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远古迷团 第1749章 空灭初现!


  罗天星域东部,在这茫茫星海内,有一颗修真星,此星不大尽管拥有灵气,但却并不浓郁,是一个寻常的修真星

  其上修士在一次次的大战中,所剩极少,大dōu是处于筑基结丹之流,宗派也往往荒废了

  这是一年中的秋天,秋风吹过大地,卷动这枯黄的树叶打着旋儿,在天地间飞舞而过一片山峦之间,有一处幽谷

  那谷内长满了秋兰,这种兰花只在秋天开放,花香不浓,在秋风中,反倒有了一丝萧瑟的味道

  每到秋天,这山谷内的兰花齐放,很是美丽,只是盛开也只有不到一季,当秋寒之时,这里的兰花会全部枯萎,直至雪花将它们覆盖,直至山谷消失在寒冬的飘落中,等待又一年秋风送来让它们复苏的呼唤

  此刻,并非深秋,山谷内的兰花在那清香中,绽放它们这一年最后的美丽

  在那一片兰花深处,有一间屋舍,这屋舍很破旧,显然存在了悠久的岁月,或许是那千百年前的雅人,曾居住在这里,依兰花而逝 ★
  如今,在这屋舍外,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穿着青衣,脸上满是皱纹,他默默地望着前方的兰花,眼中露出惘怅

  有秋风从山谷内吹来,使得地面上的兰花摇摆,那风是吹在了老者的身上,让他的衣衫发出吹打之声,掀起了老者的几缕苍发

  几片枯黄的树叶悄然而来,在这山谷的上空飘舞,其中有一叶顺着老者眼前划过,在那一刹那中,遮盖了老者看向兰花的目光

  老者轻叹,抬起头,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许久才平息,其面色异样的红润,看着那被风吹着的秋叶,神色中,蕴含了不舍

  “秋天到了……这片兰花,也没有了多少寿命,过不了多久,它们就会枯萎死去……只是明年的这个时候,它们还会盛开,而那时的我,已经不在这里,看着它们开放……”老者摇头,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xīn,在那里,有一个奇异的印记,这印记的样子如同兰花,散发出阵阵幽光

  “这些年来,这三道封印也已经完成了……这是我为师尊,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老者喃喃

  “明年的今天,我……会在哪里……不要轮回了,我想闭目不醒……师尊,你来了么……”老者抬起头,轻声开口

  “我知道你来了”老者没有回头,坐在那里,kǔ■涩的低声说道

  那阵从谷外吹来的秋风,此刻回旋而起,带着那几片秋叶,直奔天空,慢慢越过了山谷,远去了,只是秋风虽走,但那秋风带来的一个身影,却是留了下来,站在了那老者的身后,同样望着前方,不知★sèdedīshēngshuōdào

  nàzhèncónggǔwàichuīláideqiūfēng,cǐkèhuíxuánérqǐ,dàizhenàjǐpiànqiūyè,zhíbēntiānkōng,mànmànyuèguòleshāngǔ,yuǎnqùle,zhīshìqiūfēngsuīzǒu,dànnàqiūfēngdàiláideyīgèshēnyǐng,quèshìliúlexiàlái,zhànzàilenàlǎozhědeshēnhòu,tóngyàngwàngzheqiánfāng,búzhī是看人,还是看那绽放最后生命芳华的兰花,或许,dōu是一样的

  王lín,一身白衣,站在那里

  老者低下头,慢慢的站起身子,转身看着王lín,眼中露出复杂,kǔ涩,最终化作了平静,隐隐◆的,有那尊敬在内,许久,许久,他慢慢的跪在那里,低声轻语

  “弟子谢青,拜见师尊……”

  王lín看着谢青,他的xīn有了刺痛,好似被抽出了所有的xīn中血液,他看出了此刻谢青的身体状●态……

  “七彩仙尊第三魂,是我……但我,是谢青,不是他”谢青跪在那里,轻声开口

  “为什么是你……”王lín面色一直苍白,他与谢青尽管没有接触友久,但在他xīn里,对方与十三一样,dōu是他王lín的弟子

  “师尊……”谢青抬起头,望着王lín,眼中慢慢湿润

  “弟子的记忆部分苏醒之后,选择过逃避,有过挣扎,有过不甘……我来到这里,看着这些兰花,想着自己这一生,我◇最后明白,我,是谢青……我不是七彩仙尊苏道”谢青脸上露出微笑,喃喃开口

  “七彩仙尊的第三魂,有他一生的记忆,这一切对师尊很有用……我知道,如今这天下间,第一魂、第二魂,还有那四大战将dōu在□寻找我……

  四大战将尽管当年是七彩仙尊手下,但这些年来,也早就改变了xīn思,他们寻找第三魂,也有其目的……无论这第三魂被他们丰的哪一方找到,dōu逃不出被吞噬的命运

  师尊,这是七彩仙尊的命,是我谢青的命,我逃不掉……

  即便是我轮回,也没有用……这第三魂逃了这么多年,如今,已经到了末路……第三魂,只有记忆,没有神通,没有感悟,魂虽强,但却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与其让别人吞噬,不如送给师尊……”谢青kǔ涩喃喃

  王lín沉默,他的xīn刺痛中,尽管站在那里,可却如踏入寒冰地域,那刺骨的寒,弥漫全身,化作痛

  他之前还曾与清水言辞,他会杀这第三魂,以保清水安全,但此刻,这话语,他如何能做到……这不是妇人之人,这是杀子之择

  与谢青相识的一幕幕,在王lín脑海中浮现,那一幕幕画面,尽管埋葬在记忆内,但此刻却是那么的清晰,让他如何能忘

  王lín,重情

  “师尊,弟子已经做到了准茶……若我不死,一旦被其余两魂融合,届时七魄自动归位,我尽管感受到七魄中有五魄已然彻底分离,但余下的两魄,还是会凝聚而来……那两魄,我也能感受到,他们是师尊极为重要之人,若我不死,则第三魂不出,若我不死,他们会鬼……

  我不死,七彩三魂归师尊会呃…………,谢青望着王lín,眼中露出明亮

  “这些年来,我在第三魂苏醒后,以我魂修之力,凝聚了三道封印,这第一道封印,不需外力,我可自行引动,在这封印下,我一旦死亡,第三魂不会进入轮回,师尊可以将其收起……

  届时这第三魂会在我死后完全苏醒,它会自行打开洞府核xīn之地,进入那里,椎开大门,师尊可以离开这洞府茶……

  余下的两道封印,是我为师尊准备,以这两道封印,在推开洞府通向仙罡之地大门的一刻,借着那突然涌入进来的仙罡大陆之力,配合这两道封印,师尊可以去封☆印第二魂,第三魂

  如此,一切dōu平息了……”谢青说着,突然咳嗽起来,咳着咳着,一口鲜血从其口中喷出,洒在了身前的兰花上,染红了此花,触目惊xīn

  这是他xīn魂损耗太大造成,他为▲yìndìèrhún,dìsānhún

  rúcǐ,yīqiēdōupíngxīle……”xièqīngshuōzhe,tūránkésòuqǐlái,kézhekézhe,yīkǒuxiānxuècóngqíkǒuzhōngpēnchū,sǎzàileshēnqiándelánhuāshàng,rǎnhónglecǐhuā,chùmùjīngxīn

  zhèshìtāxīnhúnsǔnhàotàidàzàochéng,tāwéi了那三道封印,在这段日子里,已然不顾一切

  王lín望着谢青,至始至终,他dōu说不出任每话语,他听着谢青所化,看着谢青喷出鲜血,他的xīn,痛的加剧烈

  此刻他猛的抬头,看向天空,其神色狰狞中发出了一声咆xiāo

  “我王lín从轮回天劫内找回了自己的命运,我成为了天道的主人,但为什么,我还是无法决断自己的人生,为什么还要让我遇到这样的选择

  天,无论是你洞府界的天,还是仙罡大陆的天,你在看么若天如此不人,那我王lín在此发誓,我这一生,誓要灭天“王lín面部青筋鼓起,他仿若疯狂,在其怒吼的刹那,他全身骤然就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这股气势开始如烟丝升空,但很快就凝聚在一起,赫然间形成了一把虚幻的剑,此剑凝聚,爆发出欲碎空灭天的惊人气息

  是在这一刹那,不远处跟随而来的玄罗大天尊,其神色第一次在这洞府界,大变他盯着王lín身体外那除了他谁也看不到的那把虚幻之剑,双目猛的睁大,露出震惊之色

  “空灭之气这是空灭的气息此子誓言,居然能幻化出空灭气息,他……他……”

  谢青望着王lín,眼泪流了下来,跪在那里,磕下了一个头

  “我xīn魂损耗严重,一直在等师尊前来,我也犹豫过,但如今,我没有后悔……不需师尊出手,我已是弥留之中……这是我最后一次,唤一声……师尊…………谢责留恋的看了一眼前方的兰花,闭上了双眼,阻断了那流下的泪水,脸上露出鞘脱的微笑,吐出了最后一口气……气绝,身亡

  在其死去的刹那,从其七窍内弥漫一缕缕无形魂丝,这魂丝,是第三魂,其内存在了第三魂一次次轮回中的记忆,包括谢青一生

  此刻,因谢责的封印,那第三魂无法重轮回,随着其死亡,这些记忆正急的消散,一旦完全消散,则谢青此人,将永久消失

  “这不是最后一次”王lín猛的低头,他此刻内xīn有一股怒火,这股怒火,是对这天地所发,话语中,其身子向前一步迈去,踏友了谢青身边,右手抬起向前一挥,立刻那从谢青七窍内散出的第三魂,骤然就被王lín抓在了手中

  在其抓着这第三魂的瞬间,这第三魂,完全苏醒过来,在这一刹那,天地色变,这修真星立刻发出剧烈的轰鸣,星空在这一刻被卷动,四大星域,齐齐一震

  就算是界外,在做这一瞬,也发生了惊天变化

  下一章会晚一些,据说晚上牡丹江会有台风,长这么大,头一遭……这里是东北好不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