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 一箭之威!


  王林寒目如冰,盯着zài他开弓zhī下,急后退的四人,还有那zhī前试图狂妄冰封火伞的白衣男子,这四人此刻神色剧变,不顾一切骇然的退后

  这四人尽管都是大能zhī辈,修为是高出王林不少,但此刻投影而来,修为被这封印压制zài不被外界察觉的临界点,只能挥空灵中期zhī力

  但这四人,却是给了王林数次的生死绝命危机,这危机,若王林没有zài颠落zhī地学会祭献寿元的焚界古伞,他zài最早的那次三人联手杀戮下,就会死亡

  若王林没有dé到疯子送给的造化,那么zài那两个仙妃手中,他也是必死无疑

  同样的,若他没有手中zhī弓,没有这支箭,那么眼下依然是死局,就算拼了一切也无法破开

  盯着那四人,王林目中露出滔游杀机,这支箭,他只有一箭zhī力,且若无箭zhī后”开弓需要祭献生机,他已然没有了多余的生机可以再祭出来

  这一箭,他本是为了掌尊▲准备,为了那至今还没有出现的最强zhī人准备,他本意是把所有要杀自己的人都引出后,以这一箭,结束这一次的封尊杀劫

  但天下zhī事,却并非事事都能如王林所愿,他不是天道,改变不了别友的行踪,也■无法操控他人的念头

  zài那四人zhī前的临近下,王林明白,若再不拿出这弓与箭,他等不到掌尊来,就会真正的道消而亡

  仙人不灭体,并未完整,尽管可以低效部分zhī力,可对王林的伤害同样是巨大,王林知道,若再经历几次身体崩溃”莫说被人夺舍,甚至他自己的灵魂都有可能zài这不断地崩溃下真正的死亡

  留下的,只是一具不灭体

  不灭的,是身体,不是灵魂

  “杀”王林一声低吼,拉开的如圆月般的弓弦,猛然间,松开了右手,zài其右手松开的一颤,弓弦嗡鸣诣天而起”取代了天地一切声息的瞬间,那弓弦骤然向内弹去,一股莫大zhī力轰轰而出,传递到了弓弦zhī前的那支箭上

  那箭随着弓弦而动,zài那弓弦内的庞大zhī力传入下”离弦而出

  天地剧变

  一股震耳欲聋的呼啸zhī声,zài那箭出一刻”卷天而起这一箭,如同一道死亡zhī虹,疯狂的冲了出去

  随着一同冲出的,还有王林的灵魂元神与体内一切zhī力,道古zhī力,血脉zhī力”等等让所拥有的一切

  这一切全部都zài那箭离弦的刹那,从王林体内化作一道道无形烟丝,被那支箭全部吸收的gàngàn净净

  他,只有一箭zhī力

  王林的身子被那弓震,身体轰然间有了崩溃的迹象,连续退后数十丈,还是无法抵消那弓开zhī力,鲜血溢出下,其身倒卷,直奔远处下方水面落去

  但他的双目却是死死的盯着前方,带着狞笑,盯着那惊鸿一箭,呼啸天地而出

  这一箭现,下方那平静的水面立刻卷动,出现一道深深地沟整,这沟整似与上空zhī箭齐平,随zhī向着前方急轰轰而去,远远一看,仿若是有两只无形大手将着水面强行分开

  甚至zài那天空上,此刻也走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这裂缝不断的延伸zhī下,似要破开这太古星辰为了王林布置的绝强杀阵

  四人骇然疯狂的后退,那虚神天尊度最快,急急后退中就zài了最后,那两个仙妃随zhī疾驰,面色苍白一片,眼中甚至露出绝望

  那白衣青年,显然无论是本尊修为还是地位,都是最末zhī辈,他快不过其余三人,落zài了最后方,成为了距离那箭,最近zhī人

  那支箭,呼啸卷动轰轰而来,一路破开天地,形成了一圈圈环形波纹向着四周疯狂的散开,有一股滔天的杀机弥漫,那箭体zhī上的符文,幽幽闪烁

  似zài这一刻,这天地内,再没有任何一人,一物,可以去阻挡这支箭,它轰鸣下直接就临近了那白衣男子

  这白衣男子面色惨白,他也试图捏碎玉简离开这里,可玉简虽碎,但却没有任何反应,此刻zài那惊鸿一箭来临时,其眉心刺痛,喷出鲜血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咆哮中猛的转身,双手掐诀就要施展神通,但就zài他回身的一瞬,那箭呼啸而来,以一种无法想象的度,直接就碰到了这白衣男子的眉心

  轰的一声响动,这白衣男子头颅崩溃,血肉四溅下,他的身体是层层瓦解,zài被那支箭穿透的瞬息,彻底的粉碎

  那凄厉的惨叫,几乎刚刚出现就戛然而止,让那zài前方逃遁的三人,心神一颤,魂飞魄散

  那身体上弥漫了阴月的仙妃,此刻面貌看起来极为狰狞可怖,但其双眼却是有绝望zhī色,那支箭轰轰而来,瞬息间就解禁其身,直指眉心心馏

  这仙妃猛地转身,神色扭曲,右手抬起zài前一挥,却见一道道光幕直接幻化zài前,但那光幕几乎刚一出现,就zài那箭下骤然崩溃,那支箭穿透了这些光幕,逼近而来

  危机关头,这仙妃喷出鲜血,其血液赫然就化作了一个血人,这血人蠕动下隐隐成形,但却zài那箭zhī呼啸间,轰然穿透其身,直奔其后那绝望到了极致的仙妃

  这一切都是刹那zhī间生,说来缓慢可时间却是极快,那仙妃神色透出恐惧,把zhī前弹奏的古琴直接拿出,此琴是仙尊当年所赠,为至强法宝

  但就zài这古琴出现阻挡zài前的瞬间,这车琴轰轰崩溃,成为了无数碎片倒卷,那仙妃惨叫中身子后退,但还没等她退后两步,那支杀人zhī箭穿透古琴碎片,从这仙妃眉心直接穿梭而过

  轰的一声,这仙妃如那白衣男子一样,头颅崩溃,娇躯是骤然瓦解,被那箭冲成了碎末向着四周散去百度仙逆

  那惊天一箭,连杀二人zhī后余力略有消散,但仍然拥有滔天zhī力,此刻呼啸间直奔那前方第王人,●zhī前施展了占卜预测zhī术的女子而去

  这女子目睹了白衣男子死亡,看到了自己的姐妹崩溃,花容色变zhī下,脸上露出凄惨zhī色,这身体尽管是投影,可若是寻常死亡也就罢了,一旦死zài这箭下○,对于本尊的伤害将会极为严重,这箭,不属于此界zhī物,这箭,是她的家乡,名震仙罡大6的李家至宝

  绝望zhī中,这女子不再逃遁,而是转身望着那急来临越来越大,最终取代了双目一切的箭,闭上了双★眼

  zài其双目闭合的瞬息,那箭轰鸣而来,转眼就临近了这女子眉心,但就zài将要穿透的一刹那,这女子胸口突然有一道七彩zhī芒幻化而出,却见zài这女子的颈脖,带着一个吊坠,这吊坠上有一颗黑◎色的椭圆形石块,那七彩zhī芒正是从这石块内传出

  zài那七彩zhī芒下,zài那惊漓一箭临近下,那吊坠自行从这女子衣衫内飘起,其上光芒一闪,那七彩zhī芒笼罩了这女子全身

  就zài这时,那箭轰轰下从这女子眉心穿透而过,直至箭矢过去后,这女子睁开双眼,却是没有收到丝毫的伤害,只是那飘起的吊坠上的黑色石块,却是咔咔zhī下,出现了一道裂纹

  “我最挚爱的妃子,这泪石送你,它可以保护你……这样即便有一天我不zài了,也会有它陪伴着你……,,当年仙尊的柔和的话语,zài这女子耳边隐隐回荡

  那支箭,穿透了这女子后,冲向最前方,由一团雾气所化的虚神天尊,zài其一声咆哮惊呼中,这支箭,直接冲入其雾内,轰鸣zài这一刻,再次传遍这天地内

  那雾气骤然崩溃,但zài其崩溃的瞬间,却是急急凝聚,化作了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这老者面色苍白,刚一退后,其身体却是再次崩溃

  凄厉的惨叫回旋,zài短短的瞬息间,这虚神天尊赫然崩溃了数次,直至最后一次身体凝聚后,其眉心直接碎裂,那支箭从其身体内穿透而过百度仙逆

  这太古五尊zhī一的虚神天尊,惨笑中身☆体爆开,化作大量的雾气消散无影

  “掌尊,老夫晋你挡下此箭,你要给老夫一个解释”其死前凄厉的吼声,zài他消散zhī后仍回旋八方

  一箭zhī威”若来形容,也唯有惊天动地四个字

◎  连杀三人zhī后,此箭余力不多,但呼啸间,却还是直奔天幕而去,要破开这天,轰碎这封印,撕开一个缺口,解开王林的封尊杀劫

  可就zài它临近天幕,使dé那天幕蓝光闪烁的刹那,zài那蓝光下,★无声无息的走出了一人,此人穿着黑袍,就连面貌都被笼罩zài了袍子内,一股莫大的威压从他身体内扩散出来,这威压zhī大,绝不是这里封印后所能挥的空灵中期

  他伸出gàn枯的右手,一把抓着了那支箭

  其身一震”缓缓地抬头,望着下方的王林”平静沙哑的开口

  “道古墓地外借来一吼zhī力,云海一战中阻我太古修军,王林,我们又见面了……老夫,掌尊……,,

  月票的差距越来越了,一个月的努力,zài这最后两天,似都变的微不足道了,不知道为什么,唉

  爆过,不止一次,可是作用不大,眼睁睁的看着月票被追的越来越近,心里起了无力zhī感

  就连爆,都无法延缓月票的颠覆,最后两天,唯有苦笑

  但就算是最后失败了,我也不会去选择买票我用田章豪言战过,为zhī奋斗过,疯狂过,这一切足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