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866章 灯笼!


  生死、因果、真假、火、水、雷六道本源凝聚在一起,展开了一场轰隆隆的杀戮之斗

  那火山崩溃,雷池瓦解,一口鲜血所化水本源形成了一团气息冲击,还有那三道虚之本源所化长剑,在那轰鸣下,传出◎了许德才的嘶吼

  轰鸣中,许德才全很弥漫了一层dēng火之光,喷着鲜血,神色极为狼狈,面色苍白急倒卷后退

  在他的头顶之上,飘着一个dēnglóng,其身体外的dēng火,便是从这dē■◎了许德才的嘶吼

  轰鸣中,许德才全很弥漫了一层dēng火之光,喷着鲜血,神色极为狼狈,面色苍白急倒卷后退

  在他的头顶之上,飘着一个dēlexǔdécáidesīhǒu

  hōngmíngzhōng,xǔdécáiquánhěnmímànleyīcéngdēnghuǒzhīguāng,pēnzhexiānxuè,shénsèjíwéilángbèi,miànsècāngbáijídǎojuànhòutuì

  zàitādetóudǐngzhīshàng,piāozheyīgèdēnglóng,qíshēntǐwàidedēnghuǒ,biànshìcóngzhèdēnglóng上散出,以cǐ宝作为保护,方才使得这许德才,只是shòu伤,但却没有在这六道本源下死亡

  要杀空劫修士之艰难,王林早有体会,cǐ刻看到对方在这第一轮的本源杀戮中逃过,虽说有些失望,但却没有沮丧,这本就是意料之中

  这许德才实际上比之那刘之源还要难杀,绝不能给cǐ人任何缓冲的机会,一旦给了这个机会,在其恐怖的施展神通的度下,王林将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到了那时,这杀场就不是为对方准备,ér是为自己准备的了

  这一点,王林极为清晰,故ér在这许德才盯着那奇异的dēnglóng倒卷ér出的刹那,王林不假思索,右手同时抬起,在对方要施展神通的瞬间,不顾反噬,低吼指去

  “定”

  一字定身,王林体内翻起大浪,他修为与之相差不少,强行定住对方,自身要承shòu极大的代价,cǐ刻喷出鲜血,但其神色却是为狰狞

  在这定身术下,那许德才右手几乎刚一抬起○,整个人顿时心神一震,依稀间似感shòu到了无数细丝从四面八方缠绕ér来,穿透其肉身,进入到了他的身体内,限制了一些行动

  甚至就连头顶的dēnglóng,似在这一刻也有了黯淡,显然是就连它与许德才的联系,也被这定身术定住

  只不过这许德才修为比之王林高出不少,定身术在其身上的作用,只有那一瞬间ér已,但这一瞬间,却是让王林打断了对方的施法节奏,阻止了其反抗的同时,给了自己施展第二轮杀戮的时机

  几乎就是王林定字出口的刹那,王林大袖一甩,却见那天空飘落的无数黑雪,在这一瞬间似有狂风横扫,铺天盖地一般直奔许德才ér去

  就连cǐ刻大地上铺满的厚厚一层黑雪,也在这狂▲风下被掀起,直奔许德才ér去,这黑色的雪,是王林的禁制本源所化,其内每一片雪花中,都蕴含了诸多的禁制

  cǐ刻所有天地之雪全部lóng罩在了许德才四周,展开了一场禁制围困与封杀

  这一□切只是瞬间ér已,那许德才身子骤然恢复了行动,他双眼瞳孔收缩,露出骇然

  “这……这是什么神通竟然可以凝固我的一切行动与心神,甚至连思维都被凝固了不少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神通”其身子恢复了行动后,面色苍白急急后退,右手抬起的刹那

  “定”王林低吼,再次指去

  这一次指去,王林喷出大口鲜血,面色苍白,但却极为狰狞,一指之下,那刚刚恢复了行动的许德才,全身蓦然一震,眼中第一次露出恐惧

  天空飘落黑雪的滚滚乌云,这乌云是由王林的鬼帆所化,那鬼帆之所以能成为大魂门最强之术,其重点就是它可以无视修为,扰乱心神变化

  cǐ刻天空的乌云轰鸣,却见那所有的乌云全部降临下来,◆以极快的度,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个只有背影的白衣女子

  这女子嘤嘤哭泣,那声音传入心神,足以毛骨悚然,这女子,她不是人,ér是鬼魂

  以鬼魂幻人之术,在这一刻,被王林施展出来,那许德才◇全身第二次被定住,眼睁睁的看着那乌云化作白衣女子,在其身体上的限制消散的瞬间,在他的心神中,也同样出现了那白衣女子的身影

  许德才的双眼,有了迷茫,在其迷茫的一刻,王林大袖一甩,地面轰轰巨响回旋,却见那三千万道魂所融的地面上,这些道魂齐齐飞出,看似如同一丝丝黑气,但冲出之时,却是直奔那许德才ér去

  很快,那三千万道魂就卷着被黑雪弥漫的许德才身体,直奔天空ér去,那天空的蓝色,是王林的蓝伞所化,cǐ伞,不但可以防护,同样可以发挥出强悍的攻击之术

  远远一看,许德才的身体被三千万道魂卷动升空,如同一道流星,在临近了蓝色天幕的刹那,王林发出了一声低吼

  “杀”

  轰鸣惊天动地,天空的蓝色崩溃,三千万道魂撕咬,黑色的雪倒卷,这种崩溃,形成了一股毁灭性的力量,齐齐涌入最深处的许德才那里

  与cǐ同时,在许德才的身体中,那白衣女子的嘤嘤哭泣,把他整个人牵扯到了一场梦幻之中

  王林没有时间去看结果,空劫初期修士要杀死太过艰难,这样的人物,每一个都是声名赫赫,要杀他们,不能有半点松懈,要时刻谨慎

  王林不假思索,身后火本源真身幻化,右手抬起,一指天空

  “七彩之术”随着其话语传出,却见这空间的天地立刻被一片刺目的七彩缭绕,那七彩凝聚后,赫然化作了两把长枪,尤其是后一把,被火焰环绕,一前一后,直奔那崩溃中的天幕内,许德才ér去

  “役灵印”王林嗓子沙哑,右手向着天空狠狠一拍,天地轰轰,一个巨大的掌印蓦然幻化出来,在那掌印后面,还有一个火焰掌印,同时轰向许德才  “焚界古伞”王林低吼,双手同时抬起,一挥间无数禁制出现升空ér去,在这天空上,立刻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撑开的火焰古伞,是在其后,还有一把古伞幻化,两把伞同时收缩,释放出了双份的灭世火焰

  “呼风唤雨”

  “撒豆成兵”

  “山崩地裂”

  “阴月有晴”王林几乎把全部神通都施展出来,双手掐诀中,把这当年白凡的仙术,推衍出了阴月有晴

  却见一轮暗色的月亮,赫然出现在了天幕之中,隐隐可以看到,在这轮暗月之内,赫然还有一个暗月

  这是双月

  轰鸣在这一刻惊天ér起,有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天地,却见那黑色的雪崩溃中,两把七彩长枪呼啸似穿透了天空,在那长枪后,役灵印连接ér来,轰轰落下,最终则是那阴月有晴,持续印在许德才身上

  许德才喷出鲜血,其右臂直接炸开,整个人看起来似到了油尽dēng枯之时,shòu了重伤,若非是他头顶的那个dēnglóng,cǐ刻的他,怕是必然死在这王林为其准备的第二轮杀机中 ▲
  cǐ刻其头顶的dēnglóng,其内烛火飘摇,似随时可以熄灭,许德才眼中露出滔天的恐惧,有一种很久没有出现的死亡的危机lóng罩其身

  “只要给我一个机会只要给我一个机会”许德才鲜血☆染红了衣衫,神色在那恐惧中透出疯狂,身子急急后退,一步、两步,正要迈出第三步

  “定”王林也是豁出去了,喷出鲜血,施展了第三次定身术,那许德才全身一颤,眼中露出绝望的刹那,王林展开了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杀机

  其身一晃,以极快的度直奔那重伤的许德才ér去与cǐ同时,从那地底内,传出一声蕴含了无尽凶残的嘶吼,却是那失去了一条手臂的已司,带着滔天的凶煞豁然冲出直奔许德才

  紧接着,远处天空中,蚊兽蓦然幻化,呼啸间,展开全冲向许德才

  这是王林的第三轮杀机,也是必杀的一次

  三个方向,三股杀机,在这一刻以许德才为中心,骤然凝聚,已司之第一个临近者,它带着残忍的狞笑,在临近的瞬间剩余的手臂抬起,向着那许德才猛地一抓,这一抓之下,以其堪比空劫初期的修为,对这本就重伤的许德才,造成了极重的创伤

  许德才惨叫中,身子恢复了行动,但他的肉身却是轰的一声,四分五裂,被已司这蓄势已久的一击,直接崩溃

  许德才的元神急飞出,卷着那dēnglóng带着浓浓的恐惧,尖叫中倒卷后退,但那蚊王已经准备了许久,cǐ刻蓦然临近,巨大的口器猛地一挥,直接就扫中了许德才的元神,一吸之下,让那许德才惨叫为剧烈,若非是其卷着的那dēnglóng光芒一散,把蚊兽逼开,怕是这一吸可以将其全部吞噬

  就在那dēnglóng光芒扩散的刹那,已司被那光芒lóng罩,全身☆散发出黑气,剧痛没有让它退后,反ér掀起了凶性,不顾伤痛再次冲出,大手狠狠的一抓

  许德才的元神发出凄厉的惨叫,为萎靡

  也正是在这一刻,王林临近

  如今的许德才,已然是伤痕不■断,肉身崩溃,元神几乎要灭亡,若非是那不知名的法宝dēnglóng的保护,早就已经彻底灭绝

  但这dēnglóng太过奇异,要杀这许德才,就必须要先斩断其与那dēnglóng的联系,王林在临近的一瞬,右手血光闪烁,却是那血剑被他一把握在手中,向着许德才的头顶,蓦然一斩

  第二送上,今日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