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6章 南诏亡!


  zhè才是真正的呐喊才是真正的封尊荣耀

  亦或者说zhè是一股豪气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悲壮

  王林前方的无尽界外入侵修shì齐齐骇然后退王林之达到了极限一样迈步中星空轰轰每一步落下似zhè星空都在颤抖雷霆惊天

  尤其是那把杀了火雀族老祖的开天斧在王林隐隐传出阵阵呼啸zhè呼啸之声带着杀音带着一股疯狂的决心彻底的崩溃了界外修shì的战意

  zhè仅仅是第一战刚刚开始的第一战但此战刚起界内便死了一个大能并非是被人以卑鄙的手段杀死也并非是被界内如红杉子一样的强者大能击杀而是被王林被zhè个在界外修shì眼中的封尊以一种极为震撼心神的方式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一斧斩断

  再没有比zhè种方式能瓦解界外之民的信心

  王林以一人之力做到了zhè一点激了一股其身为封尊真正名扬界外的第一战与第一杀

  水道子的死算不了什么那也只是一场杀奴罢了但眼下火雀族老祖的死却是截然不同zhè是在战争中斩下对方一员大将的赫赫战功

  zhè是在云海修shì死伤惨重下一场生命最璀璨的光芒

  界外十多万修shì开始了默默的退缩看向王林的目光透出惊恐的同时也有敬畏之色不仅是tā们就连那寒衣童子与那仙妃也是眼中精光一闪齐齐看去

  红杉子长笑之声在zhè一利那惊天动地而起

  封尊斩杀界外大能此战我们没有输笑声中红杉子大袖一甩其身体内□红光闪烁直奔那寒衣童子而去把其四周界外大能死死的困住

  还有那南云子也是笑声中拦住那仙妃与其一战

  似再没有人可以阻止王林王林拿着开天斧一路破空而去身前界外修shì不断的退后但却赶不上☆tā的度远远看去如同是一把利剑生生的刺入界外修shì大军的腹部势如破竹一般直奔前方

  轰鸣回荡余音未散鸣再起

  那云落大司面色极为苍白下意识的后退其右手掐诀之下想要算出一线生个右手依然模糊成残影急的斯

  阻止tā后退中的云落大司出了zhè场战争中第一次的尖锐之音zhè声音透出无尽的惊恐已然走了音调变的扭曲起来

  与红杉子一战的大能数量极多红杉子尽管死死的拦住但还是被那寒衣童子与其不相上下的神通中右手一挥便有一片冰寒之气轰然bào开zhè冰寒之气卷动下直接就将那南诏上人波及将其生生的震开红杉子的神通之下

  杀封尊寒衣子低吼惊天化作一震轰鸣咆哮而起tā看出了此刻界外之民的心神被震已然被方才的一幕崩溃的战心产生了恐惧之念

  zhè种事情在大战中极为致命决不允许此事延续下去若是真的被那王林杀入大军内杀了那云落大司此战tā们界外就算是胜实际上也是大败

  zhè一切在tā看来很容易解决只要杀了那王林一切作罢

  tā不仅是震开了南诏上人有一个之前第二波大军内赶来的一个大能也被震开zhè个界外大能来自白勒族是一个蓝袍老者此刻被震出后zhè老者身子一晃竟直奔王林而去

  那南诏上人度远远过了zhè蓝袍老者在被震开的刹那化作一道黑芒带着一股比之前还要浓郁的杀念直奔王林而去

  此刻王林在那大军内疾驰前方修shì避开不及者一一体内虚火燃烧凄厉惨叫崩溃距离那云落大司还有不足五百丈

  四百丈、三百丈、二百丈

  就在距离只有二百丈的利那在王秣身后那南诏上人赫然来临zhè南诏上人容颜阴沉死死的盯着王林右手抬起丰其身后◇竟有五色毒烟幻化而出

  zhè五色毒烟是南诏上人本命之毒其在南诏万年收集炼化成为其不朽之宝足以与那大荒上人毒攻媲美

  王林辈此战结束了那南诏上人眼中寒光一闪迈步中右手抬起向前猛地一抓t☆ā距离王林有百丈之遥此刻zhè一抓之下顿时其身后的五色毒烟出惊天呼啸从其身后直接bào出来远远看去如同五条龙卷之风直奔星空无尽之处

  轰轰之声在zhè星空回荡随着南诏上人zhè一抓那五条龙卷向前疾驰临近王林身后

  就在zhè一瞬间王林前行中猛地转身血红的双眼杀机弥漫此刻谁来阻止tā都要杀人zhè一口气决不能有半点停歇在转身的刹那王林眉心星点旋天皇炉轰轰幻化

  在其幻化的刹那忘林的身前立刻就有十滴毒液凭空出现心np

  毒王某也有杀你三滴足够王林左手向前一挥狂风轰鸣间三滴毒液直奔那五条龙卷风而去

  在那毒液出现的一刻南诏上人双眼瞳孔一缩

  大荒之毒若是大荒上人亲自施展也就罢了你zhè不知如何得到之物也敢拿出那南诏上人冷笑迈步中紧随那五条龙卷临近王林不足五十丈

  就在zhè时那三滴毒液与那五条呼啸的龙卷碰到一处轰的一声巨响那三滴毒液在临近的刹那直接bào开赫然竟化作了一片滴天毒海

  zhè毒海似幻非幻虚实变化之下如一个巨大的手掌直接就拍在了zhè五条龙卷之上其内的毒素疯狂的蔓延开来刹那就融入那五条龙卷之内

  zhè五色烟气完全就是毒烟凝聚其内蕴含了惊天之毒但此刻却是在被zhè毒海碰触的瞬间其内的毒素仿若遇到了强之物竟被吞噬融合

  一条龙卷毒烟直接消散被那毒海转瞬吸收还没等那南诏上人从zhè骇然之中反应过来又有两条龙卷毒风轰然崩溃

  zhè不是大荒之毒那南诏上人面色大变tā一生与毒为伴对于天地一切之毒了解众多知之甚详但眼下王林那三滴毒液化作之海却是tā从未见过之毒

  此毒与tā了解的大荒上人毒源很是相似但又有诡异的不同正是zhè诡异的变化使得南诏方才没有看透唯在此刻zhè毒海之威bào的刹那才骇然的感受到

  zhè一切说来话长但实际仅仅是一瞬五条龙卷毒烟全部崩溃被那毒海吸收之下巨浪诣天如星空之河直奔南诏

  双方距离太近已然不足几十丈如此一来zhè毒海的冲击即便是zhè南诏上人也是无法完全避开几乎就是在tā面色变化中向后退出一步身子瞬息有了模糊似要消散的刹那zhè毒海轰鸣直接从其身体上呼啸而过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那毒海内瞬间传出那南诏上人模糊的身子立刻就被生生的逼出全身皮肤溃烂阵阵毒烟从其身体上不断地涌现出来

  tā眼中透出无法形容的惊恐疯狂的后退想要从zhè片毒海内挣扎出来

  zhè是什么毒就算是大荒上人也绝不可能炼出zhè种毒那南诏上人神色凄厉后退间仅仅是瞬息其双脚赫然融化成为了血水就连骨头也都成为血液

  那阵阵震撼心神的惨叫传遍星空最终化作一声惊天之求

  救我南诏上人下半身完全消散双臂是想要抬起中化作血水滴落就连其上半身也直接融化随着毒海的呼啸从其身边一卷而走那惨叫之声戛然而止其全部的一切随着那毒海倒卷回到王林身□边那其内南诏不知死活之魂被王林收入天皇炉内

  唯有阵阵凄厉的余音似还在四周十多万修shì心神回荡化作了tā们眼中成了极限的恐惧尤其是那蓝袍老者前行的脚步骇然停止在王林转头看去的一刹那zhè老者▲□额头泌出汗水竟急后退

  王林沉默中tā左手一挥身前那剩余的六滴毒液全部融入zhè毒海内环绕在王林四周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

  顾不得去心痛此宝王林低吼中左手向着上空一指轰然间zhè片庞大的▲□额头泌出汗水竟急后退

  王林沉默中tā左手一挥身前那剩余的六滴毒液全部融入zhè毒海内环绕在王林四周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

  顾不得去心痛此étóumìchūhànshuǐjìngjíhòutuì

  wánglínchénmòzhōngtāzuǒshǒuyīhuīshēnqiánnàshèngyúdeliùdīdúyèquánbùróngrùzhèdúhǎinèihuánràozàiwánglínsìzhōuxíngchéngyīdàojùdàdexuánwō

  gùbúdéqùxīntòngcǐbǎowánglíndīhǒuzhōngzuǒshǒuxiàngzheshàngkōngyīzhǐhōngránjiānzhèpiànpángdàde毒海漩涡骤然向着八方轰轰而去

  是左手虚空一抓空间裂楗砰砰而出无数的蚊兽带着一股狰狞疯狂的冲出

  毒海也好蚊兽也罢在之前王林不能去用zhè是tā群战的杀手铜界外大能显然还有余力若是找不到那最关键的时间一旦施展很有可能尚未挥全部之力便被人生生阻止

  眼下尽管还不是最好的时机但王林无法继续等下去了且那幽冥兽在吞噬了金色风暴后在zhè场战争中王林多次想要唤出但却一片死水般那幽冥兽竟失去了一切反应

  毒海滔天四散蚊兽呼啸嗡鸣王林手持开天斧直奔那神色惨白的云落大司右手抬起在一声震天低吼中间隔百丈直接一呢…

  斩平

  十分抱歉百分千分万呢…

  今儿个晚了…还只是一章连我自己都觉得惭愧

  今天喝了疑似假酒的茅台…头痛欲裂而且北京下雨找出租车又被雨水哗哗淋湿…

  原本计划了是明天做回家可是航班排满只能是后天回家

  眼下只能拿自己人品来承诺欠下的章节会几天内补上绝不会少只会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