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仙罡第十阳 第1936章 半丈的**


  那光幕外模糊的身影尽管看起来面孔无皮,血肉一片,但王林毕竟当年在天牛洲内吸收那地火主脉时,曾陷入过一种奇异的状态中,看到了仙祖封印天牛的一幕

  眼前zhè模糊的身影其面孔,赫然就是与王林当年看到的仙祖,极为相似

  在那模糊身影剧烈的咆哮中,zhè光幕波纹回荡,王林神色阴沉,向后退去,落在地面的一刹那,zhè五十丈的光幕在那模糊身影不断地撞击中,再cì缩减起来

  赫然从五十丈,缩减成了三十丈大小,使得王林与那海子天尊,不得不距离近了一cǐ

  那模糊身影撞击了约半个时辰后,zhè才慢慢平静下来,盯着光幕内的王林与海子天尊,慢慢退后,隐藏在了漆黑中,不见踪影

  “zhè光幕坚持不了多久“”,海子天尊咬着下唇,望着上方光幕,半响之后幽幽开口

  王林沉默,他之前所看,让他隐隐感觉,zhè断掌内似存在了什么隐秘之事,若非如cǐ,怎么可能会幻化出仙祖的样子

  “你师尊是久帝大天尊,你可曾听说yǒu关当年仙祖的事情?”王林目光一闪,看向那海子天尊

  “仙祖?…”海子天尊看了王林一眼,王林方才认出那断掌为仙祖,只是在心中沉吟,并未言语而出,故而zhè海子天尊并不知晓王林所看

  “我曾听师尊提过一cì,在很久之前,仙族大地只yǒu一块大陆,是仙祖封印了一尊尊从天外来临之灵,zhè才yǒu了如今的七十二洲

  且在封印了第七十二灵后,仙祖失踪,不知去向即便是他的后人,也曾寻找了很久,不知结果如何

  但师尊曾偶然自语,似仙祖并非失踪,“师尊怀疑,仙祖当年似遇到了什么变故,“至于具体,师尊没yǒu说,似对cǐ事,不愿详谈的样子”海子天尊眼中露出思索,缓缓开口

  zhè些话语传入王林耳中,王林沉默,但目内却是露出沉思

  “或许yǒu可能,zhè断掌就是属于仙祖“若真如cǐ,那么是谁,砍断了仙□祖的左手,“仙极剑的崩溃,yǒu很多种传闻,会不会其崩溃的原因,与zhè断掌yǒu些关联“

  只是,为何zhè断掌在zhè山海树封印内,且zhè封印存在于zhè里无数年,想来很yǒu可能早就被★大天尊察觉,为何如今才出“而且zhè里是属于道一大天尊的控制区域,以道一大天尊的修为,岂能没yǒu察觉

  亦或者说“…”王林双眼露出精光

  “包括道一在内的几个大天尊,都早就知晓zhè山海树封印的古怪,甚至知晓zhè里的端倪”但却没yǒu轻举妄动,“”王林习惯沉思推衍,cǐ刻深吸口气,被自己猜侧出的结论震动了心神

  “海子天尊,你师尊既是久帝大天尊,为何你会远离中州,在zhè山海内居住?…”王林目光微弱不可查的一闪”慢慢开口

  “你怀疑我?”那海子天尊目光一凝,看向王林时,美丽的双眸内突然闪烁明亮的精光

  “好聪明的女子…”王林内心默道”凭着他一句话,zhè海子天尊显然是猜出了很多

  没yǒu解释,王林只是平静的望着海子天尊

  zhè绝美的女子沉默片刻,神色变幻,似在思索一样,许久之后”她仿若想明白了一些,猛的抬头看向上方,眼中露出奇异之色

  “是我师尊让我来到zhè南州,以山海为洞府,在zhè里居住…”她皱着秀眉,轻声说道

  王林目光一闪,zhè句话证实了他的一些猜侧,若事实真是如cǐ,则cǐ事很yǒu问题
□   “你是从何处听来,zhè山海内yǒu山海树灵?”那海子天尊立刻问道

  “我是从武封大天尊麾下天尊那里听闻,zhè山海内yǒu木灵“”,王林眼中沉思之色浓

  “我以前也曾来过山海,●●yǒu一座洞府,但却并未长留,但二百年前,师尊突然让我来zhè里长久居住“你是武封大天尊麾下之人指点而来“而zhè里又是道一大天尊的领地”海子天尊绝美的容颜,极为阴沉

  王林微微一笑,海子天尊◎yǒuyīzuòdòngfǔ,dànquèbìngwèizhǎngliú,dànèrbǎiniánqián,shīzūntūránràngwǒláizhèlǐzhǎngjiǔjūzhù“nǐshìwǔfēngdàtiānzūnhuīxiàzhīrénzhǐdiǎnérlái“érzhèlǐyòushìdàoyīdàtiānzūndelǐngdì”hǎizǐtiānzūnjuéměideróngyán,jíwéiyīnchén

  wánglínwēiwēiyīxiào,hǎizǐtiānzūn如cǐ的话语,显然是想明白了一些问题的关键所在

  “师尊以我为诱饵,在zhè山海内,试图引出那山海树的封印之力中的zhè断掌…”海子天尊闭上美丽的双眸,许久幽幽开口

  “zhè一点我可以理解,师尊养我长大,教我修道,哪怕我为诱饵,我也没yǒu半点怨念只是奇怪的是,为何那武封大天尊会打你的主意?巧妙的让你来zhè里,又为了何事?…”海子天尊睁开双目,看向王林

  王林神色如常,摇头没yǒu说话,但他内心却是对cǐ事,yǒu了一个猜侧

  “我的来历,或许在寻常之修眼中看不出端倪,即便是天尊程度之修,也很难发现但对于大天尊来说,则没yǒu秘密

  那武封大天尊的麾下之人,指点我来cǐ地,其用意很yǒu可能是验证我的身份与来历的同时,持着与久帝大天尊一样的目的

  只不过久帝大天尊虽说以其弟子为诱饵,但显然还算温和,只是让海子天尊在zhè里居住,默默吸引那山海树灵,但我与武封大天尊没yǒu丝毫关联,故而zhè武封大天尊不在乎我的死活,既可验证身份,也可引出那断掌

  他们不在意我是否来自洞府界,他们在意的是,我是不是真正的古国之修”王林修道近三千年,尤其是洞府界内,凭着其详细的分析与推衍,化解了一cìcì的危机

  他或许并非yǒu太过如妖一般的心智,但却yǒu把很多线索容纳在一起后,推衍出真相的心神

  “就是不知,道一大天尊在zhè里面,又扮演了什么位置”王林低着头,目中闪过寒芒

  “师尊敢让归一宗知晓,必定yǒu信心,我相信他就是,刨除了zhè个破绽后,无人可以知道我是玄罗大天尊的唯一弟子

  zhè层身份☆只要不露,即便我来自洞府界,也无碍再等等,zhè些毕竟只是我的猜侧而已”王林沉吟中,抬头看了那海子天尊一眼,zhè绝美的女子,cǐ刻已然闭目,不露半点心思在神色中

  “久帝大天尊若真以她为诱饵□,必定是cǐ女yǒu奇异之处,zhè里面,yǒu原因”王林联想之前的一cǐ猜侧,略yǒu确定,只是他还yǒu疑问,就是那断掌与仙族之间,到底存在了什么样的秘密,如cǐ吸引大天尊

  收回目光,王林闭上双眼,继续沉浸在吸收山海树灵中,不管未来如何,提升自己的战力与修为,才是日后解决一切事端的根本

  时间在zhè平静中,再cì流逝

  一晃又是三年连同之前的时日算在一起,王林与zhè海子天尊,被因在zhè里已经长达七年之久

  在zhè三年中,那断掌所化模糊身影,出现了九cì,每一cì出现,都是怒吼咆哮轰击zhè光幕,使得zhè光幕九cì缩减

  zhè一日,正是那第九cì在那光幕的晃动间,yǒu咔咔之声隐隐传来,仿若zhè光幕,已经到了极限似的,其范围,在zhè三年的缩减下,在zhè第九cì的断掌轰击中,只yǒu三丈

  三丈的范围,使得王林与海子天尊二人极为靠近,甚至王林都可以闻到那从海子天尊身上传来的阵阵休香

  三丈不大,要知道王林的骨阴刀若是拿出,便yǒu三丈之长,可见cǐ地范围之小

  因如cǐ的接近,那海子天尊也无法继续沉浸打坐,而是脸色略yǒu红晕,似yǒu些不太适应,看向王林的目光,复杂的时候也居多了起来

  如王林可以闻到zhè女子的休香,海子天尊同样可以感受到,王林身体内传出的休温

  “范围“”,太小了,””若没yǒu解决的办法,zhè光幕不但随时可以破开,而一旦再cì缩减,,“…”海子天尊神色复杂中,起了羞恼

  王林也是皱起眉头,他zhè一辈子,除了yǒu限的几个女子外,很少与其他陌生女子如cǐ接近,zhè让他也感觉很不适应,尤其是那阵阵休香的传来,是让王林不断地皱眉

  再加上七年的接触,zhè海子天尊又是堪比木冰眉一般的绝色女子,zhè种感觉,让王林暗叹起来

  “不◎能zhè么下去了“”王林双眼一闪,但就在zhè时,因zhè光幕的缩减与似起了裂缝,那外面的断掌虚影,赫然再cì出现,剧烈的轰击中,zhè光幕内咔咔之声越加强烈,是可以看到隐隐的一丝丝裂缝在zhè光幕上☆扩散弥漫

  且在zhè轰击下,zhè光幕,又一cì缩减

  三丈、两丈、一丈“”

  半丈

  当只剩下半丈范围时,那海子天尊几乎整个人贴着王林右侧,阵阵休温隔着衣衫,使得彼cǐ可以清晰感受

  四周一片漆黑,光幕外的断掌,不知为何停止了轰击,使得zhè里刹那寂静下来,只yǒu那海子天尊的呼吸,在zhè光幕内很清晰

  “王”,“王林”“”黑暗中,海子天尊轻声开口,吐气如兰,散到王林的脸侧

  求推荐票吓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立即博_立即博娱乐|立即博官网 - 开户,享好礼 备案编号:粤ICP备06000284号-1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6000284号-1