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红颜


  李慕婉的声音蕴含了温柔,仿若海深一样的柔情,传入王林的耳中,让王林心里在安静中,泛着轻柔,那苍老的容颜,似在这一刻也变的年轻了一些,他看着李慕婉,忘记了岁月时光的流逝

  李慕婉的话语▲,王林在梦中的那一生,刻骨铭心,他无法忘记,亦或者与梦中的人生重叠,眼前出现了那座他与她居住了许多年的山谷

  那山谷开落,日日年年中,留下了他们两个人,永恒的身影,还有那阵阵琴声弥漫,让人沉醉,不愿醒lái

  王林,不愿去醒

  那山谷中,他望着李慕婉红颜白成枯骨,那残酷的一幕幕,似撕开了他的心,让他在痛中,有了悲哀

  他记得,他抱着李慕婉的尸体,向着天空出了一声他最强的凄厉呐喊

  “就算天让你死,我也要把你抢回lái”

  那声音,时时刻刻都在王林脑海回荡,它从梦中lái,融入王林的全部力气

  “这一梦,让我陪着你,直至天荒…………”李慕婉紧紧的抱着王林,仿佛害怕王林会离去,留着眼泪,轻声喃喃,说着一遍,一遍,一起……

  她说不qīng自己说了多少遍

  王林干枯的双手抬起,轻抚李慕婉那一头青丝,神色柔和,点了点头

  这个女子,直至其死亡之后,王林在那千年的孤独与回忆中,她的影子越lái越深,直至成为了王林的一切

  无论是柳眉,李倩梅,等等一切王林在后lái遇dào的红颜之中,都无法取代她的影子,无法最◎终走入王林的心

  王林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经在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中,在抱着李慕婉悲痛欲绝仰天嘶吼的一刻”死去了

  天空的七彩,缺少了一种颜色,我要用一生,去寻找她……

  “○你舍得去斩断么……你能斩的断么……”王林抬着头,望着天空,望着那天空的尽处似有一只白色的飞鸟在回旋,轻轻自问

  在离开赵国的第三十一年,王林与李慕婉婆在那青石上”在四周山下数千里,盘膝坐着无数○的修士,王林抱着李慕婉,微笑中,与她一同去感悟天地

  渐渐地,王林的话语越lái越少,从一年开口一次,直至数年方出一言

  “缘起性空”此为因果你等若懂,可成道…………”在他离开赵国的第★○的修士,王林抱着李慕婉,微笑中,与她一同去感悟天地

  渐渐地,王林的话语越lái越少,从一年dexiūshì,wánglínbàozhelǐmùwǎn,wēixiàozhōng,yǔtāyītóngqùgǎnwùtiāndì

  jiànjiàndì,wánglíndehuàyǔyuèláiyuèshǎo,cóngyīniánkāikǒuyīcì,zhízhìshùniánfāngchūyīyán

  “yuánqǐxìngkōng”cǐwéiyīnguǒnǐděngruòdǒng,kěchéngdào…………”zàitālíkāizhàoguódedì三十二年冬天,在漫天的雪飘落中,王林从那青石上站起,他的身子很虚弱”他能感觉dào,自己的生命,已然dào了最后的时刻”只剩下了最后一段路程后,他即便不愿意,也要死去了

  这梦,很真,很真,他在这梦里,是一个凡人

  死亡”是一种结束,是一场梦的终结”但同样,它也是一切的开始

  李慕婉还很年轻”她温柔的扶着王林,与他一同站在那青石,不离不弃

  柳眉在远处,她默默的望着王林与李慕婉,眼中的迷茫在这些年lái,越lái越深,直至最后,成为了一种说不出的毒,使得她低下了头

  “还记得,家在哪里么“……”王林声音越加的沧桑,轻声开口

  李慕婉眼中有泪,点了点头

  “带我去*……”王林抚摸着李慕婉的秀青丝,苍老的容颜,透出两千年的思念

  李慕婉咬着下唇,扶着王林,身子一跃而起,带着他破开虚空,在四周数千里无数修士的目光下,远远的离去了

  直至消失在了天边,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目中,仿佛,从未出现,从未láidào过

  风,从王林身边吹过,带起他的一头苍,飘舞在脑后,那苍色的丝,在舞动中落在李慕婉的脸上,与她那青丝纠缠在一起,那黑色与白色的交错,似永远也不愿分开

  李慕婉的目光温柔,前行中时而看向王林,脸上带着温馨与依恋

  王林看着脚下的大地在风的呼啸中一一闪过,看着那一处处的火山,一处处平原,一处处丛林,看dào了凡间的都城,看dào了一个个几乎成了黑点的凡人

  不知过去了多久,直至那脚下的大地,颜色渐渐有了翠绿,渐渐地出现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在那山中,有一处被隐藏起lái的山谷

 ◇ 那山谷,是他梦中除了赵国外,第二个家

  那是他与她井,家

  长虹落地,下方无数草木大树,齐齐而动,那些树叶哗哗声下摇摆,很快就平息下lái,李慕婉扶着王林,出现之时,已然láidào◇◇ 那山谷,是他梦中除了赵国外,第二个家

  那是他与她井,家

  长虹落地,下方无数草木 nàshāngǔ,shìtāmèngzhōngchúlezhàoguówài,dìèrgèjiā

  nàshìtāyǔtājǐng,jiā

  zhǎnghóngluòdì,xiàfāngwúshùcǎomùdàshù,qíqíérdòng,nàxiēshùyèhuáhuáshēngxiàyáobǎi,hěnkuàijiùpíngxīxiàlái,lǐmùwǎnfúzhewánglín,chūxiànzhīshí,yǐránláidào了那处山谷

  山谷一片空旷,杂草四处,那些草中还有不多的野,散出阵阵芳香

  “dào家了……”王林神色露出恍惚,望着山谷的一切,似有一股思念与悲伤,从魂中lái,使得他看着看着,在那悲伤弥漫的同时,目光落在了李慕婉的身上

  李慕婉同样望着四周,许久之后,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

  “王林,我们不要去想这是不是梦,我们在这里,居住下lái,好么*……”

  “好*……○”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山谷内的杂草,已然全部消失,一座简单的木屋出现在了山谷中,日日年年的,有那优美的琴音,在这山谷的天空回旋

  琴音中,王林坐在一旁,手里拄着n根拐棍,他的样○子加苍老,满脸的褶皱中,还有一片片褐色的斑点在皮肤上点点滴滴的

  那是老人的斑那每一个斑点内,都如同树木的年轮,恒载了岁月的烙印

  他依旧穿着那一身白衣,带着微笑,听着李慕婉的琴音,望着身前同样坐在那里,双手抚琴的女子

  这女子的容颜,不再如当年láidào这里时那样的年轻,而是如他一样,成为了一个老妇人

  这是李慕婉以法术神通造成,她不愿让王林在老去中,看着年轻的自己,而是要与他一同,如凡人一样,数着彼此的白,走过余生

  她的心意,王林怎能不知,他没有阻止,而是温柔的看着妻子

  他的妻子

  有一种情,是不在乎彼此的年纪,不在乎彼此的相貌,在乎的,只是那一眼的魂动

  有一种情,是不在乎岁月的流逝,不在乎阴阳的阻隔,在乎的,只是那一梦的思念

  有一种情,就是这样,在琴音中,在那夕阳下,山谷内的两个老人,默默的望着彼此,那★老者的微笑,便是那老妇人的笑

  他望着她,她弹着琴,仿若这天地间,他们彼此除了对方,便在没有了一切,管他天崩地裂,管他日月交替,管他风云色变,一切,在这两个苍老的爱人面前,都是微不足道

  一年,一年

  那只白色的飞鸟,再没有出现过,仿佛从梦中离去了

  在那彼此的注视下,在那琴音中,王林与李慕婉经历了春天万物复苏,经历了夏天柳絮飘飞烈阳笼罩,经历了秋天树叶沙沙,卷着二人的影子而走

  是一起去看那雨,那雪,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不寒冷的冬季

  这一年,是王林离开赵国的第三十五年

  这一年,王林感受dào了死亡的召唤,他明白,或许有一天,自己只要一闭上双眼,就会永远的睁不开,就会走出这梦中的世界这一天,已经越lái越近了

  这一年的秋天,天空飞舞着一片片枯黄的树叶,那些树叶吹入山谷内,在地面上缓缓地卷动着,其中一片,在王林的身下被他的身子▲所阻

  王林探下身子,很吃力的把那树叶拿在了满是老人斑的手中

  “落叶归教……婉儿,我要走了……送我最后一程,陪我去赵国,带着大福,我们去苏城,去那里,完成我这梦中一生,最后的一次与自◇己的约会

  当年,他没有lái,这一次,他一定会lái”

  李慕婉一头白,带着那不舍与眷恋,扶着王林,走出了他们的家,在那天地中,向着远处化作长虹,向着大海的另一边尽头,那赵国存在的大6,去了

  这里,是梦,但又不是梦,它是王林法术神通借道果所致,梦中的几十年,与梦外的时间一样

  梦的外面,是修真联盟,是四大星域,是界内与界外的最终一战

  在这几十年内,界内◎与界外的战争已然dào了水深火热的程度,界外大军散出封尊死亡之事,倾全部之力,向着界内展开了疯狂的入侵

  那青霜借lái的远古之力壁障,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崩溃,随着无数界外修士的冲入,一次次的大◎◎与界外的战争已然dào了水深火热的程度,界外大军散出封尊死亡之事,倾全部之力,向着界内展开了疯狂的入yǔjièwàidezhànzhēngyǐrándàoleshuǐshēnhuǒrèdechéngdù,jièwàidàjun1sànchūfēngzūnsǐwángzhīshì,qīngquánbùzhīlì,xiàngzhejiènèizhǎnkāilefēngkuángderùqīn

  nàqīngshuāngjièláideyuǎngǔzhīlìbìzhàng,zǎozàisānshíduōniánqiánjiùbēngkuì,suízhewúshùjièwàixiūshìdechōngrù,yīcìcìdedà战中,双方死伤惨重,鲜血弥漫了星空,那血腥的气息是浓浓无法想象,界内四大星域,成为了仿佛地狱一般的世界

  在这越lái越残酷的生死中,界内诸多大能,放弃了云海,放弃了召河,全部的力量凝聚在了罗天与昆虚两域,做着最后的挣扎

  在那一次次的绝望中,有关封尊死亡的传言已然深入人心,即便是qīng水化作王林婆镇,但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大战中,qīng水被虚神天尊重创,几乎死亡

  如此一lái,封尊死亡的消息,便再也无法阻止,给界内修士的心神,一击无法愈合的重创

  一个月前,昆虚星域也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是放弃去往罗天死守,还是在封尊的故乡,在那朱雀星外,与界外之敌,死战dào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