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8章 今朝朦胧泪


  西子凤咬着下唇,慢慢的飞向前方那灵气浓郁的修真星,闭上le双眼,没有泪水

  她的泪水,早在这八百年中,流干le

  慢慢的,其体内修为运转,渐渐一股柔和之芒从她身上扩散出来,其元神缓缓飘出一丝,化作一股神识直奔前方已经搬迁一空,再无任何凡人与修士的修真星而去

  骤然间,其神识就与那修真星似连接在le一起,其面色苍白中,hěnhěn地一咬牙,神识猛地向外一扯

  这修真星顿时便有轰鸣回荡,其缓慢的转动,在被这神识一扯之下,直接就顿le一下

  但就在其停顿的刹那,却是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大力轰然反震而出,直奔西子凤神识hěnhěn的冲击过去

  西子▲凤喷出一口鲜血,其元神分出的那一股神识,无法承受这股反震之力,刹那间就从中间撕裂开来

  其面色惨白一片,身子连续后退数十丈,元神再次弥漫,又化作le一道神识直奔这修真星,再次的一扯

  ○剧烈的轰鸣之音回荡下,那修真星剧烈的震动,隐隐有le一丝要改变轨迹的迹象,只是其反震之力,却是比之方才还要剧烈,在那轰隆隆的声响下爆发出来,西子凤的神识被这爆发的反震一冲,又一次崩溃

  这次的崩溃,使得西子凤神识寸寸瓦解,其元神是重创倒卷回到体内,鲜血从西子凤口中喷出,其身子一颤,好似站不稳一样,面色一片死灰,就连双眼也都黯淡下来

  “没用的废物”冷哼中,那雷仙殿使者中年男子向前一▲步迈去,直接越过le西子凤,大袖一甩,神识直奔修真星,在其低喝之下,那修真星轰轰震动,慢慢的脱离出le其无数年来转动的轨迹

  “移星“那中年男子双手虚抱,似死死的抓住那修真星,向着身后大喝
○▲步迈去,直接越过le西子凤,大袖一甩,神识直奔修真星,在其低喝之下,那修真星轰轰震动,慢慢的脱离出le其无数年来转动的轨迹

  bùmàiqù,zhíjiēyuèguòlexīzǐfèng,dàxiùyīshuǎi,shénshízhíbēnxiūzhēnxīng,zàiqídīhēzhīxià,nàxiūzhēnxīnghōnghōngzhèndòng,mànmàndetuōlíchūleqíwúshùniánláizhuǎndòngdeguǐjì

  “yíxīng“nàzhōngniánnánzǐshuāngshǒuxūbào,sìsǐsǐdezhuāzhùnàxiūzhēnxīng,xiàngzheshēnhòudàhē

  那近百修士不用其吩咐,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就直奔前方,一道道银色细丝闪烁而出,与那修真星连接在一起,形成le一张巨大的银网,笼罩此星,同时发力拽动起来

  唯独有一个老者,在从西子凤身边走□
  nàjìnbǎixiūshìbúyòngqífēnfù,zàiqíhuàyǔchuánchūdeshānàjiùzhíbēnqiánfāng,yīdàodàoyínsèxìsīshǎnshuòérchū,yǔnàxiūzhēnxīngliánjiēzàiyīqǐ,xíngchéngleyīzhāngjùdàdeyínwǎng,lóngzhàocǐxīng,tóngshífālìzhuàidòngqǐlái

  wéidúyǒuyīgèlǎozhě,zàicóngxīzǐfèngshēnbiānzǒu过时,叹息一声,从储物袋内取出一瓶丹药,快递给le西子凤

  “西子道友,老夫当年也是他带出的雷仙界……”,这老者轻声说着,从西子凤身边走过

  西子凤默默的接过药瓶,眼中露出感激,其内装着罗天珍贵的丹药,吞下之后加快度疗伤这八百年来,那些当年西家的世交帮助,反倒没有这些曾经一同被王林带出雷仙界之人大,若非是这些人,西子凤的修道之路,会艰辛

  “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移星,废□物就是废物,有着好看的容颜偏要去毁掉,当初你若同意我的要求,何来今日”那雷仙殿使者中年男子冷笑

  “使者大人,西子道友也加rùle雷仙殿,虽说修为不够,但身份与我等一样,她之前撼动多颗修真星伤◆势未愈,你何苦咄咄逼人,让她略作调养,莫非不成”那之前送药的老者,实在无法忍住,出言反驳

  那中年男子目光一闪,看向说话的老丰

  “本使者做事,还要你来指手画脚“

  老者修为具有窥涅初期,被那中年男子目光盯住,立刻就感受到le一股庞大的威压扑面而来,但这老者却是咬牙抬头,冷笑开口

  “你现在也应该知晓le西子道友当年钟情于他,他在之时,你可敢rú此“

  此言●一出,那中年修士眼中顿时起le凶光,是心神一震,他自然知晓对方所说是谁,当年的那个人,在封仙一战中的一幕幕气势,仅仅还是阳实境界的他,完全是需仰视的存在

  根本就不敢在那个人面前有半点不敬之色■●一出,那中年修士眼中顿时起le凶光,是心神一震,他自然知晓对方所说是谁,当年的那个人,在封仙一战中的一幕幕气势,仅仅还是阳实境界的他,yīchū,nàzhōngniánxiūshìyǎnzhōngdùnshíqǐlexiōngguāng,shìxīnshényīzhèn,tāzìránzhīxiǎoduìfāngsuǒshuōshìshuí,dāngniándenàgèrén,zàifēngxiānyīzhànzhōngdeyīmùmùqìshì,jǐnjǐnháishìyángshíjìngjièdetā,wánquánshìxūyǎngshìdecúnzài

  gēnběnjiùbúgǎnzàinàgèrénmiànqiányǒubàndiǎnbújìngzhīsè尤其是在联盟星域一战中,那个人彻底崛起,名震罗天联盟两大星域,声名赫赫,在其面前,这中年修士自认,rú同蝼蚁

  “他早已离去,甚至死le都有可能……”这中年男子话语没等说完,那老者冷笑中打断

  “rú果回来le呢”

  这一句话,让那中年男子沉默,许久之后冷哼一声,大袖一甩,喝道:“休得多言,西子凤,还有你,去移星”

  那老者看le这中年男子一眼,不再言语,加rù到l●e移星的修士之中

  西子凤始终沉默,放弃le继续疗伤,默默的走上前,咬牙分出神识化作银线,牵动那修真星,随着众人慢慢的向前飞去

  那中年男子在最前方,神色一片阴沉,他被那老者的一句话,☆eyíxīngdexiūshìzhīzhōng

  xīzǐfèngshǐzhōngchénmò,fàngqìlejìxùliáoshāng,mòmòdezǒushàngqián,yǎoyáfènchūshénshíhuàzuòyínxiàn,qiāndòngnàxiūzhēnxīng,suízhezhòngrénmànmàndexiàngqiánfēiqù

  nàzhōngniánnánzǐzàizuìqiánfāng,shénsèyīpiànyīnchén,tābèinàlǎozhědeyījùhuà,扰的心绪有些不宁,……rú果回来le呢一一一一一一,这句话环绕在其耳边,久久不散

  一行近百人,在那修真星移动的轰鸣下,慢慢的向前飞去,渐渐越走越远

  但没过多久,在这些人的前方星空,却走出现le一个白衣身影,这白衣身影一头白发飘动,在这星空向前缓步而走

  看似缓慢,但实际上其每一步迈出,都跨域le无尽星空,在众人眼内,也仅仅是白影一花之下,一股几乎让人窒息rú同山峰压下之感顿起,刹那这感觉就消散一空,那白影是消失在le众人前方

  这一切仅仅是刹那发生,快的让人连反应似乎都无法做到,仿若幻觉一样

  众人全部身子一震,眼露骇然,尤其是那最前方的中年男子,是愣le一下后,心神弥漫震惊

  但还没等他们那震撼中苏醒,却是清晰的听到的le一声轻咦之音,似从星空内徐徐传来

  这声音落在众人耳中,顿时就让这近百修士,心神再次轰鸣,一个个面色大变中,齐齐后退

  西子凤全身一颤,这声音尽管只有一个轻咦,但落在她的耳中,却是rú同天地崩溃一般,让她心神强烈的颤抖起来

  她下意识的就要抬头,但却忍住,反而把头深的低下,身子向后退去时,躲在le修士之中,说不清的一种情绪,让她不远被人看到

  在这轻咦之声回荡中,那之前离去消失的白衣身影,骤然间重出现在le诸人身前的星空,目光向着他们扫来

  在这目光下,没有人可以看清对方的样子,仿若这白衣之人rú同一颗太阳,光芒万丈,让人不敢注视

  那最前方的中年男子,是心神轰轰,在这目光下全身似一切都停止下来,就连元神都深深的压制在体内,丝毫不敢动弹半点

  仿若这目光rú同实质,死死的卡住他的脖子,卡住其元神,只要对方一个念头,自己的肉身就会轰然爆开,元神直接就被抹杀

  这是一种脱le他们理解的存在

  “前……前辈……“那中年男子修为最高,但距离那白衣身影也是最近,此刻低头中身子一软,竟直接跪在le星空,声音颤抖,似要说些什么

  这白衣身影,正是王林

  王林原本没有去在意这群修士,可一晃而过的刹那,却似在这群修士中感受到le一个人……一个他当年曾经遇到,对自己产生le爱慕之意的女子……

  这女子若是与当年一样,王林不会停留,但他看到的一切,却是让王林心中一痛,他的目光下,前方这群修士已然全部消散,只剩下le那一个要躲藏起来,低着头,面色苍白身子颤抖的女争……,

  望着那女子,她尽管低头,但还是清晰可见一处处狰狞的疤痕,王林沉默在le那里

  西子凤咬着下唇,八百年中她本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le,流尽le,再也不会有le,可今天,在这一刹那,她的眼角内,还是有两行清泪留下,划过其脸颊,可却不成直线,而是流rù其脸颊上rú沟整一般的深深疤痕内,被改变le方向……

  她想要去躲,她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与当年的她,已经大不一样……

  她宁可自己孤独的老去,直至死亡的来临,也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自己的狼狈之中,以那丑陋的容颜,让那个人看到……

  眼泪,多的流下,她深深地低着头,身子下意识的后退,后退,后退…………躲到天涯海角,躲到星空尽处,躲到一个被人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摸着自己的记心……,默默的擦去那已经遗忘le感觉的泪

  “……西子心……,我是王枷……,“王林望着后退的这中年女子,轻声开口他忘记le哪一年,哪一月,哪亡日,那明媚的容颜下,一张带着微笑的俏脸,在人群中,望着自己……

  那慢慢的老去,慢慢的忧伤着,凝望着他的脸

  在说出自己名字的一刹那,这近百修士全部轰然剧震,尤其是那最前方的中年修士,是瞬间褪去le所有血色,似乎就连心脏都停止le跳动,连元神都在这一句话下崩溃,灵魂因这一个名字,四分五裂,魂飞魄散

  王林

  曾经在罗天名震八方的一个名字

  “我不是西子凤……前辈认错le……“那后退的女子,声音颤抖中,似没有le退路,咬着唇,轻声开口

  (今天爆发,还有两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