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6章 客从雪域来


  王林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会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甚至就连他自己,也是处于迷茫之中,许久之后,王林拿起地面上的那粒丹药,沉默半响,把这丹药放在了怀里,轻叹,转身走了

  他独自yī身,走在这▲朱雀星的天地内,不拘于yī山yī地,而是走过无数大山,过了无数长河,带着对天地的明悟,带着其思想,走到了yī处又yī处的国度

  年复yī年,那粒丹药王林吞下了,此药给了他无尽的精力,让王林有多▲◇的力气,去完成他的心愿,周游列国

  途中,他依山而眠,遇河则歇,看见无数陌生的面孔,其中有善良的,有凶狠的,有茫然的,也有冥顽的

  他遇到过强盗,遇到过马匪,只是每yī次遇到,他只是站◎在那里,便可以另所有人感受到那种其身上的浩荡气息

  他王林,连仙人都可以yī语惊退,不同说旁人了

  走着走着,王林的容颜加苍老,但他的双目却是越来越明亮,那里蕴含了他无尽的智慧与感悟,让他整个人,在思想上如同脱胎换骨,再次升华

  他去了太多的城池,看到了太多的人,即便是京都也去了很多,在那yī个个京都内,在那yī个个达官贵人面前,王林的气质,王林的话语,慢慢的受到众人yī拜

  就算是那些在凡间享受至高的皇帝,他也看到了很多,在他眼中,这些yī切人,全部都是yī样

  没有区别

  也不是没有人想要害他之命,但每yī个有这种念头之人,最后均都被yī股说不出的感姿,在面对王林时,敬畏倒退

  吴国中,皇宫内,成千上万禁军环绕,只需那吴皇yī声令下,便会沙腾而出,他要留下王林,让王林成为吴国大rú

  但最后,在王林的微xiào摇头中,他转身离去,天空雷霆滚滚,风云色变,上万禁军,无yī敢阻,任由他离去后,齐齐yī拜

  孙国中,孙皇与无数臣zǐ,送王林千里

  天狗国中,恶民无数,但最后,却是在王林离开时,教化数万

  走着走着,大rú王林四个字,在这朱雀星上,掀起了yī场风暴,越来越剧烈中,被无数之人记住

  王林这yī路上,看到了无数山,站在那山上,他抬头望着天地,感受其浩他也遇到了仙人,遇到了很多或陌生,或熟悉的身影

  那朱雀星上,诸多的修真国内,有大量的宗派,这些宗派,大都是修建在山峰之中,亦或者山清水秀之地,但同样的,也有yī些在那穷山恶水之内

  每登yī山,每走yī地,若心有感应,王林便不会刻意寻找,只需凭着心中那股对天地的感悟,便可在那诸多的山峰上,走进那每yī个宗派的山门中

  护山大阵尽管强弱不同,但却没有yī个,可以影响王林的脚步,他往往踏入进去,被那yī个个宗派内的修士震惊察觉

  即便是宗派内闭关无数年的长老之辈,也会从打坐中被那股从王林身上散出的天地浩荡惊醒

  王林从容而来,从容而走,他只看山,只赏景,只悟天地,至于其他物在其目中,都是yī样

  渐渐地,即便是在赵国的修真界内,yī个凡人大rú,王林的名字,也慢慢的传扬开来那些修士知晓,这朱雀星上,有那么yī个凡人,为当代大rú,即便是修士在其面前,也往往心中会有敬畏

  他们敬畏的,不是其力,而是其思

  “修士也好,凡人也罢,全部都是悠悠众生……”王林的话语,走到任何yī个地方,都会留下yī些

  修士中,有很多与他长谈,受他启发,感悟天地,明了意境,化神有望即便是修为过了化神,也会在那长谈中,隐隐有了心神震动的感触

  yī年、yī年、岁月流逝,转眼之下,便是十二年

  十二年中,王林去过了很多很多的地方,他的名字,不知不觉中,传○遍了多他没有去过的地方

  十二年前,他独自yī人离开赵国,十二年后,他还是独自yī人,走在朱雀星上

  这yī日,在冬天雪花飘落的季节,王林来到了yī处他不知晓国名的都城,此国的范围很大●,相当于是三个赵国yī般

  这座都城,王林在梦中来过,站在那城门外,在雪花飘落中,王林苍老的容颜,起了yī丝惘怅

  他紧了紧身上的皮袄,走进了此城

  踏着地面的积雪,在那嘎吱嘎吱的声响中,王林走到了这城池内,yī处街道上,这条街道,很安静,行人不多,两旁虽有店铺,可铺zǐ内却人很少

  望着熟悉的这里,那梦中的画面越加的真实起来,与他的双眼仿若重叠在yī起,让王林在那恍惚中,默默地向前走着

  “铛,铛……铛……”远处传来阵阵打铁的声音,王林寻声,以其苍老的双眼看去,却见在不远处,有yī家铁匠铺

  铺zǐ内,yī个中年男zǐ,赤着精壮的上身,拿着锤zǐ在打铁

  尽管外面飘着雪花,但那汉zǐ却是丝毫不觉得冷,不断地轮着锤zǐ,发出那铛铛之音

  在那汉zǐ旁边,有yī个小板凳,其上坐着yī化八岁大小的男童,他穿着厚实的棉袄,小脸通红,兴奋的望着汉zǐ

  “大牛……”王林眼前似有zǐ模糊,轻轻地摇了摇头,那孩zǐ,不是他梦中的大牛

  “老人家,你站在外面很久了,进来暖暖身zǐ”那大汉放下手中锤zǐ,擦了把汗,向着店铺外的王林,露出憨厚的微xiào

  王林yī怔,脸上同样露出xiào容1点了点头,走进了铁匠铺内,yī股热气扑面,把他身上的雪融化了不少

  “秀娘,拿点温好的酒来“那汉zǐ披上yī件外套,见王林年纪老迈,便扶着他坐下后,也坐在了yī旁

  “老人家不人?”大汉微xiào道

  “曾经来过,这次路过这里,便来看看”王林看着铺zǐ内的摆设,轻声沙哑开口

  那七八岁的男童坐在不远处,好奇的看着王林,听到屋内母亲的声音后,便起身跑了过去,不多时,他与yī个拿着酒壶的中年女zǐ出现,那女zǐ神色贤惠的样zǐ,把酒给王林倒了yī杯,眼中露出怜悯之色

  “老人家,天气冷,喝杯酒暖暖身zǐ,来这里可是要寻找亲戚?”

  王林含xiào,没有说话,而是拿起酒杯,放在嘴角抿了yī下,便yī喝尽

  “老人家,我曾家的酒还不错,哈哈,当年祖父辈可不是铁匠,而是卖酒的,后来到了我这里,这才开起了铁匠铺”

  那大汉端起酒杯,喝了yī口后xiào道

  铺zǐ内的炉火很旺,与外面飘落的雪花形成了yī种让人恍惚的对比,是把那雪在中寒气吹出

 ★ 王林坐在那里,喝着曾家的酒,有些分不清是梦,亦或者不是梦了

  许久之后,在那雪稍微小了yī些的时候,王林起身告辞,那大汉可怜王林这把年纪,送了他yī壶酒留着暖身

  走的时候,天色渐暗◎ wánglínzuòzàinàlǐ,hēzhecéngjiādejiǔ,yǒuxiēfènbúqīngshìmèng,yìhuòzhěbúshìmèngle

  xǔjiǔzhīhòu,zàinàxuěshāowēixiǎoleyīxiēdeshíhòu,wánglínqǐshēngàocí,nàdàhànkěliánwánglínzhèbǎniánjì,sòngletāyīhújiǔliúzhenuǎnshēn

  zǒudeshíhòu,tiānsèjiànàn,只是在那雪中,地面很明亮,可以看到很远,他走着走着,在那身后铁匠铺的烛火中,托着月下的身影,越来越远了

  短暂的停歇,妻林仿佛明白了什么,他依旧走在朱雀星上,走过yī处处陌生的地方,在离开赵国的第十五年,王林已然七十出头

  他的脊梁,加弯曲了,身上透出yī股暮色,只是他的双眼,却是明亮如阳,让人不敢对望,那双眼睛内,蕴含了因果、蕴含了生死,蕴含了真似…………即便是他当年的师傅苏道,也没有这种气质

  在第十五年的夏天,在yī个陌生的国度,在yī场连绵的雨水中,王林站在yī处官道旁的亭榭内,望着外面的雨,依稀间,他能看到在那雨后很远的地方,是yī片海洋

  那片海,◇很大,它阻隔了两块大陆

  海的另yī边,还有诸多的国度,那里,是王林最后要去的地方,那里,有yī个他梦中另yī个人生挚爱的女zǐ,他要去看yī眼

  雨水哗哗,连绵成线,使得天地yī片模★●糊,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王林站在那里,看着雨,听着声,慢慢的闭上双眼

  就在他双目闭合的yī刹那,雨中远处,却是有yī个女zǐ的身影,yī步步走来,这女zǐ全身仿若散发出无尽的冷意,随着她的到☆来,其四周的雨水赫然在阵阵咔咔声中成为了冰晶落在地面上

  她的怀里,抱着yī个婴儿,那婴儿被厚实的棉被包裹,没有任何雨水落在上面,睡的很香甜

  在亭柑前,那女zǐ脚步停下,她已入中年,☆但容颜还是娇美,只是被那冷意弥漫,显出萧杀如罗刹

  “你可是大rú王林”

  王林睁开闭着的双眼,平静的望着女zǐ,点了点头

  二人,yī个在亭柑内,无雨yī个在亭柑外,也同样无●雨,那雨水成了冰,在密集的声音下,把这女zǐ身后的天空,完全笼罩,成为了冰封

  “我来自雪域,寻你问yī事”女zǐ的声音,如她的话语yī样,从雪域而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