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 幻真劫


  掌开为因,掌握为果,因果印一出,那裂缝内的四角祭坛顿时通体一震,延伸出裂缝外的那两个角,是在这震动下,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却见那两个角,直接就出现了大量的裂缝,骤然间崩溃,化作无数碎末爆开,引起了一片波纹向着四周扩散,被火焰焚烧,成了一片黑烟

  若仅仅是崩溃了两个角,还并非惊人,可这祭坛在王林那虚空因果一印之下,不但两角崩溃,就连那祭坛中心环绕模糊shēn影的四把剑,也在这一抓之下,立刻颤抖,发出了似哀嚎的嗡鸣

  四道飘渺如烟一般的气息从这四把剑上仿佛被王林一掌抽出,肉眼不可见,但神识却能感受,那四股气息生生的离开了这四把剑,直奔王林yòu手,在王林yòu手完▲全握住的一刹那,被他抓在了手心内

  随着这四股气息的消散,那当年让王林颇为忌惮的四把剑,顿时失去了一切光泽,仿若凡铁一样再无半点灵气

  可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因果印,掌开掌握之间,因果在▲手,一切本源之物,全部难逃掌控,这个神通极为霸道,寻常之辈甚至连shǎn躲的资格都没有,如那第三步大能青衣男子,同样在王林这因果印下骇然失色

  那四角祭坛在剧烈的震动下,似有一道气息从其内被抽出,颤抖剧,一道道裂缝如同蜘蛛网一般在转眼中弥漫整个祭坛

  在这一切说来话长”可实际上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王林yòu掌握住,双眼寒光一shǎn

  “年灭”

  两字出口,那祭坛内发出沽天轰鸣,在那轰轰之声回荡间,那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探出裂缝的半个祭坛,骤然崩溃

  无数碎片卷动仿佛化纤旋转地风暴,但这风暴几乎是刚一掀起,就立刻被四周的火海吞噬的干干净净

  一声低吼从崩溃的祭坛内蓦然而起,却见那盘膝而坐的模糊shēn影猛地抬头,其shēn子向前一步迈去,走出了爆开的祭坛,在那火海内一shǎn而出,却是直奔王林而来

  这shēn影始终模糊,即便是从火海内冲出,也始终看不清样子,只能看dào虚幻一片中,这shēn影yòu手抬起”喃喃低语似神通将起,使得此人yòu手立刻就弥漫了一片黄色的光芒,在临近王林的刹那,一掌拍来

  “生”王林冷哼一声,不躲不shǎn,大袖一甩,左手伸出白气缭绕,生机无限,直接就与那来临的shēn影对轰一掌,二人掌心隔空,一掌之下轰鸣滔天,那shēn影直接shēn子一震,shēn子蹬蹬蹬后退数步

  单独的生机寻常来说,是没有太duō实质的伤害”可王林明悟了生死,其蕴含生机的一掌,却是生死印的一部分,第一掌生,就是为了送入一股会化作死亡的烙印

  “如此修为,也敢向王某出手”王林shēn子一晃,直接出现在那后退的shēn影面前,yòu手抬起,黑气弥漫,在临近那shēn影的刹那,一掌按在了其胸口

  “死,,在按住的瞬间,他yòu手缭绕的黑气疯狂的顺着王林yòu手钻入那shēn影的体内,引动了之前埋下的生机,在这模糊shēn影的体内,完成了一次生死交汇,形成了一次生死大印

  生死大印一成”那模糊shēn影体内发出剧烈的轰鸣,却见他shēn子剧震之下连续喷出了数口金色的气息,其shēn体是被狠狠的抛出,甚至就连其满shēn的模糊也都消散了一些,露出了其充满了骇然与不敢置信的双目,去shēn子轰的一声,直接被体内的生死印扰乱了生死,崩溃了shēn体

  这当年让王林狼狈的天劫使者,今日,在王林面前,已然弱的不堪一击

  “天劫,你有何资格来降劫于我”王林话语平静,可却传遍八方,是传出百万雾气外,落入南云子司徒南以及那数千修士耳中

  仅此一句,就足以让这些界内修士热血沸腾起来,这一句话,极为狂傲,可在这一刻,却是无人有半点质疑

  这一句话,王林忍了一千duō年,从当年妖灵之地问鼎第一次天劫降临时,他就在忍,今日,他有这个资格,却一指问天,问这天,是谁给你惩罚我王林的资格

  问这天,是谁给你duō走李慕婉的资格

  问这天,是谁给你惩罚众生的资格

  问这天,又是谁给你成为天的资格

  星空轰轰,百万雾气仿若暴怒,大范围的蠕动起来,有阵阵闷闷的低吼从那裂缝内传出,震撼心神

  随着这声音的越加剧烈,这百万范围的雾气,骤然旋转,发出为强烈的轰鸣,随着其转动,一股天地威压之力扩散,笼罩无尽

  在其旋转之中,那些雾气内很快就出现了无数模糊的shēn影,这些shēn影似魂一样,在出现之后,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嘶吼

  转眼之下,在王林四周的这些雾气内,鬼影处处,那此鬼影刚开始还是模糊,但很快就清晰起来,却是化作了一个个王林熟悉的面孔

  这些面孔中,有他的爹娘,有他的四叔,有王卓,有张虎,有柳眉,还有李慕婉

  有藤厉,藤化元等等一切王林这一生遇dào或敌人,或朋友,或亲人的shēn影,从这雾气内四面八方,冲向王林

  甚至在他们来临之时,还有一声声或嘶吼”或温柔的呼唤,弥漫在这雾气内,冲入王林心神

  王林沉默,看向四周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一个个shēn影,他看dào了白发苍苍的爹娘相互搀扶着,颤着shēn子一步步走来”看dào了爹娘眼中的泪水与激动,看dào了他们伸出干枯的手似要过来摸一摸他的脸

  他看dào了李慕婉,李慕婉泪眼特脆,但脸上却是带着温馨的微笑,擦去眼泪,安静的向着王林一步步走来

  他看dào了柳眉”看dào了在柳眉的怀里,抱着一个被黑气缭绕的婴儿,那婴儿的哭声尖锐,声声穿透心神

  他看dào了很duō很duō,弄dào了一切

  这一幕,极为真实,它是天劫幻化,几乎难分真假,且相由心生,一切的存在,是给人一种仿若随时可以真假转化的错觉

  甚至当你认为这一切都是假舟,但你毁灭之时,或许会立刻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你毁灭的,是亲人在这世间,残留的最后之魂

  王林沉默,在他四周,越来越duō的shēn影在一声声呼唤下走来,远远一看,这些shēn影把王林已然包围”不断地接近

  王林轻叹,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那熟悉的面孔,闭上了双眼

  他明悟了真假本源,这一切对他来说,别有一番感慨,此刻双目闭合,一切都是虚假”在闭目的刹那,王林睁开双眼,所看一切,再次成真

  叹息中,王林的双目又一次闭上,yòu手抬起向前一挥,如同挥散那空门一样,把这一切真也好,假也好的shēn影,在这一挥中,尘归尘,土归土,从何处来,回何处去

  “天地不人,方以此劫于某,既如此,王某便同样如此天,睁开你的眼,去看一看,在这天地内,除了我王林外,还有duō少人的指天之吼,,王林睁开双眼,yòu手抬起一指上空,发出了一声大吼

  在其吼声中,王林本源中的真假所化神通,真假之道,赫然而起

  四周滚滚雾气内,在王林那一指怒天中,骤然间出现了一个个虚幻的shēn影,这些shēn影是王林真假道所化,说真是真,说假是假

  那shēn影中,有抱着女尸向着天空凄厉怒吼,留着眼泪的周悔……

  那shēn影中,有指着苍天,癫狂大笑的白儿……

  那shēn影中,有苏醒之后,想起了记忆,望着天在沉默中爆发的清人……

  那shēn影中,还有狂傲至极,怒骂天空的拓森…… ◆
  那shēn影中,还有很duō很duō……

  那shēn影中,还有shǎn雷族七百万天地内,那无数的子民,无数的在劫难下死亡的修士,有散灵上人,那看dào了他认为的天的尽头后,错乱了心●神的哀嚎与双眼内点燃的疯狂

  无数的shēn影,在王林这真假道内幻化,他们的指天之吼,形成了一股特殊的天劫,天降临幻真之劫于王林,那么王林便以同样的手段,以真假道所化,形成此劫,以此劫去回应 ◎
  在这一声声的指天怒吼下,这股无形之力,冲入上空那裂缝内,但那裂缝,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其内的咆哮,没有任何间断

  “不够么……”王林双目闭上,神识骤然间向着四面八方轰然扩散,转眼之下就☆弥漫了整个昆虚星域,在他神识的弥漫下,融入进了一处处修真星内,融入那一个个星魂之中,融入它们的记忆内

  但古以来,所有在这昆虚星域生存的人,或是凡,或是仙,他们在死亡之时,在命运波折之时,在凄惨之时,在他们抬起头,看着苍天之时,那或许喊出,或许在心中憋着的怨气,或许无人看dào,或许看dào的人也都死去,但他们所生存的那星球,却是有魂,却是默默的记住

  在这一刻,被王林的神识感受,☆以真假道幻化出来,转变之下,形成了一股针对天的劫,轰然爆发

  那象征着天劫的裂缝,第一次,颤抖了一下,其内的咆哮,是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在雾气外另一个方向,那战老鬼双眼露出从未有过的■□明亮之芒,其目内的光芒毫不掩饰的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

  “他有三成的可能,就是第三个”战老鬼舔了舔嘴唇

  阅读面页章节尾部广告>

  
míngliàngzhīmáng,qímùnèideguāngmángháobúyǎnshìdelùchūnóngnóngdetānlánzhīsè

  “tāyǒusānchéngdekěnéng,jiùshìdìsāngè”zhànlǎoguǐtiǎnletiǎnzuǐchún

  yuèdúmiànyèzhāngjiēwěibùguǎnggào>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