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9章 酒温,还不够


  nà一辆辆战车,其上披着这不知为何兽的皮毛,乍一看根本jiù不像是战车,而像是一头头远古凶兽

  nà兽皮上以鲜红的颜色化作一个个复杂的印记”闪烁中血光忽明忽暗,把这漆黑的星空,映照的一片诡异

  除了这些战车外,还有一声声惊天的咆哮吼震星空而来,suí着吼声的回荡,却见在这十万修士的后方,nà无尽星域中,有一个巨大的石碑被数千身的修士,扛在身上”缓缓地向前飞来

  这石碑约数千丈大小,一股沧杂的气息从其内扩散出来,笼罩四周,为惊人的,则是在这石碑上有九条铁链蔓延出来,这九条铁链每一个上面,都拴着一个巨大的棺木

  每一个棺木,都有数百尖之大,此刻摇曳中,远远一看如同一个八爪鱼一样,触目惊心

  这,jiù是界外重凝聚出的力量,轰杀王林阵的第一战

  界外太古星辰,死亡的修士诸多,此刻这里凝聚之人,可以说是界外的极限

  王林看着阵法外的这些锋狞的界外修士,眼中寒光越来越浓,他身边的西子凤面色苍白,看着这一切,心神震动

  王林从盘膝中站起,他屹立在nà天皇炉上,一头白发舞动

  “西子,继续温酒,,王林话语平和,说出之后其身子向前一步走去,白衣飘动,自有一股飘逸的气质弥漫全身

  西子凤原本震动的心神,在王林这一句柔和的话语中,立刻平息下来,抬起其美丽的螓首西子凤展颜一笑,伸手把几缕飘在额前的青丝挽在耳后,点头轻嗯一声

  轰鸣在阵法外惊天而起,nà十万修士并未完全靠近而是在万丈外停下,他们显然知晓王林与这阵法的强大,此刻停下后一一盘膝而坐,双手掐诀中却是齐齐点在眉心

  这一点之下,立刻这十万界外修士的元神骤然一一飞出,弥漫在星空中,十万元神的出现,散发出了万丈光芒,刹nàjiù把这界外的漆黑星空,完全的映照开来

  在这十万元神飞出的同时nà大军中的五个第三步大能,他们已然是界内大能中除了有限的几人外最后的五人

  这五个第三步大能,他们没有参与界内之战而是作为后续的力量,在界外守护但此刻,他们不得不走出,长尊会的封命已下,整个界外,即便全部死亡也要死战一场

  此刻,这五人盘膝而坐,彼此成一字排列,他们知道王林的强大,是知晓凭着自己的修为即便是五人围攻,也绝非nà封尊王林的对手

  但有nà十万元神的辅助,有长尊会传下的远古秘shù为引,他们自认有一战之力,盘膝中,五人双手掐诀,齐齐按在身前另一人的后心之上

  轰鸣之声惊天而起,五人的力量在这瞬息间完全的融合,直奔最前方的第一人

  nà最前方的第一人,是一个白发老者,此人神色凝重,在身后四个道友力量轰轰而来的刹nà,他头发无风自动,双眼爆出了夺目的精光

  “以吾修为,以吾血脉,引远古大shù,开天之道,一道空灭”老者低吼,右手抬起一指上空,立刻jiù有一道强光从其手中骤然飞■起,在上空赫然化作了一把万丈之长的大剑

  此剑一出,四周的十万元神轰然而来,齐齐融入这大剑内,使得此剑顿时jiù有无上气势轰然而出

  “斩”nà白发老者猛地一声大吼,右手向着前方王林三◇■起,在上空赫然化作了一把万丈之长的大剑

  此剑一出,四周的十万元神轰然而来,齐齐融入这大剑内,使得此剑顿时jiù有无上气势轰然而出

  “qǐ,zàishàngkōnghèránhuàzuòleyībǎwànzhàngzhīzhǎngdedàjiàn

  cǐjiànyīchū,sìzhōudeshíwànyuánshénhōngránérlái,qíqíróngrùzhèdàjiànnèi,shǐdécǐjiàndùnshíjiùyǒuwúshàngqìshìhōngránérchū

  “zhǎn”nàbáifālǎozhěměngdìyīshēngdàhǒu,yòushǒuxiàngzheqiánfāngwánglínsān大本源所化的转轮之阵,直接挥下

  suí着其一挥之中,nà把万丈大剑轰鸣而起,凝聚了十万元神,凝聚了五个大能的全部力量,是以这远古之shù,在诡异的转化中形成了一股开天之力,轰轰而落

  远远一看,这一幕极为清晰,nà一把大剑呼啸间急的膨胀起来,从万丈瞬息暴增数十倍”最终似无尽大小,一剑落下中,jiù直奔转轮阵法而去

  王林一步迈去下,站在这阵法之中,他神色平静,看着nà大剑呼啸,没有半点举动,任由此剑在这轰轰涵天之音中临近

  仅仅是瞬息间,nà大剑jiù直接斩在了转轮阵法上,轰的一声巨响传遍星空,一道道无形的波纹顺着阵法扩散,弥漫了这阵法的全部范围

  整个转轮阵法骤然一震,发出了嗡嗡之声回荡但却没有丝毫的损坏,而是在nà大剑落下后,转轮之下被囚禁的百万界外之魂,在痛苦的嘶吼中推动转轮,使得这转轮缓缓地转动起来,是在这百万怨魂的身后,nà融入阵法内的界◆内英魂,此刻一一飞出,他们的手里幻化出了一把把鞭子,狠狠地抽在nà些怨魂身上

  借着这股鞭打之力,使得nà些怨魂吼声为凄厉,把这痛苦化作了力量,去疯狂的椎动转轮运转

  轰鸣之下”这转轮▲●便转动了一整圈

  suí着一圈转后,一股无法想象的反弹之力,轰然的jiù从这阵法内爆发出来,直接jiù涌入nà大剑之上,轰轰之声惊天,nà大剑被生生的崩开,向后倒卷中骤然崩溃四分五裂

 ● suí着其崩溃,其内十万元神立刻散开,一牟个神色黯谈,可却没有死亡,而是飘散在了四周,nà五个盘膝坐下的大能,面色瞬间苍白,当首的nà个老者,嘴角溢出鲜血,但其目中却是战火滔滔

  他双手掐诀,同时指向天空,沙哑的声音惊天而起

  “十万元神,十万修士,凝化生机寿元,凝出万万无尽岁月,我等十万修士,今日祭献全部寿元,换来远古一击,崩此阵,杀此人,,nà老者喷出鲜血,在其鲜血喷出的刹nà,其身后nà四人同时喷出鲜血,一个个神色狰狞,低吼起来

  与此同时,nà十万元神离窍的修士肉身,也在这一刻齐齐喷出鲜血,他们的样子,无论是年轻还是中年,在这瞬间全部苍老下来,nà些原本jiù是苍老者,是身体散出腐朽的气息

  以十万修士责元,换来的这一击,其威力足以达到巅峰

  “天地初开,这世间一片黑暗,没有光,没有生命,远古仙尊降临,为衍造众生,他召来远古的光芒,笼罩世间

  以吾等十万人的寿元,祭献出nà来自远古诏曰上,存在的远古仙尊当年的nà道光此光,为众生之芒,tā可造出众生,亦可毁灭天灵”nà白发老者声音扭曲,嘶吼而出

  suí着其声音的传荡,nà十万元神疯狂的融合在一起,彼此难以分开,化作了一片浓浓的迷雾,把这阵法外的星空笼罩成一片黑暗

  这十万元神所化雾气,缓缓地转动,度越来越快,到了最后,几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nà漩涡的尽头,仿若黑洞一般,通往另一个世界

  轰鸣之声回荡,suí着nà漩涡的转动,一道光从nà漩涡尽头的黑洞内一闪而出,这道光,是金色的,tā刚一出现,jiù散发刺目之芒,直接冲出

  在tā冲出■漩涡的一刹nà,四周无尽星空,全部都被染成了金色,nà金色来自于这道光,在tā的照耀下,jiù连nà三大本源所化的转轮阵法,其运转也都立刻凝固起来,隐隐的要停止一般

  其上nà些无数怨魂,出痛◇苦的嘶吼,阵阵黑气从tā们魂上散出,仿若要消散在这阵法内

  太古星辰远处”掌尊的身影幻化而出,他遥遥的望着前方,尽管距离很远,但他还是可以隐隐观察到这一次的战局

  “洞府之修的牲命,老夫不在乎,以这十万修士寿元所化的神通,jiù算是老夫对抗也要颇为吃力,我看你用不用弓”

  王林站在阵法中,看着眼前nà金光弥漫,从nà漩涡黑洞内扩散而出,一股来自仙罡大陆的气息,从这光内缭绕,这股气息,王林曾感受过

  他双目平静,右手抬起向着界外一指

  “焚界火伞,伞开灭世”界外的星空中,在nà金光笼罩内,一把巨大的撑开的火伞,轰轰而出,此伞一出,立刻jiù把nà金光向外推○动,似格格不入一样,suí着此伞的出现,一股灭世之火轰然扩散开来

  “七彩之道,蕴天地之变”在nà金色的光,红色的火所形成的一片扭曲之像中,suí着王林话语的平静传出,却见赤橙红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光芒,刹nà凭空出现,tā们从星空虚无而来,彼此在瞬间凝聚在一起,赫然间jiù化作了一把七彩长枪

  “这远古之光破天而来,我便以七彩枪轰碎,nà破开的天,便以这焚界古伞补上,此光的确造化众生”但却抹杀不了王某”nà火伞与七彩长枪,轰然爆发

  王林大袖一甩,一步走回西子凤身边,从nà小锅内拿起酒壶,仰头喝了一口

  “酒还未温好,西子,再温一会儿”

  “嗯,,

  王林誓要改天换地,仙逆道友不甘落后于人感谢芝麻也是仙、无耻枭雄、青春逼良为倡、又出道友荣登仙逆盟主之位,以第三步大能之身,辅佐王林,冲破牢笼耳根倍感荣幸,各赠天皇炉一鼎,以表谢意

  推荐票实在很少,月票是脸,推荐票是皮,让仙逆的皮肤厚一些,如何,现在太嫩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