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3章 贪狼再现!


  王林的吼声化作风暴,轰轰之下冲入那六大本源所化漩涡扩大声音的器具内,在其内嗡嗡回旋了数次后,骤然的传递出来

  那吼声本就极强,此刻又被放大了无数,刚一从那漩涡内扩散,天地就在刹那崩溃,整个第一重幻椅,以肉眼可见的度瓦解起来

  这吼声轰呜,形成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响,如同暴风直接就吹在了七彩道人身体外的九个太阳上,那九个太阳的火焰,顿时有了熄灭的迹豪,那巨响之声是穿透这九个太阳,轰入七彩道人的双耳中

  七彩道人的第二重幻椅中,他一脸激动之色,这种激动,原本不会在他这样的修士身上出现,但此刻,他却是根本就难以压制,他等了这么多年,毫不杏张的说,他等了一辈子

  如今,终于借看来自仙罡大陆的力量在这幻椅中找到了第三hún的疫迹,尽管就连他也不清楚,这痕迹是自己想豪出来的,亦或者是真实的,但无论如何,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近第三hún

  在他的目光下,他看到第三hún穿过了如今的召河,去往了数万年后的昆虚,他双手掐动再次一样,想要看的清晰一些,但就在这时,惊变突生

  他的耳边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这吼声刚开始还不强烈,但几乎就是瞬间,立刻就暴增无数,成为了七彩道人耳边的一切声响

  吼

  是在这咆哮下,七彩道人眼前的一切,仿若被一股大力冲入而来,强行的撕开,似要崩溃他的这重幻椅,要将其拽出一样

  他的前方,那依然被他看清的第三hún,以肉眼可见的度直接消散,星目棋糊,轰然崩溃,不仅是星目,就连四周的一切,此刻个部都骤然瓦解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正是在七彩最激动的时刻,正是他将要看清第三hún停留轮回之处的刹那,一切,消矢了

  七彩愣了一下,他没有办法去阻止,因这是有人在第一层幻椅内将其叫醒

  “不“七彩愣过之后,发出了一声愤怒到了极限的咆哮

  这声咆哮,从他的口中传出,是从第◇一重幻椅内,那盘魔坐在山顶的七彩口中传出,声音轰呜,与王林的道古之吼直接碰撞在一起,形成了一股毁灭之力

  六大本源漩涡,骤然崩溃,王林喷出鲜血,个身砰砰之下几乎粉身碎骨,剧痛龚来,让他身子直接◎○就被抛出,与此同时,那九个太阳是在这吼声中向着四周扩散,一股强悍的冲击,再次冲向王林

  在这危急之时,王林个身道古不灭骤然而起,急的恢复中他右手抬起向前一样,却见那鬼脸帆幻化卷着其身,向后一闪★之中,在那冲击横扫而来的刹那,王林身子立刻消散

  充满凶兽的奇异星宴内,在那弥没了诗多凶兽尸骸的区域,在那盘膝而坐的七彩道人百丈外,王林双眼征地睁开,其目光黯淡,喷出大口的鲜血,没有任何犹豫向后直接一步退去

  这一步之下,他身子蓦然消矢无影,出现之时,已然在了极迄之地,再次喷出鲜血,王林甚至连疗伤的时间都没有,疯狂的向前疾驰

  逞迄之地,那盘魔坐在凶兽尸骸上的七彩道人,此刻◇突然睁开了双眼,其目内一片通红,神色扭曲,死死的盯着迄处,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咆哮

  “王林,我七彩若不杀你,誓不为人”这声音轰呜,横扫整个星域,七彩身边的大量凶兽尸骸是一颤之下在这声音中齐齐崩溃□瓦解,化作一片飞灰向着八方卷动

  七彩道人身子征地站起,带着滔天的杀机,向着王林追杀而去

  王林在很迄的地方,仍然听到了那一声愤怒的咆哮与话语,他面色芥白,没有丝毫停顿喷出鲜血,血遁而走

  “废话,即便是我不去破坏他寻找第三hún,他既然追我来到这里,也定是心怀歹念“王林眼中尽管黯淡,可对于自己之前的行为,却是没有任何后恃

  他必须要这么做,若是之前没有选斧破坏七彩道人的计划,那么他即便去往了祭坛处,也只是拖延了死亡的时间罢了

  若那幻椅的一切是真实的,一旦这七彩找到了第三hún,不仅是他,这整个泪府界,将在没有半点希望

  将完完全全,成为这的七彩仙尊掌控,到了那个时候,王林生死,自己将无法掌握

  这种事情,他绝不允许发生,破坏对方计划,势在必行哪怕这么做的后果,沉重的让他无限的接近死亡

  此刻逃遁中,王林身后星空颤抖,他清晰◆的感受到七彩正疯狂的追击而来,七彩道人修为高深,神识散开是无限之大,想要找到自己,极为容易

  “眼下只有去往祭坛处,或许那祭坛能帮我解开这生死危机希望此事为真”王林在之前决定去七彩道人盘魔之处■时,曾沉典了半柱香的时间

  这半柱香的时间,他不仅仅是在沉典得矢,是再次róng入天运子之hún内,展开椎衍之术,那推衍最终的结果显示,祭坛,是生机所在

  云海裂缝,茫茫星海,这里那矾珊桩曾说,是当年洞府之战后,因天道出现吞噬连道非,因七彩仙尊崩溃化作三hún七魄,在这距离的厮杀下,被强行撕开造成

  她还说,这里与某一处奇异的空间链接,故而才会有了这么多的凶兽出现

  此刻,在这裂缝星域的深处,漆黑的星空中漂浮着一个巨大的祭坛,这祭坛一片残破,它浮在星空,但却没有飘走,而是固定在了原处

  祭坛通体黑色,与星空的颜色一样,只是其边缘的一角,却是有柔和的光芒隐隐散出

  这祭坛之所以被固定,是再为它的一角,似延伸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层层浓纹在连接处回荡,数万年不散

  那与其连接的空间,也并未毫无裂缝,而是有一些破损,蔓延出几道巨大的裂仔,光芒,也正是从这些裂缝内散出

  这一募,就如月是一张纸,被一把飞镖刺在了上面,但却咔在那里,纸张被穿透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些碎裂仔隙

  阵阵道古的气息,从这祭坛上散出,弥没在四周,可却没有散开太迄,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限制了这气息的扩散

  这祭坛如小山,成八角形,四周有一层层的阶梯,在那阶梯顶部,也就是祭坛所在最高的位置,百丈方圆一片平整,若近距离去看,隐隐可见在其上有无数黑色的印记符文,组成了一个蕴含了沧桑的阵法

  在这阵法的中心,也就是整个祭坛的最核心处,有一只手臂那道古气息,就是从这手臂内散出

  可这手臂却是不算太大,只有数十丈大小,它安静的被放在这里,一动不动

  透过那咔住祭坛的裂缝,可以看到那另一个空间内棋糊地画面,那是一处鸟语花香的世界,地面上有诗多的仙草,还有一些仙兽追逐,仿若世外桃源一般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那桃园一样的空间内传出,这惨叫透出无助与哀求,让人听到后,难免会内心升起同情之意

  “小租宗们啊,你们放过我,我真的不会讲故事了,你就算给我再多的法宝,我也没故事了啊,一百多年了,我讲的口干舌燥,我受不了了”

  随着惨叫之声妁响起,却见在那祭坛连格这空间的巨大裂缝处,一个满脸憔悴,双眼无神,露出痛苦之色的人影,狰扎的从那裂缝内底出

  那裂键中明明有一层无形的隔膜,但对于此人来说,这隔膜仿若不存在,眼看其身子露出了大半,显露出了样子

  透过裂仔,可以看到在此人的身后,那奇异的空间内聪着两化八岁大小的小女孩,这两个小女孩样子很是可爱,一个穿着紫永,一个穿着青qún

  “涵涵,要不放过他,我看他挺可怜的”那穿着青色qún子的小女孩眼中露出不忍,碰了碰同伴

  那身影听到这句话,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双目充满了惊恐

  “娃娃,他故事还没将完呢,你不要可怜他,他刚来这里的时候不是还威胁我们么”那叫做涵涵的小女孩小手抓住那人影的腿,向后一拽,就在对方凄厉的惨叫中,把其身子重拽了回来

  “贪狼,你快把刚才的故事将完,你刚才讲到望月了,你快说后面的”

  那叫做娃娃的小女孩眼中蕴含了微笑,看着贪婪,想了想后开口

  “要不这样,你再给我们讲一千年的故事,我就做主,放你离开好了”

  贪婪哀嚎一声,看着自巳的身体被拽回了这可怕的地方,又听到那娃娃的话语,眼泪多了

  “我就知道会这样,你们两个……你们……上次也是这样,我真的没有故事了,我想喝口水……,“

  第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