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870章 魂铠!


  “在进入入大地的刹那,王林面色苍白,一鲜血再也无法忍住,喷了出来,其身如烟丝直奔大地深处,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zhè地底的封闭,在自己进入的一瞬间,彻底闭合

  若是他之前的度略慢一丝,◇怕是现在就被阻止在了大地上,那个时候,面对六个空劫中期老怪,王林就算是sān命齐陨,也没yǒu半点生机

  只是,zhè一切的代价实在是太大,那sān千万道魂的葫芦崩溃,让王林极为心痛,zhè葫芦若是用的好了,甚至可以帮助他去重创一个空劫中期老怪,但现在,却只能任由其爆开,为自己换来一线生机

  “罢了,即便那葫芦极为强大,也只是身外之物,只要避过zhè一次的危机,我终究还是yǒu可能获得强大的法宝

  张道宗,此仇王某记住了”王林神色极为阴沉,方才的一幕,可以说是他来到zhè仙罡大陆后,最生死危机的一次

  稍yǒu不慎,怕是现在已然道消身陨,形神俱灭了

  王林一向睚眦必报,那张道宗的出手,被他记在了心里,与此同时,那吕文冉的作为,也同样被王林记住

  方才,若是那吕文办封闭大地的时间略缓一些,等一等王林的话,王林很yǒu可能不需自爆葫芦,还是yǒu一些可能冲入大地的

  但那吕文冉的自私,却是险置王林于死地

  i,吕文冉”王林双眼通红,露出杀机,他来到仙罡大陆,本没yǒu归属感,对于zhè里的一切人与物,是看似如同陌路一样

  zhè里的人,他谈不上仇,都是各自为了自己的目的,去忙碌而已

  可现在,他却是想法yǒu了改变,zhè种改变,原自方才的一瞬所发生的事情

  身子一闪,王林沉入地底深处,很快就看到了那大地之下的地宫洞府,在他的上方,此刻传来轰轰巨响,却是yǒu人在大地上不断地攻击,试图打开zhè大地的封闭,轰入洞府

  此地阵法尽管强大,但若是那六个空劫中期老怪拼了全力不断地攻击,早晚还是■yǒu被轰开的可能

  身子一闪,王林进入那地宫内,zhè地宫中,此刻只yǒu一千多修士保住了性命逃了回来,如今一个个极为狼狈,根本就无心打坐,而是纷纷在那地宫内,抬头看着上空,耳边可以听到那轰◆鸣闷闷巨响,神色露出忧虑与绝望

  是时而会把目光扫向那地宫的宫殿群中,那里是几个刚刚回来的空劫修士所在,他们,也都各自重伤了

  随着上方砰砰轰鸣之声越来越剧烈,zhè整个地宫开始了颤抖,yǒu阵阵泥土从上方落下,虽说明明知道zhè个阵法绿魔州就算要轰开,必然需要不短的时间,但此刻zhè持续不断地轰鸣声,却还是给了此地所yǒu人,一种无形且越来越大的压力

  在zhè种压力下,若是心志不坚者,很容易发狂

  轰鸣不断中,此地一千多修士yǒu不少人,眼中露出了绝望,看着那上空不时落下的一些泥土,感受着整个地宫的颤抖震动,渐渐那恐惧浓郁起来

  i,完了……他们yǒ●u六个强大的老怪,zhè阵法根本就无法保护我们,一旦他们打开了阵法,我们就必死无疑……”

  “绿魔洲yǒu援军到来,为什么我们zhè里没yǒu,就只是我们zhè些人在zhè里守护…………
  i,根本就不用再守护了,没用的,zhè里很快就会被破开,我们应该立刻逃走”

  阵阵哗然之声,在zhè持续的闷闷轰鸣下,渐渐如风暴一般在zhè地宫内掀起,王林盘膝坐在自己的洞府中,他的洞府没yǒu门,坐在那里,一眼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

  听着那些修士一个个绝望的话语,感受着地宫的震动以及那上课无时不在的轰鸣,王林的神色,渐渐阴沉下来

  zhè地宫毁灭与否,王林并不关心,他考虑的是在zhè地宫崩溃,绿魔洲修士杀入进来后,如何在逃遁中,出手对付那张道宗

  且对方可以封印一次天地,就完全可以再封印第二次、第sān次、第四次zhè重点针对自己的封印,让王林很是头痛 ☆
  通过zhè一点,王林也判断出来,绿魔洲已经留意到了自己,恐怕在丹海内的事情,也已然知晓,甚至很yǒu可能,zhè一次来临的那四个空劫中期老怪,就是为自己而来

  “他们zhè一次,轰开●zhè天牛第sān穴是目的之一,还yǒu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杀我,如此一来,必定计划颇为周密,不给我丝毫避开的机如……,

  zhè样的话,要想在接下来的危机中保命的同时还能反击,就必须要尽最快的○度,不择手段的让自己强大起来……”王林目光闪烁,他全部的心都运转起来,寻找让自只强大的方法n

  他已经很久没yǒu如此了,唯yǒu那不断地生死危机,方可让他王林,在两千多年的时间中,成长到如今◇的程度

  就在王林思索之时,外面的一千多修士,除了yǒu那么几百人保持沉默外,其余之人,随着那上方的轰声越加剧烈,哗然浓,甚至不知是谁带头,竟然蜂拥一下,围住了那地宫的宫殿群外

  “诸位空劫大尊,如今怎么办”

  “绿魔洲的修士就要杀入进来,我们该怎么反抗”

  “我们yǒu没yǒu援军,如果yǒu,什么时候来,如果没yǒu,莫非我们要在zhè里等死不成”

  i,诸位大尊,给我们一个说法”

  i,给我们一个答案”

  i,如果一切都没yǒu答案,我们不能等死,老子大不了投降绿……”那最后说出zhè句话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他一脸激怒,神色露出恐惧与绝望,但其话语刚说到zhè里,突然睁大了双眼,身子不受自己控制的从人群内飞出,其双手卡住自己的脖子,不断地挣扎

  似yǒu一双无形的大手在他的双手之下,狠狠地掐住他的颈脖一样,任凭他如何挣扎,也都无事于补

  轰的一声,zhè修士全身骤然卉溃,化作一片带着热气的血雾向着八方散开,落在了zhè里一千多修士的脸上,被那血腥洒落,所yǒu人的声音,全部戛然而止

  “慌什么”一个阴冷的声音从那宫殿内传出,却见失去了一只手臂的吕文冉,面色苍白,但双眼却是露出阴沉的走宫殿内一步步走出

  在他的身后,炎祟面色惨白,衣衫上yǒu点点血迹,神色很是狼狈,默默跟在后面她的旁边,则是那许东德,zhè许东德同样神色萎靡,显然方才的一战中,最后的关头,他受到了重创

  sān人身后,那sān个来自极天草原附近宗门的空劫修士,一个个均都黯淡,默默的跟随

  以吕文冉为首,◆zhè几个空劫修士全部飞到了zhè地宫的半空,还yǒu那周姓老者,zhè老者此刻面色苍白,跟随在众人之后

  吕文冉目光在大地上一扫,此刻他内心隐隐兴奋,并没yǒu其留意四周的洞府,只是下意识的■一扫而过

  “还没yǒu到最危急的时候,若再yǒu乱我天牛洲军心者,休怪吕某狠辣杀人周道友,你来和他们说一下”吕文冉说着,看向在最后面那周姓老者

  zhè老者心神一颤,连忙点头,看着下○方人群,神色露出复杂,暗叹一声,抱拳一拜后,开口

  i,诸位道友,老夫是zhè极天草原地宫的负贵人,你们大都见过我……”

  “长话短说”吕文冉眉头一皱

  那周姓长老身子一哆嗦,●◆立刻快的说了起来

  “是zhè样的,尽管外面yǒu六个空劫中期的老怪,但我们所在的天牛第sān穴,还yǒu一个最后的手段,一旦施展出来,进可反杀回去,退可以保护大家平安离开zhè里

  ■所以不用慌乱,zhè个最后的手段,需要大家付出自己全部的修为之力,召唤天牛之魂,化作魂铠,穿上zhè具魂铠后,就可以被天牛魂俯身,修为短时间达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那周姓老者快开口

  在听到zhè番话的一刹那,下方一千多修士,骤然呼吸急促起来zhè件事情,他们从未听说,甚至天牛洲的传闻,天牛的存在与否他们也都处于怀疑之中,但眼下一看,似真yǒu天牛存在,且可以召唤其魂而来,修为暴增

  “因穿上天牛魂铠后,会yǒu一定的危险性,所以几位空劫大尊商议后,一致同意让修为最高,且贡献最大的吕长老穿上”在那周姓老者话语间,远处洞府内的王林,双眼突然露出奇异之芒

  他才不信若真yǒu危险,zhè吕文冉会选择穿上魂铠,此事必定存在了其他的好处,否则的话,那吕文冉绝不会zhè么做

  “诸位道友,zhè魂铠存在危险,但如今是我天牛洲的危机之时,吕某岂能因为危险而让别人去尝试,zhè种事情,吕某做不到

  越是危险之事,就越是需要吕某去做,若……若吕某日后出现了意外因zhè魂铠死亡,但请诸位,每年的那一天,为吕某送上一户老酒便可”吕文冉内心兴奋几乎压住不住,但神色却是透出悲凉,yǒu一种豁出一切只为了别人的感觉

  他zhè番话语,使得其身后炎栾,目中微不可查的露出鄙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