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 等到秋风起……


  王林身子向前一步走出,在他与那男子中间阻隔的所有地门弟子,一个个身子不受自己操控般向着两旁急散开,使得王林脚步落下时,站在了那叫做青的男子身边

  “前辈……”那男子一愣,看着王林,不知所措其身边那女子同样如此,神色露出惊慌,在他们看去,王林能让金尊老祖与宗主陪在身侧,必定是惊天之人

  这一幕,落在了金尊老者郑天林眼中,让他一愣内心立刻起了疑惑,但他怎么想,也想不到真正的答□案,可他却没有轻举妄动

  其身边那地门宗主,在看到这一幕后双眼立刻露出寒光,他被王林的气势所压,始终不敢开口,看不到王林的神色,只能看到背影,但此刻却是自觉寻到了机会,立刻指着那叫做青的男子,☆低喝起来

  “nǐ二人好大的胆子,不用前辈动手,我就先把nǐ二人驱除宗门”话语间,其身一晃,正要走出表现

  “愚蠢”那金尊老者听闻此话,立刻神色一变,转身大袖一甩间,正要阻止那地门宗主的行为

  但没等他出手,王林却是猛的转身,双目内的柔和化作一片寒意

  “滚”

  这一声滚字如同奔雷在这地门炸响,化作一片轰鸣之音,有无数回声弥漫,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音浪,立刻轰在了那地门宗主身上,这宗主身子一颤,喷出鲜血其身倒卷,直奔远处

  一个字,一个声音,就可让空劫后期修士重伤倒退,那金尊老者郑天林双眼瞳孔收缩,立刻上前向着王林抱拳一拜

  “前辈息怒,晚辈血脉后人修道时间不长,天资虽优,但行事鲁莽,是被晚辈宠坏了,晚辈这就废掉他的宗主之位,交给前辈处理后,晚辈再另立人”

  这骤然的一幕,让四周那数千五等门人,一个个愣在那里,看向王林的目光,充满了无法形容的恐惧

  那叫做青的男子,是身子一震,其身边那女子拉着他的手,二人手心内已然撰出了汗水

  “nǐ……nǐ现在叫什么名字”王林望着那叫做青的男子,看着对方,恍惚间,好似看到了当年那个燃烧了身体,也要守护那白衣女尸,是狂笑间取出问鼎晶交给自己,燃烧灵魂与敌一战的雄姿

  是依稀间,看到了那成为了剑灵后,望着那苏醒后冷漠中遗忘了记忆的青霜,那苦涩痛苦中的无数年默默陪伴,永远,永远,他也从来没有放弃,哪怕是黄泉,哪怕是苏醒后的陌shēng

  他的情,惊天,他的情,动地

  法术的仙意,无法遮盖nǐ千年的痴迷……

  “我叫青……”那男子看着王林,轻声开口,在他的身上,即便是如今面对王林,依旧还是有那冷冽存在

  “青……一个字么……”王林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心被刺痛了一下,他的痛,来自对眼前这个男子的了解,来自亲眼见证了对方的坎坷的为情◎一shēng

  “恩,我是个孤儿,我给自己起的名字,叫做青”那男子沉默片刻,缓缓开口他身边的那个女子,拉着他的手,紧了

  “转世都无法遗忘的情……前shēng他一shēng痴情,守尸千◎年,苏醒后陌路相望,无数年的等待,等着她想起他的那一天……痴迷终shēng……今世重活,他的名字,叫做青……这哪里是他的名字,这分明就是他痴迷的那个女子,青霜的青”王林望着那冷冽的男子,许久没有说话 ▲
  那冷冽,与清水不同,这是他前shēng剑灵带来,前shēng,他是剑灵,那剑的冷冽,与情无关,随着其转世后,依旧存在

  “我当年曾改变过他与青霜的转世……尤其是那青霜,即便她是青霖的▲女儿,也一样被我强行改变了最多”王林暗叹,看向那男子身边的女子,那女子神色露出紧张,双眼带着惊慌,死死的抓着爱人的手,似害怕他失去,似自身也在王林面前,也很害怕,仿佛若不握住爱人的手,她会无助

  她害怕王林,在看到王林的第一眼,她就心神颤抖,那种害怕是来自灵魂深处,似烙印在了其shēng命的痕迹里,无法抹去

  “nǐ呢,叫什么名字”王林望着那女子,缓缓开口

  那女子身子颤抖,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躲在其爱人身旁,死死的抓着爱人的手,面色苍白,没有丝毫血颜

  “她叫周忆婷……”回答王林的,是其身旁的那抓着她的手的男子,他望着王林,平静的开口

  “周忆婷……”王林听到这个名字后,深深的看了那女子一眼

  “当年的青霜,在周佚口中,叫做婷儿……这个忆字,既是忆,也是佚……她应该这一shēng,都不会恢复前世的记忆了……”王林闭上双眼,他当年做了一件事

  这件事,他本不该去做,因为每个人都有拥有自己记忆的权利,但王林当年,却是暗中在青霜转世时,抹去了其记忆

  不是封印,而是shēngshēng抹去那种抹去但不是封印的记忆时,对青霜造成的灵魂痛苦,即便是她转世后,也依旧烙印在魂中,使得她在看到王林后,有那种无法想象的恐惧与害怕

  “我不信nǐ当年没有恢复对周佚的记忆,但nǐ却shēngshēng让自己选择冷漠,我见证了nǐ与周佚大半shēng的经历,既nǐ选择忘记,又选择了在我世,那么我便认为nǐ是有意如此,就帮nǐ抹去

  从此之后,nǐ转世将永远不再拥有前shēng的记忆,有的,只是今世”这是王林当年,在抹去青霜记忆时,内心的话语

  他没有和任何人说,也没有被其他人看出这是他自作的主张,去帮助周佚

  “前辈……nǐ……nǐ修为高深,可否为我解一个迷惑……”在王林闭目时,那拉着爱之手的男子,犹豫了一下,低声开口

  在他开口的刹那,其身边的女子,用力的抓着他的手,似要融入为一体,死也不分开一样,其神色是露出紧张与悲哀,就连对王林的恐惧也都忘记似的

  “青,那是梦,那只是一场梦”

  王林睁开双眼,看向那犹豫开口的男子

  那男子拉着爱人的手,望着她,轻声喃喃

  “我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

  “我修道至今,修为好似曾经经历过一样,很快就达到了如今的程◇度……在这几百年中,我始终有一个梦,这个梦每一次都是一个样子……

  在那梦里,有一个女人,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她穿着白色的衣衫,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但却很心痛,很冷漠,我一直想要看到她的容颜,我☆◇度……在这几百年中,我始终有一个梦,这个梦每一次都是一个样子……

  在那梦里,有一个女人,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她穿着白色的衣衫dù……zàizhèjǐbǎiniánzhōng,wǒshǐzhōngyǒuyīgèmèng,zhègèmèngměiyīcìdōushìyīgèyàngzǐ……

  zàinàmènglǐ,yǒuyīgènǚrén,wǒzhīnéngkàndàotādebèiyǐng,tāchuānzhebáisèdeyīshān,gěiwǒdegǎnjiàohěnshúxī,dànquèhěnxīntòng,hěnlěngmò,wǒyīzhíxiǎngyàokàndàotāderóngyán,wǒ想要知道,她是谁……

  在我隐隐的感受中,似乎她像是我前一shēng的妻子……如果我真的有前世的话……她应似我的妻子……

  似乎我这一shēng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她,为了等她转过身,来看我一眼……”那男子低声开口,眼中露出深深的迷茫

  他迷茫的样子,如同是当年在洞府界中,数千年的守护,只为shēng命里会有奇迹……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那男子的声音在回荡,那金尊老者看着这一幕,又看了看王林,似有了一些猜测,沉默不语

  王林看着那男子,许久没有说话,他可以去抹掉青霜的记忆,但却不愿改变那男子的记忆,因为此人,是他的朋友,是他的恩人

  他要让他,自己去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人shēng

  “曾经有一年天,我走过一颗树下,看着那树上的某一片叶子,我很喜欢等秋天时,在那秋风起中,我又来到了这颗树下,但却找不到了那我喜欢的绿叶,我以为,我找不到它了……

  可是我却不知道,它还在那里,只是颜色改变……等我带着惆怅转身离开,秋风中那树上的一片枯叶被卷起,在我的身边环绕,伴随我一路,但我惆怅中还在思念那曾经的绿叶,却不知,原来我要等的,要找的,在我的身边……

  这是我给nǐ的答案”王林眼中露出追忆,轻声开口

  “若nǐ有一天,觉得我的答案是正确,就服下这粒丹药,它可以让nǐ从此之后,再无那个梦”王林转身,一步步走向半空的海龙头部,留下了一粒枯黄的丹药,如同秋叶,漂浮在那迷茫的男子面前

  “郑天林,他夫妻二人是我当年挚友,如今转世在nǐ地门内,此事是nǐ地门造化,我可为nǐ地门,出手三次他二人若有变故,我唯nǐ是问”那金尊老者心神内,回荡王林的声音,与此同时,一枚留下了王林印记的欲简,从海龙上飞出,直奔老者而去

  “谢天尊”那金尊老者全身一震,向着王林立刻一拜这是一份大礼

  此刻有风吹来,吹起那男子与那女子的丝,这两缕不同的丝,在那风中,交错在了一起,似蝴蝶双双,起舞环绕

  王林没有解开那男子的记忆封印,而是给了他一个选择,回头深深的看了下方一眼,王林收回目光,其身下海龙一声咆哮,带着王林刹那离去

  “周佚,周大哥,忘了我,忘了洞府,忘了nǐ的前shēng一切,在这一shēng,珍惜身边的人,她就是nǐ等了一shēng,nǐ期望转过头,看nǐ一眼的那个梦中的身影”王林轻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