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五十年


  时间一晃,便是五十年

  五十年的时间,对于凡间来说往往是大半生,但对修士而言,大都是一次短暂的闭关而已,但在这五十年,仙族大6上,却是有一个传说崛起

  这个传说,流传在东州、南州之间,这个传说中,所说的是一个tiān尊修士,这修士一身白衣,一头白,身边跟随一条金尊海龙laib

  他走过两州内三十多大大小小之洲,寻找tiān尊修士一战

  两州的tiān尊,算上那些méi有被大tiān尊招揽之辈,还有那些常年闭关不问世事之人,共有近百之多尤其是南州境内,tiān尊修士的数量远远过了东洲

  毕竟东州,在仙族五州中,原本名列第二,但如今,随着那双子大tiān尊当年转世灵魂再次分裂后,渐渐成为了tiān尊最少的一州

  这位白衣tiān尊,挑战所有同是tiān尊之修,那一场场jiao战,一次次的tiān地轰鸣,使得两州内各个宗派,几乎无人不晓

  于诺云洲,战诺云宗tiān尊老祖

  于海洛洲,战道德门tiān尊老祖

  于九魔洲,战魔tiān道tiān尊老祖

  于灵龙洲,战道一大tiān尊麾下航涛tiān尊

  于山凌洲,战武封大tiān尊麾下赤峰tiān尊

  一次次战斗,一场场的惊tiān动地,成就了一个传说,造就了一个名字

  白tiān尊王林的名字,知晓之人不多,在这传闻不可能散开,于是便根据种种蛛丝马迹获得的线索,在知晓王林有一头白后,被所有的修士,称之为白tiān尊

  传闻中,这白tiān尊近百次的挑战中,只有二十多次失败,但余下的却是连连获胜,以这种惊人的战绩,声名赫赫,是传到了北州、西州,甚至中州之内laib

  几乎所有的仙族tiān尊,大都知晓了,有一个不知名字的白tiān尊修士,拥有极强的战力

  传闻中,这不知名的白tiān尊修士,最后一战□,是在南州的山海洲内,与海子tiān尊ji,这一战,他失败失败之后,数年内音信全无

  “话说这白tiān尊,在山海之上与海子tiān尊一战,那一战海水崩溃,tiān地似要坍塌一样,当时老夫正在☆山海边缘,看到那滔tiān的海g呼啸,是隐隐看到了这白tiān尊的身影”在山海洲内,一处专为各宗修士准备的jiao易之地,城池内,一间酒楼中,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喝着酒,缓缓开口

  他身边还有四五个修士,全部凝神聆听起来

  “可惜,这一战,白tiān尊输了”那老者连连叹息,好似他与白tiān尊极为熟悉一样,为其惋惜起来

  “海子tiān尊,据说已经极为接近传说中跃tiān尊,那白tiān尊即便是无上存在,面对海子tiān尊,也必定是败”旁边一个青年修士,冷笑开口

  “大家都知道,我南州因道一大tiān尊的存在,故而tiān尊很多,且因道一大tiān尊从不勉强tiān尊成为麾下,但只要在南州的tiān尊,不管是不是道一大tiān尊麾下,都可去道一宗听闻其百年一次的讲道,故而很多本是东州的tiān尊,也都来到我南州

  要我说,这白tiān尊之所以在这几十年如此挑战,就是要引起道一大tiān尊的注意,等其招揽成为麾下”那四五个修士中,有一个拿着扇子的中年男子,微笑而道

  “你怎知道一大tiān尊méi有去寻这白tiān尊招揽?我听说道一大tiān尊在五十多年前就已经招揽这白tiān尊,但却被拒绝laib”一旁始终méi有说话的一个黑袍老者,扫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

  “哦?还有此事”

  这酒楼不大,专为修士准备,不卖食物,只卖那种醇香的酒,此酒在这附近区域内极有名气,每tiān只卖那么多,很受修士喜欢

  此刻在这些修士的jiao谈中,在这酒楼的角落里,一个穿着白衣的青年,平静的坐在那里,望着酒楼外的tiān空,一口一口喝着手里的酒

  他有一头白,但在这酒楼内,白的修士,并非他一个,而是有三五个之多,随着白tiān尊的声名赫赫,似白修士,也多了起来

  听着耳边隐隐传来的话语,王林放下来酒杯,眉头始终皱着,看着外面的tiān空,沉默下来,这五十年的时间,他连续与多个tiān尊ji,在凝聚名气的同时,也在那一次次的jiao战中感悟,熟悉tiān尊的神通,尝试让自己变的强

  三年前,他来到这山海洲,与此洲最强的海子tiān尊,在那山海一战,此战,王林败了他出动了所有分身,也依旧失败

  “那海子tiān尊,已经可以融七十道神通在一指内,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除非是穿上魂铠……但ruò穿上魂铠,则起不到历练的作用”王林拿起酒杯,一口喝下

  “五十年的时间,我两个分身全部出现后,可以做到把我如今极限的九道神通压缩近三次达到堪比三十六道通神的效果

  且除了一次次的ji□ao战外,也在搜寻金、木两种本源之物,一旦这两种本源被我获得,一具达到凝聚出真身的程度,五行真身完全融合后,我本体就可以融十八道神通于一拳内,加以时日压缩,可以做到堪比七十二道神通的tiān尊就可以与●那海子再次一战”

  “那赤峰tiān尊曾说,山海最底部,有一颗山海树,整个山海,就是被这颗巨树支撑起来,甚至于整个山海洲封印的,就是这山海树之魂

  此树极为强大,当年被仙祖封印,甚至仙祖都因此受伤,不过如今因岁月太久,这山海树魂早就已经成为死魂,只留下了躯干存在,但在这躯干内,却是有足够的木本源之力,ruò我能获得,可以让我凝聚出木本源的同时,直接化作真身”王林喝着酒,目内露出沉思

  “我与海子tiān尊一战后,就一直在这山海洲内观察,那赤峰tiān尊所说,十有**为真如此一来,说不得,我只能动用魂铠,击败那海子tiān尊的守护,进入那山海树内,吸收其木本源之力”王林沉yín中双目露出果断,放下酒杯,留下些许元石,走出了这酒楼

  这修士建造的城池内,修士极多,除了各种店铺外,还有一些私人的摊位,卖着他们各自获得的宝物

  王林走在这城池中,身子一晃间消☆失无影,出现时,已然在了遥远之地的tiān空之上,正要疾驰,忽然神色一动,转身看向身后

  却见王林身后tiān地一片扭曲,一个高大的身影幻化而出,那身影高约十丈,穿着紫色的长袍,将其全身完全笼▲罩在内,在其面孔上,有一个金色的面具,那面具充满了一股惊人的威压,随着此人的出现,这威压笼罩四周,使得四周的虚空dang漾出大量的波纹

  ruò是从地面看去,好似这tiān空王林与那面具人所在之地,成为了涟漪波动的湖面一样

  “原来是武封大tiān尊麾下,赤峰tiān尊”王林缓缓开口

  “王道友,数年一别,不知你考虑的如何了……”那金面修士似在微笑,看着王林

  当年王林与这赤峰tiān尊一战,二人势均力敌,在王林méi有穿魂铠中,彼此平手,事后这赤峰tiān尊找到王林,传达了一个来自武封大tiān尊的口讯

  要招揽王林成为麾下

  这是除了道一大tiān尊外,第二个对王林表露出招揽之意的大tiān尊,且这武封大tiān尊王林这些年也略有所知,的确如当年那道魔宗tiān尊老祖所说,极为然,很少看重tiān尊修士,唯有跃tiān尊之修,才会被其看重招揽

  但并不是说méi有tiān尊在其麾下,只不过任何一个在其麾下的tiān尊,都是极为优异之辈,比如这赤峰tiān尊,王林与其一战后,明显的感受到此人如自己一样,有所bǎo留

  “当年第一次,这赤峰tiān尊便传来武封大tiān尊的口讯,但这大tiān尊却是méi有亲自而来,甚至连一丝神念之体也méi有出现,显然是认为,以我的战力,只配让他传出口讯……这一点与道一大tiān尊比较,却是显然不如

  不过道一大tiān尊或许是看到了我穿魂铠后的战力,才会现身的”王林略一沉yín,向着那赤峰tiān尊一抱拳

  “赤峰道友,此事还需考虑,如今我还méi有决定”
○   对于王林的委婉拒绝,那赤峰tiān尊méi有丝毫的意外,只是眼露可惜之色,看着王林,苦笑开口

  “王道友,我等身为tiān尊,在仙族中地位极高,大tiān尊ruò要来招揽,必须要亲自出面○,这一点我明白,我来之前,武封大tiān尊jiao代,ruò你能闯过tiān尊涅九层,他将本体亲自而来,绝非神念化身

  王道友ruò有时间,还望去那tiān尊涅之地,ruò能闯过九层,相信五位大tiān尊中,任何一个都会大力招揽于你”赤峰tiān尊说完,向着王林一抱拳,身子慢慢模糊,渐渐消失无影

  王林在半空沉默,许久抬头看向tiān幕

  “tiān尊涅之地……道一大tiān尊曾说我ruò闯过九层,会再次来临,这武封大tiān尊也是如此说,莫非这九层,有什么玄妙不成”

  王林这五十多年,已经多次验证了进入tiān尊涅之地的方法,但却从未去过,如今沉默中,他双眼一闪

  “应该去看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