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 召河


  “空门破,涅力流,清水一身青衣,其妻含烟之魂,被他珍重的放在了怀里,化作了一个印记贴在了心口

  不是不能收入储物空间,但清水不舍

  那把杀戮之剑”清水执意相送,被王林收走在王林身上本就有不多的杀戮本源在云海第一战前hòu诞生,只是这本源很微弱,仅仅是诞生而已,并未太过显露

  有了这把杀戮之剑,王林的本源,便成为了六道至于那并非本源的战之印记,则是早在之前就化作了规◇则之星,深深的留在了王林体内

  杀戮本源”王林没有打算即刻炼化吸收,还不是时候,他要等自己的因果、生死、真假三道本源全部大成hòu,在轰空门的一瞬间,去吸收那杀戮本源,一举打开空门,让自己成为●古往今来,极为罕见的六道本源证道者

  清水从天空落下,默默地的望着天空中渐渐消散的空之大门,右手抬起虚空一抓,便把那青色的龙血酒壶拿在了手中”放在嘴边喝了一口,那辛辣的感觉,让他双眼慢慢露出了●寒光,把酒壶递给王林

  二人在这蛮荒星上,望着消散中的空之大门,迎着一股寒风,在那风的呼啸之中,在大地上一片片尘土被掀起之下,默默的喝着酒

  没有人说话

  王林没有去问清水在这□hánguāng,bǎjiǔhúdìgěiwánglín

  èrrénzàizhèmánhuāngxīngshàng,wàngzhexiāosànzhōngdekōngzhīdàmén,yíngzheyīgǔhánfēng,zàinàfēngdehūxiàozhīzhōng,zàidàdìshàngyīpiànpiànchéntǔbèixiānqǐzhīxià,mòmòdehēzhejiǔ

  méiyǒurénshuōhuà

  wánglínméiyǒuqùwènqīngshuǐzàizhè修真联盟总部,在那七彩界,是否找到了其当年想要知晓的答案

  清水亦没有去说,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发现了什么,明悟了什么,但最终随着了解越多,他便越是沉默

  “一场游戏……”清水眼中寒芒一闪,脸上却有苦涩,他接过王林递给的酒壶,再次喝了一大口hòu,大笑起来

  “王林,nǐ答应我一件事,,清水的笑声蕴含了一股决断,他看向王林

  王林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如果我还有完整的尸体,那么带着他,葬在我的家乡,墓碑上,不要留名,一丈之土,便是我最好的归墟……,,清水望着天空

  “如果家也没了呢……”王林沉默,许久之hòu才缓缓开口

  “那便葬在天地之中”清水喝下一口龙血,那血液从其嘴角留下几行,被阳光一晃,散发红芒

  “好,,王林从清水手中拿过酒壶,喝下hòu神色凝重,他双眼一闪,沉声又道

  “若我死在nǐ前面,送我回朱喜星,赵国,王家……”

  清水望着王林”缓缓地点点头

  这是承诺

  龙血酒,很烈,可醉人,但却醉不了王林,醉不了清水”那酒不多,他们坐在大地上,在那空门消散的过程中,喝着喝着,渐渐地快要空了

  “王林”我从来没有问过nǐ……有hòu么?”清水闭上双眼,神色有些孤独,轻声道

  “有一个儿子……”王林眼中有悲哀,把那不多的龙血酒,喝了一大口,入腹已rán不辣,而是化作了刺痛

  “我有一个女儿……,,清水睁开双眼,目中有追忆,那追忆的味道,是苦的

  “可我找不到她了……时至今日,或许她已经永远的离去了,,清水的追忆,带着悲伤,他还记得,在他当年清醒的一刹那,抱着妻子的尸体哀嚎的一瞬间,在远处,在那血液之中,在一片残骸之hòu,有一化八岁大小的女童,抱着一只死亡的仙鹤,空洞的双目望着自己,望着她的妈妈

  “她或许已经轮回,或许已经转世,但在她的左肩上,有我当年在其出生时留下了一个红印,这个印记,会永远的伴随着她,nǐ若能见到这样一个女孩”替我照顾……”……”

  天空的虚幻大门,最终彻底的消散了

  清水站起身,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双眼寒光毕露

  “王林,我想杀人,,清水右手抬起,一股天地至极的杀戮本源,从其体内爆发出来,凝聚在他右手之上,使得这只手,转瞬就被一片黑色的寒气弥漫

  那寒气如絮,飘摇而起,使得整个蛮荒星在这一剩那,冷意环绕

  杀戮本源,是极为特殊的一道本源,古往今来拥有者极为罕见,可一旦拥有,一道本源就可轻易破开空门,这本源,是杀之极限

  清水的修为虽说是空涅初期,但以杀戮本源,再加上他数万年的神通之战,他可以发挥出的杀戮,就算是空涅hòu期修士遇到,也会色变

  “杀人么……好”王林起身,向着天空一步迈去,脚下有bō纹回荡,直接消失在了天地内清水全身被冰冷弥漫”同样迈步,踏入王林消失的bō纹内,一同无影

  若是把整个昆虚星域比喻成是一潭湖水,水中的浮游便是一颗颗修真星,那么眼下,这水面上却走出现了两道并列的bō纹,如同两条箭鱼在水下急前行百度仙逆

  昆虚星域内,来自界外的修士不多,毕竟那修真联盟才是他们暂时的总部,且这不多的一些界外修士,在之前的一场震动了整个星空的杀戮下,几乎全部死亡

  那场杀戮,是一对师徒二人掀起,在龙磐子绝对的修为之下,罕有界外修士可以存活

  只不过,龙磐子的目标,是召河,昆虚他没有停留,留下了一些漏网之鱼

  三个眉心有印记的界外修士,此刻神色露出惊慌,小心翼翼的在星空疾驰前行,甚至就连度都不敢太快,怕引起大量的bō动被人注意

  “消息玉简没有反应,怕是其他人都凶多吉少,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修真联盟总部不能回去”我担心那里也出现了变故,莫非是界内大肆反攻了不成,我等还是寻找一处修真星隐藏起来”等大军杀入时再出现为好,,

  三人前行中彼此传音,但就在这时,在他们的右侧星空内,却是有两道bō纹渺渺而过”那其中一道bō纹内,一股滔天杀戮弥漫,直接从这三人身边穿透没有惨叫之音,在那两道bō纹过hòu,这三个界外修士身子一震,身体上出现了无数细密的裂纹”骤rán崩溃,元神四分五裂道消而亡

  同样的一幕,在昆虚,罗天,云◇海处处均有,自龙磐子不久前横扫一翻杀戮之hòu,这三大星域残存的不多界外修士,再次经历了来自清水的疯狂

  血花点点,绽放其生命最hòu的美丽

  那两道bō纹,横扫了三大星域hòu,冲入★进了召河召河,是彻底被界外修士占据之地,这里存在着诸多的界外修士

  刚一进入召河,立刻便有浓浓的血腥弥漫,但这血腥无法阻止那两道bō纹,在其那融入天地的度下,掠过了一处处修真星

  最终直奔召河深处,那最hòu一化彩界这里,是红杉子本尊被封印所在

  星空中,一个巨大的裂缝内”散发阵阵七彩之芒,在那裂缝外,残肢断臂处处,大量的界外修士惨死在四周

  有轰鸣之声从那七彩界内☆不断地传出,显rán在里面,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厮杀

  那两道bō纹骤rán临近,其中蕴含了滴天杀戮的bō纹,一路来临之际身hòu星空咔咔冰封”轰rán间便直奔那七彩裂缝而去

  随着他的□来临”这裂像外的那些残肢断臂以及无数尸骸”全部被冰封笼罩,寒气逼人

  那蕴含了杀戮气息的bō纹,在来到七彩裂猛的刹那,bō数消散,一身青衣的清水,直接迈步而出,他没有丝毫犹豫,踏入那七彩界

  王林的身子同样幻化出来,略有疲惫中同样迈入进去

  这召河七彩界内,王林州一踏入,耳边就传来阵阵惊天惨叫,这七彩界与王林之前看到的两处又有不同,这里由数块漂浮的大陆组成

  但此刻,四周却是充满了大陆崩溃的碎石,漂浮在空中的,只剩下了三块在那三块大陆之上,龙磐子正与一个黑袍老者斗法”二人挥手间便是地动天摇,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那黑衣老者,王林见过,此人正是云海第一战中刚○一出现就被封尊之灵困住的长尊会天罚殿殿主

  此人修为,在太古星辰内次于五尊,已rán到了空玄初期并非是如龙磐子那样毁灭生机换取,而是真正的空玄初期

  在那三块漂浮大陆下,界外数万修士盘■膝而坐,阵阵喃喃咒语之声传出,在他们的头顶,有一丝丝香火之力飘出,在半空化作一个个样子诡异的生灵,带着嘶吼咆哮,环绕龙磐子与那天罚殿殿主四周,与之一同出手百度仙逆

  清水早王林一步来临,在其出现的刹那,他看了一眼天空的龙磐子二人hòu,双眼寒光闪烁,迈步中直奔四周的数万修士而去,那王林进入此地听到的阵阵凄厉惨叫,便是从这数万修士口中传出

  清水嗜杀,尤其是此刻杀戮本源大成轰开了空门hòu,其嗜杀的程度已rán到了巅峰,他一生就是在杀戮中度过,此刻冲出,挥手间便是亡魂生灭

  王林双目一闪”他抬头中,目光略过龙磐子与那天罚殿殿主,看到了在他们的上方,七彩云雾中,有一个巨大的道果从云内垂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