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809章 杜青的骇然!


  此地地火脉异变,必定引起了yī些注意,如今只是不便继续留在这里”wáng林沉吟zhōng身子站起,dà袖yī甩,便把这洞府内其留下的禁制全部清除

  wáng林不想留下任何线索给追寻自己的人,尤其是有关他擅长禁制之事,在这陌生的dà陆,多yī份神秘,就等于是多yī份自保

  禁制消散,无影无踪,即便被人看出,也很难分辨具体是法宝造成还是人为施展,尤其是在wáng林甩袖间,火焰呼啸而去,生生的把这洞府焚烧了yī丈多深,如此yī来,再没有了丝毫痕迹

  做完这yī切,wáng林yī晃走井了洞府,站在了天地之间,此刻已是天白,万里无云,天空碧蓝,很是明媚

  呼吸着仙罡dà陆的气息,wáng林向着远处迈步疾驰而去

  其极快,刹那就化作长虹消失在了天地尽头,他飞行的度,比之前要快上yī些,此刻全力施展,转眼就飞出了万里

  在wáng林离去后的第三天◎,这片十万山峦上空,yī道道长虹呼啸而来,当前yī人,正是那苍龙宗老祖杜青,他神色阴沉,盯着下方yī处山峥,右手抬起向那山峰yī按

  立刻天地轰鸣,却见dà地上突然钻出yī只约百丈粗细的木头手◎臂,这手臂破土而起,带着yī片火焰,yī拳轰在那山峰上

  轰鸣惊天,这山峰颤抖zhōng崩溃,化作无数碎石倒卷,横扫八方

  “三天前这里地火异变,那姓wáng的修士显然就是藏身在这里可恶,我已经展开了全部度,可还是晚了……”杜青眼zhōng露出杀机,沉默zhōngdà柚yī甩

  “就地散开,继续寻找,我就不信,他还能逃出天牛洲“杜青深吸口气,握紧了拳头

  “此人若躲,很难寻找……看来要请dà魂门帮助了……”

  wáng林根本就没有想要去有心躲避对方,他若真的想躲,随意找yī个远yī些的山峰沉浸在内,过了十年八年在出来,自然就没有后患了

  他之所以离开,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发现了让自己火焰本源壮dà的dà补之物

  此刻在这天空疾驰zhōng,wáng林神识散开,笼罩下方dà地,其双目精光闪闪,露出兴奋之色

  “这天牛洲地火支脉众多,看其样子,恐怕有数千条不止,若我能全部吸收,甚至吸收了郡主脉火焰,我的火本源……会不会达到如在东临池那样,凝聚出本源真身”想到这里,wáng林呼吸略有急促

  他隐隐有些猜测出这仙罡dà陆天牛洲的火,古往今来应gāi从未有人尝试去吸收,全部都是被这天地之火认可后,盛悟其本源,从而成为dà能

  若是境界到了,本源壮dà后,或许也可以成为火zhōngwáng者yī样,但归根结底,还是与wáng林有很dà的不同

  wáng林不是仙罡dà陆之人,他的火本源不是在这里感悟,他没有获得此地火的认可,如此yī来,必然存在排斥

  如同顺应天意与逆天而行之间的关系,但也正是这样,才会出现wáng林吞噬了yī条地火支脉魂后,其火本源dà增

  “玄罗曾说,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任何yī个洞府界之人,强行走出进入仙罡dà陆,且我不是投胎,自然也不是在这里成长

  仙罡dà陆,对我而言不但不是yī处险地,反而是yī处宝藏”wáng林双眼光芒越加明亮,前行zhōng跨越无尽,很快就来到了另yī片山峦弥漫之处

  这里的山峰yī片翠绿,丝毫看不到地火的痕迹,但wáng林却是凭着其火本源的感应,目光yī扫,他似看到了yī条巨dà的火龙在这山峰下的地底深处,正闭目沉睡

  在wáng林目光落在那火龙身上的刹那,这火龙突然睁开双眼,其双目yī片火海,隔着dà地与山峰死死的盯着wáng林

  吼

  yī声咆哮回旋,dà地震动,山峰yī晃,似有狂风呼啸,但这龙吼之声,却是常人无法听到,即便是修士也很难察觉,唯有蕴含了不同火本源的wáng林,才可以清晰的听闻这同类间极度排斥的吼声

  双目yī闪,wáng林冷哼

  “火支脉魂,也敢对我低吼,好dà的胆子”wáng林身子向着下方yī步迈去,刹那就踏在了yī处山峰上,右手抬起向着下方猛的yī抓

  “抽地火之魂”

  随着其右手蓦然抬起,这yī片山峦轰鸣,yī片片火海从地面爆发出来滴天而起,wáng林脚下的山峰是剧烈的震动zhōng轰然崩溃,碎石横飞间,yī条头颅足有千丈的火龙,直接就从那崩溃的山峰下yī冲而出

  在它出现的瞬间,蔚蓝的天空立刻成为了赤红色,似被火焰燃烧,dà出磁磁之声,却见yī道道裂缝撕开,yī条条炎浆地火流淌

  那火龙比wáng林之前吞噬的那头要dà上yī些,其身上散出的火焰之力,堪比yī个空灵修士的全力yī击

  随着咆哮,这火龙庞dà的头颅直接就临近wáng林,yī头撞来,天地震动,如同yī颗火焰流星从天外降临,直奔wáng林,那股惊人的气势,足以让众人修士在面对时,为之色变

  但wáng林的神色却是平静没有半点变化,眼zhōng寒光点点,在那火龙冲来的刹那,其右手抬起,向着那火龙yī拳轰去

  轰鸣之声在这yī刹那掘天地而起,wáng林身子轻微yī晃,站在那里没有退出半步,但那火龙却是发出凄厉的嘶吼,头颅轰然崩溃,向后爆开

  在那崩溃zhōng,这火龙的头化作火海,有了再次凝聚的迹象,是在☆华火海内,龙目最先凝聚出来,散发出愤怒的光芒

  但wáng林却没有给这火龙头颅完全凝聚而出的机会,他身子向前yī步迈去,左目火焰光芒yī闪,瞳孔内有yī尊朱雀幻化,从其瞳孔豁然冲出,幻化在其身◎☆华火海内,龙目最先凝聚出来,散发出愤怒的光芒

  但wáng林却没有给这火龙头颅完全凝聚而出的机会,他身子向前yī步迈去,左目火huáhuǒhǎinèi,lóngmùzuìxiānníngjùchūlái,sànfāchūfènnùdeguāngmáng

  dànwánglínquèméiyǒugěizhèhuǒlóngtóulúwánquánníngjùérchūdejīhuì,tāshēnzǐxiàngqiányībùmàiqù,zuǒmùhuǒyànguāngmángyīshǎn,tóngkǒngnèiyǒuyīzūnzhūquèhuànhuà,cóngqítóngkǒnghuōránchōngchū,huànhuàzàiqíshēn前,向着那火龙猛的yī吸

  “地火支脉魂,还不归位”在那朱雀吞噬吸去的刹那,wáng林威严的声音在这天地内回旋

  那火龙金身yī震,其崩溃的头颅所化的火海,立刻扭曲zhōng齐齐被朱雀吸入口zhōng,这股吸力越来越dà,到了最后,地动山摇,天地色变,那整条火龙的身体,赫然全部成为了火海,全部被朱雀吸走

  吸收了两条地火支脉魂,这朱雀的身子立刻膨胀,化作了数万丈之长,它飘在半空,看起来似要遮盖苍穹

  火焰汹汹,使得这朱雀发出了yī声惊天的嘶鸣

  这嘶鸣化作层层波纹,以这朱雀为zhōng心,向着四周不断地扩散出去wáng林向前迈出yī步,踏在了那朱雀头顶,整个人被火海弥漫

  那朱雀嘶鸣zhōng身子立刻向前疾驰而去,远远yī看,如yī片火云掠空

  wáng林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火本源,再次壮dà这种壮dà,让他内心yī片兴奋,要知道在洞府界时,火本源已然停止了变化,固定在了那里,wáng林本以为这就已经是火本源的极限了,认为那就是真正的dà成

  但他总是感觉缺少了yī些什么,只是无法有晰具体

  直至在洞府核心五花八门内,在那东临池zhōng出现的yī幕幕剧变,为wáng林轰开了yī扇通往高程度的dà门

  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火焰本源,居然可以化作本源真身他永远也忘记不了,真身出现之后,那种强dà的感觉

  最简单的变化,就是神通出手,不再是yī次,而是双次重叠,那种威力,远远过了现在这种变化,wáng林之前根本就从未想象得到

  眼下在这仙罡dà陆,火本源再次壮dà,向着真身的方向,急的拉近距离

  在此刻这陌生且强者如云的仙罡dà陆,再没有什么比修为增加让人振奋的事情了,wáng林不假思索,踏着那巨dà的朱雀,向前疾驰,其神识扩散,寻找下yī条地火支脉

  在wáng林离去两天后,yī道长虹从远处呼啸而来,那长虹内之人,正是苍龙宗老祖杜青这yī次,他来临的,在这片dà地上杜青身子幻化,他神色阴沉zhōng露出yī丝震惊,看着下方山峦,眼皮下意识的跳了几下

  “不对劲,此人引动地火异变,yī次两次还可以说是意外,但眼下已然三次他显然是有意为之,但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杜青眉头皱起,他想不通

  身子yī晃落下,踏在yī处山峰上,杜青神识散开,仔细的看了yī眼dà地,是深入yī些进入到了地底

  这yī看之下,他忽然倒吸口气,面色dà变

  “地火脉枯萎,地火消散,这条支脉,居然死亡他是在吸收地火,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亦……,修士就算拥有了火本源,也不敢强行吸收地火,yī旦这么做,很有可能引起体内火本源的反噬,会被天牛州的天地之火排斥……伽……,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到底要干什么”杜青眼zhōng露出骇然

  他从未听说,有人可以吸收吞噬地火脉,仙罡dà陆的火本源dà能,往往都是将地火供奉,获得认可后感悟其本源,根本就不敢去吞,也不能去吞

  第二送上,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