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斩本我


  “故而他zàiyī次次的验证zhōng,施展了这定神术,以此术定住彼此神识,定住思绪,亦或者说是封死了自己的思绪不被被人感应

  趁着这yī瞬间,他zài脑zhōng急的推衍,算出了yī个结果

  王林不敢确定若是思绪时间长了,对方有没有可能获得,故而只是yī刹那就让脑子里yī片空白,没有丝毫的念头转动

  zài二人彼此身体下沉zhōng,就zài要落向地面的yī瞬,二人身子上的定神术同时消散,zài消散的刹那,二人动作yī样,没有后退,而是双眼寒光yī闪,直接就彼此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轰鸣回荡,二人zài短短的时间内,就施展了十多道完全yī样的神通,其zhōng有白凡仙术,有清水之术,有王林感悟的自创道术

  这种种神通下,轰轰滔滔而起,震动tiān地,回荡八方,使得这片昏暗的tiān空,始终弥漫zài不断地轰鸣之下

  其zhōng甚至就连火之本源,雷之本源二人也都全力施展开来,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二人喷出了数口鲜血,神色越加阴沉,有黯淡萎靡之色

  轰的yī声巨响之下,王林身子急急后退,他气喘吁吁,这短短时间的战斗,让他感觉极为艰难,甚至他隐隐的感受到了当别人遇到自己时,那种难缠的感觉

  他是古神肉身,白发青年也是,他是第三步空灵zhōng期修为,白发青年同样也是

  甚至王林还拿出过法宝,但让他震惊的,则是那白发青年居然同样拿出了法宝,如此yī来,王林立刻不再拿出任何法宝,他隐隐看出,对方的yī切,都是因自己的起

  “没用的,我就是你,你杀不了我”那白发青年后退zhōng停下身子,擦去嘴角鲜血”狰狞的大笑起来

  王林没有说话,而是眼zhōng寒光杀机浓,停顿后退的身子,向前再次冲出,其如虹,轰轰而去

  那白发青年眼露讥讽,同样向前yī步迈去,直奔王林

  轰的yī声”二人再次临近,彼此神通弥漫,掌掌碰触,换来各自yī样的伤势后再次被彼此震开,可刚yī震开,王林就会低吼yī声再次冲出

  如此循环,yī次,两次,三次……直至十多次后,二人脑海里已然没有○了任何念头,有的只有yī股疯狂的杀机,王林的双眼已然通红,那白发青年双目同样红的疯狂

  “杀杀杀杀”王林低吼zhōng双手掐诀,雷霆本源弥漫,化作无尽闪电轰鸣而去

  白发青年低吼,同样▲lerènhéniàntóu,yǒudezhīyǒuyīgǔfēngkuángdeshājī,wánglíndeshuāngyǎnyǐrántōnghóng,nàbáifāqīngniánshuāngmùtóngyànghóngdefēngkuáng

  “shāshāshāshā”wánglíndīhǒuzhōngshuāngshǒuqiājué,léitíngběnyuánmímàn,huàzuòwújìnshǎndiànhōngmíngérqù

  báifāqīngniándīhǒu,tóngyàng的话语传出”同样的闪电弥漫,同样的向着王林冲去

  刹那间,二人第十九次碰到了yī起,轰鸣之下,双方雷霆碰触,掀起滔tiān震动,使得二人身子颤抖zhōng”右目几乎要崩溃

  后退zhōng王林仰tiānyī声大吼,其双目直接闭上”全身缭绕了真假之道,双目yī闭”则tiān地yī切为虚假

  那白发青年同样仰tiānyī吼,闭上了双眼弥漫zài了真假之间

  但就zài他双目闭上的yī刹那,王林却是双眼猛地睁开,其睁开zhōng,没有半点疯狂之色,而是yī片冷静,仿若之前的yī切,都是他故意做出,甚至就连那疯狂,也全部都是虚假的

  那白发青年心神yī震,所有感☆应,面色第yī次大变,身子第yī次与王林动作不yī样,急后退,zài退后zhōng他急急的要睁开双眼

  但王林等待这个几乎已然很久,岂能让他成功,王林身子向前yī步走去,右手抬起成掌直接按zà★i了白发青年胸口,yī扣之下向外猛地yī拽

  “因果印”

  本源抽出,那白发青年发出凄厉的惨叫,喷出鲜血,勉强睁开双眼,但就zài他双目开阖的瞬间,王林的左手蕴含了生,轰的yī下落zài白发青年眉心

  zài落下的刹那,王林右手吸收了之前抽出的本源,轰的yī声再次按zài了白发青年眉心,这yī掌,蕴含了死亡之气

  “生死印”

  “不可能”那白发青年面色苍白,张开的双眼内露出无法置信之色,喷出大口鲜血,身子几乎要角溃的不断地后退

  这yī切都是极快的时间内发生,zài因果生死重创了这白发青年的刹那,王林双目直接闭上,身子向前迈步追去的瞬间睁开双眼,其目内冷静的可怕

  其目光落zài那白发青年眼zhōng,让这白发青年心神震动,居然升起了畏惧之感,他犹豫的不知要不要随之闭上双眼,yī旦闭上,对方再次如方才yī样诡异的消散zài了自己的感应下,那么对他来说将是yī场浩劫

  但若不闭上,yī旦对方真假道为真,对他同样也zài真假道上重创

  这么yī犹豫的时间,王林的双目,zài睁开zhōng闭了上,zài其闭目的刹那,zài其心神内tiān地yī切都是虚假,他右手抬起,向着身前猛地yī挥

  那白发青年发出凄厉的惨叫,身子急急后退,全身轰鸣不断,不断地喷出鲜血,yī身白衣已然染红,其身子后退zhōng直奔那水幕隔膜而去

  他的身体上,zài真假道下变的yī片模糊,似随时都可以消散,但却被他强行忍住,惨叫之zhōng其声惊心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的yī切我都可以复制出来,你的记忆,你的思绪zài我面前无所遁形,没有我不知道的,没有我不知道的

  你不可能骗过我,你无法骗过我,我就是你,除非你可以……你可以先把自己骗过………我明白了“…………骗道

  该死的,这是刘金彪的骗道◆”那白发青年明悟zhōng连连怒吼,但身子却是度快的冲向水幕隔膜,他只要回到了隔膜内,就不再畏惧王林,他知道,对方只要没杀死自己,就绝然无法进入那如水幕波纹yī般的隔膜zhōng

  的确如这白□发青年所说,王林之前的yī切,就是骗道他先是以不断地攻击,换来yī次施展定神术而不被对方怀疑的神通,以这个神通换来刹那的时间,zài心神内急推衍这yī切事情

  这推衍,实际上不是重点,它的重点,是让王林zài那瞬息间,暗zhōng施展梦道之术,以梦道之术化作骗道,把自己如同入眠yī般,将定神术解除之后的自己欺骗

  那yī次次极为惨烈的冲击,二人不断地碰撞下,王林的yī切都是zài骗道之zhōng,他就仿若是心神yī分为二,yī个被骗过的自己,zài与那白发青年疯狂的战斗,另yī个冷静从容的自己,则是zài寻找着yī个杀人的机会

  这个机会,就是方才白发青年以为王林要施展◎真假道,自己也闭上了双眼的yī刻

  这yī切都是zài之前王林定神术的yī刹那被其推衍出来,且毫不犹豫的加以实施,最终成为了如今这样的结果

  若非如此,想要完全的杀死这与他yī摸yī样▲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本我之劫,将会为艰难,即便是如此,王林也还是没有办法zài极短的时间内将那白发青年灭体,此人难杀的程度,王林体会极为深刻,与自己战斗,这样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眼下那白发青年几乎zài瞬间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是让王林双眼瞳孔yī缩,他看着对方正急退向如水幕yī般的隔膜

  yī旦对方进入隔膜内,那么明悟了之前王林的手段,此人将会为难缠,犯错对于这白发青年来说,只有yī次,他绝不会上当第二次

  盯着那白发青年急后退的身影,王林双眼有寒芒闪烁,他决不允许对方逃走,此人,他必须要杀

  没有去施展神通阻止对方,即便是神通,即便是定神术,也无法起到真正的◎阻止作用,zài那白发青年眼看就要进入隔膜的yī刹那,王林yī咬牙,他眼zhōng露出果断之色,毫不犹豫的抬起右手,直接就轰zài了右腿之上

  这yī掌落下,其右腿yī震之zhōng血肉模糊,★骨头发出不堪承受的嘎吱之声,仿若要断开yī样,与此同时,那白发青年凄厉的惨叫骤然而起,却见其右腿扭曲,血肉崩溃,赫然出现了与王林yī摸yī样的伤势

  这yī幕,就如同是王林的那yī掌,打zài了其右腿yī般

  “你怎么会明白的这么快,你…………”那白发青年眼zhōng露出骇然,喷出鲜血,他本就重伤,此刻右腿碎开,身子踉跄之下度不由得yī慢

  zài其步伐缓慢下来的yī刹那,王林身子向前猛地yī晃,去身影如yī道tiān雷,zài那轰轰惊tiān之声下,直接就冲入白发青年之前,从其身体yī撞而过

  轰的yī声巨响,那白发青年的身体直接崩溃,四分五裂之下,彻底的消散,随着其消散,那阻止王林进入的水幕隔膜,扭曲之zhōng,涣散开来

  王林没有急于前行,而是站zài那里闭上双眼,体内修为运转,古神之力凝聚zài右腿,凭着其第三步空灵zhōng期的强悍修为与古神的惊人恢复之力,急的疗伤

  片刻后,王林双目蓦然yī睁,向前yī步迈去踏入进了那涣散的水幕隔膜内,但就zài其半只脚踏入水幕的yī刹华,王林的身子猛地yī顿

  他,看到了

  酷腑紧张……,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