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5章 一年!


  咔咔碎裂之声在王林耳边轻响,他的头骨,裂kāi了一道裂缝照他的胸腔,shì皮kāi之下骨头chū现大范围的碎裂

  在这生死危机的一刹那,王林闭上了双眼,他双目闭合,则天地一切均都为假,在其双目闭合的瞬间,一切的剧痛全部消散挥与此同时,王林的双手抬起,闭着双目向着这片虚幻的苍天大地一

  这一挥之下,苍天黯淡,大地枯萎,那古之三族的一gègè虚影,同时消散,化作一道道虚幻的气息,一部分上空,入苍天,一部分落下融入大地

  “梦道之术,与梦回远古融合,则此梦,便shì我之梦……道古的气息,古之三族的力量,化作梦道之力,凝聚chū我王林的神通,一梦bú朽……我闭上双眼,一切虚假,我睁kāi双目,你入我梦“王林猛的炸kāi双眼

  青光盾的梦回远古,王林之前已然研究了一番,此术虽强,但却有所限制,所谓的梦回远古,实际上也只这青光盾的主人,把,经所见的一切,以其神通之术化作一场梦,以此杀人

  只shì,这青光盾的主人已然死亡,他的梦,也shì死的,无法进行多彩的变化,王林自创的梦道之术,实际上本就shì受到这梦回远古的启发,此刻融合之下,他取代了那青光盾的主人,成为了这场梦的主宰他成了主宰,他的思想,可以改委这梦的一切在其睁kāi双眼的刹那,他剥,shì这半回远古他双目一kāi,这虚幻的苍天与大地,顿时一颤,那苍天,成为了王林的眼,那大地,同样成为了他的眼他眼kāi一瞬,苍天大地轰然kāi阖,这整gè世界,赫然间就全部成为了王林的眼,那烨寞之子面色苍白,他猛地回头,看到了一幕让其心神震撼,从那疯狂内清醒的画面

  他看到了这天地内,chū现了一华巨大的瞳孔,这gè瞳孔中透chū冷漠与杀机,天为眼皮,地为眼底,与那瞳孔交错在一起,赫然成了一gè庞大的眼睛若仅仅如此,他尚还bú会如此骇然,真正让其骇然的,shì他的神识所看到的一切他的神识蔓延之下,脱离了这片虚幻的天地,他看到在外面,赫然存在了一gè庞大无比的面孔,他的肉身,他与王林交战的地方,只shì那面孔的左目

  那bú仅shì一gè面孔,shì一gè无限之大的身躯,这身躯身穿白衣,一头如银河般的白发飘舞,赫然就shì一gè王林这一幕,让这烨寞之子心神轰鸣,一时之间愕在了那里,几乎bú枚置信自己的神识与双眼所看到的这些画面他愣了就在其一愣的瞬间,这庞大的白衣王林,其左目寒光一闪,俊缓地闭合,随着其闭合,其眼内的那片天地,骤然,淡下来,一股足以灭杀一切的力女,在其左目闭合的刹那,轰轰爆发

  “这bú可能“那嫩霎之子猛地转过头想要去看身前正在被其概扯的王林,但转头看去时,他的前方却shì空无一人

  王林消失了,bú但王林消失了,这正急黯淡的天地肉,此刊除了他之外在没有任何一今生灵,一股说búchū的恐惧,立判就将这烨寞之子心神弥漫

  “这到底□shì什么神通一烨寞之子面色极为苍白,双眼弥漫了惊恐,他急后退,但却快bú过这天地的坍塌,随着那庞大的王林左目闭合,天地轰轰挤压kāi来

  “我bú信,这都shì假的“烨寞之子猛地抬头,身子直◆shìshímeshéntōngyīyèmòzhīzǐmiànsèjíwéicāngbái,shuāngyǎnmímànlejīngkǒng,tājíhòutuì,dànquèkuàibúguòzhètiāndìdetāntā,suízhenàpángdàdewánglínzuǒmùbìhé,tiāndìhōnghōngjǐyākāilái

  “wǒbúxìn,zhèdōushìjiǎde“yèmòzhīzǐměngdìtáitóu,shēnzǐzhí奔压下的天空,一拳轰去,轰轰之声回荡,他一拳拳的落下,可却无法阻止那天空的拐塌

  片刻后,这天地bú断的挤压中,只有bú足千丈,而这烨寞之子的身体,则shì双手撑天,脚踏大地,神色扭曲露chū痛苦,身体内有砰砰之声传chū,死死的抵抗

  “这都shì假的”轰的一声,眸寞之子的双膝崩洼,其身子直接跪下,天地挤压,只有几百丈

  “我shì晔寞之子,我shì其心头精血所化,我bú会败”烨寞之子痛苦的咆哮中,其双臂轰然爆kāi,天地一按,完全的挤压在了一起,彻底的并拢,再没有了一丝键隙

  若shì从远处kāi,那庞大的王林身影,其左目完全闭上身子一晃,化作点点晶光,消散☆kāi来

  梦,醒了

  随若梦醒,天地又失,星空还shì那转轮阵法外的星空,远处那数万界外修士,一gègè根本就bú知晓发生了什么

  在他们看去,只shì看到那烨霎之子身子停在◆了半空,bú断地发chū痛苦的咆哮,而他的身前,却shì没有丝毫的虚幻身影

  王林在数千丈外双目闭合,一动bú动喇猫

  这一切在bú到十息之后,王林的双眼直接睁kāi,其内露chū浓浓的疲惫与杀机,其身子向前一步而去,化作一道呼啸惊天的流星,有血光闪烁,血剑在其右手之上chū现,刹那就临近了那陷入恐惧之中挣扎的烨寞之,占子在那烨寞之子睁kāi双眼,露chū迷茫的瞬间,王林从其身边血光一闪而过,轰的一声,那烨寞之子的身体,直接分裂kāi来,直至死亡,他的双眼内,还存在那无尽的茫然随着其身体的分裂,这死亡的烨寞之子,其两半的身体化作了八滴紫色的血液,直奔王林而来,一一趾入其眉心

  王林神色中的疲惫浓,吸收了这八滴血液,他没有立刻,合,而shì一步之间向着那转轮阵法而去直至踏入阵法之内,他再无法压制,啧chū一大口绊血,身子一晃,立刻在那西子凤身边盘膝而坐,急吐纳疗伤

  方才那一战,极为凶险,杀烨宾之子对于王林来说,在bú动用李广弓的前提下,烦为艰难,他虽胜,但却伤在了那惊人的析天之术

  那撕天之术,直至现在仍让王林心惊bú已,他盘膝而坐的身体眉心中,还存在着那道血线,方才那半回远古内发生的一切,在王林身上shì真实的他险些就被那烨寞之子挪kāi了身体,被其撕杀

  此刻他盘膝疗伤的一幕,落在界外那些数万修士眼中,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却shì爆◎发chū了一声声杀机呼啸“他伤了”“他正在存伤,眼下shì杀他的最好时机一“他受伤之后,那转轮阵法定然无法完整运转,破阵,杀人”那些数万界外修士,在察觉到王林重伤的一刻,沸腾起来,一道道长虹飞舞,直奔◎转轮阵法内的王林而来

  轰鸣回荡,在这数万修士疯狂的攻击下,转轮阵法chū现了大范围的扭曲,波纹四散,王林身边的西子凤面色苍白,眼中露chū焦急阵法外,那五gè受伤的大能,此刻也shì咬牙之下飞起,bú顾伤势,向着那转乱阵法,轰chū了他们的香火神通在这数万修士的共同轰灭下,这转轮阵法隐隐颤抖,其上的那无数怨魂,嘶吼中推动转轮,抵消那一次次的毁灭性的攻击

  就在那西子凤焦急,阵法界内木冰眉与那粉衣女子同样担忧的刹那,盘膝中的王林,双目蓦然睁kāi,寒芒在其目内一闪

  “我尽管受伤,但杀你们还shìbú难”王林压下伤势,右手抬起掐诀之下向着转轮阵法直接一掌按去,这一掌之下,那转轮阵法轰鸣

  “转轮幻化,转动八方”王棒低吼,修为烦菲右手全部逼入那阵法内,形成了一股浩荡之力,使得那阵法在轰轰之声下,直接就在阵法外,幻化chū了一gè巨大的转轮这转轮上有无数怨现推动,向前骤然的就滚动起来,随着其滚动,天地运转之力被改变,似全部,入这转轮中,在其滚动中,爆发chū了死亡的力重在这bú断的滚动下,凡shì靠近的界外修士,全部都肉身一插,直接被撞击崩溃,元神被吸撤成推动转轮之奴数万界外修士,骇然之下齐齐后退,转眼之下,这转轮就滚动了三圈三圈之后,死亡诸多,那些逃chū的界外修士,此喇心神已然被吓破,再也bú敢回头,而shì急逃遁就在这时,王林身子直接站起,右手向外一挥,眉心仙人血脉凝聚的血滴chū现,使得王林的右手上,李广弓骤然chū现拉住弓弦,猛地向外一拽,使得此弓满月,王林尽管难掩疲惫,但双目却露chū杀机,死死的盯着阵法外的星空乙“再迈一步,王某再杀你一次”此话一chū,在阵法外百丈处,星空波纹一晃,掌尊身影chū现,他盯着王林,沉默许久,转身消散了在掌尊离去后,王林收起李广弓,体内伤势重,嘴角溢chū样血,盘膝而坐时间如长河流动,没有停歇之时,转眼▲间,便shì九gè月

  这九gè月,再没有任何界外之人前来,西子凤的酒早已温了又温,但却没有再入王林之口,直至完整的一年过去,西子凤神色复杂,看了王林一眼,轻叹的走了在地之后,来到王林身边的,○shì那粉衣女子女儿病好的差bú多了,今天shì最后一次点测,明天耳根就有了大量的时间,我会爆发,明天垛发,求月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