九块石碑环绕四周散发出阵阵让王■■吸收可惜因封界大阵我与第二fèn身联系被阻断否则的话倒也因此可以转化出去”

  “不知这些年来第二fèn身如尔.…”王林沉默中拿xīshōukěxīyīnfēngjièdàzhènwǒyǔdìèrfènshēnliánxìbèizǔduànfǒuzédehuàdǎoyěyīncǐkěyǐzhuǎnhuàchūqù”

  “búzhīzhèxiēniánláidìèrfènshēnrúěr.…”wánglínchénmòzhōngnáchūlenàèrjiànfǎbǎo,hùgǔshíbēi

  jiǔkuàishíbēihuánràosìzhōusànfāchūzhènzhènràngwáng林熟悉的qì息这是古神dìqì息

  右手抬起在其中一块石碑上摸去,在贪狼的记忆中,这护骨石碑是从一chù碎片巨石工一尊古神头颅外获得

  那古神头颅看起来很年轻似乎并未完全成年,眼中dì愤怒与迷茫永恒不散

  “这石碑dì材质酬是我古神一族族人之骨做成……但却并非是恶意祭炼,而是先祖死后,甘心以尸骸被后人炼化成宝……否则的话,其上会有浓浓dì怨qì,而不是现在这般平和n王林轻叹

  “贪狼只以此宝作为防护,却是没有能力打开其内隐藏dì古神神通……"王林右手一挥.立刻就九块石碑顿时光芒万丈阵阵古神qì息浓浓的散出,轰鸣之中,九块石碑环绕王林旋转

  最终骤然缩小齐齐凝聚在王林右臂之上,九块石碑相互组合,刹那就就形成了一副护臂这护臂通体灰白,如骨

  是包住了拳

  头,使得王林右拳整个大了一圈,就连五指也被骨化握拳之际有咔咔之声回荡

  其上还有众多dì损伤痕迹,有剑痕有裂缝,见证了寄年,这护臂在那年轻dì古神手中经历dì一次次战斗

  “在这古神之宝内,还蕴藏了一式古神神小…与当年青光盾内的梦回远古一样,都是一种保命之术..可惜保命神通,却保不住那古神dì性命”王林神色复杂,古神之力在体内运转,涌入那护臂内

  “八星古神之术祖之魂佑这个法术,涂司的记忆内,没有”王林沉浸在那护臂内的神通中过了一炷香后才清醒过来

  “这神通若是与光影盾配合,可谓极强之术”

  看了看自已dì右手随其心动右护臂仿若融化,最终消失在了右臂内,融入血肉之中

  抬起向前虚空一抓,立测第三件法宝,轰轰而出

  天皇炉

  这天皇炉王林早在之前看第一眼之时,就有忤然心动之感.感受到一股极其熟悉的qì息这种qì息是王族古神法宝独有也唯有王族古神,才可以感受清晰

  “没想到那贪狼竟然得到了一件王族古神法器尽管并非是传承下来,而是后人自已祭炼但它,的的确确是王族古神法器”

  王林眼中露出狂热,望着那天皇炉眉心古神星点急旋转,片刻后就有星光散出落在了那天皇炉上此宝被星光照耀顿时发出轰轰之声,竟然旋▲转起来最终同样有星光弥漫化作一道长虹直奔王林眉心来临

  其大小、急收缩,最终砰dì一声与王林六个星点中的第一星骤然融合在了一起

  拓森融第三步大能成神,而王林,则是融法宝,二者本源不同▲●未来之路,也自然不司

  王林身子一震体内古神之力浑然暴增阵阵砰砰之声在体内回荡,许久之后才慢慢消失,他头发无风自动身体为结实起来

  “尽管比不上血剑与那封界大阵内dì真灵开天斧,但此物●却是与涂司dì灭神矛相差不多若能完全炼化威力无穷重要dì是,此宝重点在于炼之一字”

  王林眼中喜色越浓,大袖一甩,身前出现了第四件法宝一把在虚与实之间转换的雾魔枪

  此抢一出便有魔qì◇纵横,弥漫了整个洞府,隐隐是传出阵阵凄厉咆哮,使得此抢,凭添jǐ份qì势

  “古魔之宝……可惜我没有古魔fèn身否则的话此宝被古魔fèn身所持定然可以发挥最强之力

  古魔fèn身……我▲当年曾判断,若能把古之三族全部融合在一起或许能返祖成古”王林眼中露出异芒,盯着那雾魔抢露出沉思

  “古神是我自行修炼而成古妖是一丝残魂被十三一族膜拜,类似香火之力,使得那古妖认为他就是我,从而不需我太过费力,就自然而然dì成为了我之fèn身……

  至于古魔.我或许可以自己创造出一个当然,若是能抓到一尊就好了”王林沉吟中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那贪狼至宝,魔魂瓶出现在了王林面前

 □ 这魔魂瓶一出立刻洞府内dì魔qì疯狂dì暴增起来,是云涌之下出现了无数魔影,扩散中,这魔qì如洪水般,弥漫了整个修真星

  从星空内远远看去这暗蝎族修真星已然被一片魔雾环绕极为惊人

  □“我做不出魔体但若造出一尊我之魔魂,以魔魂操控古魔法宝,威力定然不弱,且若有机会,再以魔魂夺舍一尊古魔躯体,就可成我第三fèn身

  只是.能有jǐfèn成功dì可能……”王林盯着那魔魂瓶,眼中露出迟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