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 矾珊梦!


  矾珊璐面色苍白,没有回答王林的话语,而是身子踉跄几梦滥刻盘膝坐下,双手掐诀放在膝上,闭mù打坐:她的身体有七彩之芒闪烁,尤其是眉心上,是凝聚了刺mù的七彩光芒,隐隐可见一gè漩涡存在,那漩涡内,不但散出七彩,是有阵阵寒气逼出

  那寒气州一出现在这巨大的船只上,立刻甲板就在咔咔声下结出了一片冰霜,散出白霎王林mù光一凝,身子退后几步但就在这时,那矾珊璐再色突然有了红润,啧出一口样血,其绊血落地,化作碎密的血冰颗粒,在甲板上散开大片

  紧接若,其眉心的漩涡蓦然枚大,且急旋转zhōng,王林眼zhōng突然爆出精光,他看到在那矾珊n的眉心漩涡内,赫然出现了一张脸那是一张与矾珊璐几乎一模一样,让人忤然心动的绝美容颜在这张脸出现的瞬间,矾珊又神色露出痛苦,是青筋鼓起,变的狰狞起来,与此同时,她猛的睁开双眼,在其双mù开合妁刹那,其眉心漩涡骤然崩溃,倒卷冲入其头颅,与那另一张绝美容颜一同消失

  一声凄厉的惨叫,矾珊腻嘴角溢出绊血,双手掐诀之下闭mù,重打坐起来这一幕幕事情,落在王林眼zhōng,让王林心神极为凝重,他隐隐似看出了一些什么,但却又并非确定沉默zhōn▲g,王林神识散异,笼罩这庞大的船只,随着其神识扩散,瞬间这船只的一切都映现在其心zhōng

  此船极大,且有诸多地方存在了即便是王林也感觉奇异的禁制阵法,甚至在他的神识缭绕zhōng,王林吃惊◇g,wánglínshénshísànyì,lóngzhàozhèpángdàdechuánzhī,suízheqíshénshíkuòsàn,shùnjiānzhèchuánzhīdeyīqiēdōuyìngxiànzàiqíxīnzhōng

  cǐchuánjídà,qiěyǒuzhūduōdìfāngcúnzàilejíbiànshìwánglínyěgǎnjiàoqíyìdejìnzhìzhènfǎ,shènzhìzàitādeshénshíliáoràozhōng,wánglínchījīng的发现,这整艘船,赫然几乎全部都是由禁制组成,就连脚下所踏的甲板也是如此可以说,这艘船,如同一gè庞大的禁制阵法

  那船外的层层防护光幕,则是由此船禁制繁衍而出,细密之zhōng层层重叠,想要将其破开,很难这船内禁制的zhōng心,在王林的神识扫过zhōng也略有发现,那便是这船杆上那张鬼脸大帆,此帆内的那鬼脸,仿若是活物一般,在王林神识扫过zhōng,那鬼脸双mù一转,死死的盯着王林

  尽管四周无声无息,但被那鬼脸盯住的刹那,王林还是在心神内似听到了一声声狰狞的咆哮与呐喊这声音穿透其心神,让王林面色不由一变,牙子xiàng后退出几步

  “岁月禁、生死禁、古魂禁、破灭禁……这艘船上不但拥有这四大禁制,是还有一些我从未见过之禁“……

  “若能给我时间,把这些禁制全部掌握,且研究清晰,那么我很有可能会禁制本源小成”王林双mù露出寺异之光,他的禁制本就不凡,可惜在这洞府界内尽管见到了不少禁制,但这些禁制大都残缺,若强行去推衍,犹如闭门造车,不仅要浪费大l的时间,是很难有所获得

  但眼下却是不一样,这牲船只上的禁制,等于是为王林打开了诸多条道路,若能全部明悟,以此椎衍,禁制本源有望出现在王林观察这里禁制的片刮后,船只外的漆黑星空骤然间便有七彩光芒弥漫,把这星空的黑暗驱散,那七彩道人,迈步而来

  “此船……有些眼欺……,一那七彩道人站在船外,看了几眼后神色露出追忆,但任凭他如何思索,也始终无法想起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此船

  “我没有获得记忆,很多事情已经想不起来了”七彩道人沉默片刻,摇头zhōng右手抬起,xiàng着前方一挥轰轰之声豁然而起船内甲板上,一阵剧烈的摇动zhōng,外围那轰轰之音传来化作月闷之声,王林转身看xiàng船外,透过层层防护光幕,王林清晰的看到了外界的七彩,还有那七彩光芒下,神色始终平静,仿若天地间任何事情都无法让其有半点动容色变的七彩道人

  轰鸣再起,甲板晃动zhōng最外围的一层防护光幕骤然崩溃,是在那崩溃的冲击之力下,这艘巨大的船只xiàng后生生被推出数十丈

  “这船只禁制尽管强大,可眼下却是只开启了不到两成……以这两成之力,怕是无法阻止七彩道人的来临“……王林mù光闪烁,眼下可谓是生死危机,那七彩道人或许因为某些原因不会杀他,但却要shōu走李广弓箭,王林决不能交出,此物关系重大,是他周旋在这些空玄大能之间的依仗之物且最重妻的,王林不会把自己的性俞交给对方去选择,他不愿自己的人“这艘魂魔舟,就算是全盛时期的他,也可以阻止数十gè时辰”就在王林mù光闪烁间,突然从他的身后,传来一gè冰冷的声音那矾珊璐,缓缓的睁开双眼

  “即便是如今此舟禁制只发挥出了不足三成,但他同样不是当年,可阻止其……三天的时间”矾珊贱冰冷开口,双mù内露出寒光,盯着船外那七彩道人,眼zh●ōng露出一股复杂的恨“你不是矾册堞”王林转身看着那女子,许久之后突然开口

  那女子mù光从船外shōu回,落在了王林身上,半响后眼zhōng渐渐升起一丝欣赏之意,点了点头

  “不愧是□被我妹妹选择的合作者,我的确不是矾珊4,我是她的姐姐,矾珊梦”王林眯起双眼,仔细的看了对方几眼,没有说话

  “我的身份你应该也从我妹妹那里知晓,我是七彩仙尊的道侣”这女子开口zhōng,右手抬起,掐诀之下xiàng着前方船只防护光幕一挥,却见从其右手内立刻便有七彩光芒环绕,直奔光幕而去

  与光幕融合后,一阵磅礴的气息骤然从这船只内散出,那防护光幕立刻厚起来,把其外那轰鸣,完全的阻隔,传入耳边对,已然微不

  “你既与我姐妹合作,我也不瞒你,当年仙罡大偻九阳尊zhōng的道一大天尊与古国玄罗大天尊二人出现在我七道宗附近,他二人修为无上,属于传说zhōng之人,他们在争夺一g■è太古神境zhōng不知如何飞出的储物

  此事我与七彩本不可能参与,也断然不会获得好处,但最终机缘巧合,亦或者说就连现在,我都始终没有想明白,那残片虽说碎开,但以道一、玄罗两gè九阳大天尊,怎○能不会发现碎片少了一块

  那少的一块,落在了七彩手zhōng,也正因此,让我看到了此人的内心,为了掩盖这gè碎片的气息,我放弃了全部修为,全力压制与他快欲回七道宗

  可在途zhōng,他暗算于我,我根本就没有半点防备,在他的暗算下,我全部修为失去,被他取走用来镇压那髅片,是一掌将我形神俱灭,他是为了灭口,担心消息传开他是有取我修为开启那碎片的打其,这碎片牛竟来自太古神境,想要打开,极为艰难

  但我没有死,我是大现门核心弟子,我有命魂在师尊那里,师尊以大神通轮回术,将我轮回快重生

  那七道宗内,有听命我之人,尤共是我的妹妹也在那里,我借师尊法力,将这一切告诉了我的妹妹,于是便有了其洞府大战“那女子缓缓开口,说若曾经的往事

  “我知晓他定是打弃了碎片,获得了其内之物,知晓他引去了道古烨寞,封死了七道宗山门但我岂能让他成功,我把这消息告诉了始终垂诞我美色的连道非,引他去了七道宗是在我妹妹的联系下,他的几gè妃子大都叛离,是使得洞府界zhōng的七道宗弟子分裂这才有了如今的界内界外”那女子说到这里,话语一顿,看xiàng王林

  王林神色平静,不起半点波澜,这些事情,他内心也有多种猜测,此刻听到对方之语,也只是信了一些,不会全部相信,且这女子话语zhōng很多地方都是一言而过,看似完整,可实际上还是有一些端倪“太古神境,是什么地方一王林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仙罡大陆内始终有一gè传说,太古神境曾开启过九次,每一次开启,获得最终造化者,会成为大天尊……直至如今,九次开启,也的确存在了九gè太阳第十次开启,或许会出现第十gè太阳……至○于太古神境为何物,这一点我也不知晓”

  “你方才说,如今的七彩,与当年的七彩大不一样,这一点,我需要一gè答案”王林mù光一闪,看了看船外正不断轰碎光幕的模糊身“他不是完整的”那女子沉默少顷,□○于太古神境为何物,这一点我也不知晓”

  “你方才说,如今的七彩,与当年的七彩大不一样,这一点,我需要一gè答案”王林mù光一闪,看了看船外正不断yútàigǔshénjìngwéihéwù,zhèyīdiǎnwǒyěbúzhīxiǎo”

  “nǐfāngcáishuō,rújīndeqīcǎi,yǔdāngniándeqīcǎidàbúyīyàng,zhèyīdiǎn,wǒxūyàoyīgèdáàn”wánglínmùguāngyīshǎn,kànlekànchuánwàizhèngbúduànhōngsuìguāngmùdemóhúshēn“tābúshìwánzhěngde”nànǚzǐchénmòshǎoqǐng,忽然开口

  “我不知他如何让李广帮助,斩杀了道古烨寞,但我知晓,在连道非按照我告诉的方法闯入这洞府时,其内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乱战

  这场大战,正是道古死后不久,七彩应受伤闭关,参详其从那碎片内所得之物,我也是事后才知晓,那碎片内的物品zhōng,有一今天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