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8章 太静了


  王林站在那雕像上,目光横扫天地,他看到了在zhè天地内,那一道道呼啸而来的长虹中一个个熟悉的面孔,看在那熟悉的面孔内坚毅的决心,耳边传来那一声声豁出性命的决心之吼

  zhè里面,有王林熟悉的rén,有他的弟子十三,有他的仆从大头,还有他的兄弟司徒,有前辈南云,还有诸多的rén,他认识,他见过,zhè些rén,此刻也在看着王林,他们zhè数千rén的目光凝聚,融合之后,似有一股热血将彼此连接在了一起

  zhè份热血,不会因为修道的岁月悠久而消散,它只会沉淀下来,看似失去,可到了真正的关键时刻,到了国之将灭的一刹,zhè股热血将会轰然爆发出来

  “与我一同,收服界内山河,,王林大袖一甩,从其雕像上向着天空一步迈去,其白衣如雪,飘逸之间迎着满头飘散的白发,在那阳光下,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在zhè光芒中,王林身子化作长虹,呼啸之声惊天而起,他直奔星空而去 ●
  在其身后,司徒南,南云子等rén紧随,与那惊天的呼啸融合,形成了震动天地的轰míng”在几rén之后,则是那数千界内修士”他们一语不发,纷纷施展神通起身,紧随王林在之后

  zhè一幕☆极为壮观,远远一看,仿若无数流星从大地上崛起,带着一股逆天的气势,带着一股欲毁灭天空的霸道,带责绝不回头的豪情万丈,冲入天空,冲出朱雀星,冲向星空

  似在前方那一息白衣的王林带领下,他们可以冲出zhè星空,破开zhè天地一切牢笼,走出zhè虚假的世界,去往那无尽之外

  王林在最前方”如一道开屏的孔雀之首,前行中神识散开,双眼露出寒芒的同时,有诣天杀机弥漫不散

  他要杀rén,他杀尽zhè界内所有入续之rén,他要杀一个血流成河,要杀出一今天地色变zhè股杀心在其体内轰然爆发,zhè股杀意,王林已然很久很久没有如此浓郁

  他还记得自己zhè一生杀lù的巅峰”便是在朱雀星赵国灭藤家满门,今日,阔别两千年”zhè股杀机再次涌现于王林之心

  zhè一次,他是为了自己,但是为了界内,他王林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想去做什么英雄,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修士,只是一个处于zh☆è今年代,赶上了zhè一次大战的修士

  他明白了担当二字,他明白了自己应有责任,他知晓了封尊zhè两个字代表的含义,他要做的,也并非是什么封尊,而是要做自己,要轰开zhè天地,要走出zhè个洞◆

  谁阻止,都要承受来自他王林滔天的杀机与愤怒

  天若阻,则灭天,地若阻,则毁地,rén若阻,则杀rén

  要有轰开zhè世界,走出zhè洞府的决心,与其相比,解决界内与界外之战,只是第一步,但若是zhè第一步都做不到,就不用去谈什么走出洞府之事了

  随着王林向前疾驰而走,其身后数千修士跟随,一群rén在zhè星空中呼啸而过,形成了惊天音浪,传遍八方,化作轰轰巨响■,震动星空

  昆虚星域,此地在之前王林那一箭之下,已然死亡了诸多的界外修士,但还是有一些残留在zhè里,此刻在王林的神识扩散下,整个昆虚全部被笼罩在其内

  那一个个界外残存修士,在王林◇看去,根本就是无所遁形

  随着轰míng之声滔滔而起,在王林的前方数百万里外,有几十个界外修士,zhè些rén眉心全部都有不同的印记,此刻一个个神色惊慌,急急而走

  他们要去的是罗天星◎域,因为在zhè个时候,进入界内的诸多界外修士,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在罗天,其余三个星域只有驻守之rén而已

  但zhè几十个修士还没等飞出多远,就立刻骇然的听见身后那遥遥传来的呼啸轰míng之声◆,众rén心神一震之下加快的逃遁

  其中有一个青年修士,此rén心神震动中,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zhè一眼之下,他看到了在身后的星空内,出现了一道白影,那白影如长虹而来,刹那就完全的出现在了zhè青年的目光之内

  zhè青年只看了zhè一眼,只看到了那白影一闪而过,其眼中骤然一花,陷入进了黑暗之中,等再次目光清晰之时”他感觉天地在旋转,在那旋转的星空中,他看到了自己zhè一群界外修士疾驰的身影,他看到了在那群rén的最后面,有一个rén,没有了头……

  那个没有了头的身体,他很熟悉很熟悉,几乎是刹那他就双眼露出无法置信之色,目光崩溃,所看的一切旋转的星空,全部漆黑下来

  在完全漆黑的刹那,他看到了最后一个画面,那画面内,一个身穿白衣,满头白发飘舞的青年,手掌如刀,收回之中向前一步迈去

  那几十个界外修士”根本就没有半点察觉”丝毫不知晓其队伍中的一r◇én,已然死亡,直至王林向前走去,右手向前一扫,轰míng惊天而起,四个界外修士凄厉的惨叫中,头颅飞起,鲜血四溅,落在星空,洒在了身边修士的身上,脸上

  直至zhè个时候,zhè剩余的界外修士◆才反应过来,骇然中回头一看,zhè一看之下,便是永但

  王林身子化作一道白芒,在zhè群修士身边穿梭而过,手起头落,不足三息的时间,他便从一群崩溃成了血肉的身体碎块内,走了出来

  一身白衣,不染半点鲜血,神色是没有丝毫的变化随着其离去,在他的身后,多了几十个睁着双眼,残留着凝固的骇然,死亡的头颅

  “zhè些头颅,还远远不够,,王林神色平静,向前一晃而走,在其离开不久,那数千修士轰然而来,他们看到的是那一片片飘散在星空舟鲜血与破碎的残骸,还有那不散的杀lù气息与血腥的气味

  王林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在其前行中,凡是被他神识中感应到的昆虚残存界外入侵修士,全部难逃一死

  甚至很多rén,直至死亡之后,直至头颅被王林抓在了手中,方才察觉到自己的死亡,王林的修为,高出他们太多太多,甚至若论zhè天地间,谁杀rén最多,王林称不上第但却绝对不少

  具体的数量,甚至连他自己都无法清晰的记得,生活在zhè样的一个乱世,zhè样一个弱肉强食的修真界,若不想被rén杀,那么就必须要杀rén

  昆虚星域深处,两个界外修士神色仓惶,急急而走,二rén相貌很是相似,却是那就算修真界也很少见的同胞之修

  zhè二rén在太古星辰也小有名气,二rén出手便是同时,彼此配合无rén能比,相互之间擅长合击,尽管只有天rén第二衰的修为,但配合之下,就算是天rén第三衰遇到,也到狼狈而退

  zhè兄弟二rén性格残暴,在进入zhè界内后,死在二rén手中的界内之修诸多,他二rén有一个嗜好,喜欢虐杀修为不如自己的敌rén

  但此刻,zhè兄弟二rén却是如丧家之犬,面色苍白急急逃走,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威压似从遥远的地方将其二rén锁定,任凭他们如何躲藏,都无法从zhè威压下走出半点

  渐渐地,那威压成为了一把死●亡之刀,悬在二rén头顶,似随时可以落下取走二rén的姓名

  在zhè威压下,二rén几乎要发狂,此刻红着双眼疯了一般的逃遁

  但就在二rén弊吼中拼了全力逃去的刹那,在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抹代表了死亡的白色,zhè白色是一个身影,缓步走来

  其步伐不快,但实际上却是过了闪电雷míng,一步之下,直接就临近了其中一rén,zhè身影,正是王林,他眼中杀机弥漫,右手抬起,向着身旁那满脸绝望骇然之rén,直接一扫而去

  “哥,,另外一rén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居然放弃了逃遁,直奔王林而来,zhè兄弟二rén自幼失去父母,被野狼养大,自小就如一心,几乎寸步不离

  此后被一狼族修士看中,赐予族印,收为族rén,便一路走到了今天,往日里只有他二rén去残忍的虐杀旁者,但今日,却是成为了王林的猎物

  就在那嘶吼传出的瞬间,一个头颅飞起,鲜血喷洒中,那一抹红色遮盖了王林的身影,直至那鲜血从王林身边喷洒而过,有一颗头颅直接抛起

  “兄弟之情可敬,但杀我界内修者,必须要死”王林向前一步走去,在其身后那数百个头颅中,又多了两个狰狞无法闭目的颅首

  横扫昆虚,随着王林一路走过,昆虚星域内所有残存的界外修士,再无任何一个活他走过的地方,是血腥的,他踏过的星空,代表着杀lù

  他身后那数百个不能瞑目,被封印了元神的头颅,如同沉入地狱之中,无法挣脱,只能随着王林,不断地前行

  “太静了……,,走出了昆虚,在进入召河星域的边界处,王林缓缓开口

  完了,诸位道友见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