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炼魂宗的果


  ‘莫非,我炼魂宗,再无崛qǐ日,再亢延续的可能……,**那中年男子仿若疯癫,凄笑qǐ来,但就在这时,他突然面色一变,猛地回头遥遥看向远处

  “咦”他双目一凝,顿时双手掐诀,疯狂的拒衍●计算qǐ来

  “这是……过……过……男子神色急变化,他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消耗了大量的寿元生机,连续算了九次,但九次的结果,全部都是一个

  这是一个让他感觉无法置信,甚至有些荒诞的结论

  沉默中,他身卝子一晃,直接消散无影,由莫晓手打组提供却是以挪移之术,直奔赵国而去

  赵国一处县城内,天地安静了,唯有那县城中一间客栈的二楼,站在窗前的王林,其喃喃的声音,微弱的回荡

  “因果,什么是……因果……”

  一夜的时间,慢慢的流逝,王林不知何时回到了桌子旁,望着那熄灭的烛台,默默的发呆,他的脑中那之前存在的声音不断地回旋,渐渐地取代了全部

  窗户,他忘记了去关,此刻已经无风,无雨随着天空的明亮,随着初阳升qǐ,光芒笼罩大地,早qǐ的人们,均都惊喜的发现,这大半个月来弥漫天空的乌卝云,在这个清晨,居然全部都消失了

  明媚的天空里无云,那阳光带着柔和落在身shàng,让人几乎快要生锈的身卝体,顿时焕发出朝气

  似今年的夏天,来的早了一些,似今年的雨季,退去的快了一些

  大福也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看到窗户外的天空后,立刻眉开眼笑,得意的一指窗外,向着王林大声喊了qǐ来

  “我昨天夜里做了个梦,梦到我一指,雷霆就消散了,哈哈,还是我厉害,“哼哼,看来我果然不是寻常之辈,唉,可惜可惜了”

  王林的思绪,在那□天空明亮之时,慢慢的藏在了脑海中,一夜没睡,但他却不觉得有任何疲惫,只是那眉心的胀痛,却是隐隐传来

  他揉卝着眉心,看了大福一眼,见其脸shàng的微笑后,自己也觉得开心了

  “你厉害★□天空明亮之时,慢慢的藏在了脑海中,一夜没睡,但他却不觉得有任何疲惫,只是那眉心的胀痛,却是隐隐传来

  他揉卝着眉心,看了大福一眼,见其脸shàntiānkōngmíngliàngzhīshí,mànmàndecángzàilenǎohǎizhōng,yīyèméishuì,dàntāquèbújiàodéyǒurènhépíbèi,zhīshìnàméixīndezhàngtòng,quèshìyǐnyǐnchuánlái

  tāróuguànzheméixīn,kànledàfúyīyǎn,jiànqíliǎnshàngdewēixiàohòu,zìjǐyějiàodékāixīnle

  “nǐlìhài,是你梦shàng天庭,让雷雨消失,行了……

  大福颇为兴卝奋,为得意

  时日匆匆,县城的科举,也在五日后举行,赶来这里的书生,在这紧张的五日等待后,在第六天的清早,在那依旧是阳光卝明媚的天空下,从各个居住的客栈内走出,向着县城里四处kǎo场赶去

  这五天内,王林除了去县城衙门送shàng路引kǎo贴,并排了kǎo场外,几乎没有离开客栈,而是抓紧一切时间读书,做着最后的准备,他同样很紧张,这一次kǎo取,若是成了,便可继续下去可一旦失败,那么一切都要从头再来,不得不回到村子里,默默的等待数年后,再一次的科kǎo

  王林不想失败,他不忍看到父母那黯淡的目光,不愿因自己的失败,而让父母在那些眼高于顶的亲戚们面前,感受那看似安慰,实则嘲笑的目光

  五天的时间,大福可是憋坏了,他性子好动,由莫晓手打组提供在王林读书时便自己出去,在那县城里转悠,渐渐的,认识了一些人,xué会了加吝啬的本领

  第六天,王林沐浴焚香,换shàng一件白色的文士衫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与背着竹排书箱的大福出了客栈,向着kǎo场走去

  他要去的,是第三处kǎo场,在县城之西……路shàng卝街道很是热闹,两旁有不少早摊,那些小贩们早早就出了摊位,让这些去赶kǎo的书生,可以在他们那里买些吃食

  一眼望去,街道shàng去赶kǎo的书生很多,彼此都是行色匆匆,或带着忧虑,或带着紧张,甚至就连吃东西,也往住几口咽下后连忙离去

  王林深深的呼吸几口气,慢慢的平静下了心绪,吃了几个包子后,便与大福来到了kǎo场外,这里人群众多,密密麻麻的,可却没有什么喧吵之声,大都在那里闭目养神,心中回忆所读之书

  两个身穿锦袍的官卝员在外冷漠的望着那些kǎo生,因他们的存在,由莫晓手打组提供使得这里渐渐弥漫了一股凝重的氛围,王林平静的站在那里,望着kǎo场shàng的天空,心绪慢慢的完全静了下来

  他身后的大福,则是四下乱看,可看着看着,却是脸色郁郁,他看到别人的书童几乎都是年纪不大,对比之下,自己似有些格格不入

  嘀咕了几句后,大福便拿出包子,狠狠地咬了几口

  不多时,临kǎo一刻来临,只听咚咚的钟鸣之音似从远处传来,这声音回荡整个县城,透出一股沉重

  这钟声一响,那些闭目的书生一个个睁开双眼,神色凝重,紧张之感一下子便重浮现出来

  “进kǎo场若有小抄者,自行拿出,莫被发现后,取消了资格”其中一个锦袍官卝员眼皮一翻,缓缓开口

  随着这些书生一个个迈入kǎo场,几乎每个人都会被搜卝查一翻,确认没有卜抄后,这才放入进去

  论到王林之时同样如此,检卝查了竹排书箱等物,便那让他进入了

  大福在外面向着王林挥手,大声喊了qǐ来即便是四周有人皱眉厌恶,他也毫不在意

  王林脸shàng露卝出微笑,向着外面的大福挥手,转身进去

  找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座位后,王林平静的坐下,在kǎo场监官的注目中,所有坐下的kǎo生纷纷打开了桌子shàng的宣纸,凝神定气

  直至监官拿出了被火涛封死的此番科kǎo的题纸后,不多时,便有沙沙书写之声回荡

  王林平静的磨着墨,望着面前的宣纸,却是许久也没有下笔,科kǎo的时间是一整天,很宽松,给人留下了足够的思索空闲

  慢慢的,那些如王林一样沉思的书生们,也有了思绪,由莫晓手打组提供一一动笔,到了最后,整个kǎo场内便只剩下了王林一人坐在那里,还在思索

  此刻科kǎo的题目,是一幅面,那画面很简单,只有一座山,山shàng有一颗笔直的大树,天空似有风,吹动那树似在晃动

  山下几笔勾勒,似有一户守山的人家屋舍

  这画立意很明确,说的便是栋梁之材四个字几乎全部的kǎo生都能看出,写的文章也大都是围绕这四个字来作

  只是在王林看到那画时,他的脑海内,那五日前回荡的声音,却是再次隐隐浮现了出来

  “因果……什么是……因果……”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便到了晌午●,已经有人写完了文章,拿着宣纸吹着余下那些未干的墨迹,神色露卝出欣喜,微微摇头中内心默念qǐ来

  唯有王林,还是默默地坐在那里,眼中露卝出迷茫,始终没有下笔,如此事情,并不多见,那几个监官也不●■由的多看了王林几眼

  渐渐地,陆续有人离开了kǎo场,或是得意,或是失落,由莫晓手打组提供离开这里后,在书童陪伴或者独自,远远地离去了

  夕阳渐落,整个kǎo场内也略有阴暗下来,距离结★束的时间已经不多,只剩下了不到半个时辰,除了王林外,最后一个书生也长叹中qǐ身,临走前看了王林一眼,摇头离去

  “若是作不出来,便赶紧离开,莫要浪费时光”一个监官皱着眉头,走到王林身边,右手在桌子shàng一敲

  王林没有抬头,而是双目闭shàng,数息后猛地睁开,右手抬qǐ舔卝了些水迹如墨,拿着笔沾了一些后,双目露卝出明亮之芒,在那宣纸shàng快的书写qǐ来

  “何为因果,若觅屋木,然此山无木,吾独种一树,日初取枝,日中取木,日落取教……”王林似忘记了身边的一切,脑子里回荡那沧桑的声音,浮现清晨所看之画,不断地写下自己的思绪与不解

  “咦?”那站在王林身旁的监官略看了几眼,立刻一怔,仔细的看了qǐ来甚至不远处的其余几个监官也被那轻咦之音吸引,纷纷走来看去,这一看之下,其中有人嗤笑中,甩柚离去不多时,其余几人也纷纷摇头走开

  “……何为因果,种木为因,取木为果……然屋木成貌之日,同样也成了桩因果……”

  王林放下笔,深深地看了一眼,目中的明亮消散,取而代之的还是一种迷茫,轻叹中向着那唯一始终站在身后的监官老者一抱拳,收拾竹排,走出了kǎo场

  直至他离去后,那监官老者拿qǐ王林的笔墨宣纸,由莫晓手打组提供仔仔细细的再次看了一遍,眼中露卝出恍惚,似有所明悟一样,记住了那kǎo卝卷shàng王林的名字

  “这等对于因果的思索,居然会出现在一个少年身shàng,此人或许不能成朝卝廷的栋梁之才,可却能成一代大儒”那监官老者沉吟许久,拿qǐ笔,在王林的名字shàng画了一个圈

  王林走出kǎo场,一眼就看到了那在外面靠着一棵树下,等了一天,呼呼睡下的大福,脸shàng露卝出微笑,走到大福旁,他正要把对方椎醒,但就在这时,突然天地一暗,却见狂风大作,阵阵鬼哭凄厉之音下,赫然间一股黑风从天而降,直接笼罩了王林与大福○二人,似把他们所在的地方与这县城分割开来

  在那黑风中,幻化走出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一股冰冷的气息在其全身弥漫,由莫晓手打组提供他双目凝望王林

  “老夫不会伤害你,你只需回答一个问★题”

  他,正是炼魂宗遁天师卝兄此地县城几乎所有的科kǎo书生,都在这数日间,被他一一寻到,每个人都问出了同样的问题,最终被他抹去了此事的记忆,失望之下再次寻找下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