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若魂悲


  那几乎就是他自己

  这狂放诗词,举杯畅饮的青年,其相貌,赫然就是与王林几乎一摸一yàng

  唯一的区别,就是岁月的痕迹,王林尽管看似青年,但实际上却是近两千多岁,在他身上,自然弥漫le一股岁月的味道

  只是这饮酒的青年,其身上充满le活力与生机,无论怎么看,都仅仅是一个三十余岁的凡人

  王林整个人,愣在le那里,望着那舟船渐渐临近,望着那船上的青年放下le酒杯,抬起手抹去le嘴角的酒痕

  “好,公子的诗词真是不同凡响,按小的看,此词只应天上有,人间却难几分闻,好啊,妙”那青年身后跟着一个随从,这随从看起来约四旬左右,脸上露出赞叹的yàng子,晃头说道

  “屁话,这明明是古人留下的诗词,让你这么一说,仿若本公子亲自作的一yàng”那青年脸上露出微笑,拿起身前酒几上的一把扇子,指le指那随从

  那随从嘿嘿一笑,也不介意,抬头看l◇e看四周,叹息道:“公子,咱们的银子可不多le,在这苏城河道上租下舟船,花费可是极大,这都已经四天le,不如早些赶去京里……”

  那青年摇头,身旁有人重倒满酒,端起后抿le一口,正要说话,忽然▲他身子一顿,抬头中目光立刻就落在le前方那河道桥上

  桥上,王林站在那里,默默的与这青年,有le刹那的目光凝聚

  那青年身子一抖,面色立刻有le变化,双眼露出诧异,轻轻的放下酒杯,站le起来,遥遥的向着桥上王林一抱拳,朗声道:“这wèi兄台,可有暇过来对饮一番?”

  王林心神的震动,此刻渐渐平息下来,目楼奇异之芒,身子向前一步迈去,整个人如同一片被风卷着的树叶,轻飘飘的就落在le那舟船之上

  那青年身旁的四旬随从,眼睛猛地凸起,直勾勾的盯着王林,神色露出不敢置信,他吃惊的不仅是王林的动作,多的,则是王林的yàng子,与他家公子几乎是一摸一yàng

  落在船上,王林也不说话,直接就在那青年对面坐下

  这青年仔细的看le王林几眼,越看越是心中惊奇,对方的yàng子,与自己实在是太像le,他犹豫le一下,坐le下来,吩咐随从另准备酒具

  不多时,那随从就拿出一个干净的酒杯放在桌几上,并亲自倒满,倒酒时,目光还在王林身上打量,内心暗自称奇

  “兄台的yàng子与在下颇为相似,在下游学诸地,见过不少人,可从未遇到这种相似之友,敢问兄台姓甚名谁,可否告知?”那青年脸上挂着微笑,带着好奇询问起来

  王林没有说话,目内始终有沉思之色,拿起酒杯,独自喝尽

  见王林没有回话,青年也不介意,亲自拿起酒壶,为王林再次倒满

  船旁流水哗哗之声轻柔而入,渐渐地这舟船顺着河道穿过le石桥,向着远处慢慢的划去,船头上的歌舞还在,只不过欣赏之人,却是始终沉默

  王林一杯、一杯的喝着酒,眼中的思索与沉思,化作le一缕缕乱绪,搅动心神,使得他喝起酒来,也索然无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试炼中的人方之炼,为何会出现le这yàng一个人……此人不但yàng子与我一yàng,就连灵魂,也都……”王林皱着眉头,再次喝下le一杯酒

  那青年始终带着微笑,不再出声,但他身边的那随从,却是撇le撇嘴,内心低估起来

  “这可是苏城的桂花老酒,贵的很……”

  渐渐地,夜幕降临,一股带着微寒的风从河道上吹过,在这舟船上轻扫,船头的歌舞姬早就已经退下,只余留le王林与那青年及随从三人

  月色慢慢的弥漫le大地,映照在河水中,随着清风吹过,那水面出现le波光粼粼,看去很是美丽

  那随从神色已然不耐,时而抬头看着天色,不多时后似忍不住,弯腰低头拽le下青年的衣衫,打le个眼色

  那青年摇头一笑,没去理会

  这随从苦笑,低声道:“公子,若再划下去,就要多交船费le……还有这酒,也快没le……”

  “喝我的”王林目中沉思之色渐渐消散,右手一翻,拿出le一个酒壶,这酒壶并非是龙血,但也不是寻常之酒,凡人喝下,可延年益寿,灵智大开

  看到王林不知怎么就变出le个酒壶,那随从眼中再一次险些瞪出,露出骇然之色,却是再也不敢催促自家公子半句

  为自己倒le一杯,王林把酒壶放在桌子上,拿着酒杯,喝le一口后抬头望着天空,忽然说道:“这里,是zhào◎国……”

  那青年也被王林拿出酒壶的一幕所震惊,许久之后深吸口气,点le点头

  “前辈是……是仙人?”

  “你自幼在山村长大,父亲王天水,家中排行,是个木匠……母亲周英素,是周▲◎国……”

  那青年也被王林拿出酒壶的一幕所震惊,许久之后深吸口气,点le点头

  “前辈是……是仙人?”

  “你自幼在山村长大,父guó……”

  nàqīngniányěbèiwánglínnáchūjiǔhúdeyīmùsuǒzhènjīng,xǔjiǔzhīhòushēnxīkǒuqì,diǎnlediǎntóu

  “qiánbèishì……shìxiānrén?”

  “nǐzìyòuzàishāncūnzhǎngdà,fùqīnwángtiānshuǐ,jiāzhōngpáiháng,shìgèmùjiàng……mǔqīnzhōuyīngsù,shìzhōu家庄人,曾读过几年私塾,你幼时便是母亲启蒙,开始le读书识字……”王林拿着酒杯,低声自语

  这番话语,如同惊雷落在le那青年耳中,他整个人,呆在le那里

  王林长叹一声,放下酒杯,很是复杂的看le那青年一眼,轻声道:“你选择的人生,就走下去……”

  说完,王林站起身子,望着天空一轮明月,眼前的一切模糊,在这一刹那消散的干干净净,全部都清晰起来

  向着河道一步迈去,他整个人直奔天际,如踏步般,渐渐远去le

  舟船之上,那随从身子一抖,瘫坐在一旁,眼中露出惊恐,呆呆的望着王林离去的身影,颤声道:“真……真是仙人……公子,真的是仙人啊,公子你的梦是真的”

  那青年怔怔的看着天空,许久之后长呼口气,低头看le一眼桌子上的酒壶,眼中露出浓浓的不解

  王林身在天空,望着下方大地,这大地的yàng子,他熟悉,这里,分明就是与zhào国,与朱雀星,一★摸一yàng

  “这人方试炼,我以魂进入,本以为考验的,是与天运星一yàng的问道,可却没想到,此地并非是问道,而是心魔……”

  王林暗叹,眼中露出复杂

  “我厌烦le修道么…◆…不然怎么会幻出一个走出le另外一种人生的虚魂……”王林沉默

  “与当年天运星的问道相比,这一次我清晰的知晓自己的存在,知晓这一切都是虚幻,知晓自己是以魂进入,知晓,我来此的目的……我要去点燃☆那人方之香……”王林抬起头,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惆怅,他方才在看清le这天地一切模糊的刹那,就已然明白le,这第一关,人方之香所在,以及如何点燃

  若是他想,现在就可以点燃第一支香

  “只◇是,我想在这点香前,再去看一眼……他们……还有她……”王林眼中露出一丝孤独与化不开的悲哀,他明知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魂中所化,人方虚幻,但却还是忍不住,把这一切当成是真,想要去看一眼,成为le他一生不容人碰触,逆鳞的……她

  “只看一眼,我便点燃这人方香……”王林向前一步迈去,整个人消失无影

  大帝星上,数万人的目光凝聚在那虚幻而出的巨龟背上,第一支香下,抬手放在其上,一动不动的身影

  轻风吹来,把那身影的长发与衣衫吹起,衣抉飘飘

  老朱雀眼中露出一丝焦急,望着那身影,焦急之色浓

  “怎么会这么慢……第一支香点燃,以此子的修为,应该早就完成才是,我本预计他最多两刻点燃,一息香尽而出眼下已经过快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相当于是里面的大半天le,莫非是此子数千年修道还不愿看透,竟魂归故里不成”

  司墨子嘴角露出隐晦的冷笑,盯着那香影,内心暗道:“这才第一支香,他就已然出现le弱势,这小杂种绝然无法通过试炼,他一旦没通过,当着这么多修士的面,这第一少帝也要丢下颜面……”

  那云落大司秀眉紧皱,隐藏在袖子内的右手,掐诀度快,似乎其推衍,也到▲le关键时刻

  而就在这时,那老朱雀盯着香影的双目,突然一凝,不仅是他,此地绝大部分修士,都清晰地看到le那右手放在第一支香上,闭着双眼的白衣身影,从其眼中,有两行晶莹的泪,缓缓地,流淌下来 □
  “魂归故里……若魂悲,返于肉身,有伤泪流下……好一个人方之关……”那蓝梦道尊目光落在泪痕上,轻声自语

  人方之幻界内,王林站在恒岳山下,望着前方的山村,转身离去,一抹泪光,从其眼中流下

  火焚国内,洛河门

  后山丹房之中,一个花季之年的少女,皱着眉头,眼巴巴的望着前方冒着黑烟的丹炉与丹炉旁皱着眉头的中年女子,低声道:“师尊,婉儿又没炼成……”

  “好le好le,每次都是这副可怜的yàng子,你去后面药峰给为师摘来一些水月草,我看看能不能把这炉丹药重炼一下”那中年女子瞪le少女一眼

  少女yàng子很可爱的伸le伸小舌头,眉开眼笑的连忙跑出丹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