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柳眉,眼眉的眉


  在父亲走后的第二年,王林的mǔ亲,也在yī次睡下“再也没有醒来,她似睡着的容颜,露出幸福的微笑,仿佛在梦里,遇到了王林的父亲,二人再次重逢,不愿回来

  有yī个人,在你还是婴儿的时候,抱着你,不管多么疲惫,还在轻吟着让你入睡,让你不再哭泣的呢音

  有yī个人,在你睡梦里时而尿床的时候,担心怕你受凉,不顾自己的睡眠,每夜苏醒数次,只为去摸yī摸你身下的被褥,看看那里是否潮湿

  有yī个人,在你成长之,在你读书之时,忍着困意起床,只为去做yī顿早饭,让你不饿

  有yī个人,在知晓你喜欢吃鱼后,每次都是自己吃了鱼头鱼尾,你笑着问她,为什么不吃鱼身,她笑着回答,她喜欢吃鱼头鱼尾,可你却当了真

  有yī个人,在你的成长为你féng补衣衫,那yī针针,有几点嫣红,你很难看到

  有yī个人,哪怕你真正的长大成*人,她也会带着那几十年如旧的目光,默默的望着你,默默的开心,默默的微笑,直至最后,默默的闭上自己疲惫的双眼

  这个人,叫做mǔ亲

  还有yī个人,在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双手举着你的身体,高高的举起,取代了他眼的太阳,成为了他的yī切

  还有yī个人,在你还没有学会走路,还在摔倒的时候,扶着你的双手,在那开心的笑声,扶你走出人生的第yī步

  还有yī个人,在你yī次次的欢声,拉着你的手,带着你走过山山水水带着你去看天看地在你抬头仰望的背影,你会觉得他是山他是天

  还有yī个人,在你说出原来妈妈喜欢吃鱼头,并且很认真的把鱼头鱼尾都留给mǔ亲时,他在旁边,望着妻子,露出歉意与柔和

  还有yī个人,在你长大之后,每每想起,都是严厉与凝望,让你越加的厌烦只是随着你渐渐成长,你会现在那严厉的目光下,隐藏着yī份你当年看不到的爱

  还有yī个人,他苍老的躺在床上慢慢闭合的双眼内,透出害怕,透出无助,可你的怀抱,你的柔声,却是让他如同孩子yī样如同你幼年他举起你的身体,开心的笑声,让他不再害怕无助,而是温暖,倒在你的怀里

  这个人,叫做父亲

  王林坐在父mǔ的墓前留着眼泪,笑着,哭着,那yī幕幕回忆让他钻心让他难忘,他没有喝酒,可这个时候却如同醉了

  他的梦那另外的人生来不及为父mǔ送终,来不及去抱着父亲的身体来不及去亲吻mǔ亲含笑睡下不醒,满是皱纹的额头

  在这yī生,他做到了

  若yī个人有妻子,有孩子,那么在父mǔ死后,或许他的悲伤同样浓,同样刻骨,但他还有依托可若yī个人,在这yī世没有妻子,没有孩子,那么他的悲伤,足以遮盖天地

  从此之后,再没有yī个怀抱,可以让他在疲惫的时候温暖心灵

  从此之后,再没有yī个微笑,可以让他在孤独之丰,消散了忧郁

  从此之后,天涯尽头,也只有他yī个人的身影,默默地望着日出日落

  守墓三年,王林的头,全部成了白色,他的身子也不再挺拔,而是略有弯曲在他的身上,透出沧桑与岁月的痕迹

  “三十八年了……”王林的脸上有了皱纹,如今的他,已然是接近六十岁的老人

  大福是苍老,拉着拐棍站在王林身后,默默的望着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卉手腕,许久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八年……我不知晓别人,可是我,应该没有下yī个了“王林低声,跪下身子,在父mǔ的坟前yī拜

  “还记得那座古庙么……”王林站起身子,回头望着苍老似走路也都走不出太久的大福

  在那古庙里,我说我缺yī个书童,你便跟了过来”王林脸上露出追忆的微笑,看着大福,这三十多年,大福始终陪伴着他

  大福还可以做书童”大福眼皮yī翻,咧嘴笑了起来

  你老了,我也老了……只是我还有心愿未了……大福,帮我守着家,等我,等我回来“王林抬头望着天空,在那天空上,他看到了那只白色的飞鸟

  对于天地的感悟,我还差yī丝,我要用我的余生,去往这朱雀星诸多的国家,当我回来的时候,或许我什么也没有得到,或许我明悟了”

  在这第三十八年的春天◆,王林独自yī个人,离开了山村大福留在了家,默默的等待互林的归来,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或许是yī辈子王林独自坐着马车,喝着酒,距离恒岳山越来越远,数月后,马车来到了赵国的边境,在这里王林下了车,遣◎◆,王林独自yī个人,离开了山村大福留在了家,默默的等待互林的归来,或许十年、或许二十年、,或许是yī辈子王林独自坐着马车,喝着酒,距离,wánglíndúzìyīgèrén,líkāileshāncūndàfúliúzàilejiā,mòmòdeděngdàihùlíndeguīlái,huòxǔshínián、huòxǔèrshínián、,huòxǔshìyībèizǐwánglíndúzìzuòzhemǎchē,hēzhejiǔ,jùlíhéngyuèshānyuèláiyuèyuǎn,shùyuèhòu,mǎchēláidàolezhàoguódebiānjìng,zàizhèlǐwánglínxiàlechē,qiǎn散了车夫后,他深吸口气,回头看了yī眼赵国,转身迈出yī步,走出了赵国的边界

  这是他这yī生,第yī次走出赵国,未来的路在哪里,王林没有去思索,他只知道,路在脚下

  就在他走出这yī步的刹那,突然天空之上有数道长虹hū啸,隐隐的从王林的上空过去,他没有抬头,而是平静的向前走去

  yī声轻咦在天空hū啸而过的长虹内传出,却见那数个修士,有yī个样子极为美丽,绝伦yī般的女子,这女子除了美丽之外,有yī股妩媚之色,但却并非做作,而是天然而生

  她身子停在半空,低头望着下方yī步步走去的王林,秀眉微微皱起,神色透出不解与迷茫

  怎么了,柳师妹”在她身旁,有修士诧异开口

  “没什么,你们先回宗派,我有些私事“那极美的女子轻声开口,不再理会众人,而是转身向着下方飞去

  那之前说话的修士yī怔,正要跟过去

  师兄,我想独自yī人”那女子柔和但异常坚定的声音回荡,让那修士脚步停下,沉吟少顷,带着其余同样诧异的同门,远远的离去了

  王林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天空,那yī道美丽的长虹降临,转眼之下落在了身前十丈外,化作yī个身穿紫色衣衫的女子

  这女子很美,她的美,是王林这yī生从未见过,比之那当年的周蕊,胜数筹不止

  不过,王林却没有恍惚,他看透了yī切,追寻的是天地的道理,拥有自己的思想,在他看去,这女子美则美矣,但最终闭上双目时,葬土却是与寻常女子yī样,没有区别

  女子望着十丈外苍老的王林,望着他满头白,皱纹弥漫的脸,望着他那明亮透出睿智的双目,许久许久,低头轻轻欠身yī拜

  i,老人家,几十年前我曾见过你yī次,今日第二次相遇,你可还记得么”

  王林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目透出思索,许久之后他微微yī笑,摇头沙哑的开口

  i,我忘了”

  既然忘了,那便★忘记好工老人家,我不知为何,看见你,总是觉得我们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不是这次,而是上yī次看到时,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脸上露出笑容,轻声道

  老夫王林”王林神色平静,缓缓开口
  王林?”那女子皱着眉头,仔细想了许久,迟疑的轻音

  可是赵国大儒,王林?“

  正是老夫”王林点头,目透出沧桑,深邃之下,仿若蕴含了天地

  “应该是我记错了……“那女子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为何会有那种让她熟悉,让她心痛如刺的根源,她深深的看了王林yī眼,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看到了对方,那种刺痛的感觉比之当年还要剧烈无数,尤其是对方苍老的样子,是让她在刺痛的同时,起了说不出◇◎的惘怅

  “打扰了,告辞“她轻叹,带着目的迷茫与够口的痛,转身,离去

  不知姑娘芳名是?”王林轻声道

  柳眉,眼眉的眉”那女子脚步停下,转过头,美里的双眸下,嘴角露出yī丝足以◎让人忤然心动的微笑,犹豫了yī下后,她右手在储物袋上yī拍,取出了yī粒丹药

  你年纪大了,此丹可以让你保持精力,你我相逢也算有缘,送你好了,再见“柳眉放下丹药,脚下有云雾出现,随着那云雾其身飘起,那样子,很美

  到底是前生,还是轮回,亦或者是梦……,还是这yī切,什么都不是……柳眉,柳眉……梦的那yī生,让我刺痛苏醒的女人……“王林望着丹药,他的心绪,隐藏的很好

  许久,直至天边那女子的身影远去,王林径地抬头,用他此刻最大的力气,沙哑的嗓音,喊出了yī句话

  “柳眉,你要切记,不管是什么时候,或许是下yī世,或许是yī次轮回,或许是yī场梦,不要再去认识yī个○叫做王林的修士不要去认识他,不要去接触地……”

  柳眉已经走远,王林不知她是否听到,他喊出了全部力气,直至嗓子哑了,直至远处的长虹,再没了任何影子

  
○叫做王林的修士不要去认识他,不要去接触地……”

  柳眉已经走远,王林不知她是否听到,他喊出了jiàozuòwánglíndexiūshìbúyàoqùrènshítā,búyàoqùjiēchùdì……”

  liǔméiyǐjīngzǒuyuǎn,wánglínbúzhītāshìfǒutīngdào,tāhǎnchūlequánbùlìqì,zhízhìsǎngzǐyǎle,zhízhìyuǎnchùdezhǎnghóng,zàiméilerènhéyǐngzǐ

  
y:non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