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仙古分!


  王林抬起头,望着天幕上专出的那黑袍人,对方的样子,他怎能忘记,他,就是掌尊

  太古五尊之首,拥yǒu莫大心智,计算天地之人

  无论是当年杀上代封尊,毁灭四大仙界,计算青霜仙帝,派出符文族探寻李广之箭,还yǒu那水道子的反叛,司墨子的归降,战家老祖的死亡,等等种种事情,种种之人的背后,都yǒu这掌尊的身影

  甚至在太古星辰时,王林隐隐感受心神**控,他事后想来,也定是这掌尊所为

  在王林的记书内,yǒu一个神通法术,让他无法抹灭,那就是井zhōng捞月

  此术他在火雀族曾与那疑似掌尊分身之人身上看到过,直至这场封尊杀劫时,他看到这大地如井面后,内心深处已然yǒu所确定,这里,恐怕也是一场井zhōng捞月

  捞出的是朱雀星和他王林

  i,井zhōng捞月“……王林从那水面上站起,神色平静,望着天空

  那唯一没yǒu在箭下死亡的仙妃,茫然的站在二人之间,退后几步沉默下来

  “若非是蓝梦怜你,在太古星辰时,你便已然成为了老夫掌心之物“那黑袍人似微微一笑,声音沙哑,悠悠传出其右手一捏,那支箭一颤之下,消散在了其手zhōng他忌惮的,便是这一箭之力,故而迟迟不出,待王林这一箭射出后,这才现身

  这支箭,已然与王林体内之弓yǒu了联系,消散之后,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出现在了王林魂zhōng,当年若非是李广身亡,那此箭也会回到李广体内

  “告诉我,你的仙人血脉,从何而来“那黑袍人捏散了箭矢后,背着手,从那天幕走向王林,其步伐缓慢,但每一次落下,王林都会心神一震,全身好似被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无尽压力凝聚

  加诡异的,则是在那水面上,赫然也倒映出了一个黑袍人,走向王林

  这一幕看去,若是yǒu两个掌尊,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那股压力,也骤然的翻了一倍,从天地两处,同时传来挤压在王林身上,使得王林面色苍白,他的身体,在这一刹那赫然无法移动半点,仿若被定身术凝固

  但他的双眼却是一片冷静,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关头,王林明白,今日一劫,怕是难以渡过了此事,在那弓开一箭而出之时,王林已然知晓

  i,不说么,没yǒu关系,我会从你身上得到答案“那黑袍人摇头,步步走来间干枯的右手抬起,向着王林便是遥遥一指

  这一指之下,蓝色天空突然光芒全部消散,却而代之的,赫然就是一片金光万丈,这金光,是阳光,是从那天空zhōng突然出现的一轮骄阳之上扩散出来

  那骄阳出现的极为突兀,挂在天空,阵阵太初本源的气息,弥漫在了八方被那阳光一晃,在刺目的同时,掌尊的身影也阴暗起来,随着其前行,他身体黑袍外,渐渐yǒu了一圈圈光晕

  “除了那支箭,你没yǒu对抗老夫之枷……,天地之初,便yǒu光,这光,就是老夫感悟的本源之一,太初规则之源……在这太初之力下,汝之一切,古与仙,分离”掌尊话语沧桑,随着其一指,立刻这天地内存在的所yǒu由那骄阳散出的光芒,直接化作了一道光柱,骤然间,笼罩在了王林身上

  绝对的力量之下,王林无法反抗,那光柱笼罩其身,种种剧痛从体内浩荡而出,这光柱内的阳光,带着炙热,带着王林熟悉的太初之力,燃烧了其身体内的一切,包裹那些投影而来的游魂

  这太初之力,对那些游魂伤害极大,阵阵凄厉的尖啸zhōng,仅仅是瞬息间,王林体内的一切游魂,全部烟消云散

  没yǒu了游魂,王林的身子在那排斥之力下,在那光柱笼罩zhōng,骤然崩溃是在其崩溃的同时,那太初之力深入进王林崩溃的血肉之zhōng,强行的挤入进去,就要把王林□的古与仙,分离开来

  隐隐的,可以清晰的看到在王林崩溃后重凝聚的身体上,金光闪烁zhōng,似要大范围的冲出其身体

  那种被强行分离的痛苦,比当初融合之时要强烈,让王林神色扭曲,但他却▲没yǒu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盯着掌尊,死死的盯着,他要记住这一切,记住今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生死大劫

  若他yǒu来生,若他能今日不死,那么这种种的一切痛苦,他要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让对方偿还

  他还yǒu一个杀手铜,没yǒu使用

  这个杀手铜,很yǒu可能不受他操控,但在这个时候,王林却是不在乎了但他还在等,等在那最关键的时候,等对方距离近一些,拿出这个或许能改变这一切的杀手铜

  被王林的目光凝视,那黑袍人看不到神色yǒu何变化,他右手食指收回,慢慢伸开其余四指,化作一个完整的手掌,在凝固了王林身体,以太初之力让王林道与古yǒu了分离之后,随着走向王林,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的右手抬起,向着王林一捞

  i,井zhōng,捞月”在这黑袍人出手的同时,那水面上倒映的身影,也同样的抬起手,向着王林捞去

  他欲捞出的,是王林体内融合之后被强行分离的仙人■血脉之力

  随着其动作,王林体内传出一股撕裂的痛楚,这股痛,让王林几乎要凄厉起来,但却被他忍住,面部青筋鼓起,双目充满了血丝,死死的盯着掌尊

  “再近一些……”

  大量的金光从○王林体内扩散,yǒu无尽金色的鲜血,从其全身汗毛孔内大量的弥漫出来,是在王林体内骨桅之zhōng,那制造鲜血,血脉之力的最重之物,其髓液,也在这一捞之下,轰然参透了他的骨头,从其上那之前出现的无数细密○的裂缝与缺口处大量的挤出

  仅仅是瞬息间,在那剧痛之zhōng,王林全身血液喷洒,包裹其桅液在内的一切仙人血脉,那疯子给他的造化,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从其身体内爆出

  远远一看,这一幕颇为惊人,只见在王林的身体外,那些喷洒出来的金色鲜血凝聚在一起,赫然化作了一个人形,这人形,正是王林

  仿若是魂一样,王林在这一刻似被分成了两个,那弥漫了金光的身影,慢慢的从王林体内分离出来,升到了其身体七尺之上,一丝丝金线相连,越来越少

  随着那金色身影的飞出,王林的眉心古神星点幻化,却是没yǒu了金光,甚至他右目内的古魔星点,也同样没了金色

  那黑袍人双目露出精光,向上狠狠地一捞,与那金色身影相连的金现,全部蓦然断开,仙人血脉,赫然被完全的分离出来

  随着其分离,这金光身影蠕动,转眼之下就凝聚,化作了一滴,金光万丈的血液

  这一滴血液内,还yǒu那仙人不灭体的半成符文闪烁,这一滴血液,就是那疯子给王林的造化凝炼

  身体内没yǒu了仙人血脉,便没yǒu了排斥之力,王林仿若回到了遇到疯子之前,他体内传出砰砰之声,再次成为了古神肉身

  “仙人不灭体……这真的是仙人不灭体……你从何处得来”那黑袍人望着王林头顶上漂浮的那滴金色血液,双目露出狂热与激动之色,但在那激动之zhōng,却是yǒu浓浓的忌惮

  掌尊,很少会yǒu如此失态的■时候,也唯yǒu这血液,才会让他如此他可以知晓王林的一切事情,但却无法知道在那幽冥兽体内,王林所遇之事

  此刻动容之zhōng,掌尊向前一步迈去,右手抬起就要去抓那金色血液

  就在这时○,王林双眼寒光诣滔而起,张开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道古鲜血,这鲜血一出,仿若化作了一把血刃,直接打开了其储物裂缝,从其内赫然飞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阁楼

  这阁楼一出,天地顿时一暗,王林的那一口道古鲜血,落在了阁楼上,三个阁窗之一,完全的洒在了上面,将那阁窗染红

  “以吾道古王林之名,解你封印,给你自由,zhù吾杀敌“以王林的修为,他只能打开一个窗户,只能释放出一个其内被烨寞封印的至强之魂

  在其声音传出,在那血液落下的刹那,黑色阁楼那窗户顿时一震,咔咔之声惊天而起,轰然崩溃,一声疯狂带着浓浓兴奋的嘶吼,从那崩溃的阁楼窗户内直接传出

  “该死的烨寞,你封印老夫赤魂子万古无尽,今日老夫自由了“随着其吼声,只见一道红影从那窗户内一闪而出,那红影看不清容颜,只是一片鲜血,随着他的出现,一股惊天气息轰轰而起

  那掌尊距离太近,直接就在这血影出现的刹那,被其撞在了身上,后退数十丈,头部黑袍倒卷,露出了黑袍下的容颜

  i,赤魂子”

  这红影长笑zhōng看都不看那掌尊与王林一眼,一晃之下直奔远处面色剧变的仙妃,在其身上一卷,那仙妃惨叫zhōng全身被■血液弥漫,随着那血液而过,其娇躯融化,消失不见,被生生吞噬

  这血影狂笑,直接冲入天幕,狠狠地一撞之下,天幕蓝光一闪,轰然崩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这血影直接就从那窟窿内冲了出去

  此时此◇◆刻,在那界内,真正的朱雀星上,一间凡人都城内,那疯子手里拿着一个油油的半截鸡腿,坐在一群乞丐之zhōng,在那些乞丐羡慕的木管阁下,得意的狠狠咬了一口后,望着天空发呆

  “奶奶的,他居然不在这★里了,他不管本王了……不行,我要去找他,他不能不管我了……咦?“

  刚才yǒu些颓废,写到疯子这里,想起四月剑出鞘,不染红不回的热血,决不放弃今天没爆发,不开单章,在这五月决定胜负的最后两天,求月票,求推荐票

  诸位道友,zhù我一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