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 青丝魂


  王林拿着酒杯的手因周武泰这一句话,有了一顿

  他的眼前似浮现出了那当年骄傲的一偻颜魂,那红色的魂,带着其骄傲,带着其孤独,在朱雀星上,绽放出明亮的光芒

  红蝶的一生很短,但其存在的绚丽,却是即便是如今的王林,也记忆难忘

  那但求一死也绝bú愿屈从而活的女子,那冷傲至极,另当时的所有朱雀星辈修士低头bú敢正视的女子,那红蝶,如她的名字一样,是那天空中,最璀璨的红芒所化的蝴蝶

  这蝴蝶很美,让无数人,永远的记住了

  王林眼中露井追忆,慢慢的放下酒杯,望着周武泰

  “红蝶所在,是雪域国……雪域国已经消散在了岁月之中,永久的散去了,这里面,与你当年的封印有关联……其内的雪域修士,如今即便还有存活者,也分散开来成为了九大宗门之人”周武泰抬起头,望着王林,缓缓开口

  “但在雪域国消散后,我在那一片空旷的雪域国内,却是现了一处地方……”周武泰神色凝重,喝了一口酒

  “你是否还记得,红蝶的师尊……其师尊当年算出红蝶会有一场生死大劫,此劫若过,则五行之体大成……”

  王井点子点头

  “我现的那个地方,就是红蝶之师死后的一处封印之地红蝶的师尊修为或许bú高,但其却有让周某至今未明之处……她是如何做到,如何去布置了这么一个复杂的阵法,这阵法内,有一缕红蝶的头“周武泰声音平静,慢慢的诉说起来

  “什么阵法?“王林隐隐觉得有些蹊跷,双目一凝

  “我对阵法了解bú多,看bú出太深的端倪,我知晓你与红蝶之事,这阵法当年被我保留下来,如今你回来了,一看便知”周武泰起身,看向王林

  王林望着父母的坟墓,他回来的目的,便是要祭拜父母,此刻深吸口气,没有去叫醒那睡着的疯子,与周武泰一同向着天空一步迈去

  朱雀星北部,一片山脉弥漫之地,在那山脉中心,有一座巨大的朱雀雕像,此像正是当年之物,也是如今周武泰的洞府

  天空一片扭曲下,王林与周武泰二人幻化而出,周武泰在前带路,二人直接进入这巨大的朱雀雕像内,其内部另有乾坤,是一座庞大的府邸

  在其中一处石室内,王林看到了那被周武泰挪移过来的奇异阵法

  这阵法约十丈大,占据了此石室的地面,使得四周泛起一片寒冰,那寒冰成蓝色,把阵法弥漫

  在这阵法中心wèi置,有一偻青丝被冰封,整个阵法似已经停滞了多年,没有丝毫运转的迹象

  “就是此阵了”周武泰望着那阵法,神色中透出当年的bú解

  “此阵,以红蝶师尊当年的修为,我bú相信是她布置“

  王林迈步踏入阵法内,低头目光一闪,仔细的看了起来,这阵法颇为复杂,其内蕴含了诸多禁制,的确如周武泰所说,绝非第一步修士能布置出来

  “若非是这阵法当年被我现时已经停滞,凭我的修为,定会被这阵法所伤”周武泰缓缓开口

  王林低下身子,右手按在阵法寒冰上,顿时那寒冰闪烁刺目之芒,阵阵轰鸣隐隐传出,使得这阵法有了运转的迹象

  王林双目露出推衍之色,半响之后松开右手,在其右手离开那寒冰的瞬间,这阵法又慢慢的停滞了

  “这是一个分魂传送阵“王林沉吟少顷,平淡开口

  “应是一个修为到了净涅后期大圆满,甚至高的修士布置而出……的确bú是红蝶之师,又或者是其师隐藏了修为……但若隐藏修为,红蝶后来之事便无法解释完整“王林平静说道

  “此阵的作用,便是以这一缕青丝分出魂,把此魂以此阵传出,就是bú知会传到什么地方……这青丝上有红蝶的气息,如此来说,红蝶或许真的没死”王林目光一闪,分析起来

  此事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想到在这朱雀星上,居然还有这等隐秘之事

  “当年红蝶的师尊算出红蝶生死大劫,她很有可能知晓此劫极难避过,bú知以什么方法找到了此阵,在红蝶尚未历劫前,将其魂分出一缕,以此阵送赵……,想以这种方法,为红蝶留下一丝生栖……,

  如此一来,就算是红蝶身亡,那么有这一缕魂在,也可夺舍重生,以这种方法,避开那生死大劫“王林站起身子,看向周武泰

  周武泰神色露出思索,想了许久后,沉声道:“我当年现此阵后,曾经翻查历代朱雀星之主的典籍,现了一个隐秘之事,雪域修士与那巨魔族一样,似都是外来之修

  王林沉默中离开了这石室,站在朱雀雕像之上,望着天空,其目光仿若穿透天地,看到□了茫茫星海

  “无论真相怎样,红蝶没死,也是让人欣喜之事……或许此刻的她,正在这星海的某处,也在望着朱雀星……,只是bú知她是否有这里的记忆,是否还记得那些往事……“王林的声音有些飘渺,落入其●身后周武泰的耳中

  “她没死,我也很高兴……故人bú多了,希望在我余生中能与她见一面”周武泰微微一笑1点头长叹,当年的仇恨,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消散在了岁月之中

  “或许,我见过枷…………”王林目光一凝,他仔细的回想这两千余年,可却没有任何答案

  “罢了,若她想让我们知晓,自会有椎逢的一日,若她bú愿,那么就当做她已经道消好了……”周武泰神色有些没落,他望着王林,似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周兄,王某走了”王林转身望向周武泰,一抱拳

  周武泰神色复杂,犹豫了一下在抱拳的同时,轻声开口:“你……你这些年可见过柳眉?“

  “见办……,她已经道消”王林看了周武泰一眼,半响之后缓缓开口

  周武泰面色苍白,苦涩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王井离去了

  其身影消散在了这朱雀雕像上,周武泰一个人默默的站在那里,望着王林消失的方向,神色加没落

  “柳眉道消了……“周武泰轻叹丰坐了下来,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他心里始终有一个身影,那身影在这近两千年,始终bú散

  喝着,喝着,直至天色再暗,周武泰望着天空大笑起来,其笑声透出一股悲哀,还有那浓浓的追忆

  没有人知晓,当年的他,一直倾慕柳眉

  就连王林,也是刚刚从周武泰的神色中,察觉到了这一点,可他,又能说些什么……

  在赵国老房子内,◇在父母坟墓前,王林守孝了七天,这七天中,他再没有离开这里,一直望着父母的坟灵,喝着酒,度过了这七天

  这七天,王林的心慢慢彻底的平静下来,他如同一个老人一样,bú去想所有事情,bú去想体内的排■斥之力,而是沉浸在那陪伴父母的温情与悲哀内,默默地看着黑夜与白昼的交替,看那日升日落

  疯子也早就睡醒,伸着懒腰又开始了喋喋bú休,在王林耳边,在这老房子内絮叨起来,尤其是从王林手中抢过了酒壶后,喝了几口便为絮叨了

  甚至在喝了bú少酒时,许是醉了一样,居然还唱起了歌,使得这平静的老房子,忧伤略有消散了

  在第八天,妻林在父母坟前磕下头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故乡的气息,看了一眼父母墓灵,转身一步迈去

  这一步迈出,他从游荡回乡的凡人,再次成为了修士

  冷酷的修士

  这一步迈出,王林,从凡间回到了血雨腥风的修【花花】真界他面对的,将bú是父母的温情与回忆,而是那尔虞我诈,充满了生死危机的修真道

  这条道,是一条bú归路踏上此路,就必须要坚决的走下去bú能停止,就算是回头,也只是短暂的一瞬

  “朱雀星上,我还要去最后一个地方”王林带着疯子,在这朱雀星的天空中,其目光遥遥的看向了远处

  那里,是符文族当年的天坑所在,那里,隐藏了符文族的秘密,那里,是当年老圣皇的分身黄龙真人,一直想要进去之地

  那符文族内第十九层中,到底拥有什么样的隐秘,这件事情,困扰了王林很久很久

  身子一晃,王林带着那始终在喋喋的疯子,化作两道长虹,直奔符文族天坑

  第三送上,爆没有结束,还有第四今天写的很累,写着写着想起了父母,尽管在一个城市,可是每天写书用去了全部的时间,每次写完大都天黑了

  如果你们在外地,就给父母打个电话,问一生平安,心里很温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