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4章 怀中老父瞑


  那辆马车在没yǒu人察觉中,带着苍lǎo的垂仆二人,带着几壶酒,慢慢的走出了苏城,在官道上,向着家的方向,渐渐而去

  直至黄昏之时,那苏城河道上画肪中的两个女子,走下了画肪,在这苏城的街道上,慢慢的走着,容颜yǒu所变化,成为很寻常的样子

  “师姐,你从小在这里长大,这苏城除了画舫外,还yǒu没yǒu其他的好去处这次闭关了这么久,好bú容易下山一次,可要好好玩玩呢“

  “你啊,我回家看望父母,你非要跟着我回来,苏城可没yǒu什么好玩的地方,等明天我要去拜访大儒苏道,他lǎo人家早年时,曾与我家是世交,你去了那里,可莫要胡乱说话,他虽是凡人,可即便是师尊也要对其很客气”

  二人正说着,一个书生文士从二女身边走过,听闻此话笑了一声,见这两个女子相貌很是普通,但还是停下身子,笑道:

  “二位姑娘怕是离开赵guó很久了,苏道大儒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归去,现在我赵guó的大儒,名为王林,是苏道大儒的门生呢”

  那两个女子一怔,文士摇头,一笑走开

  “王小……,王小……,啊,师姐,我想起来了,白天在那画舫上,那个看我们的lǎo头,他的样子尽管lǎo了,可他正是那个小书生王林啊”

  周蕊脚步一顿,她猛地回头,看向远处消散在黄昏中模糊的河道,眼前似浮现出了当年那个少年人脸红的样子

  “师姐,师姐,你怎么了?”徐飞望着周蕊◎,似明白了一些,轻声道

  周蕊沉默片刻,轻轻的摇子摇头,便与徐飞向着远处走去,只是她没等走出十步,便银牙一咬,似下了什么决心

  “等我”说出一句话,周蕊身子一晃,整个人直接化作长虹冲入★▲天空,她突然的举动,立刻就在四周引起了一震骇然的呼声,却是四周的行人,带着敬畏与bú敢置信,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直至许久才反应过来

  “仙子”

  “那是仙子”

  徐飞望着周蕊离去▲的身影,秀眉微微皱起,轻轻一叹

  苏城天空,那河道之上周蕊神识散开,一边疾驰而过,一边寻找,只走到了最后,她还是没yǒu找到那个影子

  直至她找遍了整个苏城,依旧如此

  “走了▲么……“周蕊也bú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想要见一见对方,可造化弄人,如同两条人生的轨迹,在交错分开后,短时间便bú会再yǒu另一次的交错了

  苏城几十里外,官道之上那辆马车在颠簸中嘎吱嘎吱的前行○▲么……“周蕊也bú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想要见一见对方,可造化弄人,如同两条人生的轨迹,在交错分开后,短时间便bú会再yǒu另一次的交错me……“zhōuruǐyěbúzhīdàozìjǐshìzěnmele,tāxiǎngyàojiànyījiànduìfāng,kězàohuànòngrén,rútóngliǎngtiáorénshēngdeguǐjì,zàijiāocuòfènkāihòu,duǎnshíjiānbiànbúhuìzàiyǒulìngyīcìdejiāocuòle

  sūchéngjǐshílǐwài,guāndàozhīshàngnàliàngmǎchēzàidiānbòzhōnggāzīgāzīdeqiánháng,王林坐在马车内,任由风吹来掀起了盖帘,从他身边扫过

  他喝着酒,目光从那掀起的盖帘内望出,落在昏暗的天空上,bú知在想些什么,他的样子,尽管说bú上lǎo迈,可却bú再年轻,鬓角的白发似在这一口一口的酒中,又多了几丝

  慢慢的,他又看到了在那昏暗的天中,把白色的飞鸟回旋,与他一同向着家,飞去

  上了年纪,身子便bú如年轻之时,在那马车上颠簸时间一长,仿若骨头都要散了架子,疲惫bú堪

  就这样时走时歇,他们走过了夏季,在四个月后一个晌午,王林与大福,便从那遥远的苏城,进入到了恒岳山的范围内,秋阳当空

  走的时候,官道两旁花朵树叶红绿点点,到的时候,那花儿大都凋谢,树叶也开始了发黄,尽管还未到落下之时,可却也bú远了

  “二十八年了……”王林望着四周的一草一木,眼中yǒu了模糊,他还记的当年自己离开时,还是少年,如今回来,已是半百

  马车在那嘎吱声中,慢慢的顺着官道,进入了隐藏在前方的一处安静的山村中,这里的一切,王林很熟悉,他在这里长大

  没用惊动太多的邻居,王林带着大福,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爹娘还在,只是当年身子硬朗的父亲,如今需拉着拐棍,在王林白发苍苍母亲的lǎo母搀扶下,带着微笑,望着回家的游子

  即便这个游子,成为了赵guó大儒,成为了王家的骄傲,踏在了巅峰,可在他们面前,王林还是如二十八年前离开时一样,只是他们的孩子

  现在如此,当年他们被接到苏城时也是如此

  马车停在了家门院子外,王林扶着车辕,走了下来,一眼就看到了爹娘

  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王林走上前去,一甩下摆,跪在了地上

  “爹,娘,铁柱回来了”

  大福眨了眨眼,下了马车后索性也上前跪下,大声道:,爹,娘,大福回来了n……

  王林的父亲哈哈一笑,先bú去理会王林,而是上前扶起大福,摇头笑道:“你啊,还是和当年一样,这些年你照顾平儿,我感激都还bú及,你莫要学他“

  王林站起身,望着父母那开心的笑容,心中涌现出一股说bú出的温暖他扶着母亲,搀着父亲,与大福,一家人走进了院子内

  “铁柱,这次回来,啥时候走?“王林的母亲慈祥的望着自己的儿子,他,是她的骄傲

  “还叫铁柱,王林现在是我们赵guó舟大儒,大儒你懂么,那可是连皇帝看见都要恭敬的身份,你没看这些年县太爷总走过来么”王林的父亲瞪了自己lǎo伴一眼

  “这一次,bú走了,铁柱伺候你们终lǎo“王林望着母亲,看着她满头的白发与脸上的皱纹,轻声道

  王林的回乡,在几日之后引起了整个山村的哗然,那些往日里的邻居纷纷前来,想要看一眼那同样是他们心中得意与骄傲的赵guó大儒

  甚至就连县里的学子与一众官员,也纷纷在知晓此事后,以最快的时间赶来,同时到来的,还yǒu王家的那些亲戚

  王林的父亲在这几天,容光焕发,一扫lǎo态,而是腰杆挺得笔直,他这一辈子,最自豪的就是yǒu了一个这样的儿子,一个赵guó大儒

  尤其是看到这么多人同时到来后,王林的父亲是得意◆,索性拿出银子安排下去,在村子里的广场上,摆了一场酒席

  村间里的酒席,原本是很简单的,可在众人的yǒu心之下,最终却是极为奢华,那一桌桌酒菜,是被人从县里叫来的厨子,带着材料赶来这里亲自布置★

  诸如此类,难以一一委表,王林看见父亲高兴,也就没yǒu说什么,若非如此,以他的性格,是喜欢安静的

  只是父母高兴,也就随他们去安排了

  席间,王家的那些亲戚,一一前来拜见王林,那一个个恭敬的样子,王林见过了太多太多,略一点头,便让那些人受宠若惊一样

  这些亲戚中,yǒulǎo迈的叔公,也yǒu王家的族长,还yǒu一些他的同辈之人

  这一幕,王林看着看着,依稀间在梦里曾遇到,只是那梦中与现在,似yǒu很多的差距

  待得黄昏,王林见父母略yǒu疲惫,便甩柚中带着父母离去,结束了这热闹的酒席,余人在数日内渐渐散去,山村再次恢复了平静

  “铁柱,你年纪bú小了,怎么bú娶个妻子……唉”王林的父亲yǒu些醉意,嘀咕了几句后,在一声叹息中便bú再说此事了

  就这样,妻林在这长大的家乡,慢慢的看那日出日落,看那岁岁年年

  直至五☆年后,在王林离开山村的第三十三年的秋天,在那秋叶被风扫着,在地面上沙沙而走,寻根而去的时候,王林的父亲躺在床上,拉着王林的手,眼中带着bú舍,但多的却是欣慰与自豪

  “铁柱,爹这一辈子,因为你◆,而难忘……爹bú识字,可却找人把你这些年被人整理出的话语书籍念了好久,你曾说天地轮回,生lǎo病死如春夏秋冬,爹记得……”,王林的父亲脸上露出微笑,只是在这微笑下,在那自豪与欣慰下,还是yǒu一股王林可以感受得到的害怕……

  他害怕死亡,害怕看bú到亲人,害怕死后的孤独与未知他紧紧的抓着王林的手,仿若是他生命中,最后一个根,最后一个依靠了

  他眼中的光芒黯淡,透出无助

  “爹,别害怕,我在你身边”王林的头发,也已经白了大半,他望着父亲,眼中露出悲伤,握着父亲的手,王林向前探着身子,抱着瘦弱的父亲,轻轻的抱着

  “爹,yǒu我呢,别害怕,yǒu我“

  “爹,还记得小时候你给我的生日礼物么,那个小木驹,我前些日子找到了……“

  “弘……,“

  院子外,村中百年前似乎就存在的那颗大树,透出沧桑,在这一年的秋天,村叶大都被风带走了,只是还yǒu一片挂在那里,似总也bú愿离去,在那风中摇晃,晃着晃着,它似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从树上飞下,绕着圈,画出一个弧形,落在了王家的屋舍之上

  王林怀里的父亲,在王林轻轻的拍抚与柔声中,慢慢的bú再害怕,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失去了呼吸,倒在了儿子的怀中

  那屋顶上的树叶,似yǒu了魂,再次飞起,远远地随着风,远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