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5章 风起


  片刻之后,王林眼中露出坚定,右手抬起向前一指,隔空虚点落在那魔魂瓶上,立刻这魔魂瓶内就有凄厉嘶吼骤然传出,这吼声刺耳,仿若具备了穿透之力,直接就冲入王林心神

  “萤火之力,也敢与皓月■争辉”王林冷哼一声,其音化作层层波纹,与那凄厉之吼pèng撞,发出砰砰之声

  紧接着,那魔魂瓶中顿时就有黑雾喷出,黑雾内一个个古魔之魂咆哮,在雾气中挣扎,刚一出现,就立刻倒卷,向王林扑来

  王林神色如常,在那群魔魂来临的刹那,双手蓦然抬起,向前猛地一挥,立刻就有一股狂风呼啸,横卷这些魔魂,使得它们被生生的困在王林双手之中

  “道术,融”王林声音平静,但却有一股寒意弥漫

  随着其话语出口,立刻他双目露出奇异之芒,蓝梦道尊的融之道术,骤然就被他施展开来,砰砰之声在这洞府内回荡,那融合在一起的诸多魔魂,再次发出凄厉的咆哮,想要从被困中冲出,但王林双手如同天牢,纹丝不动●

  王林索性双目一闭,全部心神都用在了融合之中,在其道术弥漫下,那诸多魔魂被不断地融合在一起,时间缓缓过去,转眼就是七天

  这七天中,王林一直在施展融合之术,没有半点放松,这一日,他双◆●

  王林索性双目一闭,全部心神都用在了融合之中,在其道术弥漫下,那诸多魔魂被不断地融合在一起,时间缓缓过去,转眼就是七天

  这七天中,王

  wánglínsuǒxìngshuāngmùyībì,quánbùxīnshéndōuyòngzàilerónghézhīzhōng,zàiqídàoshùmímànxià,nàzhūduōmóhúnbèibúduàndìrónghézàiyīqǐ,shíjiānhuǎnhuǎnguòqù,zhuǎnyǎnjiùshìqītiān

  zhèqītiānzhōng,wánglínyīzhízàishīzhǎnrónghézhīshù,méiyǒubàndiǎnfàngsōng,zhèyīrì,tāshuāng手之中的魔魂,已然化作了一个絮状之团,但就在这时,突然那絮状之团内骤风语网烟波手打然就闪烁幽光,那幽光越来越亮,jǐnjǐn是刹那就几乎把整个洞府都映照

  有一股狂暴的气息,蓦然间从絮状之球内爆发出来,与此同时,一声仿若无数魔魂之音融合在一起的嘶吼,猛地传出

  “想要炼化我古魔一族,不可能”

  “血炼”王林双目猛地一睁,不假思索咬破舌尖,直接就喷出一口鲜血落在了絮状之球上,◆这鲜血内,蕴含了本源之力,是王林古神心血所化

  落在那絮状之球的刹那,顿时就有凄惨的尖叫传出,那絮状之球是混乱起来,仿若随时都可以崩溃一般

  其内幽光是几乎瓦解,被一片血色取代,那血色◇流转之下,渐渐弥漫了整个絮状小球,许久之后,那小球颜色已然赤红一片

  王林内心送了口气,右手抬起向前一抓,立刻就把那魔魂瓶抓在手里,元力一吐,直接涌入那瓶中,顿时再有大片黑雾卷着无数魔魂冲出,这些魔魂刚一出现,立刻就被那血色的絮状小球疯狂的吸收

  “这古魔法宝内,蕴含了三千古魔之魂,我将这三千之魂融合,就可成我古魔之魂”王林大袖一甩,骤然间这洞府内弥漫的所有雾气滚滚而来,环绕在身体外,将其身影淹没,形成了一团浓密之魔雾

  时间就在王林炼化魔魂中缓缓流逝,一个月过去

  距离颠落之地落生会之选,还有不足月余时日,王林在这暗蝎族闭关,已然两个多月在这两个多月中,颠落之地内,发生了一件大事

  在颠落之地边缘,一处废弃的蛮荒星上,在某一天,突然就有一股浓浓的火焰骤然爆发出来,这火焰成蓝色,爆发之中就把整个蛮荒星包裹在内

  只不过这火焰并没有维持太久,jǐnjǐn是半柱香的时间,就立刻消散,回归平静但这半柱香的时间,却是让整个颠落之地内,所有的火修之人,心惊肉跳

  他们或在入定,或在疾驰,或在撕斗,无论是在做什么,在那蛮荒星上火焰爆发的一刹那,全部都是心神轰然一震,体内火焰之力仿若不受控,赫然的就欲从体内脱离而出

  隐隐的向着那蛮荒星所在方向朝拜,似乎受到了召唤一般

  这诡异的事情,让所有火修,大吃一惊尤其是火雀族人,是感受最为明显,那火雀族之前与王林交易的长老,本在打坐,突然之间全身火焰猛地掀起,化作一头火鸟,似展翅欲飞,使得那长老面色大变

  此事引起了颠落之地火雀族的高度注意,那火雀族长老是不假思索,急急离开闭关之处,带着几个族人直奔那蛮荒星而去,只是他去了那里之后,任凭如何查看,都是一无所获,但在那里,他却是感受到了一丝与当初那魂丹内,几乎一摸一样的本源气息

  同样在这几日,太古星辰火雀族内,也发生了一件震撼全族高层的大事

  那从颠落之地一路护送回来的火雀族三人,将护送之物上交后,立刻就等待召见,他们心中也有忐忑,不知此物,是否能得到族中重视

  太古星辰火雀族占据的辽阔星域内,其火雀主星之上,遍布了一尊尊火雀雕像,其中有一座雕像,几乎与天齐高,通体火焰燃烧

  在那雕像之下,有一处大殿,此刻大殿内盘膝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满面红光,全身火焰弥漫,他,正是火雀族族长

  眼下在他的面前,漂浮着一滴同样燃烧的鲜血,他死死的盯着那血液,眼中露出震撼之色

  “这是……本源”

  这老者双目露出精光,猛地起身一把就抓着那血液,向前一步迈出,骤然就消失无影

  出现时,却是在了这修真星的内部,此地内部,已然被掏空,其内弥漫了浓浓的火海,即便是火修之人,进入这里也会承受不住

  这老者在火海中疾驰闪烁,不多时,就来到了这修真星内部的最深处,那里的火焰,已然成为了深zǐ色,看起来极为可怕

  在那zǐ色火焰的中心,隐隐可以看见有一座闪烁的阵法,阵法之中,盘膝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此人衣衫同样为zǐ色,吐纳中一股惊天的气息,从其体内缓缓地运转着

  那老者似乎不敢去pèng触那深zǐ色的火焰,而是在外围抱拳,恭敬的说道:“晚辈求见老祖”

  老者话语出口,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待召见

  许久之后,zǐ色火海内那盘膝的中年男子双目缓缓睁开,在其双眼开阖的刹那,但见其双目与眉心之间,成三角之处,竟然同时出现了三个诡异的印记

  这是三个火焰印记,但颜色却是极为鲜明,眉心火焰,成zǐ色,右目火焰,成蓝色,左目火焰,则是一片虚影,仿若不存在,但若仔细看,却隐隐可以看到一丝痕迹

  这虚火似乎尚未稳定,模糊不清

  但正是这一丝虚火,却是让外围那老者,在看到之后心神一震,低头再不看去看第二眼

  “圣地之中,即便你是族长,若无老夫召见,也不得踏入半步你,忘了么”那中年男子声音平缓

  老者脸上露出汗水,了嘴唇,连忙低声道:“老祖息怒,晚辈一时心急,只因有族人寻到了一滴血液,这血液极为诡异,需老祖亲自查看”

  那中年男子神色如常,仿若这天地一切事物都无法引起他半点神色的变化,闻言目光依旧冷漠,这种冷,与其瞳孔内的火焰成为了强烈的对比,使得此人看起来,为诡异

  “这种小事,也能让你乱了方寸,你这族长,我不满意把那血液拿出,你退下,按族规第三条,自行惩罚去”

  那老者面色立刻苍白,有心辩解,可抬头一看到那zǐ色火海的老祖,却是低声称是,右手抬起一翻,掌心之现◆了一滴燃烧的血液,使其漂浮后,老者低头退下

  那中年男子很是随意的右手向前一抓,立刻那血液就瞬息穿透了zǐ色火海,落在了中年男子手中,他神色平静,拿着那滴鲜血随意的一扫,但这一扫之下,他整个人◆却是猛地一震,双眼突然睁大,直勾勾的盯了过去

  “这……这是……”中年男子脸上的平静瞬间崩溃,取而代之的则是震惊与无法置信,他连忙拿着那血液放在眼前,神识轰然散开,仔细的在血液中扫过了数百遍后,眼中的震惊浓

  “朱雀之血这是朱雀之血”那中年男子猛地站起身子,拿着血液放在嘴边,伸出舌头了一下后,身子再次一震

  “没错,这里面的本源错不了,这就是朱雀之血朱雀”这中年男子神色激动◇,左手抬起向前猛地一抓

  已然快要走出这修真星地底,将要回到地面上的火雀族族长,此刻满脸懊悔,暗叹中正疾驰,突然身后就有呼啸传出,他一愣之下回头,双眼瞳孔猛地一缩,却是在其身后,火海化作一个巨☆大的手掌,直接就将其抓住,轰然缩回

  jǐnjǐn是瞬息,那手掌就把老者带到了中年男子zǐ色火海之外

  “这血液是从哪里得到”没等老者反应过来,他就听到了其老祖激动的声音,愣了一下,这老者一生从未见过老祖有如此情绪的变化,连忙低声道:“是族人从颠落之地带回”

  那中年男子听闻此话,立刻就大笑起来,眼中隐隐透出狂喜,就连那三个火焰印记,也疯狂的燃烧起来

  “好,好,好你不愧是老夫选择的族长,做的好立刻发布族命,不惜一切代价,前往颠落之地,寻找这血液的来源”

  那火雀族族长连忙称是,正要退下,中年男子目光一闪,压下心中的激动,沉声道:“颠落之地我不方便去,会在外围接应你们,你等去往那里后,也要仔细查看,此事是否存在阴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