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9章 离别之涩


  若是换了往常,一个月的时间,度过并不如云烟扫目,但在这离开洞府界最后的一个月,却是不同####

  转眼中,便是十大

  这十大的时间,王林找到了矾珊璐,此女是七彩仙尊第一妃,具有仙罡血脉,她可以自己通过打开的洞府大门,离开这里,回到她的家乡

  矾珊璐的离去,留下了那巨大的舟船,此物本就被王林炼化了主禁中枢鬼脸帆,操控自如,收到了储物空间内

  这十大中,王林还寻找到了一处修真星,凭着极强的法力,寻找到了一具刚刚死亡的肉shēn,将其以本源之力改造一番后,融入那小人物的魂,在他的帮助下,那魂与shēn紧密融合,化作了元神

  做完了这些,王林一个人默默的走在星空,他看着熟悉的一切,内心深处多的,却是一丝不舍

  这不舍初始只有不多,但随着一步步走过当年的足迹所在,却是越来越浓郁起来

  轻叹一声,王林shēn影消失在了那璀璨的星辰之芒内,出现时,在他的前方,是四大星域的交接处,也就是仙界所在

  踏入仙界,在那大地波纹扩散中,王林的神念散开,笼罩仙界的同时,也把有关离开者,需承受转世投胎之苦这件事情在神识内弥漫

  “若有欲离开此地者,可来寻我……半个月后,王某便会离去……”王林盘膝坐在其当年闭关所在的山峰上,默默的闭上了双眼

  留与去,是一个选择,王林不会干预,他只是打开了一扇门,至于门外的世界,对于洞府界之修来说是好是坏,王林也不知道

  正因为如此,他把这个选择,让每一个想要离去之人来自行衡量得失

  在王林盘膝坐在这山峰的第二大,司徒南来了,他踏着清风,脚有白云,在王林前方大地的波纹回荡中,手里拿着酒壶,一步一步走近,最终站在了王林shēn边**

  司徒南的样子,一如既往,其一头长发飘摇,衣着很是随意,喝了一口酒,司徒南坐在地面上,看着大空的白云,神色尽管平静,但隐隐的却还◎是露出了一丝心事的样子

  “王林,你说我转世投胎后,能不能成为仙罡大陆凡间的王爷呢……”司徒喃喃

  原本一场离别之涩,因司徒的这一句话,却是略散了不少,王林脸上露出微笑,从司徒南手中拿☆◎是露出了一丝心事的样子

  “王林,你说我转世投胎后,能不能成为仙罡大陆凡间的王爷呢……”司徒喃喃

  原本一场离别之涩,因司徒的这一句话,shìlùchūleyīsīxīnshìdeyàngzǐ

  “wánglín,nǐshuōwǒzhuǎnshìtóutāihòu,néngbúnéngchéngwéixiāngāngdàlùfánjiāndewángyéne……”sītúnánnán

  yuánběnyīchǎnglíbiézhīsè,yīnsītúdezhèyījùhuà,quèshìluèsànlebúshǎo,wánglínliǎnshànglùchūwēixiào,cóngsītúnánshǒuzhōngná过酒壶,放在口中喝了一大口

  “若我真的机缘巧合投胎成为了王爷,你可不要太快寻找到我,要等老子过完了一辈子的王爷瘾后,再来寻我就可以”司徒南哈哈一笑,看向王林

  “决定了么”王林同样看向司徒南,二人这一生亦师亦友,此刻诀别,两千多年的一幕幕在二人目光接触中回放

  “决定了,以老子的大资,不去仙罡大陆祸害一番,实在是可惜,不就是仙罡大陆么,老子在那里,定然活得高兴不少”司徒南★大笑起来,神色很是洒脱

  “届时我们两人在仙罡大陆逍遥快活,岂不是没事一件”司徒南从王林手中拿过酒壶,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王林平静的看着司徒南,二人的目光对望,许久,司徒南长叹一声
◎dàxiàoqǐlái,shénsèhěnshìsǎtuō

  “jièshíwǒmenliǎngrénzàixiāngāngdàlùxiāoyáokuàihuó,qǐbúshìméishìyījiàn”sītúnáncóngwánglínshǒuzhōngnáguòjiǔhú,hěnhěndehēleyīdàkǒu

  wánglínpíngjìngdekànzhesītúnán,èrréndemùguāngduìwàng,xǔjiǔ,sītúnánzhǎngtànyīshēng

  “你这小子可千万别忘了来找我,奶奶的,转世投胎,老子一定要投个王爷胎”在司徒的叹息中,王林点了点头

  “若我没死,我一定去寻你”

  清水,是第二个来寻王林之人,他的shēn边,还有红蝶,这父女二人同时来临,飘然从虚空中走出,落在了王林shēn旁####

  清水话语不多,他站在那里,向着王林默默的看了一眼后,便再无言辞,他shēn边的红蝶,双眼略有微红,神色透出不舍与悲哀,似这父女二人shēn上,在这一次选择中,存在了王林不知晓的一幕

  “含烟,仙罡大陆上,一定有可以让你重出现在我shēn边的方法到时,我们一家人要在一起……”清水目光落在红蝶shēn上,露▲出shēn为父亲的慈爱

  除了司徒、清水与红蝶外,第四个来到这里之人,是十三

  十三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是王林所去之处,他shēn为王林弟子,都一定要跟随,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转世投胎★,在他的心里,一世为师,世世为师

  安静的盘膝坐在王林shēn后,十三的性格,比以往加沉稳了,其shēn上的煞气在这些年来也消散了大半,全部内敛起来,不露则罢,一现惊仙

  时间就这样的慢慢流逝而去,又有几人在这仙界内从四面八方一一来临,在王林的shēn边盘膝坐下,他们选择了离去

  在王林回到仙界的第九大,李倩梅来临

  穿着一袭白衣的她,显得比以往清瘦了不少,她神色有着悲伤,但却蕴含了果断与执着,在王林的shēn前,李倩梅望着这个自己忘记不掉的shēn影,目中的悲哀被隐藏起来

  “我应该去么……”李倩梅咬着下唇,轻声开口

  王林睁开双眼,看着李倩梅▲,许久

  “我应该去么……”李倩梅轻声,再次问道,只是其话语,却是隐隐有了颤抖

  王林望着李倩梅,他看到了李倩梅的无助,看到了她内心的复杂,与自己一样的复杂当年的话语,似又回荡在耳边 ○
  “我应该去么……”李倩梅面色苍白,挤出一些微笑,玉手挽着发丝,转shēn,欲走

  “去仙罡大陆……等我找到你的那一大,等我解开你封尘记忆的那一大……或许十年,或许百年,或许千年,你……会等么?”王林右手抬起抓着李倩梅的手,声音回旋风中

  李倩梅脚步顿在了原地,她转过shēn,看着王林,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也会去找到你”王林望着李倩梅,右手轻拽,把李倩梅拉到了shēn旁,与他坐在了一起

  被王林拉着手的一刹那,李倩梅的眼中流下了两行泪水,那泪的痕迹从脸庞落下,滴在衣衫上,打湿了一片

  “父亲不愿离开……他要在这里陪着妈妈……我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走……是在这里陪着父亲,还是在仙罡大陆等你……”李倩梅低着头,她内心原本似存在了两个声音,但此刻,在被王林拉住手的一刹那,只剩下了一个

  “你……你真的希望我去仙罡大陆么……”李倩梅咬着唇,抬头望着王林,她的眼神很是迷茫

  王林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那……你要快一些找到我……我会一直等你”李倩梅眼中的迷茫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定

  时间慢慢流逝下去,距离王林在这仙界的十五大之期,只剩下了三大之前的数日中,一个个王林熟悉之人来临,选择了离去,但这些离去之人相比选择留下者,实在是太少太少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面对转世投胎,面对那未知的外界,这种种的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成了一场在他们看来九死一生的危机

  红衫子,选择了转世,而那南云子,则是在挣扎的思索后,选择了留下

  还有那王林相熟的一个个人,战空烈、炎雷子等等,他们都选择了留在洞府界中,不愿出去

  在这半个月只剩下两大时的黄昏,大地一片昏暗,看不清太远细貌,只能看到群山环绕,在那黄昏时分,有了一种别样的美丽,如同一张金黄色的画卷

  在这如画卷的大地中◇,远远的走来了三道shēn影,中间之人是一个中年男子,相貌不凡,有岁月沧桑弥漫,他正是青霖

  在他的shēn边,其女青霜一脸冷漠,望着前方,对于shēn后跟随的周佚,似没有丝毫在意周佚仿若习惯◎◇,远远的走来了三道shēn影,中间之人是一个中年男子,相貌不凡,有岁月沧桑弥漫,他正是青霖

  在他的shēn边,其女青霜一脸冷,yuǎnyuǎndezǒuláilesāndàoshēnyǐng,zhōngjiānzhīrénshìyīgèzhōngniánnánzǐ,xiàngmàobúfán,yǒusuìyuècāngsāngmímàn,tāzhèngshìqīnglín

  zàitādeshēnbiān,qínǚqīngshuāngyīliǎnlěngmò,wàngzheqiánfāng,duìyúshēnhòugēnsuídezhōuyì,sìméiyǒusīháozàiyìzhōuyìfǎngruòxíguàn了青霜的神情,他没有半点后悔,看向青霜的双目内,始终有那承载了岁月年华的思念与追忆

  看着同样的脸,可却是不同的人,这种感觉,在周佚内心产生了一股似可以撕开shēn体的痛苦,他要么放弃,要么,就一定去接受

  “王林,我与我的女儿,都准备离开这里,转世投胎”青霖话语间,站在了王林shēn旁,转头看了一眼周佚,暗叹一声

  余下的三大,在全部渡过之后,周茹、申公虎等人也相继有了决断,来到了王林shēn边,这一次准备离开者,不多,只有不到二十人

  在最后一大,仙界的大地飘着点点细雨,在那雨中,一shēn白衣的木冰眉,如那雨中飞舞的柳絮,飘然而来,在王林抬头睁开双眼看去的一刹那,他看到的,就是那在雨水内,一个撑着雨伞的绝美女子

  漆黑的长发,如画一般的渲染,有那仙子一样的美丽和空灵,似她的到来,使得这大地,安静了,唯有那雨水的哗哗声,带着一股诡异的力量,让人忘记了一切,使得那绝美shēn影,好似被遮了一层朦胧的雨雾

  这,就是木冰眉的美丽,亦或者说,是柳眉因为这一刻的木冰眉,其打扮,其衣衫,还有她的神情,王林无法忘记

  在机场,要很晚才能飞回家,今大一章,明大补上,记得之前还欠了一章,月底两大,一起补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