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杀一人!


  在这古伞出现的瞬息,一股滔天灭世之火从那撑开的伞下卷动轰轰而起’笼罩了天空’向着下方急燃烧而去

  在这火焰下,天地一片扭曲,仿若所有之物都支离破碎’隐隐要被撕碎一般’浓烟滚滚,随着那火海呼啸

  三人神色大变,在这火焰滴天下’来不及去击杀王lín’而是急后退’这火伞一出’给他三人带来了一股极为强烈的生死危机

  尽管他们是投影而来’尽管即便是死亡,也不会连累本尊而亡,可一旦投影死去,他们的同样会重伤调养’此刻骇然中’三人不顾一切的急急后退

  “封尊此人不愧是封尊,以如此修为居然能施展这种灭绝天地的神通”’那灰衣老者神色剧变

  “上代封尊极为难杀’没○想到这一代封尊同样如此”’黑衣老抠倒吸口气,kàn向王lín的目光’杀机弥漫,可shēn子却是急后退

  焚界古伞’在这不属于这一界的神通之术’以王lín的修为’尤其是现在尚未完全感悟明了,如此●一来’其消耗的生机同样庞大无比

  那伞中宣泄的火海,全部都是他生机祭献而出,此刻其容颜急枯老,但双眼的寒芒却是不但没有少’反而浓

  “想要逃’你们逃得了么要杀我王lín,不付出代价’不□够”王lín低吼中全shēn生机疯狂的释放出来’祭献进入那焚界古伞内,使得其内火焰浓’向着下方如一张大口直接吞噬而来

  那白衣男子面色苍白’后退中猛地一咬牙’右手抬起直接在眉心一拍,轰的一声,◆其原本光滑的眉心’立刻就凸起了一个雪花样子的符文

  这符文一出’天地之间顿时就有一股寒气弥漫开来’与那火海对抗的刹那,这中年男子低吼一声,右手在眉心狠狠一抓’赫然间就把其眉心那雪花印记完全的抓出

  向着前方天空那宣泄火海的古伞,直接一抛而去

  “以老夫寿元为道’以冰雪之魂为天,以寒封虚无为引’冰封万古”’那中年男子shēn份显然高于另外二人,即便是在太古星辰,也是仅次于太古五尊之类的人物

  他这一出手’天地色变

  这如井一般的天地内’那地面上的平静的水面’在这寒气扩sàn的瞬间,立刻就有阵阵惊天的咔咔之声急急而出,却见那水面升起一片寒气,在中间位置瞬间就被冰封,那冰封向着八方蔓延,转眼之下,整个水面,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片巨大的冰面,无边无际

  如此巨大的冰面’从其内立刻sàn发出偻缕白色的寒气’这寒气直接升空’与那火海对抗的同时,整今天空一震☆

  却见那天空上’在那古伞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数万丈大小的巨大雪花印记,这印记一出,天幕便有轰鸣传来,只见那整今天幕,在这刹那间’成为了冰封

  天’是冰井

  地,是冰封

○  片片雪花在这天地内一一浮现,随着那中年男子一声咆哮’随着其右手抬起一指那在天地寒冰中燃烧的古伞,无尽雪花齐齐一动’从四面八方直奔古伞而去

  一眼kàn去’所见全部都是白色的雪花舞动’化作一◇  piànpiànxuěhuāzàizhètiāndìnèiyīyīfúxiàn,suízhenàzhōngniánnánzǐyīshēngpáoxiāo’suízheqíyòushǒutáiqǐyīzhǐnàzàitiāndìhánbīngzhōngránshāodegǔsǎn,wújìnxuěhuāqíqíyīdòng’cóngsìmiànbāfāngzhíbēngǔsǎnérqù

  yīyǎnkànqù’suǒjiànquánbùdōushìbáisèdexuěhuāwǔdòng’huàzuòyī场雪之风暴,轰入古伞,那古伞的火海弥漫,雪花急融化,如同雨滴一般倾盆落地

  是在这一刹那’从被冰封的水面内sàn发出无尽寒气’与被冰封的天空中所sàn寒气融合’直奔古伞而去

  咔咔之声下,却见那古伞宣泄的火海,立刻就被大片的冰封住,就连那古伞’也是轰鸣中’成为了冰雕

  无数巨大的冰锥在雪花融化下被凝聚在那古伞之下’sàn发出阵阵寒光有无数冰柱,从天空与地面延伸’与那古伞冰雕连接,一眼kàn去,触目惊心

  那中年男子呼出一口大气’后退之中的另外二人’也纷纷停下’但就在这时’随着王lín目光一闪’他右手一指那被冰封的古伞’体内生机大范围的流逝祭献之中’这古伞内传出闷闷地轰轰之音

  那中年男子面色再变’露出骇然之色疯狂的退后’远处那停止下来的二人,同样头皮发麻急急倒退

  冰内火海猛地向外一sàn,砰的一声’便有大片的冰封直接崩溃,最先崩溃的’是与天空连接的那些冰柱,随后则是大地的冰柱’最终,那古伞外的一切冰层,轰轰全部碎开’在一股涵滔火海的冲击下’向着八方倒卷而去

  王lín眼中露出杀机’右手抬起一指那逃遁中的黑衣老岖’随着其一指落下,那古伞外冰层崩溃的同时’火焰分一股呼啸间直奔那老姐而去,那老岖面色惨白,双手掐诀似有神通弥漫’但刹那间其shēn子就被那火海吞噬’惨叫回荡中’在那火海扫过之后’那老抠投影而来的shēn子直接崩溃

  在这老抠被焚界古伞轰杀的瞬间’在太古星辰,在那永恒漂浮在星空的漆黑阁楼内’在那阁楼大殿的那口井旁,盘膝坐着数人

  其中一人’赫然就是这老抠,她猛地睁开双眼’喷出一口鲜血,死死的盯着shēn前那口井这井内,出现的赫然就是王lín所在的那片天地

  许久之后,老妪抬起头,kàn向那大殿深处

  “给我一个解释”

  “没到时候……此子手中有一枷“……’苍老的声音从这大殿深处悠悠传来

  那老妪沉默’不再开口’目光落在了那井内天地

  那井中古伞火焰弥漫’在轰杀了黑衣老姐后’随着王lín再次一指而去,却见这所有的火焰直接分出两股’向着那灰衣老者与那白衣男子而去

  这两股火焰如同火龙’呼啸间其中一条临近那灰衣老者,这老者面色急变之下双手掐诀’在眉心一拍’顿时其shēn体外便有大量的黄芒闪烁,化作了一层层泥土弥漫全shēn,在那火海吞噬而来的瞬间,他的shēn子被火海淹没

  轰鸣回荡’直至那火海离去,只见n个巨大的土qiú漂浮在那里,其上咔咔之下出现了无数裂缝’轰然崩溃,露出了内部那老者

  这老者喷出大量的鲜血,shēn子萎靡’重伤之下但却没有死亡’望着前方再次呼啸而来的火海’他苦涩中暗叹,右手抬起捏碎了一枚玉、简,其shēn子渐渐消sàn’在那火海吞噬的刹那,无影无踪

  他尽管喷出鲜血’可这鲜血也是虚幻的,虽说喷出,可却不见踪迹

  太古星辰阁楼大殿内’老抠shēn旁,坐着一个灰衣老者’此刻这老者睁开双眼,嘴角溢出鲜血’苦笑摇头

  “小弄了似…………,’

  那井中天地’在王lín最后一指下’焚界古伞分出的那最后一道火海,卷向白衣男子’火海吞噬而过的瞬间,那白衣男子全shēn弥漫了大量的冰层,在那轰隆隆持续不断地巨响下’他shēn体外的冰层不断的崩溃重凝聚

  其shēn子倒卷’在数万丈后停了下来’随着冰封的一层层弥漫,他此刻shēn体外的冰层,凝聚了火焰’成为了一道封印

  王lín容颜衰老,这一次施展焚界古伞,他祭献了太多太多的生机,否则的话’也不会让这古伞具备这种威力’但同样的’对他来说也是极大的伤害’尤其是那体内的排斥之力,让他全shēn颤抖

  此刻随着生机的越来越弱,那天空的古伞也渐渐没有了方才的威力,慢慢的似要消sàn一样’王lín眼中露出杀机’这一次生死大劫,他已然不去考虑能否渡过

  “死’又何妨’老子本就厌烦了修道’能在死前多杀几人’足够了”’王lín头发sàn乱’已然豁了出去’迈步中直奔那被冰封的中年男子,他要杀人

  但就□在王lín临近那冰封的白衣男子的一瞬间’王lín双眼瞳孔一缩,猛地抬头,却见在那白衣男子shēn体外那巨大冰层的上空,无声无息间从虚无走出了一人

  此人是一个女子’样子模糊,但双眼却是清晰的露☆出了寒意,玉手抬起’五指伸开’遥遥的按向王lín

  “五脏仙道其一为肾’肾衰而伤”’那女子声音轻柔,但随着话语出口,其小指一弯’碰在了掌心

  王línshēn子一震’他隐隐感受到一股奇异之力弥漫在天地’是在这奇异之力出现的一刹那’他体内双肾’顿时就传来一阵无法形容的剧痛

  喷出鲜血’王línshēn子下意识的退后’此刻若他的shēn体透明’那么可以清晰的kàn到其体冉双肾’正在急的枯萎,甚至就连古神的恢复之力都无法复原

  在退后出第三步的刹那,王lín惨哼一声,其体内双肾急枯萎之下,化作了一片血水消sàn在了王lín体内

  剧痛之下’王lín双目通红,shēn子颤抖,但眼中的杀机却是在这痛苦中达到了巅峰

  “其二为肺’肺死而终”’那女子声音渺渺’指向王lín的手掌内’无名指随着小指之后’弯曲下来

  “其三为脾’脾溃而腐’’无名指后,这女子的丰指,弯曲触掌

  今天爆发,先上一,第二还差一半,正在写月底最后2天,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