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4章 回首一望轮回在


  王林望着火堆的恍惚,被一阵吞咽水的声音打断,他回头间,看到了那bú远处的中年男zǐ,望着自己手里的干粮,bú断地舔着嘴唇,眼中露出可怜之色

  看着对方的样zǐ,王林笑了”在这一刻,他似对这中年男zǐ没有了陌生,而shì起了怜悯

  “给你,,王林从竹排内拿出干粮,递向那中年男zǐ

  这中年男zǐ双眼直了,狠狠地咽下口水后连忙跑了过lái,一把抓着干粮放在嘴里两口就咽下

  “好吃,好吃,本王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咦,本王?我怎么会说本王?”那中年男zǐ愣了一下,摇头中bú再去考虑,而shì眼巴巴的望着王林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你的家人呢?,,王林又拿出几个干粮,递给了地方,轻声问道

  这中年男zǐ给了他一种说bú出的感觉,这感觉随着与对方接触,越lái越浓,仿佛他曾经bú知在什么地方,与对方有过结识,且依稀间,在心◇里有傀,疚之色

  那中年男zǐ接过干粮,正要放在嘴边,听到王林的话后呆了一下,望着手里的干粮,再次大哭起lái

  “我也bú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醒lái时就在深山里,我想búlái了……金光,我记得我醒lái时四周有金光,还有好多人要抓我,哼哼,可他们找bú到我”那中年男zǐ哭声中,声音也模糊了

  王林眼中加柔和,看着对方再次几口就把他bú多的干粮吞咽下去,摇头失笑中从竹排内取出了水壶,递给了对方

  中年男zǐ喝了几大口,打了一个饱嗝,看着王林眉开眼笑,把始终拿着的鸡腿递了过去

  “给你,这个鸡腿bú好吃了,,

  王林哈哈一笑,拿过鸡腿,没有去吃,而shì包好放在了竹排书箱里

  庙宇外的雨,大了,雷霆闪电交错,把那庙门吹的bú断的晃动,时而拍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在那嘎吱声音的同时,也有砰砰之音回荡

  整今天地都shì一片漆黑,唯有这庙宇内的火光隐隐透出,在这阴森的世界中”散发微弱的光芒

  王林与那中年男zǐ”坐在火堆旁,湿漉漉的衣衫慢慢有了温暖

  “或许bú知道自己shì谁,也shì好的有时候即便shì知道了,也会去想,自己shìbúshì别人的一场梦……我最近总shì做梦,那梦里的世界很真实,让人分bú清了,,王林望着火堆,轻声开口

  那中年男zǐ喝了水,摇头喃喃

  “谁说的,你去试试bú知道自己shì谁有多痛苦,哼哼,要我说,bú管shìbúshì梦,只要开心,只要自己觉得很高兴”bú管shìbúshì梦,都shì好的”

  王林双目一凝,对方的话语,让他隐隐有了触动

  “只要自己开心,只要自己觉得高兴,就shì好的……我的理想shì科举入仕,让爹娘以后过上好日zǐ,让他们bú再去看亲戚的嘴的……”王林沉默,许久之后,点了点头

  “你呢,你有什么理想?”王林抬头,向着那火堆里填入一些干枝,问了起lái

  中年男芋打了个哈气,似有些困了,闻言精神一振,脸上露出得意之色,兴奋的开口

  “我啊,我的理想可多了,我要有好多好多灵石,我要有好多好多银两,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他说着说着,咽了唾沫

  “灵石shì什么?,,王林一愣

  “灵石?咦,我说过灵石么,灵石shì啥?”中年男zǐ也shì一怔,挠着头看向王林

  王林沉默片刻,哑然一笑,bú再去问这个问题,而shì与那疯zǐ,在这雨夜的庙宇内,慢慢的交谈了起lái

  二人之间似有说bú完的话,那疯zǐ原本还有困意,可说着说着,越加的精神起lái,他◎自己也bú知道为什么,看到王林后心里很shì温暖,对方给他的感觉,如同亲人一样

  外面的风在呼啸,呜咽之中时而吹入进lái”把那火堆吹的剧烈的摇晃,送入了带着潮湿的寒气,可shì却再没有给二人○▲冰冷的感觉

  甚至就连他们身后那庞大的土地像,其嘴角那琢磨bú透的微笑,也慢慢的柔和起lái,笼罩整个庙宇,把这里的寒冷驱散

  夜已深,雨水bú但没有渐小,反而大了起lái,在庙宇外肆□虐王林身前的火堆,也因没有了添入进去的干枝,慢慢的弱了下lái,似随时都可以熄灭一样

  “我和你说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我可没有告诉任何人哦,,那中年男zǐ神秘兮兮的在王林身边低声说道

  王林看了他一眼,带着微笑点头,眼中露出感兴趣之色

  那中年男zǐ得意的伸出右手,放在王林身前

  “看,你看这里,你看到什么了么?,,中年男zǐ指着右手腕,神色加得意

  只sh□ì他的右手腕除了脏兮兮外,什么都没有,王林看了半响,苦笑摇头

  “咦?你什么都没看到?bú可能啊,你等着,等我去洗洗,,这中年男zǐ连忙起身跑到一旁庙宇内的积水处,把右臂清洗一番,这才回到王林○身边,再次抬起,神秘的低声道“你这次看到了,

  王林神色古怪,再次摇了摇头,他的确什么都没看到

  那中年男zǐ怒了,向着王林大声的咆哮起lái

  “你仔细看看,你挣大眼睛去看,你……你……你怎么可能看bú到,你耍赖,你明明看到了,,

  王林揉了揉额头,把那中年男zǐ的右手那在眼前,仔细看了一会,苦笑中点了点头,开口道:“看到了,的确看到了,,

  “嘿嘿,怎么样,我厉害,哼哼,我要找到这个人,我猜测,他应该认识我,,那中年男zǐ满意的坐在一旁,望着自己的右手臂,慢慢发起呆lái

  “我要找到他,我隐隐有个感觉,他似乎曾答应过要照顾我,他答应要带我去玩,可他却走了,……没人管我了,就剩下我自己……我要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他喃喃中,神色露出黯淡,缩着身zǐ呆呆的看着自己右手臂,慢慢的声音越lái越弱,最终睡了过去

  王林轻叹”起身拿出一件厚实的衣衫,bú嫌弃对方脏兮兮的样zǐ,而shì盖在了他的身上许shì盖衣服的动作打扰了这中年男zǐ,他右车抬起一抓,转身弯着身zǐ,呼呼大睡起lái,其右手在侧”对着王林

  王林坐○在火堆旁,望着那解渐越lái越弱,缓缓熄灭的火堆,在这寂静的庙宇与外面的哗哗雨水中,沉默下lái

  他的心,渐渐bú再迷茫,梦,就shì梦,改变bú了什么,即便真的这一生只shì一场梦,那么这◆场梦里,他要开心,他要坚定的走下去

  “就当那梦,shì我王林另一个人生那个人生或许精彩,或许波澜壮阔,但那份梦中带lái的孤独与寂寞,那份悲伤,却shì让人心悸,让人心痛……”王林似明白了一些

  此刻火光一暗”那火堆完全熄灭,一缕青调升起,黑暗再次笼罩了庙宇,王林靠在一旁的庙宇柱zǐ上,在那中年男zǐ的舞声中困意袭lái,正要闭目睡下,忽然他猛地睁开双眼,转身看向那中年男zǐ

  在对方的右臂上,眼下庙宇漆黑之时,却shì有微弱的金光隐隐闪烁,那金光shì从这男zǐ手臂散出,在那里,赫然有一个模糊的手印

  似有一只无形的手,曾抓住那疯zǐ的右臂手腕,留下了这个印记

  望着那手印,一股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从王林心中bú断地升起,他愣了许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只shì因那手印模糊,无法从指纹上辨认,王林呆了半空,摇了摇头

  雨下了一夜,直至天明破●晓时,才慢慢的停了下lái”雨后泥土的芳香,弥漫在了天地内,飘入进这庙宇中

  一夜,无梦

  王林睁开双眼,伸了一下身体,望着庙宇外的天光,站起身zǐ活动一番略有僵硬的身zǐ”回头间,看◆那中年男zǐ还在呼呼大睡,其右臂已然恢复原状,看bú到了昨夜的金色手印

  把疑惑藏在了心底,王林收拾了一下行装,换了一身干净的布褂衣服,上前推了中年男zǐ几下,见对方睁开稀松的双眼,笑着抱拳

  “一夜相逢,也算有缘,在下王林,还要去县城科考,他日若能……”王林正说着,慢慢停了下lái,那疯zǐ低着头,神色很shì没落孤独

  沉默片刻,王林只留下一天的干粮,其余拿出放在对方面前,低声道:“我走了,你一定可以找到那个人的,一定,,

  他bú知怎的,心中泛起bú舍,看了对方一眼,暗叹中转身向着庙宇外走去,只shì还没等迈出庙门,就听见身后对方那哭声传lái

  “都bú管我了,他走了,你也走了,没人管我了……,,

  王林脚步一顿,望着外面雨后的天空,半响之后转身,看着庙宇内哭着的中年男zǐ,轻声开口百度仙逆

  “我……我缺一个书童,你年纪尽管大了一些,可应该无得……”

  此刻的王林并bú知晓,他这一句话便shì一场轮回,当年的他曾看疯zǐ依稀像一个人,那个人,便shì他在颠落之地,朱雀试炼的人方界内,看到的另一种人生的自己,其身边的如管家一般的书童

  那个人,拿着苏城的桂花酒,bú断地心痛酒钱

  人方界与梦凡之间的因果,有bú少道友都看了出lái,这shì耳根的伏笔记得当初写疯zǐ与许立国还有刘金彪的三宝情节时,还有个别道友认为水,认为bú妥,却bú知哪个时候,那个情节,也shì伏笔中的一环

  请看到最后

  怎知这梦凡初的几章里,又没有伏笔呢?耳根写书,求的shì一个道友看到某个章节时,会有恍然大悟,拍案叫绝的感觉

  这份感觉,在我看lái千金bú换还记得第二次化凡里,王林父zǐ的一生么,那个时候,多少人在说,讨厌王林,愤怒王林为何bú让王平修道,觉得王林自私,bú可饶恕

  可最后,有没有那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呢?言尽于此,再说就shì剧透了,呵呵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