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往如烟


  王林似没有察觉那老者的来临,抚摸着那墓碑,跪在坟前,那墓碑很冷,阵阵凉意传入其手中,可却化作le一丝丝温,暖动le他的心神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落在le那坟墓上,mànmàn殷湿◆le墓土,似融化进去,流入le父母身上

  那手中的凉,心中的暖,眼中泪水与坟土上的湿散,使得王林与那父母之坟似在这一瞬间融合成为le一体

  这种融合,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天空之上的那老者,愣愣的望着这一切,心神轰鸣,如无数雷霆炸响,他身子隐隐颤抖,他脑子lǐ有一个猜测,这个猜测,让他眼中露出le激动

  能有资格跪在这坟前之人,能有姿格在这墓前流泪之人,能有资格说出爹娘二字之人,这天地间唯有一个,那就是封尊

  王林的身体内,mànmàn的似有一片柔和之光隐隐弥漫,笼罩le那坟墓,他茫然不知,跪在那lǐ眼泪不断的留下,悲哀的望着墓碑上的父母之名

  但在那老者看去,他却是倒吸口气,他不知是不是错觉,在他的眼前,王林的左侧赫然出现le一个虚化的女子身影

  这身影很柔弱,似风一吹就会消散,她拥有一头长,看不清样子,但却耳以感受到其身上传出那同样的悲

  她默默的站在王林的身旁,望着那坟墓,同样跪le下来

  远远一眼,这虚幻的女子与王林,仿若是夫妻一般,在他们的父母墓前,祭拜

  转眼间,在王林右侧,在那老者的目光下,再次出现le一个虚幻的身影,这身影是一个青年,这青年看起来约二十许岁,其样貌赫然与王林极为相似在这青年出现的刹那,他身边第三个虚幻之影出现,这是一个女子

  他们望弄那坟墓,神色悲哀,随之一同跪下

  这一幕,仿若是一家四口,温馨的同时,却也有一股莫名的苦涩,在那老者心神散开

  就在这时,远处天空有呼啸之声回荡,却见那疯子哈哈大笑中来临,在其身后老者三个弟子死死追击

  众人瞬间就来到这老房子的上空

  那老者三个弟子怒喝刚一临近,立刻就被其师尊大袖一甩,直接把三人卷到le身边,双眼一瞪之下,三人立刻停止喝声,纷纷低头不语,但在低头的瞬间,却是看到le下方跪在坟墓前的王林

  那疯子跑出老远,回头一看没人继续追来,不由的挠le挠头,身子一晃落在下方老房子旁的院子内,看到王林跪在不远处,立刻跑到近前,却是轻咦le一声,绕着王林转le几圈,他隐隐看到le王林身旁,那三个虚幻之影

  对于这一切,王林置若罔闻,他默默的跪在那lǐ,抚摸着墓碑,似在抚摸父母苍老的面孔

  天地在这一刻,有le阴暗,随着夕阳的渐渐落下,整个赵国的阵法出现le剧烈的■闪烁,却见那之前感应到阵法波动的朱què星诸多大神通修士,此刮化作十多道长虹呼啸,转眼就冲入这阵法内,进入到le赵国后,似有所察觉,直奔王林所在之地而来

  阴暗的天空,被一道道长虹立刻划过,从▲◆那长虹内显露出le诸多修士,纷纷出现在le半空,愣愣的望着下方跪在墓前的王林

  有一些人,是这朱què星的本土修士,曾经与王林见过,此刻在这样的环境下,在看到跪拜在墓前的王林后,却是立刻就认出◆le王林的身份

  “封尊”

  “王林”

  阵阵惊呼从那些认出王林的修士口中传出,引起le一场骚动,如同掀起le风暴,让这所有来临的修士,纷纷身子一震,神色露出震惊,有无法置信的激动

  那老者的三个弟子,是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与疯子同行之人,那被他们谈及粗俗之人,居然就是封尊

  此刻脑中一片空白,这三人已然忘记le思考,呆在le那lǐ

  远处☆天空一亮,有一片红云呼啸而来,转眼之下就临近这lǐ,云雾内走出一人,此人是一个老者,他身穿红袍,一头苍下的容颜,不怒自威

  隐隐的,还是可以从其苍老的面貌上,依稀看出当年周武泰的样子

 ▲tiānkōngyīliàng,yǒuyīpiànhóngyúnhūxiàoérlái,zhuǎnyǎnzhīxiàjiùlínjìnzhèlǐ,yúnwùnèizǒuchūyīrén,cǐrénshìyīgèlǎozhě,tāshēnchuānhóngpáo,yītóucāngxiàderóngyán,búnùzìwēi

  yǐnyǐnde,háishìkěyǐcóngqícānglǎodemiànmàoshàng,yīxīkànchūdāngniánzhōuwǔtàideyàngzǐ

 ☆ 这老者,赫然就是朱què星之主,周武泰

  他看着下方跪拜的王林,神色露出追忆与惘怅,默默的在那lǐ站le许久,在四周所有修士的安静中,轻声说le一句话

  “你……回来le……“
  王林没有抬头,一直望着墓碑,半响之后低声开口

  “回来le……“

  周武泰老le,他的身体透出一股沧桑的味道,身子迈步间,来到le王林身边,向着那坟墓弯腰一拜

  “你们都离去,让我与他静一静“周武泰抬头中,目光在天空诸人身上一扫,尽管这lǐ的修士有不少修为高过于他,但周武泰是朱què星之主,他的身份,在这lǐ的修士之中最为尊高,他的话语,已然高于le修为

  四周那十多个修士,沉默中压着激动,向着王林深深一拜后,又向着那坟墓一拜,这才带着恭敬转身离去

  他们之中有不少修士,并不属于朱què星,而是从其他地方来临,自愿守护朱què星,以此敬重封尊
▲   那老者也带着其三个至今无法相信的弟子,同样离去

  转眼下,这老房子内便只剩下子王林、周武泰与疯子三人那疯子看le半响后,觉得有些烦闷,便自顾的走到一旁,靠着院子墙,双眼一闭睡le起来

  “这次回来,准备留多久”周武泰沉默片刻,坐在王林身边,右手一翻拿出两壶酒,放在身旁,望着坟墓,轻声开口

  王林抬起抚摸墓碑的手,默默地坐在le地上,其身体外那三个虚幻之影,mànmàn的消散le

  “不会太久……”王林拿起一个酒壶,放在嘴边喝le一口

  “这是……“那壶lǐ的酒,有种他熟悉的味道,仿若回到le一千多年前

  “这是曾家的酒,我当年留下le不少,为的就是和你再醉一次“周武泰轻声道

  “曾家那个孩子,我收他做le弟子……他如果知道你回来,一定很高兴”周武泰拿起酒壶,喝le一口后望着天空,缓缓说道

  王林沉默,眼并似浮现le那当年曾牛的孩子,那今天资不错的幼童

  “谢谢”王林看着父母之坟,轻声道

  “谢什么,我这朱què之主也是你当年给予,只是我无法去阻止这朱què星的改变,你成le封尊后,来le很多人,他们也是好意,想要把这lǐ成为圣地,我只能保留这个赵国……”周武泰苦笑摇头,喝le一大口

  “我知你是一个念旧之人,或许这lǐ改变的太多,让你陌生le”周武泰轻叹

  王林没有说话,一口一口,把那一壶酒全部喝下后,周武泰再次拿出le几壶放在其前方

  天空mànmàn阴暗1月色笼罩大地,柔和中,却是有一丝丝凉意

  二人就着月色,喝着当年的酒,在这老房子外,在王林的家中,màn★màn的喝着,说着往事

  “符文族的云què子,已经寿元断尽而终,我为其埋葬……他死前一直说着你的名字……”

  “云天宗,如今成为le九大宗门之一,只是当年的故人也都已经6续消散le,◇如今的朱què星,莫说是你陌生,就连我,也觉得陌生le……,

  当年之人,剩下的已经很少,很少……“周武泰喝着酒,神色带着追忆

  “还记得火焚国的周紫虹么,我也是后来才知晓你们有旧,她随着她母亲凤祟,多年前离开,据说是拜入召河某个宗沁……,

  那周紫虹的道侣,在几年前的一场大战中死亡le……“

  王林听着周武泰的话语,默默地喝着酒,一壶,一壶

  “王林,其实我很羡慕你……”月色越浓,那一轮明月挂在高空1月光弥漫之下,周武泰似有些醉le,或许其醉的不是身,而是魂

  “你敢走出这朱què星,敢去在生死中挣扎……我不敢,我只能守护在这lǐ……“周武泰脸上露出苦涩

  “这一守,便是一千多年……我始终无法忘记,当年你指定我为朱què星之主,独自离去,渐渐消散在天空的背影,那时我的,虽说羡慕,可却没有如今这么沁……”,

  “还记得我的那个弟子么……”周武泰喝下一大口酒,眼中露出悲伤

  “他已经死去le多年,他是我化神的意境所在……我曾答应过他,我要陪伴其直至死亡……我把他葬在le朱què星上,每次我想要离开这朱què星时,我都会去看他一眼,默默地一个人在他的坟前喝酒”周武泰低着头

  “我那个弟子,很恋家,他不想离开家乡……“

  王林没有说话,与周武泰二人喝着曾家的老酒,直至明月渐渐消散,直至天边翻起白边,直◇至初阳抬头

  “王林,红蝶,可能没死“魂醉之中的周武泰,在这天明的一刹那,说出le这一句话

  爆第二红蝶的坑要埋le

  
///★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