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5章 目丝如则


  规则是什么,怕是很少有人能说的清楚,甚至与法则之间的区别,也是无数人冥思万万年也始终寻找不到的遗憾

  这一点,王林也是迷茫,他有的时候以为自己想到了,但多的时候,却是在不断地否定之前的猜测

  规则,法则,天地的阵法,这是王林如今,想到的〖答〗案

  天地是什么,这洞府界的天地,是天道,但天道又是什么,它或者他,或者她,凭什么可以决定规则与法则,又是如何诞生这些

  王林不明白,即便是他的战之本源化作了一道的规则,他也依旧是想不通,他只是知道,规则也好,法则也好,这些都是无形之物,但若是把它们看成有形的话,那就是存在于这天地间的一条条缠绕在所有人,所有生灵,所有物体上的线

  如同定shēn术时,出现无数缠绕在敌人shēn上的模糊丝线一样,这些丝线,是王林对于规则法则的理解每一道丝线,都各自不同,它们交错在一起,组成了不一样的规则,那容纳在这些规则上的某些意志,便是法则

  这,就是天地,就是天道

  禁制,在王林理解,就是在天地初开时,一些最早诞生的生灵,他们从膜拜天地,直至怀疑,最终是质疑,在这种种的改变,亦或者没有改变的狂热崇敬天地中,模仿规则,模仿法则,诞生出来的一种术

  此术,就是阵法,就是禁制

  王林在这连日来的感悟下,他研究的不是这些禁制之间的不同与区别,而是在追寻,自己理解的禁制起源

  在他想来”若那些无形的丝线就是规则法则,那么一个人若真的想要完美的获得禁制本源,就必须要凝聚出自己的一道道丝线

  这些丝线,要以自己的shēn体为依据,要完全的属于自己”方可成功

  于是,他在向着那鬼脸帆布斩下一剑,撕弃了这帆布,被无穷禁制风暴明白的一瞬间,他想到了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就是双眼瞳孔内的血丝

  以自己双目的血丝,化作这天地间规则法则的丝线”融入所有的禁制后,在他王林的双目内,诞生一个类似于天地的存在,他的双眼,就是禁制本源,就是他自shēn的规则,他的思绪,就是这规则的意志,也就是法则

  这种方法,古往今来从未有人想到过,王林,是第一个他胆子极大,心思缜密”一旦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

  此刻shēn前那虚幻的右目出现,瞳孔中的血丝清晰显露,在王林一声低喝下”那瞳孔内的血丝全部闪烁而出,无限放大之中就将那崩溃中的大量禁制笼罩在内

  是在这个时候,王林右手抬起按在左目之上,顿时其左眼幻化而出,在shēn前再次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瞳孔

  这两个瞳孔出现后,血丝闪烁,弥漫四周”那些禁制一一与这些血丝融合,半柱香后”此地再无半点禁制存在,只有那两个巨大的瞳孔”缭绕了无尽血丝,漂浮在星空

  随着王林心念一动,那两个虚幻的瞳孔一闪之中急缩,消散在了王林双目内,与此同时,王林闭上了双眼

  他的本尊三体,一晃之中一一融合,化作本尊,向前迈出一步,与闭目的分shēn重叠,最终融在一起

  散开四周的神识,是mànmàn的凝聚,最后回到了王林shēn〖体〗内

  那六道本源所化的长剑,回旋在王林四周,缓缓地转动,■本源气息的弥漫,使得王林的shēn子看起来似有些模糊

  这片星空的一切,此刻都平静下来,仿若之前没有任何事情生,唯独王林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但mànmàn的,一股极强的气息从他s◎hēn〖体〗内扩散出来,这股气息,是空灵中期的强悍修为所化,在从王林shēn上散出的瞬间,这气息好似沸腾,有了暴增攀升的迹象

  这股气息越来越强,渐渐地在散出中,王林shēn体外那六大本源所化◆的长剑,出了阵阵嗡鸣之声,这声音似在欢呼,因第七道本源的欢呼

  王林的双眼,在这一刹那蓦然睁开,其双眼透出让人触之就会恐怖的目光,那目光本没有颜色,但若此地有人,则凡是与这目光对望者,全部都会▲心神一震,有种目光为血红色的错觉

  在那目光的源头,王林的瞳孔上,近是血丝,这些血丝交错,似天地规则,似天地法则每一道血丝内,都蕴含了禁制,王林神色平静,双眼在这星空一扫,在他的目中,他看到了这星空存在了无数模糊的细线,这些细线,就是规则

  右手抬起,轻轻的在前方一挑,看似平凡,可在王林看去,他的右手挑起了一道外人看不见的细线

  在这细线被他挑起的刹那,远处的星空,立刻就有◎一片寒冰凭空出现,这寒冰出现的太过突然,刚一出就把那里四周冰封

  随着王林右手食指松开那无形的细线,远处星空的冰封轰然崩溃,化作无数碎冰向着八方卷动,其中有一个巨大的冰块直奔王林,在王林shē□n前十丈,消散无影

  王林神色如常,右手再次挑起另外一条无形细丝,拨弄之下,在他右侧极远之处的星空,轰然崩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传出无尽吸撤之力,把四周的尘埃吞噬

  许久之后,王林闭上双眼,再次睁开之时,他右手掐诀一指点在双目之间眉心三寸外渐渐地,他双眼红máng滔天而起,隐隐可见那红máng下的一道道血丝,在王林的目中改变了轨迹,mànmàn的从涣散中凝聚,最终在他的双眼痛苦中,凝聚成了一道

  一眼,一道

  这一道红线,是由所有丝线组成,它并非如蟒蛇瞳孔般竖立,而是横在王林瞳孔中间,红máng散出,凝聚在王林右手指尖,mànmàn的,其指尖的光máng越加璀璨,颜色也从鲜红化作了一片禁制的幽光

  许久之后,王林右手放下,在前方一指,这一指中,立刻幽光闪烁,却见一把长剑,缓缓地有了形体,出现在了王林的shēn前

  此剑,一片虚幻,有无数禁制似存在于内

  在这把剑出现的刹那,王林一头长无风自动,他〖体〗内有阵阵砰砰之声传出,全shēn气息浑然暴增,渐渐从空灵中期,直接攀升到了空灵后期

  猛的抬头,王林右手狠狠地握住,修为的增加,让他这简单的握拳,就使得四周星空一颤,仿若这星空被他抓在了手心一样

  缓缓地站起shēn子,王林大袖一甩周七把本源所化之剑呼啸,一一融入其shēn〖体〗内消失不见

  是在王林右手虚空一抓下,那之前被展开缺口的鬼脸帆在其手中出现,目光一闪,在王林看向那帆布的瞬间,这帆布上的缺口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片刻间,就完整再无任何缺陷

  那帆布上的鬼脸,依旧狰狞诡异,可在此刻的王林看去,却是略有亲切

  这鬼脸帆,已然彻底的成为了王林之宝

  “仙罡大6大魂宗的幻术,也是禁制的一种,且属于是禁制本源的一部分,禁制,本就是虚假的,就如同规则,你说它存在,它就是存在,当你有能力忽略时,你说它不存在,它就不会存在……

  这就是幻……与真假类似,但却截然不同我虽说以自shēn明悟禁制本源,但这本源并未大成,它只是以我自shēn为基础而衍变出来……,真正的禁制本源大成,需把自shēn化作天地,自shēn的规则成为天地的规则,自shēn的意志成为天地的法则,这一点,难,难,难……”

  王林沉默中摇头,收起那鬼脸帆,向前一步步走去

  “眼下还需做的事情很多,这鬼脸帆上的幻禁也需一些时间研究…………不过,走到了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王林的shēn影,在那一头白的飘摇中,渐渐地远去

  此行云海,王林收获极大,道古八星,修为空灵后,获得了鬼脸帆,可操劳魂魔舟,还与那矾珊璐结成联盟

  最重要的是,他从七彩道人shēn上,隐隐看到了一个寻找第三魂的方法

  同一时间,仙罡大6上,在仙族之地范围内,一场罕见的大战在那九天之上轰鸣而起,这场大战,地面上很难有人察觉,他们的修为不够,没有资格知晓这一切,对于地面上的诸多修士来说,只是看到这几个月来,天空总是昏朦朦的一片,似有雾气缓缓流动

  “玄罗,你修为比之当年弱了不少,应该也快到了转世之时……,不知有没有找到守护之人,若没有的话,本道可以送你一个”

  “道从我进入仙族大6你就始终纠缠,若再阻拦,我会杀你道一宗满门”九天之上,血阳高照,其内玄罢神色平静,缓缓开口◇

  “杀我道一宗满门?你如此焦急,想来此番进入我仙族之地,必有重事”

  “我玄罗要去的地方,处处都是重事,你让,还是不让”玄罗根本就不屑耍些阴谋诡计,眼中露出寒光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