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4章 撕天!!


  那自称烨寞之zǐ的中年人,一头黑发飘动,千丈身zǐ屹立在星空,随着其双臂挥舞,却见他身边那古之三族虚影咆xiāo不断,化作三道长虹直奔王林在那古之三族虚影后面,则是属于他的道古炸寞庞大的虚幻之身,此刻同样迈开大步,轰轰之声下临近王林:

  王林目露奇异之芒,右手掐诀,身zǐ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一步迈去,右手猛地一指前方,其身后那没有左目的道古头颅,顿时发出了惊天咆xiāo,那庞大的头颅向前挂地一冲,刹那就与王林的千丈身影融合zhè融合之下,王林的身体内爆发出夺目光芒,远远一看,与其道古头颅融合后,王林所在的位置,赫然就是那道古左目的空洞之处

  “道古传承,烨寞既没有了左眼,今日我便化身成其左眼,使得zhè头颅略有完整“王林身体内散出的光芒笼平了婢宾头颅的左目,在其光芒闪烁之下,zhè头颅看起来已然完整

  此刻呼啸而出,与那中年男zǐ的古之三族还有另一个烨寞○虚影,刹那就相互对击到了一起

  电光火石间,轰隆隆的声响如风幕一般急回荡,那中年男zǐ的古之三族虚影,如同三道林刻,直接就刺中递古头及的眉心以及双目来紧接着,那中年男zǐ所化的烨宾虚影,夹是迈○○虚影,刹那就相互对击到了一起

  电光火石间,轰隆隆的声响如风幕一般急回荡,那中年男zǐ的古之xūyǐng,shānàjiùxiànghùduìjīdàoleyīqǐ

  diànguānghuǒshíjiān,hōnglónglóngdeshēngxiǎngrúfēngmùyībānjíhuídàng,nàzhōngniánnánzǐdegǔzhīsānzúxūyǐng,rútóngsāndàolínkè,zhíjiējiùcìzhōngdìgǔtóujídeméixīnyǐjíshuāngmùláijǐnjiēzhe,nàzhōngniánnánzǐsuǒhuàdeyèbīnxūyǐng,jiáshìmài步临近,一拳轰zhè一刻,若把星空比喻成天地,则天地扭曲,地动山摇,王林所化的道古头颅,张开了大口,向着前方星空以及一切虚幻,直接吹出了一口道古之气zhè口气,是王林道古传承的精楗,是古之一族的神通之一

  轰轰之声回旋,在王林与那中苹男zǐ二人的碰撞下,那中年男zǐ全很一震,其身前古之三族虚影骤然崩溃,一同瓦解的,还有那虚幻的烨寞之身中年男zǐ面色直接苍白,一口鲜血喷出,其身体倒卷不断地后退

  王林zhè里也并不好受,那化作三把利刮刺入眉心与双目的锋利,直接就透过道古头颅冲击在了他的身体还有那烨寞之身的一拳轰击,使得道古头颅颤抖中轰然爆开,随着其碎灭,王林喷出鲜血,身zǐ急急后退其眉心有一道伤口,留下鲜血的同时,在他的双目内,是留下了两行触目惊心的血泪,他的眼前一片模糊,被染成了血色

  此刻后退间,王林神色看起来极为狰狞,他猛地抬头,死死的盯着远处同样后退的烨寞之zǐ那烨霎之半同时抬头,盯着王林,双眼露出沾活杀机,zhè场生死,斗,不是他死,就是对方身亡,没有第三个选择

  此刻抬头间,zhè晔寞之zǐ双目战意轰然而起,他向前一步迈去,也不重凝聚虚幻之身,而是迈步中整个人双起升空,双手掐诀向并星口,一一,l

  “星空为天”烨霎之zǐ低吼之下,在其双手指去间,却见达转轮阵法外的星空,立刻扭曲,似有一股奇异的力量从天外而来,揽乱了zhè片星域

  王林双目一凝,zhè星空扭曲的奇异之力,让他舞息间便有了一股心惊肉跳之感,有那生死危机骤然而起,弥漫全身,让他全身汗毛刹那就竖起zhè种感觉,王林熟悉,伴随了他一生,没有任何犹豫,王林右手抬起向◇前虚空一抓,储物裂缝出现,一道青光骤然而出zhè青光内,有一面小盾,此盾,正是那被修复完整的青光盾,此盾或许并非坚不可摧,但在它里面,却有一道古神神通,此神通,名为梦回远古

  以王林当年的修为◆,释放出zhè梦回远古之术,便已然具备了足以轰杀天人衰劫修士之力,如此施展,配合其道古气息,是拥有了无上之力另外zhè神通在王林的研究下,已然与当年不一样,被王林以梦道、一一n”,、,一青光盾在手,王林捏住后体内道古之力轰然涌入其内,在那青光突然的暴增下,把里面的梦回远古之术,召唤出来一股苍凉的感觉,在zhè星空内回旋,整个转轮阵法外的星空,在zhè一瞬间似被拉扯回到了远古时代,星空被取代,出现了苍天与大地

  zhè一切看似虚假,但却又真实的让人心惊,在那大地上,一个个巨大的身影,古神、古妖、古魔齐齐而出,他们的咆xiāo之声传遍大地,使得zhè苍天也出现了髅抖随寿古之三族的一一出现,地面一眼望去,zhè些古之三族的数董,实际上只有三千,但因他们的身zǐ太过庞大,故而一眼看去,几乎无边远古有风,但即便是那风,也是蕴含了沧桑,吹过之下,透出一片死气沉沉

  那烨寞之zǐ,被拉入○zhè梦回远古中,他站在zhè苍天之上,在看清了四周之后,面色大变就在zhè时,苍天扭曲,一只磅礴的大脚,在那惊天的轰轰之声下,从天空的云层内直接踏下,落在大地,掀起轰隆隆的巨响,使得大地剧烈的颤抖有☆一道道梨缝咔咔而出,弥漫无尽随着那大脚的抬起,地面办出了一个脚印形状的深坑,那抬起的大脚向前再次迈去,zhè一次,赫然就是直奔那眸宾之zǐ烨寞之zǐ神色狰狞,双手向前崔的一扣,在之前施展了星空为天之术后,完成了其接下来zhè神通的起手式,此刻双手扣住虚空,发出T一,响,吐n

  “父祖传承于我的最强之术,以万物为天,以我古族双手,撕开天地,此术,撕天”

  吼声中,zhè烨寞之zǐ双手狠狠的扣住虚空,挂的向外直接就是一撕吡的一声,尖锐入耳,天地骤然一颤,却见在那烨寞之zǐ的身前,苍天剧烈的扭曲之下,居然被其断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zhè股撕天之力,是晔寞神通中极强之术,就羊是王林,也只是在道古传承内知晓此术的名字,而没有获得其施展的方法在那大脚轰轰踏下,直奔烨寞之zǐ而去的瞬间,此人大吼一声,双手再次抬起猛地一撕,却见那大脚直接颤抖起来,轰然间,竟被一把撕开,fèn成两半

  撕开了zhè大脚,轰隆隆的巨响回荡,柞宾之zǐ猛地转头,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王林,一步迈去,直奔王林,其双手在前行中不断地撕撤,天地轰鸣,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被他一层层的撕开

  凡是阻止在前的一切古之三族虚影,全部都在zhè撕天之力下被撕成两半一时之间,zhè烨寞之zǐ以此神通,竟无人可以阻挡,似在zhè一刻,天地万物,一切众生在其面前,都要被他生生的撕开

  梦回远古,也无法让此人有半点停顿,其吼声透出疵狂,几乎刹那就冲过层层古之三族的包围,撕出了一条血路,迈步间,已然不足王林

  王林双眼露出战意与凝重,在那烨雾之zǐ来临的刹那,其右手抬起,五指并拢,向前猛地一拍□而去

  在其掌落之时,那烨寞之zǐ大吼一声,把王林当成了阻挡在其面前的天,再次展开了撕天之术,双手直接向外狠狠地撕开

  王林右掌落下,五指并拢扣住,因果斥成之际,其右手握成拳头,向外直◇接一拽,一道道无形的气息从那眸宾之zǐ的双手内传出,被王林抽取,在其一拳捏碎zhè些无形气息的刹那,眸霎之zǐ的双手略有一顿,但却仍然来临,一撕之中,一股剧痛从王林眉心蔓l直至全身,zhè剧痛似有两只大手抓著其身体,要把他撕成两半

  “好一个撕天之术”王林双目幢孔收缩,其身zǐ蹬瞪后退,zhè撕天之术让他极为震惊,但与此同时,却是从心神内产生了渴望,他要杀了zhè烨宾之zǐ,获得对方的一切,包括zhè撕天之术

  后退中,那烨寞之zǐ仿若疯狂,迈步死死的追上,双手再次向外狠狠地一撕,轰的一声,其双手仿佛被卡住,似王林的身体,他要撕开会有阻碍

  “撕天”一声大吼下,zhè烨◇霎之zǐ双手再次一动,剧痛从王林身体内如潮水一般轰轰而起,他的眉心之中,立刻就有一道血线出现,直接蔓延,从胸口直至小腹鲜血如长线一般喷洒,王林甚至可口听到自己的身体那阵阵要被撕开的轻响,他能感觉到皮肤☆已然被撕开,露出了骨头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他的眉心内,那血线大范围的撕开,露出了下面的头骨,甚至在他的鼻zǐ以及胸口处,都已然皮开骨露隐隐的,就连他的骨头,也开始了挣扎,出现了碎裂

  危机之时,王林左手抬起,蕴含了生机向身前狰狞的炸寞之zǐ一拍,与此同时右手跟上,死气弥漫,化作一股黑色的霎气,直奔烨宾

  生死印,出现但zhè一切,却还是无法阻止那疯狂的烨寞之zǐ,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受伤,甚至不在意死亡,此刻脑z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要撕开王林的身体

  “撕天”吼声中,烨寞之zǐ双手猛地向外再次一撕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