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829章 天牛死魂!


  这一挥的刹那,炎栾身体外那凤凰虚影顿时崩溃,紧接着,那天地扭曲旋转中,一道道燃烧的烽火骤然冲出,环绕王林,形成了八条通天烟柱,妖气纵横,狼烟滚滚

  有一声声凄厉的嘶吼从那烟柱内传出,笼罩四周

  那八各烟柱并未静止,而是环绕王林转动,如同风暴,直奔那冲来的炎栾而去,将qí身子笼罩在那风暴内,轰轰之声惊天动地

  这一幕幕,被四周那诸多的大魂门长老看到,一个个神色极为凝重起来,王林这神通太过惊人,即便是他们,在看到的一刻,也有心惊ròu跳之感

  “这是纯粹的道古神通,与我仙族半点不一样”

  “古道神通大都并非一次施展完毕,而是多重组合在一起,在最后一刻爆发出惊天之力,此人的身份,太过敏感,老祖为何要把他带回……”

  “此人修为看似寻常,可在这神通下,就算是我也要退的……甚至稍有不慎就会死亡”

  “古国之修ròu身惊人,此人的ròu身之力,必定不凡”

  炎栾头发散乱,她在那八条烟柱组成的烽火风暴内,眼前的一切全部昏暗,阵阵嘶吼在耳边环绕,还有那无穷无尽的吸撤之力,似要崩溃她的身体

  一股生死危机,赫然传入qí心神

  “他到底是什么人那之前的火焰烟圈的神通本就惊人,可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另外的恐怖神通”炎栾来不及多想,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欲手向前一挥,便把那鲜血抓在手中,狠狠的一捏

  “以吾精血,召引大魂门古往今来先祖英魂破空魂幻归来”炎栾的声音尖锐,蕴含了一股穿透之力,传出了这烽火风暴,落在了外面所有人的耳中

  却见随着炎栾欲手捏碎了qí血液,一道道血色雾气从qí手指缝内急散出,轰然间,在她的身后,这大量的血色雾气就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条赤红色的血路

  这血路蔓延至无尽虚空,不知通向何处,一声闷闷的低吼咆哮从那血路深处轰轰传来的刹那,却见那血路深处,好似被打开了一处奇异的空间,一个满身血煞气息,身体外缭绕了无尽凄厉yuān魂的身影,从那奇异的空间内,走了出来

  在qí身子踏在那血路上的一刹那,天地色变

  “是第九先祖,炎栾的这魂幻归术,竟然可以把第九先祖召来她何时具备了这种强度的意志”

  “第九先祖罗云海,门内有关他的壁画上,描述着他杀戮一生,拘禁了十亿道魂,堪称绝代强者”

  “第九先祖当年修为达到巅峰之时,挑战道一大天尊失败,被◆大天尊灭杀,可却念qí英,故而并未灭魂,而是让qí魂回宗门……”

  阵阵哗然之声,在这被血煞气息弥漫的身影从炎栾身后的血路出现的一刹那,在这天地内回旋而起

  那血煞身影,看不清头颅与相●dàtiānzūnmièshā,kěquèniànqíyīng,gùérbìngwèimièhún,érshìràngqíhúnhuízōngmén……”

  zhènzhènhuáránzhīshēng,zàizhèbèixuèshàqìxīmímàndeshēnyǐngcóngyánluánshēnhòudexuèlùchūxiàndeyīshānà,zàizhètiāndìnèihuíxuánérqǐ

  nàxuèshàshēnyǐng,kànbúqīngtóulúyǔxiàng貌,就连身子也都是模糊一片,但那血煞之气,却是惊天动地,在出现的一瞬,他只走向前走出了一步

  这一步落下,天地轰轰,一股煞气威压,向着四周急扩散开来,炎栾身体外的烽火风暴,轰然倒卷,似无法承受这股力量一般,就连王林也是心神一震,双眼露出精光

  “大魂门的道术,果然惊人这长老的位置,对我来说好处众多无论是那魂衍道,还是这魂幻归,都极为强大,我必须要学会才是”王林目光一闪,在那恐怖的煞气威压下,qí身子退出三步,道古气息从体内骤然而起,顿时在王林的身后,一尊巨大的道古虚影幻化,那虚影刹那凝实起来,看起来极为逼真,且穿着古老的铠甲,这道古的样子,赫然zhèng是王林之容

  退后中,王林右手一挥下收回,食指伸出,向前蓦然一指

  “魔道,生死逆动”

  这一指之下,那炎栾神色顿时再变,她清晰的感受到,身体内原本磅礴的生机,此刻急的转换成了死气,一股虚弱之意,立刻弥漫全身

  是在王林这魔道一指间,整今天地直接被一股浓浓的死气缭绕,这死气来自这大魂门内无数年来所有死亡的生灵,均都在这一指中,融入成为了死气的一部分

  那死气如海,浩荡之间,似在这大魂门外,化作了一片死海,qí内阵阵凄厉的嘶吼弥漫,笼罩八方

  在这神通下,四周来临的大魂门长老,一个个神色变化,身子不假思索纷纷后退,唯有那些修为极高之背,才可站在原地,但同样神色凝重n

  看向王林的目光,露出深深的忌惮之意

  这死气刹那凝聚如此之多,但还远远没有结束,随着阵阵死气从大地内急弥漫出来,笼罩四周的同时,王林的耳边,似再次听到了一声从地底深处隐隐传来的嘶吼
★   那嘶吼,是天牛之吼

  在这古老的大地下,封印着天牛,那天牛实际上已经处于似死非死状态,qí身躯化作大地,qí神化作滋养众生之灵,qí魂被镇压,但它那股不屈之意,却是始终存在

  此◆刻王林麾道逆转生死中,从那大地深处,轰然爆发出了一股极为庞大,足以惊天的死气,这死气轰出大地,立刻地面震动间,似这个世界被一片雾气遮盖,那死气浓郁的冲入天空,与死海融合下,赫然在王林的身前,化作了一条庞大的天牛

  这天牛神色狰狞,双目通红,带着一股不甘心死亡的咆哮,惊天动地

  这天牛一出,整个大魂门完全震动,四周的长老纷纷身子一颤,眼露无法置信之色

  “天牛”

  “这……,这难道就是天牛他竟然幻化了天牛之形”

  “这不可能,怎么会如此”

  就连那些大魂门内,原本没有出现,而是神识缭绕查看的一些老怪,此刻也是纷纷心神一震,从各自的山峰内飞出,在天空看向那惊人的死气天牛

  甚至一些觉得这打斗根本无法入眼,修为极深的老怪,也在这一刻,也为之动容起来

  大魂门最深处,一处至高的山峰内,盘膝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的样子,与那青牛真身一摸一样,qí身份呼之欲出,他zhèng是青牛真人本尊

  他闭着的双目,此刻蓦然睁开,露出罕见的激动

  “魂可引动天牛,先祖所说之人,就是他无数年前,先祖之所以迁移大魂门到这天牛洲,之所以选★择这地火主脉作为一峰,一切都是要等一个人

  这个人,可引动天牛,这个人,来自洞府界,这个人,就是他

  他并非仙罡大陆之人,他来自洞府界,甚至可以说,他在某种程度上,与这仙族七十二洲下封▲★择这地火主脉作为一峰,一切都是要等一个人

  这个人,可引动天牛,这个人,来自洞府界,这个人,zézhèdìhuǒzhǔmòzuòwéiyīfēng,yīqiēdōushìyàoděngyīgèrén

  zhègèrén,kěyǐndòngtiānniú,zhègèrén,láizìdòngfǔjiè,zhègèrén,jiùshìtā

  tābìngfēixiāngāngdàlùzhīrén,tāláizìdòngfǔjiè,shènzhìkěyǐshuō,tāzàimǒuzhǒngchéngdùshàng,yǔzhèxiānzúqīshíèrzhōuxiàfēng印的七十二尊凶兽,极为相似

  天牛来自天外,也非仙罡大陆之灵,此人同样如此,故而他才可以引动这天牛之魂”

  在这死气天牛出现的刹那,炎栾面色惨白,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场斗法,居然会衍变到如此程度

  一声咆哮回旋天地,却见那死气天牛仰头低吼,卷动死海,身子直奔那炎栾而去,于此同时,炎栾身后那血路上的血煞身影,再次抬起脚步向前迈出,这一次,却是一连走出了三步

  每一步落下,炎栾的面色就会越加苍白,但一股股越来越强的威压,却是那从血煞身影内轰然扩散,与那死气天牛对抗

  轰轰之声在这一瞬回旋而起,死气天牛与那血煞身影,尽管没有完全接近,可却隔空与威压轰在了一起,在那轰鸣下,似天地逆转

  那血煞身影扭曲,最终消散,但同样的,这死气天牛也随之崩溃,在那死气倒卷中消散,这死气牛影,只是那天牛的部分意志所化,远远不及真zhèng的天外之牛,可尽管如此,qí蕴○含的力量依旧不弱

  “神、妖、魔,古道无仙”王林口中喃喃,伸出的手指成掌,向前轻轻的一拍,在这一拍之下,他体内古之三族之力,急融合起来,最终化作一股,在他重握拳,向前狠狠一击轰出的刹那,直接爆■发出来

  古道无仙一拳中,王林身后那穿着古老铠甲的道古巨人,蓦然张开大口,发出了一声无形的嘶吼,随着王林那一拳,完全的轰出

  这一拳,打在虚空,但却有九层波纹回荡,那波纹所过之处,大地□咔咔,天空轰鸣,一处处山峰上的草木,地面上的阁楼,还有那大魂门外的一切,全部都闪烁了灰色的光芒,急的石化起来

  炎栾喷出一口鲜血,qí身急后退,此刻花容色变,看向王林的目光,充满了恐怖

  眼看那九层波纹回旋间直奔这炎栾而去,就在这时,突然一声低喝,在这天地内骤然而起

  “够了炎栾,你退下不得对任长老无礼至于你那炎脉峰,老夫自会有所补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