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苏道


  “夫天地者物之逆旅地……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晒晒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又为几何唉……”

  六月的苏城,在过了万物复苏的季节后,进入到了百花盛开,姹紫千红的月份,那màn天飞舞的柳絮,似带着最后一丝的力气,要吹走余下的光阴

  柳絮màn天,看去如雪,这一幕很美,如同夏天的雪花,在天空漂游,若风再大一些,则那些柳絮舞动密,飘飘摇摇,仿若无根的人生,在美丽的同时也绽放出一丝说bú出的哀伤

  它们,似没yǒu家,又似离开了家乡的游子,只能随风而动,最终bú知命运在哪里,bú知自己将会被风吹到什么地方,或许是河面上,成为游人目zhōng水天之景,亦或者是落在了地面,与灰尘融在一qǐ,卷成了团,在风zhōng密集的扫过

  它们的命运,就是风,bú同的风,给了它们bú同的人生

  yǒu那么一缕柳絮,白白的,花花的,轻轻地在半空zhōng飘舞,落在了一艘▲bú大的画肪头,站着的一个白衣青年抬qǐ的右手手心之上

  那青年左手拿着酒壶,喝下一大口,说出那豪气万丈的诗词,其声音bú大,可却透出一股仿若要追寻天地尽头的洒脱

  青年身后,跟着一个●穿着书童装束的zhōng年男子,这男子苦着脸,神色露出bú舍,那青年几乎每喝一口,这zhōng年男子就会多心痛一分

  “一壶桂花酒要七钱银子,贵啊,真的太贵了喝一口,差bú多相当于半钱银子……”

  那落在青年手心的柳絮,刚一停顿,似没yǒu到终点,隐隐欲yǒu轻叹回荡,再次从青年手zhōng飞qǐ,从他眼前飘过,向着远处,茫然的飞舞,也透出一丝疯癫之意,仿若知道了自己的命终,奔向那让它没yǒu了疲惫的归墟之处

  那河岸旁,还yǒu一片桃花林,此刻柳絮飞舞zhōng,桃花点点,yǒu风过后的片片花朵落入河zhōng,在水面上飘着,随波荡漾

  “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王林一口喝干手zhōng之酒,笑声回荡

  那画肪上除了船家与这主仆二人外,还yǒu三个穿着妙曼衣衫的女子,三女zhōng一人抚琴,二人歌舞,使得这画舷,顺着河道在màn天柳絮的陪伴◆zhōng,穿过了一条条横跨河道的石桥,从那桥下而过,悠悠远去

  “大福,取酒来”王林笑声zhōng转身看向身后那zhōng年男子

  大福苦着脸,连连叹息下从一旁拿qǐ一壶酒,bú情b■◆zhōng,穿过了一条条横跨河道的石桥,从那桥下而过,悠悠远去

  “大福,取酒来”王林笑声zzhōng,chuānguòleyītiáotiáohéngkuàhédàodeshíqiáo,cóngnàqiáoxiàérguò,yōuyōuyuǎnqù

  “dàfú,qǔjiǔlái”wánglínxiàoshēngzhōngzhuǎnshēnkànxiàngshēnhòunàzhōngniánnánzǐ

  dàfúkǔzheliǎn,liánliántànxīxiàcóngyīpángnáqǐyīhújiǔ,búqíngbú愿的递给王林,几乎带着哭腔开口

  “公子,银子这次真的bú多了……咱们又是祖画肪,又是买酒,还yǒu这三个小娘子陪着,这每天的花费,可是太高了……要bú…………要bú咱们还是上岸,找个便宜的客栈还能节省一些”

  “急什么,我要等的人,还没yǒu来”王林摇头一笑,接过酒壶再次喝了一口,便坐在一旁,听着那颇yǒu些姿色的女子抚弄琴弦,奏出阵阵轻柔的琴音,那琴音透出一丝欢快,只是落在王林耳zhōng,却是让他始终无法融入心神

  “公子,这一次我私藏的那些可是都取出来了,你你……奶奶的,老子算过了,这么花下去,再yǒu七天,我们就要去要饭了

  这都一个多月了啊,一个多月了啊,你到底在等谁啊,怎么还bú来”大福心痛至极,苦口婆心一般bú断地在王林身边絮叨

  许是他的样子很yǒu意思,让那一旁舞累下来歇息的一个女子,掩娇笑

  大福眼睛一瞪,看了那女子一眼,嘀咕了几句后索性也拿qǐ一壶酒,狠狠地喝了几口

  “我要多喝点,这可是好酒,一口半钱……”

  “琴音,还是bú对“王林靠在一旁的船边,轻轻摇头,许久之后他喝的yǒu些多了,yǒu了醉意qǐ身走到那弹琴的女子身边,右手放在古琴上,那女子俏脸一红,连忙把双手拿下

  “我记得yǒu一首曲子,bú知名,可却在梦zhōng听过,她应该是这么弹奏的…………王林轻语zhōng,闭上双眼,右手在那古琴上缓缓地弹qǐ

  刚开始还充满了生涩,那断断续续的琴音bú成曲子,可渐渐的,随着王林整个心神的融入进去,那琴曲之音慢慢连贯在了一qǐ

  一股说bú出的悲哀琴音,幽幽的在这画舷内飞舞而出,向着四周传去

  那船上歇息的两个女子,此刻双眼露出茫然,凝望着王林,那琴音透出的悲哀,很淡,可却直入灵魂,让人在听到后,bú由得心神一震

  bú知何时,王林坐在了弹琴的地方,前抚琴的女子在一旁,美眸露出说bú出的神采,似整个哭瞪失在了那幽幽仿若叹息的琴音内

  甚至就连大福,也是愣了一下后坐在那里,一口一口喝着酒,忘记了心痛,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右手腕,发qǐ神来

  这琴音,是李慕婉当年所弹,bú一样的曲子,可却一样的神韵之音,在妖灵之地的盲女手zhōng也曾出现

  此刻,王林闭着的双眼,慢慢yǒu了泪痕流下,那眼泪滴落在了琴弦上,仿若融在了琴音内,随之飘散

  他的梦,每天夜里都会寻来,在那梦zhōng,他看到了很多,只是并非所yǒu的人都是清晰的,yǒu那么几个人,在梦zhōng出现后,始终都是模糊bú清,可尽管模糊,但那种让他悲哀的感觉,却是很深,很深

  在这琴音下,画舫漂游在河道上,穿过了一座座石桥,直至黄昏日落,又一夜来临

  王林等了一个多月,只是那梦zhōng应该出现的人,却是始终没yǒu出现

  随着画肪从一座石桥下飘过,那石桥上bú知何时yǒu两个人站在那里,默默的望着画肪,耳边环绕那悲伤的琴曲

  这两个人,均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其zhōng一人穿着青衫,他尽管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可身子却是笔直,如同青松

  他神色带着沧栗,双眼露出睿智,站在那里,一股当代文豪大儒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就是苏道

  “好一曲悲魂之音,这样的曲乐,常人一生无法弹出……且在■那悲哀zhōng,透出万古沧桑,如同经历了无数岁月后,回头看去,那记忆内的某个悲哀的画面,始终弥màn在心苏三,这一趟,老夫没yǒu白来”苏道眼zhōng露出感慨,望着那桥下渐渐远去的画船上,弹琴的王◇林,悠悠开口

  苏道身后那老者同样轻叹,若王林此刻看到他,定会一眼认出,此人,就是那考场zhōng,始终看着他的考卷,直至最终的那位监官老者

  “学生也没想到,他还会弹琴,只是当初看到▲lín,yōuyōukāikǒu

  sūdàoshēnhòunàlǎozhětóngyàngqīngtàn,ruòwánglíncǐkèkàndàotā,dìnghuìyīyǎnrènchū,cǐrén,jiùshìnàkǎochǎngzhōng,shǐzhōngkànzhetādekǎojuàn,zhízhìzuìzhōngdenàwèijiānguānlǎozhě

  “xuéshēngyěméixiǎngdào,tāháihuìdànqín,zhīshìdāngchūkàndào他的考卷后,觉得此子bú凡,且日前来拜见先生时,看到此子游船,便让先生来此一见”那老者神色露出恭敬,弯身轻声道

  画豺越加远去,那琴音慢慢的消散,就在这时,那责衫老者苏道,却是微微一笑zhōn◆g,上前几步按着桥栏,向着下面河水画肪喊了一声

  “少年人,告诉老夫,你觉得因果,是什么”

  王林的双手一顿,琴音停下,他睁开双眼,带着迷茫回头,看到了那桥上的青衫老者在他这个位置,这□◆g,上前几步按着桥栏,向着下面河水画肪喊了一声

  “少年人,告诉老夫,你觉得因果,是什么” g,shàngqiánjǐbùànzheqiáolán,xiàngzhexiàmiànhéshuǐhuàfánghǎnleyīshēng

  “shǎoniánrén,gàosùlǎofū,nǐjiàodéyīnguǒ,shìshíme”

  wánglíndeshuāngshǒuyīdùn,qínyīntíngxià,tāzhēngkāishuāngyǎn,dàizhemímánghuítóu,kàndàolenàqiáoshàngdeqīngshānlǎozhězàitāzhègèwèizhì,zhè一眼看去,只能看到老者一人,看bú到他后面在桥另一个方向那第二个老者

  此刻夜色笼罩,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夜色zhōng,那老者的身影似yǒu些模糊,就连桥的四周,也仿若隐藏在了月光下,朦胧qǐ来

  “因果……”就连王林的目光,在此刻似也模糊qǐ来,他怔怔的望着那老者,望着那座桥,望着四周的朦脆,喃喃qǐ来

  “bú应该是这样……若这一切是时光倒卷,若这一切是一场轮回,若这一切是一场梦,那么我应该遇到的,是那梦zhōng的我……可为什么如今,我遇到的,却是这个老人……为什么是这样……”

  王林等了一个月多,他等的,就是那在一次梦zhōng,看到的那一幕让他苏醒来茫然了一整天,喝了一整天酒的画面,那画面zhōng,他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在这苏城河水上,在那石桥上,出现

  可如今,他没yǒu遇到那梦zhōng的自己,而是遇到了这个老者

  “这解释bú通……,我知道炼魂宗的事情,甚至那炼魂宗数百年后出现的人,我隐隐能猜到,那是梦zhōng的我……可是,这一切原本已经被我明悟,但为什么我在这里没yǒu看到他…………王林眼zhōng露出深深的迷茫,他想bú明白,甚至就连他自己此刻都是越来越模糊了

  随着王林的迷茫,画舫漂游越来越远

  那石桥上的老看见王林没yǒu回答,微笑zhōng再次喊了一声

  “少年人,告诉老夫,你让为什么是因果”

  “因果……我是因,我,是果……”王林的声音,徐徐传来,慢慢的随着画舫的远去,消散了

  那青衫老者苏道脸上带着微笑,望着画舷消失在目zhōng,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学生

  “他叫什么名字?”

  下一章会较慢一些今天端午,大家节日快乐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