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答案!


  王林神色极为凝重,愣在那里半响后,眼中仍然还有震撼残留,他fāng才看到的一幕,让他无法置信,bú敢去相信甚至在他心中,已然分bú清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天道已死……天道已死……”两千年的人生,王林bú止一次的听到过这样的话语,他是多次去追寻,天道,是什么没有答案一切的一切,都是一团乱麻,让人无法从其内抽chū真正的线索,唯一知晓的,或许就是天道,或许就是真的死了……王林面色略有苍白,复杂的目光穿透天皇炉,落在了那虚幻大门后的道灵身上

  运道灵正急的恢复之中,似察觉到王林的目光注视,抬头chū阵阵低吼,双眼凶光闪烁,透chū疯色

  王林沉默,他眼前似浮现fāng才流月之下,看到的一幕幕……这道灵存在的岁月极为漫长,流月神通显然无法全部推及,这一点王林自然明白,他原本只是打算略作推动,以找chū有关这道灵的端倪

  但在他流月神通弥漫道灵的一刹那,却是chū现了奇异的变化或者因此地是古之墓地的原因,又或者是这道灵的一生,极为简单,只有两个部分,故而产生的这种变化,使得那道灵身上逆转的岁月,轰轰而动,转瞬就过了王林的极限

  这种变化的chū现,让王林心神一震,但他却极为冷静,没有阻止,任由流月神通在那道灵身上疯狂的逆转

  渐渐的,在逆转了bú知多少时光之后,王林看到了第一幕这道灵全身光芒万丈,极为夺目,这光芒是刺眼,让人很难看清光芒内的存在◆

  是在这光芒弥漫下,那道灵的身子隐隐消失,bú见了这万丈光芒虽说遮掩了一切,但以王林的修为,还是在双目一凝下,清晰的看到了光芒内之物这一看中,便是王林之前面色第一次变化的原因他清晰的看到,在◎◆

  是在这光芒弥漫下,那道灵的身子隐隐消失,bú见了这万丈光芒虽说遮掩了一切,但以王林的修为

  shìzàizhèguāngmángmímànxià,nàdàolíngdeshēnzǐyǐnyǐnxiāoshī,bújiànlezhèwànzhàngguāngmángsuīshuōzhēyǎnleyīqiē,dànyǐwánglíndexiūwéi,háishìzàishuāngmùyīníngxià,qīngxīdekàndàoleguāngmángnèizhīwùzhèyīkànzhōng,biànshìwánglínzhīqiánmiànsèdìyīcìbiànhuàdeyuányīntāqīngxīdekàndào,zài那光芒内,一个如头颅大的金色丹药,正急的旋转,光芒,正是从这丹药内扩散而chū这哪里是什么道灵,这分明就是一顾丹药所谓的道灵,赫然正是丹-药所化之灵若仅仅如此,也只能让王林面色一变罢了,bú可能让他失态一般猛地站起身子,让他起身的真正原因,是接下来他看到的第二幕光阴再逆,如奔波的河流一去bú复运,转瞬中,那丹药轰然间化作了一片扭曲,片刻后这扭曲的一切崩溃,露chū了一片bú知存在于何时的星空这星空,bú是界外,bú是界内,它似存在于岁月之中,透chū万古沧桑,似乎就算是界内界外与其相比,如同少年与来者一般

  这陌生的星空内,有无数修真星,一眼看去,无法看到尽头,仅仅是目光所及,便有九颗燃烧的星球,这九颗星球火焰滔天,汹汹之下爆chū刺日之光,照耀八fāng,如同太阳亦或者,它们,就是太阳茫茫岁月中,突然有一夭,一个身穿七彩道袍的模糊人影,chū现在了这片星空中,他抬起右手,在其右手食指上,带着一颗翠绿色的指环

  他右手一挥中,九颗太阳中的一个,顿时chū震动星空的轰鸣,改变了存在的轨迹,直奔这七彩道袍之人而来

  无尽的距离,似乎瞬息就破开,热浪卷动,使得整个星空都颤抖,那七彩道袍之人看bú清其神色,但见他右手再次一挥,轰轰之下「其余的八颗燃烧的太阳同时颤动,齐齐改变轨迹来临

  在运七彩道袍之人的身前,九颗太阳砸到了一起,展开了无法形容的巨响,似乎这星空,都要崩溃一般

  也bú知过了多久,那九颗太阳在碰撞下,有了融合,彼此在bú断地崩溃中,越来越,最终九阳归一那七彩道袍之人吐chū一口七彩之气,弥漫前fāng猛地一缩,砰砰之声中,一个头颅大的金色丹药,赫然chū现之的上面,还有剧烈的火焰在燃烧,其光芒,似可以延伸到星空之尽这金色丹药,正是王林$一年所看,那道灵幻化而chū之物也正是看到这一幕后,王林才会失态一般猛地站起身子,露chū震撼之色他震撼的,除了这丹药竟然是以九个太阳炼化而chū之外,还有那七彩道袍之人的身份此人,尽管看bú清样子,但王林还是模糊的认chū,他,就是王林从贪狼那里得到的雕像之人只bú过雕像上的右手食指,没有指环那雕像本就是贪狼得自这古墓,在这里,王林通过道灵再次看到,尽管震撼,尽管失态,但却bú会让他竟然下意识的退后了数步色变,是因为突然的惊讶,起身,是因为心神的震撼,但让他后退了数步,就绝然bú同,下意●识的退后,只有一个解释,来源于无沽想象的恐惧与bú可能想到的惊天动地之事让他真正心神翻起恐惧与无法置信的,是那七彩道袍之人,右手抬起拿住丹药后,说chū的一句话“以道丹sì养天道,确bú是一件易事……◇还xū想一个别的法子……让这被我抢来的天道快成长起来……”

  就这一句话王林心神轰轰,流月之术都无法运转下去,骤然瓦解,他是在那无法置信与恐惧中,退后了数步似乎若bú退后,他就会被这一句话带来的所有信息生生的撕裂身体,就算是古神肉身,似在这一句话包含的惊天之事中,都要崩溃,无法承受sì养天道sì养天道sì养天道这四个字在王林耳边疯狂的回荡,取代了天地一切之音,王林面色苍白,许久之后压下心神的震动,深深的呼chū一口气

  “天道是什么……这道灵竟是喂食天道之物……这七彩道袍之人,又是谁……远古仙皇么……”王林眼露茫然

  知晓的越多,谜团似乎越浓,乱乱的,让王林隐隐感受,但却始终无法明悟全部他站在那里,眼中的迷茫越来越多

  “天道之血……天运子当年算计一切,就是艿了得到雨仙界的天道之血……青龙圣皇曾言其吞下了天道之血……”

  “天道有血,天道xū用这道灵丹药sì养……天道,是什么”王林抬头望着天空,沉默在了那里

  “或许天道,是一样法宝,是一颗丹药,又或者,是一尊凶兽……”王林神色复杂,他想起了在罗天时,看到的幽冥兽……此兽庞大无比,体内另有乾坤,容纳了一界王林站在那里,神色慢慢阴沉,心神渐渐恢复,那股震撼与猜测,被他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此刻天皇炉内,那四品道灵已然恢复了大半,其身子越加充满了神采,低吼之声是风雷滚滚

  但如今这道灵在王林眼中已络没有了太多神秘“区区丹药所化之灵,就算是你曾经由九颗太阳炼化,但这无数万年岁月的封印,已然将你消耗了大半之力你既侥幸没有拿去sì养天道,那便来成全王某好了”

  王林目光一闪,舔了舔嘴唇,他此刻已然恢复正常,望着那丹药,双手掐诀向前一挥,轰然间,这天皇炉剧烈的震动,其内火焰滔滔,有魂魄风暴横扫,打断了道灵的疗络,展开了炼化王林是向前一步迈去,整个人融入天皇炉内,亲自chū手轰鸣与咆哮在这封印之地bú断地回荡,时间慢慢流逝,转眼又是三天这一日,天皇炉内突然喷chū一股滔天白气,一股药香弥漫四周,融入地面上那没有崩溃的一条条血色河流中

  白气内,王林身影一晃而chū,在半空他大袖一甩,天皇炉化消散,化作幽光进入到其眉心星点内,消失bú见

  在王林的身前,其翻手间便chū现了一个如头颅般的大丹,远远看去,这丹药金光万丈,漂浮在王林前fāng如同一个燃烧的太阳盯着丹药,王林可以感受到其内那一股股磅礴之力,他甚至有种感觉,若是自己强行吞下此丹,就算是古神肉身也会立刻被撑爆拿着丹药放在面前,王林没有去吞,而是向着丹药狠狠地一吸,顿时便有一股火焰如烟丝一般从丹药内飘chū,直奔王林鼻间而去,被他吸入体内

  林身体骤然就有砰砰之声传chū,左日火焰暴增,体内火焰之力疯狂的运转,一吸之下,竟然使得火焰本源多chū了一丝甚至在他的右目雷图中,也有火格焚烧,chū啪啪之声,似要把这图雷内一些杂质化掉,使得雷图真正的完整圆满一般“虚火之后,便是火焰本源的大成道火,一旦道火燃起,我雷火本源就将彻底大成bú过,这道丹还bú够灵动,似xū用什么来祭炼……但它bú灵动■好,如此我也可以慢慢去吸收”

  王林再次吸了几口,体内火焰之力轰轰,一股极为舒服的感觉弥漫全身,让他精神一振低头中,看向地面上的一条条血河

  “这里能诞生那么多的人形凶兽,与这血河定有◇○关联,此河在之前的崩溃中都没有瓦解,想来bú凡”

  王林bú假思索,右手一挥,储物裂缝骤然而chū,一声声嘶吼从裂缝内传chū,突然间,便有无尽蚊兽,轰然冲chū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