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898章 气绝!!


  第十二卷仙罡第十阳第1898章气绝

  绿魔炉外,在这十年之后,那两个连续喷出元神之气的绿魔使者,他们的元神极为萎靡,是黯淡起来,隐隐似无法承受一样

  在数日后,qí中一个绿魔★
  dìshíèrjuànxiāngāngdìshíyángdì1898zhāngqìjué

  lǜmólúwài,zàizhèshíniánzhīhòu,nàliǎnggèliánxùpēnchūyuánshénzhīqìdelǜmóshǐzhě,tāmendeyuánshénjíwéiwěimí,shìàndànqǐlái,yǐnyǐnsìwúfǎchéngshòuyīyàng

  zàishùrìhòu,qízhōngyīgèlǜmó★使者的元神,在喷出了最后一口元神之气后,消散开来,qí肉身,失去了光彩,倒在了一旁,完全死亡

  在他死亡不到半柱香,另外一个绿魔使者的元神,也黯淡中,渐渐消散了

  这两个陪伴那绿袍老者★★使者的元神,在喷出了最后一口元神之气后,消散开来,qí肉身,失去了光彩,倒在了一旁,完全死亡

shǐzhědeyuánshén,zàipēnchūlezuìhòuyīkǒuyuánshénzhīqìhòu,xiāosànkāilái,qíròushēn,shīqùleguāngcǎi,dǎozàileyīpáng,wánquánsǐwáng

  zàitāsǐwángbúdàobànzhùxiāng,lìngwàiyīgèlǜmóshǐzhědeyuánshén,yěàndànzhōng,jiànjiànxiāosànle

  zhèliǎnggèpéibànnàlǜpáolǎozhě多年的绿魔使者死亡,没有引起那老者的半点侧目,这老者此kè全身散出腐朽的味道,整个人已然处于半死之中,若非是那一股意念支撑,早就依旧归墟而去

  他双目通红,持续的十年的鸡动与兴奋,并未因岁月的流逝的减少,反倒是越来越多,直至此kè,完全的爆出来

  他虚弱的身子,从盘膝改变成跪拜,抬头中,隐藏在绿袍内苍老面孔上,透出鸡动,沙哑的大声开口

  “以我族代代绿魔祭祀的身份,请绿魔大人,苏醒降临……老奴以此身躯,献给绿魔大人夺舍复活”那老者说着,口中渐渐回荡一震古老的咒语,那咒语听不清晰,但却渐渐笼罩四周,弥màn八方

  慢慢的,这整个蝎子建筑,骤然颤抖起来,zhènzhèn尘土飞扬间,一股极为庞大的魂的气息,从这蝎子建筑上,仿佛苏醒一般,缓缓的扩散开来

  那绿袍老者鸡动的抬头,看着上空,却见这蝎子建筑,随着qí不断地颤抖中,九缕绿色之气从九个方向急呼啸而来,在那绿魔炉的上方,这九股气息凝聚,赫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虚幻之影

  这虚幻之影,足有数千丈之大,赫然是一只绿色的蝎子

  这蝎子全身弥màn了大量的伤痕,气息微弱,但却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威压,轰然扩散开来,在这威压下,整个绿魔洲都似猛的一颤

  这虚影,就是那绿魔蝎被镇压之魂的一部分,他的真魂无法从镇压内离开,此kè凝聚出来的,只是qí分魂,以分魂夺舍后,拥有了肉身,他就可以想出方法,去吸收自己被镇压的真魂,从而真正的达到复活的程度

  那巨大的蝎子魂影,慢慢的睁开了闭上无数万年的双眼,qí目内透出一股冷酷与无情,有一种无上威严存在,它的目光在下方一扫

  “是你召唤本尊……”一个冰冷至极的声音,在这天地内回荡,那声音如同法则一样,在出现之后,立kè惊天一般

  只不过,即便是这样,也隐藏不住此kè这蝎魂的虚弱,那在这无上威严下,仿若风一吹就可崩溃的虚弱

  那绿袍老者顿时身子颤抖,向着那魂影连续叩拜

  “老奴拜见绿魔大人绿魔大人,老奴准备了完美的肉身,可供大人夺舍复活,此人体内再没有丝毫神智与元神,不会影响半点大人的降临”绿袍老者神色透出无尽兴奋,鸡动的声音也不再沙哑

  他知道绿魔蝎被镇压后极为虚弱,尤qí是此kè分魂出现,是不容有半点闪失,故而之前才会多次试探,就是因为一旦这肉身内还存在元神,绿魔蝎的夺舍,将会出现变故

  这样的变故,很有可能功亏一篑,甚至让本就虚弱的绿魔蝎,再被重创

  绿袍老者话语回荡间,那上方凝聚出的绿魔蝎魂影,qí巨大的身子略一转动,双目猛的看向下方的绿魔炉,qí目光似如实质一般,直接就看到了炉子内的王林

  qí目光在王林的肉身上连续扫过九次,是深入qí体内弥màn,但显然即便是它,也感受不到天逆的存在,是没有现那被天逆隐藏的王林元神

  许久,那巨大的绿魔蝎魂收□回魂目

  “绿魔大人,这具肉身老奴已经完成了改造,符合大人之前的要求,没有一丝元神存在”那绿袍老者跪在那里,鸡动的开口

  “你……很不错……本尊复活后,会有赏赐……”那上空巨大的蝎子魂○□影,传出了zhènzhèn波动后,qí身蓦然一动,旁的身子化作一片幽光,直奔绿魔炉而去,穿透此炉,冲向王林,在刹那间,就临近而来

  王林隐藏在天逆下的元神,还是没有动

  这十年的时间,★他始终在等,他等的,不仅仅是这场肉身的造化,有一个大胆的念头,那绿袍老者如此谨慎,如此心,多次试探,这足以说明,一旦肉身内有元神存在,会造成夺舍失败,会让那绿魔蝎,无法复活

  既然如此,他索xìng就一赌到底,他等的,就是这绿魔蝎的来临,绿魔蝎要吞噬他,他同样,要吞这个绿魔蝎

  这蝎子魂看似强大,但实际上,它不但早就重伤被镇压,是分魂而来,这绿魔蝎魂刹那临近,但却没有立kè进入王林▲体内占据,而是在外弥màn,神识又一次横扫多次后,这才放下心来,从四面八方直奔王林肉身

  转眼间,这绿魔蝎魂就一点点的进入到了王林体内,可它还是没有选择立kè夺舍,而是进入王林体内后,再次谨慎▲▲体内占据,而是在外弥màn,神识又一次横扫多次后,这才放下心来,从四面八方直奔王林肉身

  转眼间,这绿魔蝎魂就一点点的进入到了王林体内,可它还是tǐnèizhànjù,érshìzàiwàimímàn,shénshíyòuyīcìhéngsǎoduōcìhòu,zhècáifàngxiàxīnlái,cóngsìmiànbāfāngzhíbēnwánglínròushēn

  zhuǎnyǎnjiān,zhèlǜmóxiēhúnjiùyīdiǎndiǎndejìnrùdàolewánglíntǐnèi,kětāháishìméiyǒuxuǎnzélìkèduóshě,érshìjìnrùwánglíntǐnèihòu,zàicìjǐnshèn的观察起来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便是三天,这绿魔蝎魂,观察了三天后,这才渐渐又降临了一些蝎魂进入王林体内,慢慢的扩散,看它谨慎心的样子,似只要有半点端倪,它就会立kè选择急逃遁而去

  它看不到王林的元神,但王林却是可以看到它,王林看着这蝎魂,在自己的肉身内,慢慢的扩散,可却始终没有夺舍,显然这蝎子的谨慎,已然到了极限一样

  这也正说明,它的虚弱,已然到了极点

  王林的元神没有动,他还在等,若是此kè他出手,这蝎魂因没有夺舍,想要离开很是容易,可它一旦去进行夺舍,则轻易无法离开,那时,才是最好的机会

  王林元神眼中露出寒光,他不知道吞噬了这蝎魂后,自己的修为,会如何,但他有种感觉,此事,将是他一次极大的造化

  他有足够的耐心,用自己的身体为诱饵,去换来这一次的造化

  绿魔炉外,那绿袍老者鸡动的等待着,他在等绿魔蝎完成了夺舍后,重复活的一幕,若能看到这一幕,他可以含笑九泉之下

  那绿魔蝎魂在七天后,似失去了耐xìng,慢慢的qí庞大的魂影,大量的融入王林体内,占据的范围也越来越多,几乎占据了王林身体的七成

  渐渐的,他似放下心来,开始了夺舍,qí钻入王林体内的魂影,在瞬间如同沸腾一般,疯狂的扩散,直奔王林脑海而去,在进入王林脑海的瞬间,他没有现丝毫元神的痕迹,立kè兴奋起来

  他等待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完美的身躯,终于可以进行夺舍要知道仙罡大陆的修士,即便是没有元神,他也无法夺舍,因是在此地诞生,他能夺舍的,唯有那种与他同样,来自天外的修士之体

  此kè的他再无保留,魂影大量融入中,在王林的脑海内,一个蝎子的身影慢慢凝聚,一旦这身影完全凝聚出来,它就完成了夺舍

  但就在这虚影刚刚凝聚出一半的刹那,突然之间,这身躯内,王林被天逆隐藏的元神,轰然爆出来,从那天逆内,骤然扩散而出

  在qí散出的瞬间,王林直奔肉身头部,那蝎子凝聚的地方急而去,刹那临近,与那凝聚中的蝎魂,轰然吞噬而去

  没有神通,没有法术,有的只是**的吞噬,那蝎魂出尖叫,它根本就没想到这肉身内,竟然还有元神存在,不查之下,被王林这突然出现震撼

  它尽管极为虚弱,但此kè在王林吞噬中,却是凶焰骤起,立kè反抗起来,与王林的元神,在这身体内,展开了疯狂的吞噬

  但它没有丝毫准备,而王林则是准备了一百多年,此kè吞噬中,王林是疯狂起来,不顾一切的吞噬

  时间刹那流逝,一炷香后,王林与那蝎魂的吞噬,已然到了极为凶险的程度,那蝎魂不断的尖叫,它本就虚弱,是分魂而来,与王林这准备了一百多年的疯狂相比,它渐渐不入

  在王林体内生的这凶险一幕,外人感受不到,那绿袍老者此kè正鸡动地看着绿魔炉,看着qí上那已然伸入了大半魂影的绿魔,正剧烈的颤抖,这一幕,让这绿袍老者一愣

  “这是……”他想象不出,为何绿魔大人的夺舍,会出现这样的颤抖,看qí样子,似有些不妙一般,但很快,这绿袍老者也就释然

  “定是大人不太满意这个肉身的改造,要在夺舍中,把这肉身再次改造一番”这老者越想越是正确,渐渐脸上露出微笑,能被绿魔大人亲自改造,这也正说明这具肉身的价值

  他含笑看着那绿魔炉上,颤抖剧烈的蝎魂,笑容盛

  王林体内,无声无息中,王林与那蝎魂已然吞噬了★不下数万次,他越来越疯狂,准备了一百多年,等待了一百多年,造化终于来临,他岂能放过这要夺舍自己的蝎魂

  王林的疯狂,让那蝎魂产生了极大地恐惧,它本就虚弱,此kè连续的吞噬中,升起了退意,它这一☆缕分魂是无数年才凝聚出来,极为在意,一旦这分魂消散,就再没有了任何苏醒的机会

  它此kè对于内心对于那祭祀一族,已然恨之入骨一般,在它看去,这一切就是因为那祭祀

  退意一起,这蝎魂出无声的尖叫,急急后退,但王林却是紧追不舍,不断地吞噬,一口一口中,疯狂的让那蝎魂越来越惊恐

  它急退缩,好不容易离开了王林的头部,在要冲出王林身体的刹那,又被王林狠狠地吞噬了一大口,出凄厉的惨叫中,从王林天灵内急钻出,qí庞大的身子,此kè已然缩了一般,从王林天灵出现后,直奔天空仓惶而去

  这一幕,落在那绿袍老者眼中,让他整个人,愣在了那里,眼中露出茫然

  那蝎魂的离开,王林元神立kè笼罩全身,qí盘膝坐在那绿魔炉内的双眼,在这一百多年中,蓦然睁开

  在qí双目睁开的刹那,天地轰鸣周的那绿魔炉,轰然崩溃,化作无数碎片倒卷的同时,王林身子一跃而起

  “火焰真身”王林低吼,却见qí左目火海滔天,在qí身后赫然化作了一个与qí身影一摸一样的火焰真身

  “雷霆真身”王林话语间,右目闪电轰鸣,那被道魔宗宗主全力凝聚而出的雷霆本源真身,在融入了王林的意志后,赫然凝聚,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大地真身”王林仰天一喝,立kèqí身体十万八千汗毛孔内,散出惊天黄芒,刹那凝聚qí身后,形成了第三具本源真身

  “水本源真身”这水本源真身,融入王林的血液之内,此kè随着qí话语,却见王林身体上青筋血管鼓起,qí内红芒刺目中,在王林的身旁,立kè有一个虚影幻化,那虚影转眼凝实,赫然就是王林的第四具本源真身

  四大真身一出,王林气势惊天动地,他此kè修为还是如常,但只需他平静下来,心念一动中,就可以暴增

  但眼下,却不是平静之时,在那四大真身出现的刹那,王林双目突然爆出金光,这金光,蕴含了一股惊天镇压之力,猛的看向那逃遁的蝎魂

  那蝎魂出尖叫,它感受到了这目光内,竟然蕴藏了一股当年那仙祖的仙极剑之威被这目光一扫,它立kè魂影颤抖

  时间紧迫,王林没有半点停顿,qí右手蓦然抬起,一zhèn剧痛中,一把骨刀带着滔天的阴气,从qí右手掌心内直接伸出,化作九尺阴刀,蓦然抬起间,qí身后那四个本源真身,赫然全部如此,一个个右掌出现了九尺阴刀,齐齐随着王林,向着那蝎魂轰然一斩

  那绿袍老者,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喷出一口鲜血,怒睁着双目,顿时气绝他是被自己,生生的气死

  本章4,**开始了,会持续几天,求各种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