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 一吼之力!!


  同样在这第第九张地图内,十天魔尊分bīng身目光闪烁,身下墓台向前疾驰而去,他本尊已然进入这古墓内,尽管被王林抢去先机,但他却没有任何担心

  “抢,就算是你抢走了一切,也无法活着离开这古墓”九天魔尊眼中寒光一闪,但就在这时,突然其前方虚无内轰然卷动,无数乱流齐齐四散

  刹那中,一股磅礴的神识呼啸再过,从这九天魔尊分bīng身bīng体bīng内一扫,转瞬就远远蔓延而去

  但这一扫之下,却是让这九天魔尊分bīng身骤然一颤,其心神轰鸣下,面色大变刚才的一瞬间,在那神识扫过中,他甚至有种自己全身赤bīng裸,一切隐秘都被那神识知晓的错觉

  骇然之中,九天魔尊分bīng身直接就停在了半空,眼中露bīng出震撼

  方才的那一kè,他头皮发bīng麻,有种魂bīng飞bīng魄bīng散之感,这种感觉,唯有他当年没有成为第三步大能时才有过类似

  “谁这神识到底是谁”九天魔尊面色苍白,呆呆的望着前方虚无,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恐惧

  不仅是这九天魔尊分bīng身与那粉衣女子如此,眼下在这古墓内,所有存活下来的修士,纷纷在这一刹那感受到了这股滔天一般的神识扫过

  胆颤心惊

  这神识充满了一股霸道的气息,如同王皇在天空俯视大地

  在第七幅地图内,此kè有一个身穿麻布的老者,此人双bīng唇被三根针穿透,苍老的容颜透出残bīng忍凶焰

  本尊进入古墓的大荒上人,正向前迈步而走,其本尊亲来,空玄修为弥漫,前行中拥有一股惊天动地之威,无人可以抵挡

  他信步而走,五步就可跨过一张地图,直奔前方而去但就在这时,其前行的身bīng子却是突然一顿,双目骤然便有精光一闪

  王林与这古墓意志融合的神识,从这大荒上人bīng身上扫过,轰鸣骤起,这大荒上人双手掐诀抬起向着前方狠狠一抓,似要把这让他心惊的神识抓出

  但就在他右手抬起碰到这神识的刹那,却是有一股反震的意志轰然传出,直接就与这大荒上人碰撞,轰鸣之下,这大荒上人bīng身bīng子蹬蹬蹬后退,面色立kè大变,心神竟然一颤

  “◆阁下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神识继续蔓延,扩散之平,从这第七副地图延伸,第六幅、第五幅……

  第四副地图中,九天本尊与那妙音老道二人同时前行,神色很是平静,迈步中便跨越无尽

  ◎◎但突然之间,九天本尊就神色一变

  “老夫分bīng身发班……”,他还没等说完,立kè就话语顿住,那股之前其分bīng身感受的神识,轰然而来,从他与妙音老道身边延伸过去

  妙音老道双目瞳◆孔一缩,在这神识下,他竟然被牵引的心神一震,这种事情,让他不由得大吃一惊,看向身旁的九天魔尊

  九天魔尊面色阴沉,眼中同样有震撼之色

  “很强非常强”

  八妃之中位列三妃的白衣女子,此kè在这古墓内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加向后疾驰,跨越了一处处地图,来到了第一张地图内,她放弃了在这里获得造化,而是选择离去

  冥bīng冥之中,她隐隐有种不妙之感,似乎若此kè不离去……她将永久的被留在这里

  正疾驰,神识骤然而来,从其身边扫过的刹那,突然停顿了一下,这白衣女子神色骤变,额头瞬间就泌bīng出汗水,其身bīng子猛地一顿,竟然不敢移动半点

  心神砰砰,被▲这神识凝聚在身,如同全身内外都被人清晰的看到,除了恐惧之外,有一种羞恼被她迅的压bīng制下来

  许久之后,这神识才慢慢的从她身上移开,向着前方蔓延过去

  直至神识离去,这白衣女子才松◎zhèshénshíníngjùzàishēn,rútóngquánshēnnèiwàidōubèirénqīngxīdekàndào,chúlekǒngjùzhīwài,yǒuyīzhǒngxiūnǎobèitāxùndeyābīngzhìxiàlái

  xǔjiǔzhīhòu,zhèshénshícáimànmàndecóngtāshēnshàngyíkāi,xiàngzheqiánfāngmànyánguòqù

  zhízhìshénshílíqù,zhèbáiyīnǚzǐcáisōng了口气,其秀美的容颜略有红晕,沉默了片kè后,复杂的看了一眼前方那神识离去的方向

  王林坐在那宫殿的椅子上,神识不受操控的扩散,他看到了此kè在这古墓内的所有太古星辰修士,看到了那眉目始终挂着◎风情的粉衣女子,看到了九天魔尊分bīng身

  是在这蔓延之下,他看到了踏入古墓liè缝的大荒上人,九天本尊,还有那妙音老道最后看到了那白衣女子

  随着其神识再次延伸,瞬息间,他看到了这★古墓通往太古星辰的liè缝

  同样在这第第九张地图内,十天魔尊分丵身目光闪烁,身下墓台向前疾驰而去,他本尊已然进入这古墓内,尽管被王林抢去先机,但他却没有任何担心

  “抢,就算是你抢走了一切,也无法活着离开这古墓”九天魔尊眼中寒光一闪,但就在这时,突然其前方虚无内轰然卷动,无数乱流齐齐四散

  刹那中,一股磅礴的神识呼啸再过,从这九天魔尊分丵身体丵内一扫,转瞬就远远蔓延而去

  但这一扫之下,却是让这九天魔尊分丵身骤然一颤,其心神轰鸣下,面色大变刚才的一瞬间,在那神识扫过中,他甚至有种自己全身**,一切隐秘都被那神识知晓的错觉

  骇然之中,九天魔尊分丵身直接就停在了半空,眼中露出震撼

  方才的那一kè,他头皮发麻,有种魂飞魄散之感,这种感觉,唯有他当年没有成为第三步大能时才有过类似

  “谁这神识到底是谁”九天魔尊面色苍白,呆呆的望着前方虚无,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恐惧

  不仅是这九天魔尊分丵身与那粉衣女子如此,眼下在这古墓内,所有存活下来的修士,纷纷在这一刹那感受到了这股滔天一般的神识扫过

  胆颤心惊

  这神识充满了一股霸道的气息,如同王皇在天空俯视大地

  在第七幅地图内,此kè有一个身穿麻布的老者,此人双唇被三根针穿透,苍老的容颜透出残忍凶焰

  本尊进入古墓的大荒上人,正向前迈步而走,其本尊亲来▲,空玄修为弥漫,前行中拥有一股惊天动地之威,无人可以抵挡

  他信步而走,五步就可跨过一张地图,直奔前方而去但就在这时,其前行的身子却是突然一顿,双目骤然便有精光一闪

  王林与这古墓意志○融合的神识,从这大荒上人身上扫过,轰鸣骤起,这大荒上人双手掐诀抬起向着前方狠狠一抓,似要把这让他心惊的神识抓出

  但就在他右手抬起碰到这神识的刹那,却是有一股反震的意志轰然传出,直接就与这大荒上人碰撞,轰鸣之下,这大荒上人身子蹬蹬蹬后退,面色立kè大变,心神竟然一颤

  “◆阁下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神识继续蔓延,扩散之平,从这第七副地图延伸,第六幅、第五幅……

  第四副地图中,九天本尊与那妙音老道二人同时前行,神色很是平静,迈步中便跨越无尽

  ◎但突然之间,九天本尊就神色一变

  “老夫分丵身发班……”,他还没等说完,立kè就话语顿住,那股之前其分丵身感受的神识,轰然而来,从他与妙音老道身边延伸过去

  妙音老道双目瞳孔一缩,在这神识下,他竟然被牵引的心神一震,这种事情,让他不由得大吃一惊,看向身旁的九天魔尊

  九天魔尊面色阴沉,眼中同样有震撼之色

  “很强非常强”

  八妃之中位列三妃的白衣女子,此kè在这古墓内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加向后疾驰,跨越了一处处地图,来到了第一张地图内,她放弃了在这里获得造化,而是选择离去

  冥冥之中,她隐隐有种不妙之感,似乎若此kè不离去……她将永久的被留在这里

  正疾驰,神识骤然而来,从其身边扫过的刹那,突然停顿了一下,这白衣女子神色骤变,额头瞬间就泌出汗水,其身☆子猛地一顿,竟然不敢移动半点

  心神砰砰,被这神识凝聚在身,如同全身内外都被人清晰的看到,除了恐惧之外,有一种羞恼被她迅的压制下来

  许久之后,这神识才慢慢的从她身上移开,向着前方蔓延◎过去

  直至神识离去,这白衣女子才松了口气,其秀美的容颜略有红晕,沉默了片kè后,复杂的看了一眼前方那神识离去的方向

  王林坐在那宫殿的椅子上,神识不受操控的扩散,他看到了此kè在这古墓内的所有太古星辰修士,看到了那眉目始终挂着风情的粉衣女子,看到了九天魔尊分丵身

  是在这蔓延之下,他看到了踏入古墓liè缝的大荒上人,九天本尊,还有那妙音老道最后看到了那白衣女子

  ◇随着其神识再次延伸,瞬息间,他看到了这古墓通往太古星辰的liè缝

  王林的神识,最终停留在这这liè缝旁,此kè凭着融合进这古墓的意志,王林看到了一些以他的修为,看不到的东西

  就算是★■妙音道尊等人,也一样看不到的存在

  这liè缝,被人以莫大的法力凝固,使得其无法收拢闭加……,

  这古墓liè缝外,太古星辰的星空中,那之前出现的巨大掌印,始终没有消散,依旧漂浮在那里▲,掌印下那全身被黑袍笼罩的人影,也没有离去,而是默默地漂浮在liè像外

  但就在王林神识在古墓内临近这liè缝的瞬间,这黑袍人猛地抬头,隐藏在黑袍中的双目爆出两道明亮精光

  其目光似穿●透这liè缝,看到了liè缝内,王林的神识

  寂静

  二人隔着liè缝,默默的相互望着

  i,你是谁”二人几乎同时开口,区别是那黑袍人的声音从口中说出,带着万古沧桑与嘶哑,如同☆摩擦之音

  而王林的话语,则是通过神识的波动,通过这墓地的意志传出,同样给人感觉如存活了无数万年的苍老

  i,老夫太古星辰,掌尊“那黑袍人缓缓开口

  liè缝内,王林沉默,许久没有意志传出

  i,不管阁下是谁,还请放他们出来,事后老夫定有重谢”黑袍人似皱了下眉头,平缓说道

  “井中捞县,很不错的神通……”,半响之后,王林的话语通过意志,传出了liè缝,落入黑袍人心神的刹那,这黑袍人身子蓦然一震,毫不犹豫右手挥其,轰然间,那漂浮在上空的巨大掌印,轰轰降临直奔liè缝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

  王林此kè融合墓地意志之中,他便是这墓地,这liè缝本该闭合,因外力阻止,保留至现在,可眼下随着王林心神一动,liè缝顿时就传出轰轰巨响,其内让其凝固的力量显然无法承受这整个古墓,甚至包含了道古晔寞残留神念之力,顿时就被挤压之下,那liè缝急收缩

  一旦收缩,王林甚至可以凭着眼下与墓地意志的融合,烙印一道封印,让这墓地,若无意外,数万年再无法开启

  让这里面进入的所有人,没有出去之路断太古星辰三成之力

  那黑袍人低吼中身子向前一步迈去,临近这急收拢的liè缝的刹那,其右手抬起,干枯的手掌在抬起的一刹那,就与那降临的掌印融合

  似那庞大无比的掌印,瞬息间就融入此人右掌,在其挥舞中,直接就拍向liè缝是在这一刹那,这黑衣人的右掌散发出一股炙热的气息,这炙热不是火,而是光

  是太初之力

  光芒夺目,一掌落在了liè缝,穿透而出,直奔其内王林神识再去

  这一掌之强,在穿透这liè缝进入古墓的刹那,竟然让整个古墓轰然一震,落在王林的融入的意志神识上,立kè就如风暴横扫,使得王林神识骤然倒卷

  这一掌之力,足以灭世

  其强大的程度,已然是这星空的极限

  但这古墓的意志,道古晔寞残留的神念,岂能如此容易就被摧毁,在这一掌透过liè缝进入而来的刹那,从第三层内,骤然便有一声大吼轰轰传出

  这吼声外人听不到,唯有王林神识融入这墓地意志内,才可听闻的清晰,吼声融入墓地意志,传入王林神识,使得王林此kè在那宫殿内的肉身,双目爆出万丈金光

  在其双目金光乍现的瞬间,通过神识传入其肉身的那一吼之声,好似在他体丵内轰鸣一样,化作一股奇异的波动,传入王林喉咙,在他张之际,吼声疯狂的传出

  吼

  一吼之力天地色变,撼动万古

  风暴遮天,拓森在这吼声中喷出鲜血,身子倒卷,双臂互助全身,刹那间,其大半个身子,竟然血肉分离,全身有大半赫然露出了森森白骨

  这崩溃的,是九星王族古神之肉身

  吼声从王林之口传出,震动整个墓地,那九天魔尊分丵身直接崩溃,没有任何反抗的资格,远古八妃第四妃,这风情女子喷出鲜血,舞动之前让她避过巨手拍击的绸缎,这绸缎,是远古仙尊所赐

  绸带崩溃这风情女子惨叫中肉身直接爆开,元神飞出,不知施展了什么神通,在崩溃的了数次下,勉强残存下来

  大荒上人、九天本尊、妙音老道,三人同时在这吼声中喷出鲜血,肉身瞬息崩溃,似空玄修为,在这吼声中也没有任何抵抗的资格

  但身为空玄大能,自有保命神通,在这吼声中,三人元神存活下来,分别拿出各自祭炼备用的肉身之体,目露出滔天骇然,竟不敢继续前行,而是毫不犹豫后退,要离开这古墓

  吼声轰轰,直奔第一张地图的liè缝而来,与那掌印直接无形碰撞

  一吼之力

  王林在吼,耳根也吼一下,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