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3章 幽冥醒


  哪是一张极为苍老的脸,其上满是皱纹,似岁月在其身上流逝了太久太久,那一道道皱纹,如tóng沟整,仿若年轮,透出沧桑的气息.

  在其眉心上,赫然有一个印记,这印记,看似如tóng疤痕,●似在无数年前,被人生生烙印下.至于这印记的形状,则是一片模糊,看不清楚.

  此人尽管年迈但在其脸上,què是没有丝毫的须发,仿若在他脸上永远也不会有须发长出,亦或者说,他,就不应该会有须发出现☆sìzàiwúshùniánqián,bèirénshēngshēnglàoyìnxià.zhìyúzhèyìnjìdexíngzhuàng,zéshìyīpiànmóhú,kànbúqīngchǔ.

  cǐrénjìnguǎnniánmàidànzàiqíliǎnshàng,quèshìméiyǒusīháodexūfā,fǎngruòzàitāliǎnshàngyǒngyuǎnyěbúhuìyǒuxūfāzhǎngchū,yìhuòzhěshuō,tā,jiùbúyīnggāihuìyǒuxūfāchūxiàn.

  掌尊,掌印小厮

  他面色苍bái,死死的盯着战老鬼,眼中露出滔天之恨,但què不敢再开口,而是身子向后一步迈去,抓着其首徒,疾驰而遁

  那模糊的身影迈步中,骤然临近了那把☆漂浮在星空的弓,右手抬起,向着那弓直接抓去,但就在其就要抓下的刹那,这模糊身影què是立刻轻咦了一声.

  他似神色一动,但没有收回右手,而是向前一抓

  那弓之弦,在这瞬息间,原本被拉的■笔直,但在其末端chù,què是有一道七彩之芒一闪而过,在那七彩芒闪烁中,此弓之弦,骤然断开

  ,果然有七彩那身影模糊的老者眼中露出精光.

  嗡的一声,那断开的弓弦nèi传出了一声声凄厉的咆哮,què见那弓弦七彩之芒环绕下急飞开,向着前方成半弧之形,猛的一甩

  那弓弦原本不长但此刻què是骤然延伸,仿若无尽一般随着其甩动,那半弧形nèi的一切星空直接就被分割开来

  ●那模糊地老者目光一闪冷哼中一把抓住弓身,猛地甩向界nèi,与此tóng时其身子立刻后退,但还是被那断开的弓弦抽过,若是寻常之时,他根本就不会在意,但此弓弦上què是闪烁七彩之芒如此一来,他右手抬起,一☆连写出了七个战字

  那七个战字刚一出现,便立刻被那弓弦崩溃,轰鸣之下,七个战字全部碎灭,那模糊老者神色凝重退后中喷出一口bái色气息,这bái色气息一出,立刻再起挥舞中形成了一个bái色的战字

  那弓弦来临,与那bái色战字一碰之下略有一顿,借着这一顿的机会,那模糊的虚影身子从容退入封界大阵nèi.

  ,七彩道人,你果然还走出手了,这是你第三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百万修灵印…既然你要主动破开此印,老夫便等着就是

  在其进入这封界大阵nèi的瞬间,那bái色战字自动消散,那无尽之长的弓弦,甩动下割裂了星空落在了封界大阵上.

  此阵通体颤抖,其上阵灵还没等幻化出来,便立刻就有一道巨大的裂缝从这片区域的封阵nèi蔓延扭曲出现,这裂缝刚一出顿时轰鸣回荡那弓弦赫然竟在这封阵上抽开了一道细长的缺口,直接穿透过去落入界nèi.

  在界nèi距离这封界大阵最近的,不是召河、罗天的修士而是那些被王林古息叶封印困住的数万界外入侵修士.

  此刻那弓弦抽如界nèi,直接就落在了那古息叶的封印上,呼啸破开,直接弧形一甩,没有惨叫之音回荡,这一切太快,直至那弓弦扫过后这残存的数万界外修士,一个个身子轰然崩溃,那弓弦之锋他们的肉身根本就抵抗不住,全部分割

  那模糊的战老鬼身影,此刻疾驰之下,在那弓弦抽来的刹那,冷笑中身子骤然消散,无影无踪.

  他来的很是突然,走的也突然,仿若只是为了来见证一些什么事情的tóng时,把那弓取来界nèi,此刻离去,竟看都没看那弓一眼.

  不用说此地的这些修士,包括王林在nèi,在其眼部都是无关重要,蝼蚁一样.

  ,此弓若认主则为至宝,但无人可以让其认主,以生机推动,弱不堪击你们谁喜欢可拿去玩耍余音回荡,慢慢消散.

  这一切都是刹那间发生,弓弦横扫,封阵崩溃,死伤无数之下,这弓弦之力似全部宣泄出来,随着那断弦之弓,被方才那战老鬼一甩之中,冲入界nèi,其方向,居然正是王林所在之chù

  是巧合,亦或者不是

  拿,还是不拿

  这两个选择瞬息间在王林脑中急浮现,眼看那弓疾驰而来,其弓弦尽管没有之前的威力,但还是在不断的甩动,所过星空,砰砰崩溃.

  ,此弓,我要了王林眼露果断,他距离那弓极近,此刻迈出下低吼中右手抬起,向着那弓猛地一抓

  一把抓住

  在抓住那弓的瞬间,一股大力从其nèi轰然涌入王林右手,其右手被这力量一冲,直接崩溃血肉四溅下,那弓脱离而出,正要向后疾驰但王林眼中疯狂中,左手抬起,再次抓在了弓上

  其左臂轰鸣,震动之下血肉模糊,但què没有崩溃,而是死死的抓住了此弓,但,就在他抓主这弓的刹那,其上甩动的弓弦què是在那弓冉传出的大力下,猛地一扫,从王林腰部直接穿透过去.

  剧痛如潮水般涌现而来,在这◇痛苦中即便是王林也发出了一声惨叫,其身体,在腰部出现了一道裂缝,砰然中,他的腰部以下身体,如tóng被腰斩一般,直接与上半身分离

  他的身体,被那弓弦,一分为二

  其腰部以下的身体,直◆接就崩溃,鲜血弥漫中,王林面色苍bái,身子向后抛出.

  他的眼前已然模糊,拿到这把弓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就在其身子随着弓nèi大力抛出的刹那,王林清晰的感受到,在那弓nèi,有一股极强的排斥之力,似天下间,除了其任何之人,无人可以让其认主

  想要操控此弓,就必须要祭献自己的生机请求,否则的话,就算是拿在了手里,也无法开弓百度仙逆

  抛出中,在感受到此弓nèi那无法认主的气息时,身体上的巨大痛苦,让王林喷出鲜血他眼下只剩下了上半身,这种伤势,除了之前道古墓地外,很少出现.

  但就在这时,那吞噬了金色风暴后一直沉睡的幽冥兽,因与王林本命相连,这痛苦tóng样传入沉睡之中的它的心神nèi,在这痛苦下,这沉睡的幽冥兽,骤然苏醒了

  在其苏醒的瞬间,一道幽光从王林的身体nèi飞出,这幽光刚开始还是不大,但随着其出现,què是在转眼中,无限的扩张起来,幽冥兽那庞大的身体,赫然出现在了这片混乱崩溃的星空之nèi

  在那传入心神的巨大痛苦中,这幽冥兽似忘记了恐惧,发出了一声惊天低吼,在这吼声下,它猛地睁开了闭合的大口,并非是吞噬,而是在其开口的瞬间,有一☆片金光从其口中随着那吼声疯狂的宣泄出来

  金色风暴

  那被它吞入口中还没有来得及消化的金色风暴,直接被它喷了出来,远远看去,这片星空已然看不到了一切,唯有一片金光急扩张,在那不断地喷出●下,金色风暴轰轰全部出现,直奔前方的封界大阵而去

  这金色风暴之强足以崩溃一个星域,罕有人可以抵抗,那封界阵法外的掌尊,在看到这风暴的刹那也是面色大变,尤其是看到了幽冥兽后双眼猛地鼓起,露出激动与骇然之色

  轰鸣惊天,那金色风暴直接冲入封界大阵上,向外猛地爆开,随着其爆开,一股毁灭之力骤然爆友

  界nèi召河、罗天、云海的数万修士,一个个面色苍bái,红杉子等人是双眼弥漫血色,一个个急后退间,不顾一切的施展神通,强行的把这数万修士全部挪移出了这里,转眼之下,这之前还人数众多的战场,再无任何界nèi修士存在

  所有界nèi修士全部都被红杉子等人挪走,就连他们自己,也是在刹那间急离开.

  王林这里,他们有心相救,但王林所在之chù,正是那金色风暴喷出所在,这里的毁灭之力,他们无法靠近.

  灵动上人与周谨也在这金色风暴爆不得不退去离开

  随着金色风暴的扩散,封界阵法,出现了大范围的崩溃,其nèi那封尊玉佩光芒扭曲下急消散顺着封阵隐入八方,玉佩的离去,使得其nèi那被困住的天罚殿殿主脱困,但他刚一脱困,便立刻就被金色风暴轰然吞噬,没有任何惨叫,他的身体元神一切香火,烟消云散.

  界外的太古星辰,tóng样被这金色风暴波及,出现了大范围的崩溃,许久之后,在那谧天轰鸣下,整个战场与封界大阵为中心,全部都被那金色风暴笼罩.百度仙逆

  在其范围nèi,封阵崩,界外区域崩,界nèi星空崩

  这金色风暴在扩大到一定程度后,发出了一声震动了界外界nèi所有地方的巨舟彻彻底底的爆了开来

  风暴过后这第一战的战场,成☆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这黑洞弥漫无尽星空,阻隔在了封阵之nèi.

  那幽冥兽,在喷出了金色风暴后,在那冲击弥漫而来毁灭一切的刹那,张开大口把王林与那弓,一tóng吞入口nèi身子一散化作芥子消失●.

  轰鸣的余音,在这占据了界nèi界外星空,阻隔了封阵的巨大漩涡黑洞nèi,不断地传出这余音在未来的十年、百年、千年、万年,将永恒的存在,似没有消散的一人…

  第一战,便是在这种奇异的结尾下,结束了…

  第二继续写第三章,月票不多,估计今天连一百都到不了,不强求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