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9章 这一战!!


  云海星域,同样是十阶内鬼宗所在

  鬼宗在云海颇为神秘,笼罩在雾气内很少会有弟子外出此刻在这鬼宗山门,有一个老者盘膝坐在闭关洞府

  这老者身穿青衣,面色阴沉之似有无数鬼火环绕在四周,在那幽幽鬼火下,使得他地样子充满了一股阴森之意

  正打坐这老者蓦然间睁开双眼看向前方但见一缕子烟凭空出现化作了一只云鹤展露在了这老者身前

  “鬼宗大虚,我愿以五亿阴阳门徒奉给妖圣,换取你鬼宗妖圣大人出手一次”

  与此同时水道子的六枚玉、简封命在这界内,掀起了一场滴天大浪

  四大星域内所有参与各自备战之地大神通修士,纷纷接到了玉简之念王林地名字,huò熟悉,hu◆ò第一次听闻在这界内瞬息传遍

  天逆再现

  这种事情,足以让一切知情者为之疯狂这一招太狠在这备战之,在这大战在即地关键时刻水道子动了军心

  谁还néng去继续备战几乎绝大部分人◎◇尽管不知晓天逆但那水道子说是的四个凡是却是足以让一切修士动容动心

  且水道子地话语有大义在内王林为jiān细,是界外走狗杀之,当为豪杰是在那水道子玉简地神念内有王林地相貌存在尽管还是几百年前地▲jìnguǎnbúzhīxiǎotiānnìdànnàshuǐdàozǐshuōshìdesìgèfánshìquèshìzúyǐràngyīqiēxiūshìdòngróngdòngxīn

  qiěshuǐdàozǐdìhuàyǔyǒudàyìzàinèiwánglínwéijiānxì,shìjièwàizǒugǒushāzhī,dāngwéiháojiéshìzàinàshuǐdàozǐyùjiǎndìshénniànnèiyǒuwánglíndìxiàngmàocúnzàijìnguǎnháishìjǐbǎiniánqiándì样子,但却足够让人认出

  熟悉王林地毕竟还是少数,少部分人的不信在这大势之下,微不足道

  召河星域内一处灵气磅礴地修真星有一做云雾缭绕地山峰.山峰顶端盘膝委着一个身穿紫衣地女子,这女子全身虚幻看不清样子,一头青丝及臀,盘膝散落

  她原本闭目但此刻却是缓缓的睁开双眼如星光一般透出一丝迷离的朦胧

  “王林掌尊棋子”

  召河内星空有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这男子神色慵懒,前行不断打着哈气边走边嘀咕

  “马师伯说的那样东西是在这召河内可到底在哪呢”

  就在这时这青年忽然神色一动似感受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古怪

  “这王林不就是当年那个家伙么有趣,有趣”

  联盘星域内封印的雨仙界疗伤闭关的青霜睁开双眼,沉默片刻,仔细地回想与王林相处的一幕幕

  许久他眼露出寒光,右手抬起向前一抓顿时整个雨界轰鸣,但见一滴滴雨水弥漫,直奔青霜闭关之处,最终穿透而来在其手凝聚除了一个由雨水组成地令牌

  这一幕惊扰了旁边的司徒南,司徒南在睁开双眼的刹那好似听到了什么,其面色瞬间就是大变,露出狂怒之色

  “他奶奶地这是哪个王八羔子敢说老子兄弟是jiān细那天逆是老子给他的,要这么说老子也是jiān细了这杀千刀地,老子绝不放过他.”司徒南大怒之下猛地起身

  “坐下,为师自会处理且那水道子也并非什么王八羔子他是你师祖之奴”,青霜目光在司徒南身上一扫,喝道

  司徒南死死的盯着青霜,并未被其话语所震而是冷笑道:“你虽是我师尊,但他是我的兄弟,他的事情老子全部知道,从其修仙开始就是我跟随其成长他救你苏醒,你莫非还不信他,○”

  “不是为师不信而是那掌尊”青霜神色露出复杂沉默片刻后右手抬起捏住那雨水组成的令牌传出了一道神念

  “王林乃本仙帝弟子谁敢伤他”这神念扩散,冲出了雨仙界弥漫了整个联盟地同时是向着八●○”

  “不是为师不信而是那掌尊”青霜神色露出复杂沉默片刻后右手抬起捏住那雨水组成的令牌传出了一道神念

  “王林乃本仙帝弟子谁敢伤他”这神”

  “búshìwéishībúxìnérshìnàzhǎngzūn”qīngshuāngshénsèlùchūfùzáchénmòpiànkèhòuyòushǒutáiqǐniēzhùnàyǔshuǐzǔchéngdelìngpáichuánchūleyīdàoshénniàn

  “wánglínnǎiběnxiāndìdìzǐshuígǎnshāngtā”zhèshénniànkuòsàn,chōngchūleyǔxiānjièmímànlezhěnggèliánméngdìtóngshíshìxiàngzhebā方扩散最终传出无尽

  云海内那红衣男子所在地山谷此刻鲁夫子也赫然在内,与那妖宗宗主等人一同恭敬

  那红衣男子仔细的听闻了鲁夫子的话语后,神色平静但眼却是有了寒光

  “好一个七彩界好一个掌尊”

  但就在这时,山谷内的所有人,全部听到了那传自神宗以玉简传遍界内地神念

  “不可néng”

  “王林绝不会是掌尊棋子”

  “当年封界之尊亲口说出让王林带领界内抵抗界外入侵”鲁夫子与妖宗宗主等人同时色变

  那红衣男子眼寒光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我红朽子本怜他一身修为不想在这个时候将其毁去.但他既然找死.咦”这红衣男子抬头看向远处,眼寒光渐渐被赞赏取代

  “既然这家伙自己已经寻去,便看看封界之尊的眼光如何了这毕竟也是他们地家事”

  云海七阶星域内,神宗分宗轰然出动数百修士直奔平静了数百年地归元宗归元宗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抵抗,仅仅是片刻间,全宗所有修士,全部被制住了修为以传送阵迅送往九阶神宗

  只需神宗一声令下,这些分宗弟子,便会取归元宗所有人之性命

  那吕烟菲同样在诸人之,但却始终沉默不语很是平静她当年便有所猜测早就知晓huò许会有这一天,但却没有后悔,不但是她,整个归元宗全部如此

  没有吕子浩亦huò者说没有王林,便没有如今地归元宗

  破天宗内破天宗宗主拖着苍老地身子神色复杂看了一眼破天宗长叹一声神色渐渐平静向着神宗而去

  神宗内,木冰眉闭关地大阵内她睁开了双眸沉默少顷,玉手一翻便有一粒丹药出现这丹药是数百年前水道子送予,曾言可帮其恢复修为但需代价这代价,便是在适当的时候,服下这粒丹药

  木冰眉一生信守承诺,她望着那枚丹药怔了许久,许久

  随着水道子神宗号令一出整个云海修士齐齐直奔神宗有其是在神宗弟子打开了传送通道的情况下如此一来在短短地时间内,神宗外地雾气内,修士已然上万

  这上万修士来自各个宗派,凝聚之后急地展开了那本欲抵抗界外地九灭黎天阵

  云海星域内王林身影向前迈步而去,他眼寒意滔天水道子的行径他不知晓,但那传出地第六道玉简神念却是清晰地被他察觉

  一路沉默王林身体内积累的杀机,却是越来越浓

  随着他地前行,在他的身后这杀机几乎实质形成了一片冰霜,这冰霜刚开始开始仅仅弥漫千丈范围,所过之处就算是那星雾也在这冰霜内出咔咔之声彻底的成为了雾冰

  “杀了水道子,则耳边清净”王林向前迈步神色越加平静,但这平静下却是隐藏了一场惊天动地地风暴

  水道子他必须要杀

  甚至没有半点炼☆化成奴的打算,有些人,不配成奴只néng杀

  当年的一幕幕,李倩梅为之付出地一切这种种事情的罪魁祸便是水道子若非水道子打王林地天逆主意,这一切绝不会生

  王林前行身体内散出地杀机已然滔◆天,那千丈地寒霜是疯狂的扩散达到了万丈所有临近地雾气轰轰冰封

  远远弄去,王林一路所过之处,几乎成为了冰封的世界他的本源之没有水之本源无法形成真正的寒冰霜气但他有一颗杀心有一腔复仇的杀血有其一生行事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杀人的原则

  如在鲁夫子面前凝聚出的那九滴红色的血液一样,那九滴血液内蕴含了王林一生的原则

  他不是正人君子也不是无耻人他不是光明磊落,也不是阴险卑鄙他是王林他一生所求只是一颗无愧天地的心

  若有人想要玷污这颗心那么他便要杀杀杀

  在这一生的杀戮下,在这云海星域的前行丰在这寒霜之气地不断扩张弥漫下丈、五万丈、十万丈

  寒冰处处,冰封星空王林一路轰轰,直奔云海星域最深处的九阶神宗

  在这一往如前地疾驰下王林地杀念竞生了诡异地变化,这种变化是不知不觉生,没有人可以知晓它到底是如何改变,亦huò者是一个念头亦huò者是一个契机使得他一生的杀戮竟诞生了出一丝本源地气息

  杀戮本源天地万物皆可成本源,但杀戮本源,却是其极难出现并不是说杀戮越多越有可néng,其诡异地变化直至现在,也都无法被人明悟

  迈步,王林地度越来越快在那阵阵咔咔之声下冰封了一切地同时,他踏入进了这云海最深处,九阶之内

  一步之下,九阶雾域轰鸣所有的雾气全部成冰地刹那王林地身子出现在了神宗之外

  “水道子”冷漠的声音惊天动地,化作雷霆轰隆隆地传遍云海

  “你勾结界外,叛主求荣,当年封界之尊不忍杀你我既获封界之尊依托,今日代其杀奴”

  王林话语如天地之威,震动八方

  这一战,太多的人关注

  这一战,无数大神通神识笼罩各方大néng神念降临

  这一战,是王林在界内,成名之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